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你好,我是“绝望的主妇”

2007-01-19 13:39 作者:陈赛

现代人已经越来越习惯于在虚拟世界里生活,在一个随时可以时空转移的世界里探险,这是游戏特有的魔力,但它势必要借取其他主流媒介的力量,包括电影、电视,甚至小说,才能真正走到大众文化的中心位置。近几年,游戏业对流行文化的触觉愈加敏锐,与热门影视剧之间眉眼官司打得火热,从《黑客帝国》、《金刚》到《绝望的主妇》、《CSI》、《反恐24小时》,今天刚流行的片子,明天就出游戏版本,改编速度与数量都相当惊人。可惜的是,这些游戏中能蒙玩家赞一句“好玩”的实在少得可怜。

沉迷于《绝望的主妇》的人,大概都暗自想过,“如果我也生活在那个郊外小镇,过着和他们一样的生活,有着一样的欲望、烦恼和不可告人的秘密,会怎么应付?”11月,迪斯尼旗下的一家游戏公司Buena Vista Games将《绝望的主妇》改编成了一款游戏。在这款类似《模拟人生》的游戏中,你正是要扮演这样一个主妇,刚刚搬来紫藤街(Wisteria Lane),与碧儿、莲纳、嘉比和苏珊(剧中4位女主角)为邻,一方面要维持一个诡秘不安的家庭,打理种种琐碎日常;另一方面还要解开紫藤街上的重重谜团和自己的身世之谜。

“我刚搬到紫藤街郊区一座漂亮房子里。我的儿子正处于青春期,性情乖戾,我知道丈夫不忠。我做法国吐司当早餐,每天洗衣拖地,打理花园,一天换5套衣服,和邻里扯些零碎闲话。紫藤街上处处透着古怪,邻居们个个心事重重,尤其是碧儿、莲纳、嘉比和苏珊。我们常常一起打牌,扑克牌的味道让我兴奋。赢了钱我就去买新衣服,如果输得太惨,我会像采花贼一样,深更半夜溜到隔壁去偷东西,甚至勾搭她们的老公。我一点点发现邻居们高尚外表下种种肮脏的秘密,而我自己20年前因一场车祸丧失的记忆也开始隐隐复苏。我到底是谁?”

Buena Vista Games以前为小女生设计过不少“迪斯尼公主”的游戏,这是第一款针对成年女性的游戏,尤其是《绝望的主妇》的“粉丝”。所以,游戏的旁白仍由剧中自杀的玛丽·爱丽丝担任,碧儿、莲纳、嘉比和苏珊4个女主角都酷似真人,连音乐也同出一辙。游戏设计师们似乎想在这里释放女人“天性中的阴暗任性”,因此,玩家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盗窃、偷窥、色诱,发起火来随手给人一巴掌,好像不如此,就不配做“绝望主妇”了。

这几年,女性玩家数量激增,正在急剧改变游戏的人口学特征。这一变化对游戏业来说意义十分重大,开发商们千方百计想讨女性玩家的欢心,但他们对女人玩游戏的口味完全摸不着头脑。《模拟人生》在经营女性玩家方面无疑是最成功的,但在此之前,谁会相信,居然有人喜欢在游戏里洗碗端盘子?《绝望主妇》剧中的八卦、背叛、谋杀和性,看上去都是女人们喜欢的东西,但冷眼旁观是一回事,自己动手是另一回事。她们真的有兴趣在游戏里玩阴谋、玩背叛、玩调情,甚至玩“绝望”吗?也许是的。一次内部测试表明,女玩家们最感到趣味盎然的,竟然真是掌掴对手。其实,电视里的女人戏那么多,从中寻找一些开发女性游戏的灵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韩国人已经将《大长今》做成了手机RPG游戏三步曲。

希区柯克说,烂小说才能拍成好电影,也许就因为导演对好小说心怀敬畏,束手束脚,反而不能放开手脚去拍一部好电影。游戏恐怕也一样,如果一心想着忠实于原著,势必受到诸多限制,不敢在游戏模式上有所创新。4年前,著名的游戏公司Shiny Entertainment以千万美元的价格买下《黑客帝国》的游戏改编权,又以昂贵代价请沃卓夫斯基兄弟亲自为游戏撰写超过200多页的剧本,袁和平担任武术指导,基努·李维斯配音,还从电影里搬来了许多原本不属于游戏的东西,像频繁的穿插视频,总成本高达2亿美元,但这些都没有让游戏更好玩一些。一款游戏最令人激动的,不是剧情设计,而是玩法设计。一款游戏如果不在玩法上下工夫,而只是让玩家照着电影剧情走一次过场,能有什么大意思呢?无论从火星恶魔手中拯救地球,还是征服疯狂科学家的克隆岛,玩来玩去只是一个游戏而已。《黑客帝国》的第一款游戏《进入Matrix》口碑极差,Shiny Entertainment去年再次推出续集《尼奥之路》,“在《尼奥之路》里,我们会让玩家比电影中的尼奥有更多选择,比他看得更多,做得更多,当尼奥放弃时,他不一定要放弃,当尼奥失败时,他还有机会扳回局面”。

从以往的经验看,无论小说、电影,还是电视剧改编的游戏,基本上都很烂。这个现象可以追溯到Atari时代的《E.T.》——这款“史上最差的游戏”当时几乎毁了整个游戏行业,没卖出的游戏光盘堆积如山,统统被扔到沙漠里。现在,游戏几乎成了好莱坞电影辛迪加工业上的一条理所当然的链条,《黑客帝国》、《纳尼亚传奇》、《哈利·波特》、《查理与巧克力工厂》、《指环王》、《金刚》,都被做成了各种各样的游戏,横跨各个平台,商业上成功的当然不少,但大多只能算电影的副产品,极少真正有好口碑,或者产生大的影响力的。现在的游戏开发商们似乎更热衷于改编流行电视剧,一方面是因为电视剧的内容比电影要大得多,新奇悬疑的情节容易吸引玩家;另外也因为热门的电视剧更容易形成稳固的“粉丝”群,对游戏的销量大有好处。像《老友记》只是做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情景问答游戏,也有无数人追捧。《X档案》、《急诊室故事》、《双面娇娃》、《黑道家族》、《CSI》、《反恐24小时》等等都有游戏版本,其中《CSI》是改编比较好的,已经连续出到第四季。游戏中玩家要与格老爹、尼克等剧中人合作,在犯罪现场分工采集证据,一一体验CSI实验室五花八门的高科技鉴证工具,并通过游戏自动重现案件的整个过程来掌握案情,审讯嫌疑人时还根据嫌疑人的表情、动作洞察端倪。游戏里有不少血腥可怕的场面,电视上不会表现得那么仔细,但在游戏现场,你得对着尸体看一晚上,亲手分开尸体,查看内脏的伤,有没有中毒。还可以顺着灰尘的痕迹,亲自爬进通风管,一路追查。老鼠就在你身边爬来爬去。一旦爬到死路,管子里无法转身……夜深人静,一个人慢慢玩这种游戏,还是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其实,影视与游戏最大的不同在于,观众与玩家完全是两种人,局内局外的体验更是迥异。影视看的是故事,观众是旁观者,他们得到快感是受虐狂式的,其乐趣就在于傻坐在座位上,“真的吗?然后呢?然后呢?”心甘情愿被故事情节牵着鼻子走。但游戏之所以存在,是为一个“玩”字。就像一个巨大华丽的迷宫,玩家身处其中,一路游山玩水,过关斩将,流连于种种离奇有趣的细节,直到找到最终出口。难怪有人说,游戏设计师应该多向城市设计师、建筑师学习,而不是老想着要做什么游戏中的《公民凯恩》。从来没人抱怨过《侠盗飞车》的故事粗糙,但玩家无不对它开放性的环境大加赞赏——你可以自由出入上百幢不同的建筑物,无数性能极酷的新车供你选择,一路飞驰电掣,遇神杀神,见佛杀佛,百无禁忌。在网络游戏中,玩家更是获得了空前的自由度,《魔兽世界》那么宏大的游戏,玩家可以什么都不懂,生靠杀怪杀到60级,他们要的就是一个元素——动作,其他什么情节、解谜、冒险,都可以置之不理。

游戏与电影、电视,甚至小说之间,将以一种什么方式继续融合交错,会是一种很有趣的观察。虽然游戏千方百计向电影电视靠近,但目前看来,反倒是电视更懂得如何从游戏中汲取新鲜元素,《迷失》、《越狱》等当下最火的美剧,显然从一开始就是以游戏的世界观来构架故事的,但游戏设计师们却被困在剧情的牢笼里难以施展拳脚。而他们最引以为憾的是,不管怎么努力,游戏都很难激发玩家更深刻的情感体验。高明的导演能让观众在几分钟内泪流满面,但你见过几款游戏能让玩家悲伤、妒忌,甚至哭泣?即使像《旺达与巨像》那样的极品游戏,会让人心怀敬畏,但并不具有激荡灵魂的力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