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老枪打新人群

2007-03-02 10:20 作者:孟静 2007年第7期
——小成本贺岁片的生态

导演张建亚也不讳言就是要取悦女人,因为一对情侣看电影和看哪部电影,是女孩决定,而这部片子横跨情人节,这天的单日票房高达3000万元,比其他节日高3倍之多,是电影院入账最高的一天。

贺岁档期和贺岁片

《爱情呼叫转移》是2007年的10余部贺岁片之一,严格说,《落叶归根》、《心中有鬼》、《门徒》这些电影只是排在了贺岁档期,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贺岁片。贺岁片经过10年发展,已经有了较为明晰的概念,即五节合一——从圣诞节开始,历经元旦、情人节、春节,直到元宵节,才算是走完整个贺岁档。这五节中,圣诞、元旦才是最有价值的贺岁档期,有人说,今年没有贺岁大片,如果不考虑《满城尽带黄金甲》的主题,《伤城》的气氛,它们占据的实实在在是最珍贵的贺岁档。

《爱情呼叫转移》的投资人孙健君认为,他做的是今年唯一一部真正的贺岁片,在他看来,贺岁片必备以下条件:档期;辞旧迎新的主题;喜庆祥和的风格,结局要有希望,像《甲方乙方》中虽然死了人,结尾却落在结婚上;阵容上群星贺岁比少数巨星独挑大梁更合适。由于贺岁片几乎等同于“没底蕴、没回味、一笑了之”,孙健君剪完片子后很害怕,“怕让文化媒体看,因为风格样式没高度,经不起专业人士的挑剔”,但他同时又表示:“现在从影人员中很大一批人动机不正,不是到国际上混奖,就是蒙钱,电影业想要进入良性循环必须有90%是为老百姓拍的,是生活中发生的故事,而现在的状况是身边事没人管。”各自怀着鬼胎。

一个男人和12个女人的故事

这部片子仅从介绍上看,简直成全了所有男人的梦想。7年之痒来了,徐铮饰演的男主角成功甩掉贤惠无趣的原配,他幸运地得到天使赠与的“艳遇手机”,按一个键就可以遭遇一场激情。他遇到了范冰冰、宁静、伊能静、小宋佳、瞿颖、秦海璐、黄圣依、沈星……没有特别大的腕,但基本都是美女。本以为到了天堂,其实陷入地狱。第一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原来是想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便宜爸爸。第二个范冰冰演的女警察,让男主角爱得不能自拔,女警察却不能接受离婚男人。黄圣依扮演的“85后”的小太妹,从生理上耗尽男主角的精力;还有伊能静的女富婆从尊严上歼灭男人,瞿颖的宠物狂眼里人不如狗。

《爱情呼叫转移》的编剧是两个男人,可他们开的每一次策划会都是在捉摸女性心理。孙健君说,商业片总想面面俱到,而他们不调众口,只调一口,就是为城市白领准备,自觉放弃农村市场。“我们不求洋人给奖,还应业内称雄,不求影史留名,不求专家好评,只要观众口碑。”想照顾到所有观众确实很艰巨,赵本山主演的《落叶归根》的绝大部分票房集中在北方,上海的观影人数惨淡得可怜。即使是冯小刚的片子,主要票房也集中在北京一地。《爱情呼叫转移》表面上符合男性理想,结局却是劝示格言式的,告诉你找到一个比前妻好的女人是做梦。为了留下温暖希望,男主人公碰上了初恋女孩,可讽刺的是,那女孩也有一部艳遇手机,是她掌握主动权,把男主角按到自己身边。试映时笑声大多来自女性观众,男人都笑得短促。

每一次艳遇,男主角都没有和女孩们发生关系,孙健君说,电影的道德底线就是这男人必须真诚,他离婚是为了寻爱而不是寻性,这样电影拍出来就不会脏。女人用本色方式修理大男子主义符合当今中国社会的潮流,这12个女人有的本色、有的夸张、有的乖戾,共同点是我行我素,用不同方式教育这个同样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当他想回到前妻身边的时候,发现前妻已经有了欣赏她的新丈夫。

贺岁片的成本与收益

原剧本安排这个前妻由宋丹丹主演,她和徐铮在离婚后展开结婚竞赛,看谁先找到下家。以男人为主线的是电影,女人的经历拍成一部长篇电视剧。但是宋丹丹的档期排不开,不能参与电影,而是拍了一部300分钟的短剧集。孙健君说,在电影公映前,他们已经通过音像、书以及在日本的发行收回了成本,国内票房是纯利润。虽然他不肯透露电影的投资额,只是含糊说,如果算上资源交换,投资可以算上千万,“反正比《疯狂的石头》多点”。一位业内人士估计,一部很少转场,全在北京拍摄的影片投资应该在五六百万左右,所谓资源交换,就是那些客串明星,每人只提供一天至三天的档期,这种客串如果按商演价收取也是非常高昂,像周星驰当年主演贺岁片《家有喜事》时就拿了巨额片酬。但因为投资方和她们有别的合作,她们可能会象征性地收取片酬。中国电影里几百万和上亿的投资是最易保本的项目,前者可以卖给电影频道或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取奖金,后者可以用大手笔宣传赚取票房,2000万元左右的中等投资是最为危险的。不过孙健君认为,对于没有操作能力的公司来说,中等投资风险最大。成片剪完后,工作实际只完成了三分之一,之所以亏本,是后面三分之二的发行运营无法形成良性循环,如果产、叫、卖三位一体,赚钱很容易。

尤其是现代都市题材,像这部影片冠以“呼叫转移”,中国移动必定是有表示的,事实上,这个名字就是为赞助商而准备,以前曾经考虑过无数个名字,因为没有扣上赞助商的特征都被否决了,宋丹丹的短剧名为《爱情来电显示》,也具有同样功能。电影中的植入式广告不胜枚举,从演员戴的手表,用的手机、电视,到路上的站牌、公交车,广告无处不在,完全汲取了冯小刚贺岁片的经验。

有贺岁片传统的香港地区,贺岁电影曾创造了每年票房的最高纪录,在上世纪90年代初,黄百鸣、王晶运作了一批贺岁喜剧,例如黄百鸣的《91家有喜事》、《花田喜事》、《大富之家》,集中了当年最红的明星,加上粤语长片中的老艺人,将老中青观众一网打尽。它们突出了群星贺岁闹大年的主题,每个明星的戏份经过仔细分配,相当均衡,没有绝对主角。结尾一定要扣上一件喜事:结婚或过生日,全体演员出场齐拜年。和冯小刚长达一年的准备不同,这些贺岁片的操作周期极短,王晶最短的一部电影只拍了8天,平均周期也不过12天。《爱情呼叫转移》筹备两个月,拍摄35天在内地已经是极快的速度,但还是有改过几稿的剧本,香港电影却只有一页纸的提纲。《家有喜事》中的二哥角色原定林子祥出演,从林子祥换成张国荣,所有戏份重新编排,前后不过几天的工夫。

冯小刚成功后,内地出现了贺岁片争档期的状况,这些小成本贺岁片充分学习了香港地区胡拼乱凑的传统,找一堆二流明星,用一个很不成熟的本子。2000年冯小刚没有拍贺岁片,当年的5部贺岁片《考试一家亲》、《幸福时光》、《美丽的家》、《防守反击》、《家和万事兴》票房总和还不如一部冯氏喜剧多。这几部片子中,《防守反击》最像贺岁片,有一群二流明星撑场面,剧本最薄弱,风格喜气洋洋,但票房却最差。在几次失败的试验后,制片方发现不是挂上贺岁的幌子就能变成印钞机,所谓的贺岁片也开始不再贺岁,只抢档期,《恋爱中的宝贝》就是典型地打着情人节言情电影招牌的恐怖片。从《疯狂的石头》在一个清闲档期取得奇迹后,连档期也没有过去那么重要。

每年中国拍摄的新电影中有85%是零拷贝,无法进入电影院,只能在电影频道和DVD市场流通,这就造成观众的错觉:以为中国电影一年只有两三部大片。原因在于中国的银幕数过少,洛杉矶平均每4000人有一块银幕,而北京1700万人口只有一二百块银幕,很多小成本影片还没放映就刀枪入库,能进入影院已经是大大的侥幸,如果能进入贺岁档,简直可以杀猪敬神。孙健君说,中国文学的基础是众生相,四大名著全是群戏,很少有一个人物内心世界写成一本书,贺岁片中群星的概念非常符合中国的传统,注定会被观众接受。所有的贺岁电影无非是老枪打新人群,形式、内容都要建立在市场分析的基础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