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浪淘尽,红楼红颜

2007-03-06 14:27 作者:孟静 2007年第9期
他们的20年是改革开放的20年,是中国巨变的20年,每个人身上都烙下时代的印迹。

他们的20年是改革开放的20年,是中国巨变的20年,每个人身上都烙下时代的印迹。

“艺术人生”的《红楼梦》20年再聚首,是这群人失散20年后的第一次大型聚会,在此之前,他们是真的20年没有见过面,节目中所流下的热泪也是真实的。此后见面多了一些,从陈晓旭出家后,他们决定:聚会要多搞。陈晓旭带来的启示是“人生苦短,相聚恨少”,这些人的心因为她而贴近了。

朱军在这期节目中感慨地说:几乎所有姑娘们都离过婚,她们的20年是改革开放的20年,是中国巨变的20年。每个人身上都烙下时代的印迹。看看几个主要演员的路吧,他们在《红楼梦》刚结束时鲜花着锦,去了香港、新加坡,受到当地华人的热烈欢迎。欧阳奋强在文章里写道:香港的记者将他们团团围住,问他:“你觉得黎燕珊像不像你的妹妹(黎在亚视《红楼梦》中反串贾宝玉),欧阳出于礼貌勉强回答说“有点像”,第二天报纸头版标题就是“贾宝玉来港有奇遇,黎燕珊酷似其胞妹”。欧阳奋强对这种待遇还颇不适应。在《红楼梦》热潮过后,他们尝到了巨大的失落。

陈晓旭和张莉很顺利地得到了《家春秋》中的重要角色,可是由于文化和外表的局限性,她们再接到的角色都是千篇一律。剧组里的配角早早开始寻找出路,赵姨娘由两个人扮演,就因为前一个演员进了监狱。考表演系是当时很多人的选择,“贾琏”过了专业课,文化课被刷了下来。张莉考取了上戏,却没有去学习,她说只是为了检验自己。生活中的张莉远没有陈晓旭有远见,她在没有角色可演时也出了国,关于她的传说版本最多,一说她落魄到给人当过保姆,一说她离婚带着孩子。“晴雯”安雯有唱歌特长,参加了青年歌手大奖赛,嫁给音乐人苏越。最惨烈的是凤姐的最有力竞争者乐韵,乐韵爱上了香港艺员罗烈,去了当时非常热门的香港,到港后发现罗烈有妻有子,自己受了骗,她大闹无果后自杀,成为社会版上的大标题。英年早逝的还有“贾瑞”马广儒,他竞争的是宝玉一角,因为痘痘太多落选,他酗酒成性,无法从贾瑞的光环中挣脱,又忘不了没有演成宝玉的遗憾。

《红楼梦》剧组的解散培养了一大批“北漂”,陈晓旭算是其中幸运者,她从鞍山话剧团调到了北京战友歌舞团,总算是有个落点。可是持续不断的搬家让她身心俱疲,她申请到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入学资格,却被拒签,转道德国想找去美国的机会。在德国的3个月,她想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回国是她主动的选择,承包长城广告公司的制作部有机缘巧合,更多的是她对机会的把握。

和陈晓旭一样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湘云”郭霄珍被视为最不幸的一个,她原本是安庆黄梅剧团的演员,为了不做“北漂”,她考了两次艺术院校,均因文化课落榜。她没有钱上自费班,只好哭着烧了写了3年的剧组日记,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小城。结婚后,她和丈夫到海南歌厅闯荡,到北京找戏拍,住过地下室,吃过万般苦,最后只好放下梦想离去,泯然众人。在“艺术人生”现场的史航说,看到湘云的感觉最心痛,娃娃脸的她老得厉害。那些还做着演员的女人最显年轻,“鸳鸯”郑铮、“妙玉”姬玉、“迎春”金莉莉,包括邓婕……依旧时髦漂亮,可不再做演员的,立刻就老了。

以世俗眼光看,陈晓旭和邓婕是成功人士,和她们同样成功的还有“探春”东方闻樱,在中央电视台任制片人;“尤三姐”周月归国后是电视台主持人。“袭人”袁玫,与马兰、吴琼等人并称为“黄梅戏的五朵金花”,参演过《情满珠江》,目前在广东电视台负责新版《红楼梦》的分赛区选秀。“秋桐”沈璐,金话筒奖的获得者。“金钏”张迎玖,从一个中学生成为北京台主持人……她们有运气的眷顾,但更多时候是性格决定命运。东方闻樱在剧组里就以泼辣著称,只有她敢和王扶林吵架,王扶林一听到有喧哗声就说:“又是东方在吵架。”记者给周月打过电话,她非常有个性,“红楼剧组再聚首”跳舞时,她扭的动作最大。广东分赛区有人抱怨说袁玫太过强势,凡事都要专断。陈晓旭是这些“成功人士”中行事最低调、表现最温和的,但她也多次得罪过记者。上次拒绝记者采访时她就说:“我已经脱离娱乐圈,凡是和《红楼梦》有关的话题我不想再说。”但是当公司需要宣传时,她会滔滔不绝和记者谈经营之道,谈佛学如何应用在生意中。

和陈晓旭们相比,其他剧组成员也坚持,陈晓旭的明智就在于她赶上了每拨大潮,并能成为少数的获利者。当认识到出国不适合自己时,她着手创业。第一桶金是从股市赚来的,她取出几万块存款跟着别人买原始股,成为最早的股民。1991年,中国只有几百家广告公司,而现在有几万家,那时是供方市场,客户跟着广告公司转,陈晓旭赶上了广告业的春天,原始积累非常顺利,她29岁就当上了董事长。

大多数人没有因为《红楼梦》而停滞。“秦可卿”张蕾复习功课,出国留学、嫁人,现在生活在有草地和豪华泳池的大宅子里。“元春”成梅也出国了,进组前她是南京新街口百货商店文体部的售货员。人民公社的接线员“迎春”金莉莉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成为巩俐的同班同学。“尤二姐”张明明现在旧金山做幼师。“鸳鸯”郑铮是拍戏最持久的一位,在《家有九凤》中扮演四凤。妙玉原本叫姬培杰,改名姬玉,演过电视剧《大酒店》,她的仪态保持得最佳。“贾母”已经去世,“刘姥姥”沙玉华倒是相当活跃,前不久还在《有泪尽情流》中演徐帆的婆婆。

剧组聚会时,每个人都只叙友情,不谈艰难,可是在人们内心里,还是分着阶层。“贾珍”李志新调侃说,“我们这种为生计奔走的人”。“香菱”陈剑月偶尔演戏,大部分时间做全职主妇,她在某个剧组遇到了“湘云”郭霄珍,湘云为了在小城里给孩子买不到原味果汁而发愁。陈剑月开始和她聊得颇为投机,可是几集戏下来,她们反而渐行渐远,陈剑月说,她们已经没有了共同语言,郭霄珍这些年待在小城,环境、眼界都与她不同,变得很难沟通。可是陈剑月自己也有烦恼,她既为把孩子送到英国而自豪,又慨叹学费之高昂。她嫁的是“柳湘莲”侯长荣,幸运地成为女演员中没离婚的例外。“这些年过去了,幸好还有女儿,我嫁给他也不算是嫁错人吧!”她轻轻地问着自己。

大观园的女孩子们也是一样,在国外脱离演艺事业后,她们中的一些人选择回国,可这时,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年华。这样的经历使得她们愈发留恋、珍惜那段梦一样的日子,尽管陈晓旭不愿用林妹妹的身份谈生意,她的公司、家里还是摆放着醒目的《红楼梦》剧照。王贵娥说:“她爱这角色、这年华、这些合作过的人。”《红楼梦》像一场美梦被她们珍存起来。

欢迎点击三联生活周刊博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