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跑步英雄

2007-03-13 14:29 作者:苗炜 2007年第10期
王军霞说:“毛主席说过,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跑步就是一个本能运动,动物都要奔跑,人最应该知道的就是怎样跑步,这样简单的运动应该都做好。”

王军霞说:“毛主席说过,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跑步就是一个本能运动,动物都要奔跑,人最应该知道的就是怎样跑步,这样简单的运动应该都做好。”

“一定有许多人和你说过,你是我的偶像?”见到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冠军王军霞的时候,我这样问她。她笑了:“太多人这样说了。”“可我还是好奇,在某个项目上拿到世界第一,那是什么感觉?”“我一直认为,我是个天才型的运动员。运动是很美的,可我比赛的时候很难领略什么是竞技美。我总要让自己处于战斗的状态中,那时候我也必须沉浸在战斗状态。退役后有一次我去香港地区,他们对我有个介绍,其中一句是,‘曾和世界上最优秀的长跑选手一起竞技’,我当时就不喜欢这句话,什么叫‘曾和最优秀的长跑选手一起竞技’?我就是最优秀的。还有些场合,介绍我是前世界冠军,我就纳闷,世界冠军还分前后吗?拿了世界冠军就永远是世界冠军,他不是市长,不是总统,你可以说是前任市长,前任总统。但你说前世界冠军就说不通。拿到世界第一,会给你很强的自信心,毕竟这是很艰难的事情,我获得了很大的名气,这也给我现在从事的事业带来很大的方便。”

王军霞的长跑历程应该是从大连第68中学的操场上开始,初一时候参加学校运动会,“没人愿意报名参加长跑,我参加了1500米的比赛,全校一、二、三年级所有参加1500米比赛的男女同学一起发枪,同场竞技,到现在我也不知那次到底有没有跑够1500米,还是跑了不止1500米。总之,1500米的距离有一大段是在玉米地里跑过的,冲过终点时,我是第一名,是男女合在一起的第一名。全校师生哗然,都知道了我跑起来大气都不喘,连男孩子都跑不过我”。

因为这次运动会的出色表现,王军霞获得参加大连市中小学生运动会的机会,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第一次正规比赛,第一次上塑胶跑道,还不会做准备活动,更不懂得什么比赛战术,一双软底小白鞋,身高1.56米,黑黑瘦瘦,她以4分58秒的成绩获得了1500米的冠军。后来她15岁进入大连体校,3年后跟随马俊仁教练开始专业运动员的生涯。

在1993年参加世界田径锦标赛之前,马家军的队员们都在备战当年的“七运会”。对运动员来说,全运会和自己的职业生涯息息相关,“当你拿一个全国第6、全国第8的时候,就会涨一级工资,当工资拿到顶以后,就不会再往上升,到这种时候,会把这种机会让给其他的队员”。全运会和运动员的待遇、房子挂钩,马俊仁接到任务要去参加世锦赛前,不断和国家体委磋商,希望能得到世锦赛奖金奖品的分配权。

“1993年我去参加世锦赛,当时训练特别苦,也没有什么比赛经验,我们提前8天到斯图加特,到了之后就发烧,6天后才退烧。拿了冠军当然很高兴,但当时我觉得跑步就是为了比赛,比赛就是为了拿冠军,这是很自然的一个过程。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兴奋的地方,只是和当地华侨接触之后,才算切身知道,运动员拿金牌还是会振奋人心。”

后来的故事是,她们又在“七运会”上大破世界纪录,马家军如日中天,今日集团收购“秘方”,马家军训练基地上马,1994年底却发生了“兵变”,队员们离开马俊仁。王军霞跟随毛德镇指导参加1996年奥运会并拿到5000米金牌。现在回头看,这个故事起码有一大遗产,那就是人们不再迷信鳖精之类的健身品。而教练员与运动员之间的矛盾还会重演,那些以牺牲个人健康为代价的训练还在继续。奥运金牌无疑是王军霞故事的高潮,它在当时就包含了体育故事中最丰富的人性因素,王军霞拿到金牌,将证明她“兵变”的正确性,但我们的电视叙事企图让这块金牌变得“和谐”,拿到金牌后,马俊仁教练就被请到了中央台的演播室,与在亚特兰大的王军霞“连线”,这番平静的对话显得格外残酷。现在,王军霞说她还经常做梦梦见跑步训练,累得不行,也会经常梦到和马指导一起训练,但气氛不像以前那样剑拔弩张的,双方很融洽,“其实这可能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希望”。

“奥运会我是更希望拿金牌,比1993年要强烈得多。1993年还是为国家名分而争,1996年我是为我自己。当时有很多说法,说我离开马教练就不能拿冠军。那一年我一直在生病,抵抗力差,说感冒就感冒,说拉肚子就拉肚子,身体机能差,精神压力大,内分泌和植物神经的功能紊乱。跟马指导练的那3年是大强度大运动量,对身体的消耗太大,我也不太能吃,所以身体很虚弱,就是一股心劲,要在奥运会证明自己。能拿5000米金牌是极大的幸运。当时夺冠呼声最高的是奥沙丽文,她是当时5000米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报名成绩比我快差不多20秒。我的报名成绩根本不能拿冠军,当时拉肚子吃药都止不住,好多药还不敢乱吃。只能不停地拿冰镇着自己,让自己精神一点。我是比赛超水平发挥型的选手,坚持跑完了,我拿了冠军。那几个比我快的人都跑到哪里去了?她们的成绩也不好啊。我只能说这是老天爷安排好的。后来我还参加了1万米,是最后一天,我连准备活动都做不了了,直接上去比赛,身体更差,从发枪开始就觉得累,就觉得腿软,并不是害怕才腿软,是体力跟不上。我一直咬牙在坚持,能坚持多远就坚持多远。战术能执行到什么程度是没办法控制的,只能自己随时调整。跑完了我很吃惊,我居然跑下来了,居然拿了个第二,真是个奇迹。一般人都觉得我跑万米更有优势,我是1万米世界纪录保持者,对别人的威慑更大,别人会更怕我。可我上场时候就告诉教练,我可能跑不下来了。还有人分析说我那次比赛冲刺晚了,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能坚持下来就不错了。现在我看到1996年拿金牌、身披国旗的那张照片还是很激动,好像是在看别人,我还能跑得那么快呢?”

现在,王军霞还能跑多快?她的1万米纪录还静静躺着。“总会有人破掉的,人总是不断进化的吗。如果再过20年,还没人能破掉我的纪录,那说明我真是个奇迹,真成了‘东方神鹿’了,真是神了。”其实,王军霞属牛,而且是“冬天晚上生的牛,跑得最慢,但比较能吃苦,耐力好,韧性十足”。她爱看“动物世界”,喜欢大山和海,爱吃东北的炒货,把手中磕着的瓜子放下,她说:“如果现在我一个人跑1万米,估计40分钟之内跑下来。”在王军霞成为超级明星的1994年,她的父亲王有馥喜欢上了电视直播体育赛事,也喜欢谈论比赛战术,他还买了一双白色旅游鞋,每天早上在大连前盐村跑上一圈,女儿是世界冠军,他也要投身长跑。如今,70岁的王有馥不跑步了,他说他“一跑步就岔气儿”,他的锻炼方式改成了门球,被他珍藏在老家土炕下的“欧文斯”杯,陈列在沈阳家中。而王军霞致力于推广“健康跑”,希望更多人认识到,跑步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我的运动生涯一直是有乐趣,包括训练,那么难的课程都能完成,觉得很有成就感。我在赛场上没有失常的时候,多数都是成功的,一直能拿金牌,但我的专业体育生涯只有5年。我退役不是找不到跑步的乐趣和感觉,身体也不是问题,如果能调养一年,我也能把身体恢复过来。后来不能继续跑的原因是我对人际关系的失望,跑步不是我人生的全部。1998年我住在丹佛附近的小城市Boulder,那里的体育设施非常好,海拔类似于昆明,日本、肯尼亚的许多长跑选手都在那里训练。那个城市只有10万人口,每年组织一次10公里跑,差不多有4万居民参加这个比赛,也就是说40%的居民都热爱跑步,城市里有健身路径,经常有人在路上跑步,都是自觉运动。我在那里跑步,很享受那边的自然环境。丹佛附近也是美国的滑雪胜地,我在那里还学了滑雪。现在还经常去滑雪、滑冰,当然也会跑步,乒乓球、羽毛球都会打两下,但不会去练瑜伽,因为我的柔韧性差。我是长跑运动员里柔韧性最差的,15岁进体校时才开始压腿,所以步幅就小,步频就快。我的腿就能打开那么多,别人的柔韧性好,腿打开得大,就要费力控制自己的步伐,所以他们跑起来更累。”

王军霞在体校时的启蒙教练是王时忠,他对王军霞的要求是“放松快跑”,如今王军霞推广“健康跑”也希望人们能放松快跑——“跑步是长距离、长时间的,如果你的身体一直都是紧张的状态,会局限你的发挥。你首先从意识上就要放松,肌肉也要放松,轻快地完成跑步。健康跑和竞技不一样,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做完运动要觉得舒服。如果你跑不快,那么你走下来也很好。非要求跑多快是为难大家,你背着孩子走下来,感受一下跑步,有了健康概念就好。如果你想参加马拉松,一年两年的准备就可以,看你有没有这份心。把跑步当成竞技,是比较枯燥。如果你是为了健康为了心情舒畅,跑步是首选,因为它不是非常剧烈的运动,你可以根据你的身体状况来安排快慢,对身体几乎没有什么伤害。我希望大家尽可能是结伴运动,到户外接受阳光的照射,到环境好的地方。”

“健康跑”推广由安利公司资助,一年要跑21个城市,每个城市都会划出一条路线,组织市民参加。王军霞说,“我觉得杭州的路线最好,绿树成荫,在西湖边上,实际上跑步对环境的要求并不高,完全要求一个城市有很好的跑步路线也不现实”。

“体育强国不是看你拿多少金牌,如果我们不择手段去拿金牌,那是丢人,是气度问题。我们首先就不必争什么体育强国的名声,我希望每个人都参与体育运动,全民的体育氛围肯定会对竞技体育有促进作用,身体好了也会促进个人的发展,这才是最根本的。毛主席说过,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这才是根本。发展体育运动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增强人民体质,你要不走偏了,光拿金牌,那就是走偏了。”

“我在山里,在海边长大,在山里摘核桃,挖蘑菇,在海边抓螃蟹、海虾,钓鱼,挖蚬子。我觉得我的童年最快乐,大自然影响人远比人影响人来的实在得多。现在的教育让孩子在那里背《三字经》,局限了孩子本能的东西。毛主席还说过,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跑步就是一个本能运动,动物都要奔跑,人最应该知道的就是怎样跑步,这样简单的运动应该都做好。”

欢迎访问三联生活周刊博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