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拉杂印度菜

2007-01-19 12:50 作者:殳俏

英国作家威廉·达尔林普写的《德里一年》中描述了一位撞了6次车也没有伤到自己一丝一毫的锡克教印度司机,其中司机说了两句很经典的话,一是“德里的小姐很不错的,胸部长得像芒果一样”,二是“锡克人过上的是最好的生活,喝威士忌、看电视、逛G.B街,还有吃泥炉炭火烤鸡”。光这两句话,大概就已经能摆出一桌丰盛的小晚餐了,有水果,有酒,还有要命的泥炉炭火烤鸡。顺便说一句,我第一次吃到泥炉炭火烤鸡这道印度菜,还是在很小的时候,那天爸爸妈妈私自出去吃印度小餐馆了,他们大概觉得小孩子肯定不会喜欢吃印度菜的。但是回来的时候,爸爸扔给我一个简陋的饭盒,意思是帮我好歹打包了点东西回家,我翻开一看,是一块又冷又硬的泥炉炭火烤鸡。可是当我吃着它的时候,却能活脱脱想象出它刚刚出炉时的妖娆口感来,从此后,只要是吃印度菜,泥炉炭火烤鸡就成为我必点的保留项目。而我每吃一次那刚端上桌子的炙手可热的鲜嫩浓郁丝丝入扣的辣味烤鸡肉,都觉得还是不足以平复第一次吃到它时那又冷又硬的遗憾,所以吃多少次都不会满足。

说起来,印度菜这样东西,对口味清淡的东亚人来说绝不是天天用来果腹的好主意,除非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全天精神亢奋的人,并且时时拥有强大的饥饿感。但一旦想吃印度菜的时候,又必须马上得到满足,否则就会觉得自己整个心灵和整个胃袋都开始烧灼,直到了想要犯罪的境界。很多年前在东京的一个万圣节,我和几个同学从人声鼎沸的装鬼派对中出来,走在幽幽的小巷中,忽然就有人说:“他妈的,我想吃印度菜呢。”后面几个人也纷纷飙着脏话表示最大限度地支持。于是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搭末班地铁前往高田马场一家小而破的印度餐馆吃咖喱。其时已到了关店时分,但怀着万分想吃印度菜的冲动,我们粗鲁地直往里冲。这家店的老板平时我们经常看到,是个乐呵呵整天站在玻璃橱窗门口烤馕饼看女人的印度人,但这时他却紧张得满头是汗,给我们点菜的时候几乎手抖。直到一堆咖喱全部上齐,我们才意识到刚才是穿着抢银行歹徒的装束去参加万圣节派对的,有些人一直到开始吃,才把黑色的面罩拿下来。这个老板准以为我们是一帮年纪轻轻、趁着节日刚刚打劫了某家街角小银行的劫匪,到他这边来开庆功咖喱宴呢。

作为并没有强烈欲望要去印度旅行的中国人,却时时有着吃印度菜的欲望,中国可以吃到地道咖喱的地方可谓是香港特区。那里有许多微笑的、时髦的印度先生、太太,你经常可以在五星级酒店的早餐时间看见他们手拿英文报纸,优雅地给自己的吐司涂上果酱。他们是像英迪拉·甘地一样已经习惯了西方式饮食的印度人,但他们也不排斥偶尔去吃上一顿辛辣的家乡风味。近些年来,香港人带领游客体验本埠美食的项目中又添了一样,那就是去重庆大厦吃正宗的印度菜。通常只要进入破烂无比的重庆大厦,便能发现无数个笑容可掬的印度兄弟站在电梯边,操着别具风格的广东话问你要不要去吃咖喱。通常他们所属的店名字都叫做“咖喱皇”,通常他们的招牌菜都是羊肉咖喱,所以选择去哪一家的唯一标准就是看这些印度兄弟中哪一个最令你感到顺眼。又或者,如果你鼓不起那个勇气走进重庆咖喱森林,你可以如我一般,到半山找一家看得顺眼的精致的印度小餐厅,那里的印度美味更具都市做派。但千万别深究到底哪一边才是真正的印度菜,否则的话,你就会像那个走遍印度却找不到任何一张印度飞饼的中国游客一样,就连卡玛经都勾不起你再试印度菜的欲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