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皮草支持者VS皮草反对者VS皮草变节者

2007-01-19 13:47 作者:困困
以往反皮草宣言的套路是:你对穿皮草心存顾虑吗?那是动物的鲜血与生命。穿着皮草上街,定会被人当头泼血。现在时尚杂志的皮草专题喜欢写:“你对穿皮草心存顾虑吗?担心它会沉闷。那就貂皮夹克搭黑色小礼服裙吧,定会被路人惊艳的目光灼伤!”

以往反皮草宣言的套路是:你对穿皮草心存顾虑吗?那是动物的鲜血与生命。穿着皮草上街,定会被人当头泼血。现在时尚杂志的皮草专题喜欢写:“你对穿皮草心存顾虑吗?担心它会沉闷。那就貂皮夹克搭黑色小礼服裙吧,定会被路人惊艳的目光灼伤!”

上星期中国国际时装周开幕,去看作为开场秀的“东北虎NE Tiger高级婚礼服发布”。这个做皮草生意起家的来料加工厂,自创品牌,摇身又要做“中国的”的高级定制女装。大红为背景,“凤”字高挂,在慈善晚宴上拍出天价的水晶凤衣一出场,整个秀场就激动了。立刻有记者将“东北虎”董事长张志峰奉为“中国奢侈品第一人”,这位也纵观全球奢侈畅谈中华时尚,场上场下大受鼓舞,深感奢华生活近在咫尺,本土品牌颇具希望。没过两天,新闻说英国摄政街的Burberry店让动物保护主义者拿油漆给泼了,几个满脸血红的激进分子穿着皮草抗议Burberry“屠杀买卖”。想到3个月前的米兰国际时装周,同样做皮草起家的意大利牌子罗伯特·卡沃利,秀的还只是比基尼,几个抗议者突然蹿上T台,跟保安扭打一顿。做皮草生意的,像东北虎这样受得善待礼遇的还真是少见呢。

大概10年前是西方皮草争议最激烈的时期。1994年辛迪·克劳馥、纳奥米·坎贝尔、凯特·莫斯、克里斯蒂·特灵顿、艾莉·麦克弗森5个超模拍了组裸照,号称“宁愿光着也不穿皮草”。活动由PETA(人道对待动物协会)组织,当时势力十分壮大,全球会员有80多万。口号包括“不为娱乐吃、穿动物”,组织“皮草侦探”在各国机场抗议皮草爱好者,还把每年11月26日定为“无皮草日”。没有哪个人道组织像PETA这样风头强劲,即便不是素食主义者,还穿着皮鞋,也知道穿裘皮大衣不是件好事。上世纪80年代后期英美皮草业绩大幅下滑,90年代初一些大皮草商,如Fur Vault、Antonovich、Hudson Bay都倒闭了,ZaraA、Gap、玛莎百货也打出绝不售卖皮草的旗号。当时阵营很简单,反对者与支持者。由于人多势众,要列举反对者绝非易事,除了上述模特,明星与时尚分子要么抛弃皮草,要么躲得远远的。倒有一位被誉为标杆,保罗·麦卡特尼的女儿,设计师斯黛拉·麦卡特尼,因为强硬反皮草被Gucci踢出设计师阵营,悲壮际遇让她成了皮草反对者的旗手。PETA曾经公布过一个皮草“黑名单”,上榜名流包括麦当娜、詹妮弗·洛佩兹、安娜·温特……最后一位,女魔头名声在外,有个惊心动魄的段子:她在曼哈顿一家餐厅吃饭,突然一只死浣熊被扔在桌子上,温特主编不为所动,把浣熊尸体扒拉到一边,继续用餐。

皮草支持者从没停止过反驳。1996年迪斯尼有个电影《101只斑点狗》,宣扬的正是爱护动物,拒绝皮草。很快有人在报纸上讲,斑点狗是多么难养,如何不可爱。这个圣诞前上映的电影很可能造成一个后果:众多孩子得到了一只斑点狗做礼物,两年不到,它们因为个头太大,叫个没完就被遗弃,送进狗收容所或安乐死。还不如作为皮草供应品种被圈养呢。类似缺乏说服力的理由正是式微时期皮草支持者的无力抗争。但他们很快打赢一回合。90年代后期,动物保护组织拿出人造皮草抵抗爱美天性,如果非要沾染美丽祭坛,那就穿假的吧。以假为荣以真为耻的风尚没流行两年,皮草商联合科研机构发布了一堆研究报告:人造皮草也不环保!由尼龙和聚酯制成,制作过程中会散发有毒气体,废料会污染水源,穿在身上也会导致皮肤病、肝病,损害肺功能,一件人造皮草大衣要600年才能降解。时尚又一次荣耻颠倒。

现在动物保护主义者还在活动,却成了秀场与店铺橱窗的另类风景。今年巴黎时装周,皮草反对者也搞不清该抗议哪个品牌,在秀场外举着牌子拍了几张照就散了,里面小狐狸毛披肩,海狸皮软帽,水貂皮大衣悉数登场。正好又当季,Burberry橱窗上的油漆还没擦干净,时尚杂志已经开始教如何像保养皮肤一样保养皮草,名模戴着毛围脖,拎着毛包作迎风招展状,页角的服装提供商都是赫赫大牌。皮草道德争议的淡化,使皮草支持者与反对者势力扭转,一大群“皮草变节者”出现。曾为动物保护裸过的模特有3位在列:辛迪·克劳馥2002年声称PETA的“宁愿光着也不穿皮草”活动未经她允许,之后出现在Blackglama黑水貂皮的代言广告上。纳奥米·坎贝尔再次为皮草代言,被纽约高级时尚俱乐部拒之门外。凯特·莫斯打着我行我素的招牌,又穿起整身貂皮大衣,面对责问她的回答是:“我穿什么你管着吗?”

除了皮草诱惑难挡,皮草支持者挽回败局的招数是,号称所有皮草原料来自饲养动物。SAGA北欧世家是丹麦、芬兰、挪威和瑞典四国联合组成的皮草经营商。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养殖场供应全球75%的狐狸皮和60%的水貂皮。北欧世家好几年前就花大钱请时尚设计师、服装学院学生、记者到养殖场参观。在英国《独立报》上一记者写的观后感:“没想到这个时尚与皮草的掮客拥有一个舒适、明朗的养殖场,那些小动物在干净的笼圈里戏耍的样子让我想到自己的童年。”没去过北欧世家,却认识一个哥本哈根毛皮公司的人,这个丹麦皮草商主要经营水貂皮,他给人展示一张养殖场里的水貂照片,鼻子粉红,长着栗色毛的小水貂看上去状态不错,下面的讲解是:为保证每一只水貂的健康,毛皮公司严格讲究动物福利,除了ID、品种开发和疾病预防外,还规定笼子里必须放置玩具,让水貂尽情嬉戏,保证它们体格健壮,心情良好。哥本哈根毛皮公司还按品质把皮草分了级别:紫色,白金,酒红,象牙白。紫色俱乐部会员中有我们的东北虎公司。好像被皮草争议隔绝的“东北虎”倒是与国际接轨,但皮草品质的标签就能代表被养殖动物的福利吗?

以往反皮草宣言的套路是:你对穿皮草心存顾虑吗?那是动物的鲜血与生命。穿着皮草上街,定会被人当头泼血。现在时尚杂志的皮草专题喜欢写:“你对穿皮草心存顾虑吗?担心它会沉闷。那就貂皮夹克搭黑色小礼服裙吧,定会被路人惊艳的目光灼伤!”穿与不穿的顾虑已经不来自道德争议,完全是审美需求。缺乏古典美不敢选皮草,白毛坎肩搭粉红绸裤又叫观者触目惊心,这些毛茸茸的犹豫转眼就被时尚杂志铺天盖地的搭配建议打消。

有个事实却是在时尚杂志、皮草商的养殖场永远也看不到。适合制成围巾的芬尼克小狐狸,为了保证整张皮草完整,是被残酷地电击肛门致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