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博客:从全球第一到千万僵尸

2006-12-19 13:54 作者:尚进 2006年第48期

当2006年夏天的各个电视频道充斥着“抢老徐的沙发”的芯片厂商广告时,博客成为中国社会最流行的公共词语,尽管这个Web2.0概念早在2002年底就被引入国内,但草根加名人的双重组合,让开博客成为一种没有动力推动的潮流。从韩寒“粉丝”围攻高晓松博客,到董路在博客帮黄健翔六问吴虹飞,在一场场由博客引发的论战之外,看似热闹的中文博客环境实际上悄悄记录了2006年的很多社会现实。

1460家,这是2006年末中国内地博客服务商的数量,按照中文搜索引擎巨头百度发布的2006年中国博客发展报告统计,截至11月3日,全球中文博客数量达到5230万,国内博客用户达到了1987万人。所以当国际博客专业搜索引擎Technorati在今年5月份将徐静蕾的博客列为世界排名第一时,很多人条件反射般质疑Technorati统计角度和算法的权威性,但是曾经被称为中国博客之父的方兴东并不惊讶,方兴东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徐静蕾的博客有来自29181个网站的45857个链接,第二名Boing Boing才有来自20223个网站的66219个链接。链接到徐静蕾博客的绝大多数是国内的博客网站。最根本的一点,徐静蕾在Technorati能够获得第一,不是说徐静蕾的博客有多牛,而是说中国博客的数量和力量在全球有了极大的分量。”

那么中国博客的数量和力量到底有多强大呢?“每天我们都有1亿次以上的点击率,在一年前新浪决定开博客的时候,很多人都执意评判我们改变了博客的规则,可现在看来一年前我对博客的态度并没有错误。”已经是中国博客界头号服务提供商的新浪副总裁陈彤,依旧对一年来博客的中国化发展信誓旦旦。在他看来,博客改变了中国新闻门户信息来源的单一问题,同时让公众的话语空间更加宽广了一些。来自博客们的消息和观点在默默地为原地踏步的中国互联网新闻补充弹药,一些原本在互联网新闻中难登大雅之堂的小道消息,则不少被悄悄伪装成了博客消息,以往某个新闻突发事件需要采访众多专家意见,也转变成为专业博客们脑筋激荡的新赛场。美国《商业周刊》也注意到了中国互联网界的博客爆发,在他们看来,有兴趣在互联网上写博客的人代表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一群年轻人,甚至列举出博客揭露凯雷集团3.75亿美元收购徐工机械85%股权交易的问题,以及哈根达斯的冰淇淋蛋糕分销商存在严重卫生问题等博客事件。

以往不同观点的当事人要产生碰撞,媒体的采访往往成为双方对峙的传声筒,而博客在2006年恰恰直接缩短了交锋过程,在博客自留地上口水横飞,每个月在中文博客界都会出现一场场公众性的论战。与此同时,中国的博客人群正在产生生态性的变化,不仅有像郑渊洁这样一直在《童话大王》上耕作自留地,开博客以后每天自言自语汇报行程的;也有诸多大小演艺明星们为增加曝光率,根据自己档期需要借助博客炒作人气的;更有一些商业领袖们试图阐述自己的商业理想,让自己成为商业界的思想源泉和精神偶像,可却宁愿雇佣职业写手顶替自己更新的。这些传统世界的焦点人物几乎占据了中国博客15%的流量,与此同时,剩下的85%可能真正在认真写的反而在影响力上成为默默无闻的大多数。

新闻集团首席执行官鲁珀特·默多克在2005年7月18日动用5.8亿美元收购了MySpace.com,无疑对中国博客界也产生了一些刺激,2005年底最后一批拿到风险投资的博客站点似乎又看到了希望。那些拜Web2.0概念如神明的互联网信仰者们又一次重提草根力量,可目前中国博客服务商的席位排次现实却是腾讯QQ、新浪博客和微软MSN Spaces。如同那些整日写博客的草根们没有真正夺得网络话语权一样,本来寄托博客和Web2.0概念来颠覆传统门户网站的新商业力量也没有赢取多少利益。全球读者们都在关注中国博客们有没有可能出现类似1998年1月17日德拉吉独家披露莱温斯基的可能,或者彻底打破传统信息传递方式的介质束缚,可博客大人们却并没有创造出什么中国特色,那些看似活力十足的年轻一代似乎更热衷自我抒情和记录生活,就像MSN Spaces上全球流行的日记配照片一样,沉默的大多数依旧没有把握住绝对的话语权。而传统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们似乎又要保持一种独立性,仅有的几位尝试者也在开博几个月后悄悄停止了更新。每个人固有的保守情绪和传统生活方式将很多人拉回了现实世界。没有多少人讨论《大讲堂与市集》思想直接给博客带来多少理论借鉴,连最时髦的长尾理论也仅供互联网理论派们充当睡前读物。

如果与欧洲、北美和日本的博客群体相比,中国博客在数量上似乎占有一定优势,尤其是在网民基数比率上,甚至这种数量比率优势要大于宽带互联网极端普及的韩国和英文网民庞大的印度,可中国博客的内容质量却并没有凸现出什么文化和新闻优势。按照法国语言学者加尔斯·拉贡对世界博客的研究观点认为:“英语的强势位置在博客世界的全球化背景下越来越突出,也许每个语言都有自己的博客精英,可这些精英往往因为语言瓶颈,以及单一语言内的博客筛选机制,最终被掩埋在互联网洪流中。”中文博客也明显受制于这条法则,疯狂的网民们热衷抢占名人沙发,而真正有内涵的东西却仅在小圈子内流传。可以说在经历了2006全年的时间考验后,中国的博客界依旧没有形成有效的筛选机制,技术性的RSS方法和Tag关键词都形同虚设,或者更趋原始的推荐性机制也往往要考虑诱惑网民的眼球,原本以群体力量崛起的博客陷入了互联网乌合之众的自渎怪圈。

当《德国之声》搞的全球博客大奖不再能吊起中国网民的胃口,博客在经历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已经不再是前卫与新鲜的源泉。在徐静蕾勇夺全球第一博客的排名之外,中国博客沉默的大多数也暗含着危机。按照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的估计,全球博客将在2007年达到数量的顶峰,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开始慢慢厌倦这种方式,Gartner甚至估计全球目前约有两亿人暂停更新,博客僵尸成为一场全球流行的网络传染病。如果按照百度博客搜索的统计,内地的1987万的博客人群,平均每个博客拥有2.6个博客站点,并且每个用户平均7.6天更新一次,一周内频繁更新的博客其实只有302万。可实际的现实数字要夸张得多,僵尸博客成为中国互联网上的新景观。有谁能说清楚中国到底有多少真实的博客呢?几乎一半的中文博客都是在重复发布各种消息和见闻,42%的博客文章更新都在500个汉字以内,更可怕的是很多不知名的小网站也推出类似的个人博客功能,可却并没有多少人去认认真真写,于是替人博客搬家和自动抓取成为中国博客数量激增的源泉。在近5000万的中文博客网页中,真正有效维护的博客不超过15%,数千万的僵尸博客又一次让中文博客在数字上拿了全球第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