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占星女王”归来

2007-01-19 14:11 作者:曾焱 2006年第40期
全球星相学家的形象代言人伊丽莎白·泰西埃(Elizabeth Teissier)终于又出来“秀”了。不是说美女暮年这几年就洗手做羹汤了,报刊上的占星专栏她一直写,电视台节目也上,每年一本预测书还在出,只是很久不见她主动将自己放到媒体这把大火上烤了。这回泰西埃选定自己2007年版《您的星相》(Votre Horoscope)上市销售的9月18日,在杂志上深情回忆大导演费里尼和她的交往。

全球星相学家的形象代言人伊丽莎白·泰西埃(Elizabeth Teissier)终于又出来“秀”了。不是说美女暮年这几年就洗手做羹汤了,报刊上的占星专栏她一直写,电视台节目也上,每年一本预测书还在出,只是很久不见她主动将自己放到媒体这把大火上烤了。这回泰西埃选定自己2007年版《您的星相》(Votre Horoscope)上市销售的9月18日,在杂志上深情回忆大导演费里尼和她的交往。费里尼助她走上占星之路不算新闻,泰西埃30年前在职业生涯的初期已经广而告之过,不过可能一时找不到更好的鲜料,在费里尼去世13周年忌日前夕重炒旧饭仍然是比较保险的选择。

泰西埃今年60多岁了,自己声称在占星领域有三大成就:预测了1981年里根遇刺,1987年股市灾难,1989年柏林墙倒塌。不过人们记得更清楚的,还是1997年她著书披露和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亲密交往以及2001年博士论文事件。没有这两次引来的媒体轰炸,不管如何美艳兼具天眼,她也至多在法国同辈星相大师里坐上第一把交椅,不可能像现在,成了全球星相学和科学界的标本人物,支持星相学派、反对星相学派,必定提她大名。

踩在名流的肩膀上

借力上位,一要选对人,二要时机正确,泰西埃拿捏得恰到好处。从1989到1994年,泰西埃充当密特朗的女国师长达六七个年头,却很懂得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从未着意对外透露过什么,别人猜测议论是另一回事。直到1996年密特朗去世、关于他的书籍遍布法国书摊她才开口下笔,1997年那本《在密特朗的星相下》(Sous la signe de Mitterand)一出,其轰动立刻压倒除私生女事件之外几乎所有和密特朗相关的秘闻回忆。星相学从古巴比伦起源那天就和权力拥有者两位一体,为普通人预测算命还是传入古希腊之后的事情。政治人物借助星相大师来做判断的事情常有,传闻斯大林身边有过一个叫沃尔夫·梅森的人是占星师,希特勒也曾经特别相信一个瑞士星相学家。但泰西埃既是星相大师,又美貌可人,政治秘闻就带了宫闱的气味。泰西埃透露了第一次见面的细节:密特朗通过私人秘书,电话约她在总统府图书馆共进早餐,欢谈一个半小时,让门外候见的美国黑人政客杰克逊(Jessie Jackson)干等。从这以后,密特朗频繁约见她或者打电话,每次都提同样的问题:“我的运程如何?法国如何?”最让法国人后怕的是泰西埃关于海湾战争期间密特朗的回忆,按照她的说法,从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到1991年3月2日盟军停止轰炸伊拉克,密特朗对局势做每一次判断前都要询问她的意见:萨达姆会撤军吗?战争会爆发吗?哪天向法国人民发表电视讲话最佳?甚至私下要她为其他国家的领导人算命。这本书全球畅销,泰西埃成了大众明星。

4年之后,泰西埃把自己变成了学术明星,这次她站在了法国新一代著名社会学家米歇尔·马费索利(Michel Maffesuoli)的肩膀上。功成名就的泰西埃主动到巴黎索邦大学修社会学博士学位,投到马费索利门下,是因为后者反感法国学术界死气沉沉,一向以反对思想群体闻名,肯定不会拒她于门外。2001年4月7日泰西埃“一如既往形象完美,红色鬈发、灰色套装,在索邦大学金色的圆顶下通过了答辩”,她的论文长达900页,标题是《透过后现代社会的“迷恋—排斥”双重性看星相学的认识论现状》。而法国学界也正如她预料那般反应激烈,400多位社会学家在请愿书上签字要求索邦大学校长对此事件进行独立评估,法国科学信息联合会则委派一个由天文学家和社会学家组成的小组评审她的论文。媒体也迅速加入,法国《世界报》连续发表多篇报道,《费加罗报》、《鸭鸣报》、《解放报》参与争论,美国《纽约时报》也做了详尽报道。8月份评审小组负责人发表谈话,认为论文答辩是泰西埃利用社会学使占星术活动合法化的事件。这次博士论文事件在科学界引起的震动,可能仅次于1975年186位美国科学家联名发表声明反对占星术的那一次。不管如何争论,博士学位是不会被取消的,泰西埃甚至想借此在索邦大学谋求教授星相学的讲席。

聪明的女人就是特别懂得把利于自己的部分运用到极致。泰西埃在投身星相学之前,做过十几年演员和模特,没能出头,有人还爆料她拍过暴露电影。但在回忆费里尼的文章里面,泰西埃没有辩驳一句话,却让人觉得她本来就星途光明,只是遇到命中贵人费里尼才指引她主动选择新人生。文章开头她用很美的文笔写到1968年1月她到罗马求见费里尼的情景:大导演请她共进午餐,作陪的有当时世界影坛演技派明星马切洛·马斯特洛尼亚。她想在费里尼的片中演个角色,费里尼拒绝了,但这是因为他觉得“你太美了,演不了我片中的女人”。费里尼和她谈论星相学,亲昵地对她说:“我的女巫,去学星相学吧。”一语定终生。泰西埃提到她参加拍摄的几部影片,导演都很有名,像法国的让·贝克、菲利普·德普劳加,好莱坞泰斗级的西德尼·波拉克,合作者也是贝尔蒙多之类,可她不会提及自己在演员表上都是末位可有可无的小配角,看来仿佛星途灿烂。

“占星福地”法国

在欧洲,法国好像历来是占星大师们发迹的福地,且奇女人居多。在泰西埃之前,19世纪有玛利亚·亚德莱达·勒诺曼,20世纪有绰号“太阳女士”的热尔梅娜·索莱伊。那个玛利亚传说出身微贱相貌丑极,在18世纪下叶和19世纪上叶的巴黎却被上流社会奉为上宾,她开的占星沙龙生意兴隆几十年。关于她的神奇,一说是在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尚且位高权重的1793年,她断言前去沙龙占卜的罗伯斯庇尔、马拉和圣鞠斯特很快将死于非命,血流成河,结果一一印证。还有就是她在约瑟芬还未邂逅拿破仑的时候预测她将成为法国皇后,尔后再遭遗弃。至于“太阳女士”索莱伊,成名于上世纪50年代,70年代开始在欧洲电台、电视台把持星相节目20多年,直到1996年83岁去世。她家喻户晓的名气也有一半得自法国总统,说是在蓬皮杜时期的某次爱丽舍宫新闻发布会上,总统为搪塞记者顺口说了句“我又不是太阳女士”,意思自己并非先知先觉,电视直播出去这便成了法国人民的街头流行语。不过据说索莱伊是个肥胖慈祥的老太太,到70年代后期时尚美艳、混过电影圈和模特界的泰西埃出道,她在名士政客那里的吸引力就打些折扣了。密特朗身边的人说过,总统喜欢的恐怕不是泰西埃的神力而是她的魅力,就像他定期会和萨冈共进早午餐,或者邀约瑞典女记者同机出访。

丹·布朗《达·芬奇密码》红遍欧洲的那段时间,法国几本名刊都曾不惜版面溯源神秘学说,铺排民意调查。一家周刊提供数据称法国6000来万人口里,大约有5万人从事占星术,其中1万人还拥有各类占星专科学校的毕业证书。占星业的年营业额高达上亿欧元,至少一次求助过占星术的法国人近1000万,几乎每家书店都上架占星算命的书刊,销售量动辄上10万,像伊丽莎白·泰西埃《您的星相》第一年推出就卖了12万册,比很多戴上龚古尔文学奖红腰带的年度获奖小说都要畅销。《世界报》4年前也做过一次调查,有58%的法国人表示相信占星是一门科学,这个数字带来的直接后果是法国的行业规范办公室不得不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反欺诈部门来对付预测和算命的骗案。骗案形形色色方法却离奇简单,依然是女术士居多,比如法国里维耶尔市一个名叫玛丽亚·杜瓦拉的女占星学家自称只要花钱聆听过她的预言,买彩票人一定高中,结果全欧洲共有40万人上当。还有一位赫里尼夫人敛财上百万,办法是以80法郎出售小块“喜马拉雅山神石”,其功效是只需把粉末在填写数字前洒到彩票上就保证中头奖。和伊丽莎白·泰西埃著作等身、谈笑鸿儒的做派相比,这些小巫确实太不科学。在她鼎盛那几年,泰西埃在法国人称Minitel的小互联网上开过两间“电子算命店”,开通6条收费的电话咨询热线,收入可想而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