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世纪公园的星期二慢跑

2007-03-13 14:27 作者:梁宁宁 2007年第10期
跑步的人更瘦一点、活得更长一点、烟酒少一点、性生活快乐一点,这是美国体育作家詹姆斯·福勒·菲克斯说过的话。喜欢慢跑的人相信这句话,同样相信这位运动专家52岁时候在慢跑中猝死只是一个意外。

跑步的人更瘦一点、活得更长一点、烟酒少一点、性生活快乐一点,这是美国体育作家詹姆斯·福勒·菲克斯说过的话。喜欢慢跑的人相信这句话,同样相信这位运动专家52岁时候在慢跑中猝死只是一个意外。

许多城市,慢跑成了一项老年人运动,年轻人更愿意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消耗热量,但每个跑步者都会告诉你,在街道上奔跑和在机器上跑步完全不同。

Beer喜欢向新队员展示手臂上线条清晰的肌肉,喜欢谈论自己的马拉松经历和半年后即将成行的乞力马扎罗山登山计划,但对他从事的基金行业的话题却总是轻描淡写,他说“我只有两个爱好,一个是跑步,一个是喝啤酒”。Laura喜欢在跑步的时候花样百出,一会儿跳起来摸树枝,一会儿转过身背着跑,边跑边放慢语速喊“忘掉一天的疲劳,忘掉一天的烦恼”,热了还会躲在路边黑暗的树丛里把衬在运动衫里的圆领衫脱掉,她说“自己舒服就好了”。Kevin喜欢谈论他有关独立电影的创业计划,会讲起他资助了7年的5个苗族学生,他会在跑完一圈后回过头来陪着落在最后的队员跑,他说“健康不需要太多时间,开心不需要太多钱”。Geoffrey是“一起跑”俱乐部网站的制作者,是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当初Kevin正是看到他在携程网的同城相约论坛里贴出的约人一起跑步的留言,才一起创建了现在的俱乐部,他跑步、游泳、组织俱乐部活动、维护俱乐部网站,但什么都不爱说,实在被追问得绷不住了,终于说了一句算是能概括他想法的话:“跑步不需要理由吧。”

他们都是上海“一起跑”俱乐部的成员。俱乐部成立两年多,大约有400多人参加过每周二环世纪公园的自发慢跑,在俱乐部召集人那里留下具体联络方式的也有300多人。不用事先约定,不用招呼组织,任何人都可以参加,集合地点就在花木路和浦建路交界处的世纪公园7号门前。这里交通方便,地铁二号线世纪公园站就在附近。也有不少人开车过来,大家可以把东西锁在队友私家车的后备箱里,还可以在车内简单更换运动装,做些准备。大部分人都直接从上班的地方过来,之前吃点儿面包或香蕉。跑两圈的人7点整出发,跑一圈的人7点30分出发,不跑只来吃饭的人8点等在7号门,等跑步的人回到起点。接着大家分头搭队友的车去附近的餐厅吃饭,活跃分子会主动去把菜点了,然后就边吃边闲聊。俱乐部中不少人有自己的公司或者在自己的领域中独当一面。在上海,这些人注定生活稳定,收入颇丰,内心也更多进取的驱动力,也注定要承受更多体力和精神的压力。

2004年10月,Kevin回国创业,之前他在英国读了硕士,又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做了近3年的网络教育工作。他一下飞机就直奔上海的CBD找办公室,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感到无比亲切,迫不及待地想把好的品质和健康生活的方式在这个城市里发扬”。一个月后,他在网上看到了Geoffrey的留言,那时候还没有俱乐部的形式,只有几个爱跑步的小伙子不定时地约了一起在世纪公园跑,空的时候组织一些其他活动。Kevin第一次参加的是他们在共青森林公园的野餐活动,他的加入让这支松散的小队伍一下子有了国际套路。Kevin有马拉松训练经验,从2002年底开始,他为马拉松比赛做了半年左右的训练,每周训练跑70公里左右,加上2~3公里游泳,100公里左右自行车。2003年5月,他从铺着鹅卵石的古城布拉格出发,完成了42.195公里的捷克马拉松。之所以没有在伦敦参加马拉松比赛,是因为伦敦马拉松只接受4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跑步爱好者。其中3万个名额是给慈善人士的,就是每个人至少要给某个慈善机构募捐到1500英镑(大约2.25万人民币)才有资格参赛。另外1万个名额就是大家抽签了,每年至少有4万名以上的爱好者报名,所以抽中的几率只有四分之一都不到。他和他的3个同学一个都没被抽中,而捷克马拉松报名没有限制,只需交60欧元报名费就可以参加了。他也了解俱乐部的组织形式,懂得给松散的俱乐部加入一些固定动作,比如跑到终点时大家都习惯性地拍一下立在7号门外的灯柱表示结束和庆祝,他甚至有自己明确的理念并懂得宣讲,“不用交会费,不用事先约定,时间都是固定的,你可以来跑,也可以直接来吃饭,也可以不吃,餐费只在人均20元左右”。

俱乐部的松散形式和国际惯例以及语言沟通基本无障吸引了不少在沪生活的外国人来参加,提起这些外国队员,大家都感叹说印度人和俄罗斯人跑得真快啊。Ramesh Rajagopal是个印度小伙子,曾经在英国工作过,现在在微软上海公司做软件。他有点害羞,也不太会中文,交谈时不怎么活跃,但他是跑两圈还要折回头来带领落后分子跑的那种优秀队员,看上去像是纯粹为了跑步而来,而不像另外两个英国小伙和一个南非小伙,并没有跑步,却在结束时按时等在出发的地方参加晚上的聚餐,席间又作为新人踊跃自我介绍。Ramesh Rajagopal说他加入这个俱乐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希望更多地融入本地生活,学更多的中国话,跟着懂行情的人吃更多的美味中国菜。当然,他一直是个慢跑爱好者,但他住在浦西的淮海中路附近,可以在襄阳公园跑,可以在新天地边上的太平湖跑,也可以在徐家汇公园跑。当他知道世纪公园有这样一个跑步俱乐部的时候,就经常过来参加。

不过从客观条件上讲,上海恐怕再找不出比世纪公园更适合跑步的地方了。在去年出版的一期美国《跑步者世界》杂志中,旧金山被评为全美最适合慢跑的城市。这次评比除了依据上一年度各大城市参加慢跑运动的人数和情况外,还参考各城市的慢跑俱乐部数量、比赛次数和规模、公园绿地数量、气候及犯罪率等。如果依据这个标准在上海找一处最适合慢跑的地方,应该就是世纪公园。这里早上天不亮就有“跑吧”俱乐部的人在跑,这个俱乐部在中国各大城市都有,聚集了很多半专业的马拉松爱好者。而周二晚上有更年轻、更具有国际化倾向的“一起跑”俱乐部的活动,这里有上海最好的绿地,几乎没有什么人和大型车辆,环公园一周大约是4.9公里,环跑一周大约需要26至35分钟,安静、亮度低。附近的楼盘均价都在1.5万到2万元人民币之间。

一个60岁的美国妇女,是这个俱乐部里来过的年龄最大的会员,尽管她只在来上海看望在上海工作的儿子时参加过两次活动,但她跑得非常开心,这个俱乐部甚至改变和丰富了她对上海的印象,毕竟这项活动从上世纪70年代起在美国非常风行,那时候她正年轻,正是喜欢新鲜体验和追逐时尚的年龄,应该很熟悉这项运动所代表的文化。

当Beer为自己独特的英文名字得意的时候,却并不知道啤酒和慢跑之间由来已久的渊源。有一个跑步游戏叫Hash,起源于1938年的吉隆坡,当时,一群英国人经常到当地的一个饭店去喝酒,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人突发奇想,要玩“猎狗”抓“兔子”。他在橡胶林里边跑边用面粉撒下记号,再让朋友们顺着记号去抓他。然后大家热热闹闹地回到饭店狂饮一番以示庆祝。Hash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慢跑和啤酒。再后来,他们创立了一个跑步俱乐部并取名为“The Hash House Harriers”(小饭馆猎狗队)。“hash house”指的是廉价的小饭馆。

Kevin也摇头表示不知道“猎狗追兔子”这档子事儿。他在英国生活期间,曾随身携带一双跑鞋游历各地,边跑边玩,还曾在伦敦参加Nike商店的慢跑活动,每次跑完能领到Nike商店赠送的一瓶水、一块蛋糕或者面包,还有一只水果。现在,上海“一起跑”俱乐部的形式正是从Nike店慢跑活动拷贝而来,连星期二这个时间都是一样的。“一起跑”俱乐部除省略了“猎狗”抓“兔子”的游戏形式外,锻炼、聚餐、社交和国际交流的特征,在“一起跑”俱乐部中一个都不少。

欢迎访问三联生活周刊博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