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公共卫生领域的陈冯富珍时代

2006-11-27 10:53 作者:金焱 2006年第43期
11月9日,香港地区前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成功当选为世卫组织总干事,从这天起,整个世界的健康以及关乎人类生存的种种决策,将由这个59岁的中国女性给出导向。

11月9日,香港地区前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成功当选为世卫组织总干事,从这天起,整个世界的健康以及关乎人类生存的种种决策,将由这个59岁的中国女性给出导向。

陈冯富珍的“哭”

世界卫生组织的最高职位——WHO总干事之职的竞选从9月一开始,《柳叶刀》杂志就谈到了陈冯富珍的“哭”。有趣的是,参与竞选的13人都被这个英国杂志盘点了一通,唯有中国推荐的陈冯富珍没有履历表式的介绍,而她在“非典”期间作为香港地区前卫生署署长接受香港地区立法会问责而痛哭的事实却成为介绍她的第一句话。

“非典”把陈冯富珍推向与公众对话的前台。媒体在渲染她在疫情高峰时接受电台采访三度落泪时,没有提及在“非典”影响还未完全结束的2003年夏,她即辞去香港地区卫生署署长职务,赴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办公室官员宋允孚在日内瓦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忆说,2003年7月,陈冯富珍接受世界卫生组织邀请,安排到世卫组织任人类环境保护司司长,领导世卫组织环境卫生工作。

宋允孚是陈冯富珍的邻居,他说当时陈冯富珍每天坐8路公共汽车上班,坐到终点就是世卫总部。世界卫生大会期间,周末她总要加班,就得坐完公车后再走3站地,10分钟的样子。宋允孚说,陈冯富珍已经当选为世卫组织总干事唯一候选人期间,一天晚上还看到她21点多钟一个人在很黑的路上走,问她,她说“记者招待会刚刚开完”。

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总代表亨克·贝克德(Henk Bekedem)过去曾与陈冯富珍一起工作,他眼中的陈冯富珍精力充沛,对工作充满热情。宋允孚则将陈冯富珍的敬业归结为她所受过的英国式绅士教育,“她非常懂得公关和交流,与媒体之间是这样,和同事之间也这样”。可以佐证的是,她对记者提问从来不厌其烦,而且“非常得体,实在而没有架子”。在全球禽流感疫情变化时,记者们都会要求她召开记者招待会,她会坦诚地面对各种记者的提问,她的记者会时常开到很晚。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日内瓦记者钱慰曾也和陈冯富珍住得很近,他说第一次他见到陈冯富珍时就走上前说,“我在电视上见到过你”,之后每次在住所遇到,陈冯富珍都要主动和他打招呼。

陈冯富珍是性情中人,她的坦率让人印象深刻。很多人发现无论她描述什么事情,从家长里短到一些敏感的政治话题,都真诚而实在,“很多工作人员发现她的描述和他们所看到的一模一样”。也因而她的真实感情流露总让人感动。“陈冯富珍特别有人情味。”宋允孚说。

技术官员的角色转换

香港地区前任立法委员陆恭蕙(Christine Loh)现在领导公共政策智囊机构“思汇政策研究所”(Civic Exchange),她所从事的工作使她得以一直从行政管理、决策的层面关注陈冯富珍。

作为行政管理者,陆恭蕙说陈冯富珍长期服务于香港地区政府的经历,使她具有相当的条件胜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职务。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连续7年的教育,从文学学士到医学博士结束后,陈冯富珍有7年时间在香港地区卫生署做妇幼保健服务的医生。宋允孚注意到,她到1992年升任香港地区卫生署助理署长时,主要领域也都是管理健康教育、妇幼保健、家庭计划等。

然而恰恰是这样的经历成就了陈冯富珍的公共管理能力。在世卫组织任职21年的原世界卫生组织副总干事胡庆澧分析说,在世卫组织做行政主管,要有医学公共卫生知识和相当强的决断能力。这样的积累陈冯富珍从1992年出任香港地区卫生署副署长时就已经开始,她要协助卫生署的各项管理,包括制定人力资源管理政策及管理医疗服务。而从1994年她升任香港地区卫生署署长时,她的责任使命已经不仅限于管理5亿美元的财政和7000名员工以提供初级医疗服务,更要协助政府制定卫生政策,领导协调本地公共卫生服务,还要执行食品、药品、控烟,传统中医和私营医院方面的公共卫生法例。

原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陆如山在1997年的一次国际会议上认识陈冯富珍,他说,“她发言时讲到香港地区的公共卫生,尤其强调传统医学的中医。公共卫生有时会因为都是些小事情而常常被人忽视,但她在香港地区培养了一批公共卫生的工作者,很可贵”。

1997年香港地区爆发H5N1禽流感,面对全城恐慌,陈冯富珍的公众形象是“吃鸡”:我天天都吃鸡,你们不要担心,可以照吃。陆恭蕙说她的这个吃鸡宣言当时很受诟病,但也不足奇怪,“我觉得这可能是官员试图稳定人心的常用之法”。随后陈冯富珍力排众议提出对疫区活鸡全面扑杀的建议,果断有效地防止了禽流感向其他国家蔓延,及时控制住了疫情。

150万只鸡被杀掉后,胡庆澧说当年年底查出病毒携带者是鸭而不是鸡,但是杀鸡决策从专业角度来讲,切断了传染途径的链条。考虑当时的社会舆论环境,医学界又无法迅速给出科学的解释的前提下,“杀鸡的措施还是非常果断而且相当有魄力的”。也因此陈冯富珍引起了来自国际的关注。

陆恭蕙观察说,禽流感事件对陈冯富珍影响很大,她从中学到的教训是,官员作风式的这种“吃鸡说”实际上于事无补。在之后处理“非典”危机时,禽流感的经验教训使陈冯富珍更成熟,宋允孚说“非典”之后,陈冯富珍逐渐成为一个真正有政治头脑的公务员。而在世界卫生组织,除了业务和管理,政治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宋允孚有时候会想起2004年,陈冯富珍到世卫组织工作一年后,对他说,我现在懂了很多,关于预算、人事和其他方面,这真是个很好的锻炼。

又过一年,陈冯富珍被提升为世卫组织传染病部门助理总干事兼大流行性流感总干事代表,领导世卫组织支持国家对大流行性流感的准备工作,并协调全球对禽流感及其他传染病爆发的应对;领导世界卫生组织对传染病的监测和应对,以及被忽视的热带病及有关的研究和培训。专业人士说,这种从司长直接任命为助理总干事在世界卫生组织是很少见的。

有着东方背景和西方教育的融合,宋允孚说陈冯富珍非常善于沟通,那是一种经过训练的语言表达,而私下里的她又非常文静,从不轻易外露张扬。胡庆澧更佩服这个说话快而干脆的前香港地区卫生署署长看问题的敏锐。

前不久在联合国及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做热带病规划25年的评估时,胡庆澧说,刚开始谈时,陈冯富珍并非这方面的专家,但等谈完后,陈冯富珍立刻敏锐地抓住“成绩在过去很大,但不是现在”的要点。胡庆澧曾在世卫组织挑选人才,“这里五六千的工作人员,不同职务的人要按学历、经验的高下才可以排到进入讨论的日程。而作为一个联合国的机构,相对于满员国家(大多为发达国家),缺员国家的工作人员是鼓励进到WHO的。但很多人进了WHO,都只能做一个专业的小部分工作而不能赋予重任,而陈冯富珍表现出来的真是一种才干。非常出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