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韩国如花美男

2007-01-22 14:39 作者:陈赛 2006年第23期
韩国时尚圈风水轮转,常常让人找不到北。两三年前,肌肉男Rain在舞台上把衣服撕得让韩国女人心猿意马,于是男明星们都得勤泡健身房,苦练肌肉,尤其是裴勇俊,他在《外出》里的一身肌肉,简直让人目瞪口呆。如今,《王的男人》一出,“一代妖男”李俊基粉墨登场,肌肉男黯然出局。

韩国时尚圈风水轮转,常常让人找不到北。两三年前,肌肉男Rain在舞台上把衣服撕得让韩国女人心猿意马,于是男明星们都得勤泡健身房,苦练肌肉,尤其是裴勇俊,他在《外出》里的一身肌肉,简直让人目瞪口呆。如今,《王的男人》一出,“一代妖男”李俊基粉墨登场,肌肉男黯然出局。

韩国人称李俊基的美是一种“Crosssexual”(超越性别)。他在《王的男人》中扮演供皇族玩弄的宫廷艺人孔吉,虽是男儿身,却妖邪娇怨,烟视媚行,连香江才女林燕妮都忍不住聊发少女痴,在报上撰文“不想似妮可·基曼,只想要一张李俊基的脸”。你看他“白白嫩嫩,长长的瓜子脸,入鬓的飞凤眉,长长的丹凤眼,眼白多眼珠小,单眼皮”,无数人一边惊呼“他是女人还是男人”,一边陷入了痴狂。

现在在韩国,任何东西,只要和李俊基沾上一点点关系,立刻就能火了。他把性感男星郑宇成拉下马,当上了一种叫“美女石榴”的饮料广告的代言人,一身白西服,一边弹钢琴,一边唱:“美女爱石榴,我越来越漂亮了,可怎么办啊,看着镜子里的我,真是好幸福哦……”结果这种饮料推出当天立刻脱销了。情歌天后李秀英亲自为李俊基熬粥,在她的专辑海报印上了李俊基的大型照片后销量惊人。一本杂志介绍某新人歌手时说他“比李俊基还美”,结果那篇文章仅在网上的点击率就超过了16万。连整形业也深受李俊基的恩惠,男性削骨整形成为最新的热潮,到整形外科要求把下巴削成李俊基那样尖下巴的男性激增。

在李俊基的宇宙无敌阴柔美笼罩之下,韩国男星们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连经典美男张东健都不能例外,最近看到他的几个广告,一洗《太极旗飘扬》中的刚烈之气,穿起紧身衣服,头上扎了小辫子,还戴亮晶晶的水钻发卡。号称“韩国最性感男人”的权相宇一边在《野兽》里演一个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大老爷们儿,一边又在化妆品广告里显摆自己比女人还娇嫩的皮肤。玄彬在《白马王子的初恋》里演一个沉闷无趣的男人,又在《持花的男人》广告里娇滴滴的做按摩……

最近,韩国一家报纸用大大的标题,警世惊言一般的语气,疾呼:“大韩民国正在变得女性化!”其实,我上大学的时候,对韩国男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身上几乎都喷同一种古龙香水,相当可怕。当时热衷于写家书,在信里谈起一个韩国男生,喷香水,涂紫色口红,南方小城里的父母看了骇笑连连。不过,那时候,爱打扮的韩国男人毕竟还是少,可现在他们似乎真的名正言顺地打扮起来了。

韩语中的“男色”是男娼、同性恋的意思,是韩国人极为不屑的,他们更愿意用一个外来词——Metrosexual来形容男人的雌雄同体化。所谓Metrosexual,是英国文化评论家马克·新普森专门为贝克汉姆发明的词语,指“与性政治无关的,舍得在外貌和时尚上花很多钱”的男人。在韩国,这个词的意思是“善修饰外表、爱美的男人”。韩国人最擅长墙外开花墙内香,21世纪的这头几年,Metrosexual的确已经变成韩国一个非常突出的文化现象。它早已超越了艺人之间的争奇斗艳,在广阔的民间开花结果。韩国《东亚日报》的一篇报道里提到一个27岁的韩国男职员,每天早上上班之前要准备一个小时,他的时间分配原则是10-40-10。前10分钟是起床、冲澡、洗脸,后10分钟是吃早饭,中间的40分钟是梳妆打扮,挑选衣服。这位男士买新衣服一个月平均消费50万韩币,其中10万元用于眼霜、粉底、日用和夜用保湿化妆品。

郑顺源,多年研究韩国Metrosexual现象的时尚专栏作家,最近在自己的新书《好好打领带》里抛出惊人之语,称卢武铉总统才是韩国Metrosexual的始祖。本来Metrosexual是指都市里重视打扮时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男人,卢武铉当选的时候已经57岁了,但对于一个总统来说,他还算相当年轻。郑顺源说,卢总统虽然面带苦相,但整体看来相当洗练,驻颜有术,完全看不出年纪,一切都要归功于他的Metrosexual美学感觉。据这位专栏作家披露,卢武铉在候补总统期间就注射肉毒素,清除额头皱纹,而且试遍了当时流行的各种肉毒素,可见其对追随流行之热心。入主青瓦台之后,他再一次接受清除眼袋手术,竟然还附带了双眼皮效果。民众都说,总统整容后“眼睛更有魅力”了。曾经“邻家大叔”一般的卢总统在衣着品味上大胆出位,成了中老年男士的时尚风向标。出现在电视、杂志上的总统西装样式多变,从最流行的丝质、灰条纹西装,到经典的硬质地、深色西装,乃至随意搭配的休闲西装,让人眼花缭乱;领带的图案和颜色也相当华丽。虽然有国民对此颇有微辞,但支持者认为总统的形象事关国体,“卢总统即使不与美国总统、英国女王相比,至少也不应该穿得像村长吧”。现在,韩国政治家很多都描眉,喷香水,多少要感谢卢总统的带头作用,这个韩国最有权势的男人对Metrosexual消费市场的蓬勃功不可没。

郑顺源还语重心长地指出,Metrosexual对韩国社会意义重大。“本来男人就有和女人一样强烈的爱美之心,治妆欲望,打扮本就是男人的本能,像古代的族长、祭师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跟孔雀一样。产业社会的到来,才让男人变成只知埋头干活的苦力,那些可怜的模范男人整天穿着千篇一律的西装和领带,一百年如一日,令人生厌。更可怕的是,男人不仅丧失了装扮个性与美貌的闲暇时间,连精神上的余暇也一并抛弃了。”听起来,倒好像千百年来,是女人亏待了男人,让他们这么多年来荒废了容貌。郑作家还呼吁说,男人应该抛弃虚名,找回丧失已久的“男性”,恢复爱美和治妆的天性,而且一定要从娃娃抓起。

Metrosexual还不断进化出新的词语和潮流。在Sexual前面加个德语词语ueber,就变成了“uebersexual”(强悍男人)的概念,“在自信正面的男性气质基础上,克服男人感性不足的弱点”。《我的名字是金三顺》里登场的那个美韩混血帅哥丹尼尔据说是这种美男的代表,像鸡尾酒一样,调和了男人的温柔和自信,又体贴又强悍,令人着迷。不过,现在仅仅“注重外貌”已经不够了,像李俊基那样“把自己打扮得像女人一样的crosssexual男人”才是正道。今年韩国最流行的男士西服是束腰,单扣,燕尾风格,这种样式很能显示男人苗条的腰部线条,同时又能突出肩膀和胸部的立体感,而背面燕尾式的剪裁形成完美的倒三角形,远远看着能联想起翩翩的燕子。这种西服几年前流行过,但因为uebersexual潮流稍受打击,如今借着Crosssexual的东风再次复归。这也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其实,韩国的美男传统可以追溯到新罗时代,那时韩国有一个叫“花郎道”的组织,入会的都是英武的贵族美少年,他们平日涂脂抹粉,喷香水,穿华服彩衣,不过那不是女性化的标志,而是权贵和力量的象征。“花郎道”的创始人是大名鼎鼎的崔致远,他当年留学唐朝,倾慕庄子思想,崇尚唐朝的风雅,会写很好的唐诗,回到新罗之后,就创办了“花郎道”。可惜的是,新罗灭亡之后,“花郎道”很快就衰落了,高丽崇佛,李朝尊儒,一本正经的儒家长衫彻底代替了花郎的风流彩衣。

著名的文化学者李正宇认为,现在韩国社会这样性别颠倒,是商业的阴谋,“为了男性化妆品、整容市场的繁荣,他们造出这些词语,给它们时尚华丽的定义,然后靠这些定义制造出不得不遵循的男性形象,倾销他们的商品”。韩国男性化妆品市场已经达到4000亿韩币,每年还在以10%的速度暴涨。韩国最大的化妆品公司“太平洋”就是“制造男性形象”的幕后指挥者。他们去年出版了一本专门的男性美容图书《男人装扮进行时》(Men's Grooming),风行一时,专门教男人怎样美容,打理皮肤、头发,以及如何在适合的时候穿适当的衣服。这本书不久前被台湾地区引进,宣称要向台湾男人传授“韩式花美男的Knowhow”。

当然,也有人认为,男人女性化都是女人惹的祸。以前韩国女人要靠男人的薪水袋过日子,既然拿人手短,就不得不重视男人的能力,是不是可靠,经济能力如何,对家庭是否忠实。至于皮相如何,那是上层建筑的问题,暂时顾及不到。但如今,社会发展,民主化时代到来,韩国女人也自己赚钱,当家做主了,不必再看男人脸色过日子。那些自以为有点打老虎的力气就顽固不化的大男人主义已经不吃香了,只有那些好看、听话、温柔善良、细心照顾女人的男人才能得到女人欢心。无论裴永俊、元彬,还是李俊基,都是根据她们的口味制造的。当然,既然荣升消费的主人,就可以生冷不忌,按时令变化逐一品尝。裴永俊、元彬固然可喜,Rain那样的肌肉男,Tough Guy也未尝不可爱。况且,韩国的花美男江山代有人才出,现在最火的乐队组合“东方神起”,据说个个如花似玉,千娇百媚,超级自恋,一上来就说“我是‘东方神起’里面最最可爱的某某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