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一条美食主义狗

2007-02-06 13:40 作者:金小狮 2007年第7期
我最近开始吃草鸡蛋了。而且指名道姓要某个牌子的草鸡蛋。这个转变,完全是因为我妈家那条狗,它基本的待遇是每天2个某品牌草鸡蛋。难道我的生活,还不如一条狗吗?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没法不变着花样对自己好一点。

我最近开始吃草鸡蛋了。而且指名道姓要某个牌子的草鸡蛋。这个转变,完全是因为我妈家那条狗,它基本的待遇是每天2个某品牌草鸡蛋。难道我的生活,还不如一条狗吗?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没法不变着花样对自己好一点。

这只狗,花名“胡萝卜”。是一条小小的、黑白相间的吉娃娃。生为一条狗,它把它能产生的所有的智慧,都贡献给了美食行业。
胡萝卜以前是跟着我住的。作为它的衣食父母,对于我、我妈和我爸在它心目当中的地位,它是相当“拎得清”的。可是,自从它受到我妈和我爸的无限宠爱,跟着外公外婆居住后,我这个当娘的地位,就立刻一落千丈。原因很简单——我把对自己采取的“宁愿饿死也要瘦条”的饮食政策同样转移到胡萝卜身上了。而家中的老人,采取的是无限溺爱政策。只要胡萝卜想吃的、爱吃的,那就变着花样来,而且保质保量,“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自从胡萝卜在其饮食待遇上有了比较后,从对我形影不离变成见着我未必拿正眼瞄的状态。

为了讨回它的欢心,我使了一点小小的伎俩。我把胡萝卜恭迎进我家门。然后指派阿姨,熬出一锅浓浓的老母鸡汤。老母鸡汤还在灶台上炖着的时候,胡萝卜就钻进厨房,蹲在灶台下,昂首挺胸,鼻子拼命追随着空气中那飘来荡去的鸡汤味儿。在厨房中,所有人都围着一只狗,而这只狗,根本无视任何人的存在,沉醉在想象的鸡汤中,前腿激动得打着颤。随后这家伙毫不客气地干掉了两大碗鸡汤泡饭,然后目光呆滞地站在饭盆边打着饱嗝。

当天晚上,我把从一家高级西餐厅吃剩的小牛排和甜点带回家,一股脑儿全扔进了胡萝卜的饭盆里。结果是,我把它送回俺娘家之后正待离开,这条异常势利的狗,飞快地从我娘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做站立状,两条前腿,在我的腿上,扒拉得异常紧。间或嘴巴里还哼哼唧唧的和你耍嗲,待我一开门,它小小的身影“嗖”地窜出了门缝,站在走廊外面等我,一心一意准备重新跟着我过幸福的美食生活。

胡萝卜的叛逃显然不会成功,可我的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前两天我发烧感冒,很需要老娘的关心,也异常想念她亲手煲的老母鸡汤。我虚弱无力地给我妈打电话,捏手机的那只手,都在发抖呢。可是我老娘在电话那头慢条斯理地说:“哎呀,让阿姨给你做饭吧。胡萝卜这两天也有点感冒,我昨天刚给它炖了鲫鱼汤,今天还要给它煲鸡汤。没空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