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一场充满博弈的抄袭事件

2007-04-28 15:02 作者:尚进
4月的第二周,在清华南门外的科技园写字楼区,一场中国互联网界最让人吃惊的抄袭丑闻不慌不忙上演着,搜狐和谷歌,事件两位主角的办公室距离不到500米,在搜狐指责,谷歌装傻之外,表面上没有上演真正的剑拔弩张,只是一群博客和论坛灌水者们在为各自支持的公司针锋相对。实际上,一场因为抄袭引发的利益博弈,已经远远超过了谷歌抄袭搜狐这件事本身。

4月的第二周,在清华南门外的科技园写字楼区,一场中国互联网界最让人吃惊的抄袭丑闻不慌不忙上演着,搜狐和谷歌,事件两位主角的办公室距离不到500米,在搜狐指责,谷歌装傻之外,表面上没有上演真正的剑拔弩张,只是一群博客和论坛灌水者们在为各自支持的公司针锋相对。实际上,一场因为抄袭引发的利益博弈,已经远远超过了谷歌抄袭搜狐这件事本身。

张朝阳,这位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端坐在自己位于15层的搜狐总部,稍微往西俯视,完全可以将隔壁10层高的Google大楼一览无余。在4月4日谷歌输入法发布前,这两家互联网公司几乎从来没有什么直接瓜葛,甚至除了热衷炒作概念的地产商,根本没有多少人将这片清华科技园视作中国互联网的集中营,包括搜狐、网易、谷歌和微软MSN都落户于此,搜狐所在大厦的干锅居餐厅几乎已经成为这几家互联网公司员工中午碰面闲聊的三角地。

除了偶尔有人在这几个公司间相互跳槽,用相安无事来形容并不过分,但是表面的平静在4月4日之后被打破了。“Google抄作业,还抄了学号”,这是4月4日Google的中国公司发布谷歌输入法之后3小时内,各大技术论坛中最流行的帖子,好事者同时安装了谷歌输入法和搜狗输入法,居然发现以往搜狗输入法中一些习惯性错误,也成为谷歌输入法上的习惯。尤其是一些拼音输入后的备选输入内容,错得更是如出一辙,抄袭者谷歌一夜之间成为板上钉钉的判断。以往那些狂热的Google“粉丝”们第一次彻底哑口无言,谁也想象不到,一贯以开发最酷产品著称、且宣扬不作恶精神的Google,他的中国子公司谷歌会抄袭别人。

在收到来自搜狐的律师函之后,自知理亏的谷歌于4月9日中午在自己的官方博客上贴出了《谷歌就谷歌输入法对用户及搜狐等各方致歉》。并且将谷歌输入法技术升级到了1.0.17.0版本,把原本截取自搜狗输入法的词库数据源剔除掉了。以往搜狐曾扮演侵权者,也没少进行过小额赔偿,这次Google的中国子公司居然会抄袭自己,实际上有点让搜狐人吃惊。事情并没有因此画上了句号,搜狐认为将网络搜索习惯和词库融入到输入法中,这种技术思路是搜狗输入法首创的,并且是一种应该受保护的技术思路,享受著作权保护。

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搜狐的要求,一群一贯支持Google的博客跳出来指责搜狐贪婪,并且暗示搜狗输入法在一年前就曾被怀疑与紫光拼音输入法有说不清的瓜葛。网络论坛和知名博客成为这场抄袭事件的舆论中心,对谷歌恨铁不成钢的人把火都发泄到了谷歌总裁李开复的头上,尽管他极爱以青年导师姿态示人,可此刻却选择躲了起来。不少以前的Google“粉丝”无法按捺自己的不满,喊出了李开复下课,但热爱Goolge的情绪并没有因此减弱,谷歌聘请来的危机处理者悄悄化解了很多人对谷歌抄袭的不满,反而扭脸把矛头指向了搜狐过分炒作。

就在谷歌抄袭搜狐的僵持阶段,其他一些与抄袭案并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也在发生。美国贸易代表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对中国盗版诉讼,任天堂美国公司甚至跑来作证,指责过去4年内中国工厂和零售商制造了价值770万美元的盗版游戏,特殊301条款的贸易单边制裁大棒又被抡起来。微软也跑来凑热闹,指出针对视窗Vista的破解盗版均来自中国黑客。而另一方面则是4月14日,Google总部批准花费31亿美元的现金并购DoubleClick,抢夺DoubleClick在网络广告和监督客户流量上的市场优势。这让很多人产生了诧异,一方面是谷歌抄袭搜狐,另一方面则是美国软件商控诉盗版,再加上Google总部又一次挥金如土。以至于疑问回到了起点——为什么谷歌要如此迫不及待发布免费的输入法呢?谷歌输入法肯定会给Google中国分公司带来用户流量,并没有什么重大直接收益,况且Google作为搜索引擎巨头并不缺少流量,即便谷歌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上一路下滑,输入法这点流量也只是杯水车薪。也许流量确实正在成为谷歌中国高层们本不该发愁的难言问题,100万美元入股遨游浏览器,以及在4月初将自己搜索代码嵌入天涯论坛,都在说明流量这个可读硬指标,有人很在意。

我没得理不饶人,只等诉讼持久战

——张朝阳如是说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我们看到谷歌只在自己官方博客上发了一个道歉信,除了搜狐的两封律师函,两个公司之间还有其他接触或者谈判吗?你跟李开复有没有联系过?

张朝阳:就现在,4月13日,周五下午的16点,双方律师应该第一次碰面,在此之前,两个公司应该没有任何正面接触。我跟李开复以前仅仅是见过,没任何联系。现在我们还在评估前期损失的大小,我觉得最重要的,他们必须停止谷歌输入法的下载。

三联生活周刊:从4月4日谷歌输入法发布到现在已经一周了,除了那篇《谷歌就谷歌输入法对用户及搜狐等各方致歉》,你希望下一步如何行动,索赔?赔偿多少呢?

张朝阳:目前看下一步肯定是诉讼了,索赔额度评估需要很多指标,我想最低的指标,例如搜狗搜索引擎和搜狗输入法开发的成本,这是个比较小的数字。我现在还无法给出具体的赔偿额度,因为谷歌输入法至今还没有从网络上撤下来,造成的损失只能是与日俱增。这个损失是可以预估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明确谷歌拼音抄袭了搜狐之后,市面又出现了一些传言,开始重提搜狗输入法和紫光输入法在界面和使用习惯上的近似,甚至曾经出现过披着“紫皮的狗”的说法。你如何解释?

张朝阳:大家往往拿搜狗输入法和紫光输入法比较,但从本质上是截然不同的,搜狗输入法的基本使用逻辑就是不同的,词库数据本身来自网络搜索,是根据全体网民的使用习惯来设计的。这是一个思路和创意性的突破,关键是谷歌抄袭的不仅是我们的数据库,那些数据他们在升级版本中已经摘了出来,把搜狐的痕迹都清除掉,但他们在基本使用概念上抄袭了我们。

三联生活周刊:谷歌在被指责抄袭后,曾反驳式指出其拥有该输入法的几项专利,并且在2004年就注册PCT申请了。并且不少同情谷歌的人认为,强调网络搜索结果作为输入法词库参照,本身从技术上就存在重叠的可能,并不是谁能独立占有的,不是专利行为,一种技术思想是不能构成侵权的。

张朝阳:谷歌的专利跟这次输入法事件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仅仅是涉及输入法习惯上的一些东西,这仅仅是谷歌混淆视听的强词夺理,跟搜狐首创的搜索结果总结成动态词库的思路无关,也许他们急切需要一根救命稻草。而谷歌拼音输入法除了最初盗用了我们的词库外,关键是他们盗用了我们的技术思路。我一直举一个例子,鼠标之争,当初苹果电脑最早尝试了图形界面,创造了鼠标控制,微软就拿过去,把界面改了,后来苹果状告微软,并且赢了,微软赔了一大笔。我觉得这次搜狐与谷歌在输入法上的案子,与当年苹果与微软之间的问题是一样的。

三联生活周刊:那为什么最初律师函要发给谷歌呢,而不是Google总部?现在有一种声音,心理上认为谷歌不代表Google,你认同吗?

张朝阳:谷歌是Google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除了有一个中文名字,完全可以代表Google公司。法理上谷歌就是Google,律师函给谷歌也是一样的。总公司还是中国公司,级别并不重要,关键是发生地在中国,而且我认为谷歌和Google上下肯定是通气的。需要权衡的仅仅是诉讼地点,到底是在中国打这个官司,还是在美国,哪里起诉更适合。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很多声音把罪过都归结到李开复个人头上,到底是领导个人的问题,还是谷歌公司本身的问题?

张朝阳:Google就是Google,我想这不能归咎成某个具体人的责任,以此转移过错。也不能说因为谷歌是中国子公司,就对Google公司本身避重就轻。

三联生活周刊:一旦进入索赔诉讼阶段,会不会拖入时间持久战,或者最终庭外和解?此外你认为一旦你们将谷歌送上被告席,会不会对搜狐股价产生影响。

张朝阳:我并没有堵死和解之路,但和解的先决条件,Google必须停止谷歌输入法的下载。我并不是得理不饶人,我是无法接受搜狗输入法被如此抄袭的局面,本来搜狗输入法是我们的一张技术王牌,但谷歌如此轻易就拷贝走了,Google有一大批狂热的G粉,有强大的全球品牌,造成很多G粉认为是他们的创新。我想这就是一场持久战吧,如果最终赢了肯定会对搜狐股价产生影响,不过Google股价就未必了。当前所有的焦点只有一个,就是法律上如何证明,搜狗输入法在技术思路上的创新应该受到保护。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