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高尔夫的“深圳经验”

2006-10-31 11:59 作者:王家耀 2006年第41期
“高尔夫现在早就不是一项贵族运动了!”吴亚初教授更愿意将这项运动称为绅士运动。早期的高尔夫,打一场球要2000多元,加上球童费、球车费、吃饭等的费用,一次平均消耗要在3000元左右。这还不算球杆、球衣等固定装备的费用。但现在随着高尔夫俱乐部的增多,高尔夫的门槛逐渐降低。尤其是公众高尔夫球场的出现。一场球平时只要250元,节假日、周末300元左右。

“一个小白球有什么好玩的?好半天打一杆,一场球居然要打好几个小时!”21年后,回忆第一次接触高尔夫的场景,陈朝行记忆深刻的不是那个小白球,当天是深圳第一家高尔夫俱乐部——深圳高尔夫俱乐部(以下简称“深高”)开业典礼,陈朝行真正感兴趣的是那个喝清酒的木匣子。深高是中日合资企业,开业典礼上喝的是日本清酒,那个木匣子特别精致,很有艺术气息,陈朝行保留了那个印有深高开业纪念的木匣子直到今天。那是1985年10月26日,陈朝行当时的身份是深圳市副市长周鼎的秘书。在当天的开球仪式上,中方嘉宾十有八九打空,日方嘉宾基本是百发百中。

1995年,深圳球会之间已经开始了竞争。有了10年历史的深高球场发现了自身的问题,三个9洞,球道又宽又直,缺乏变化和挑战性,连果岭上的草皮都长达5毫米,喷灌系统也麻烦多多。那一年夏天,深圳下了一场大雨,积水淹没了球道,然后开始腐烂。陈朝行在这个时候成为深高的总经理。深高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一方面是硬件,一方面是软件:深高和深圳其他几家高尔夫俱乐部一样,缺乏专业经营管理人才,长期以来都是靠引进境外经营管理人才,这样成本巨大。

深圳市的很多高尔夫人士开始呼吁政府在高校中兴建高尔夫专业,培育自己的高尔夫管理人才。1995年,深圳高等职业技术学院成立了高尔夫运动管理系,此为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的前身。教授吴亚初说,一开始,高尔夫学院没有自己的教学场地,甚至连练习场都没有,最后经过协商,沙河高尔夫俱乐部同意在该球场一周免费打一次球。很多教师都是从业内或者境外请的专业人士,因此花费很大。学生的学费也很高,每学年大概1.3万元。这些年来,毕业生总共不超过300名。但高尔夫学院名头确实打了出去。“学生就业率很好,绝对是100%。”早几年毕业的学生,现在大多都在球会干到中层了。1998年年底,吴亚初在深圳5家球会做了一个调研,5家球会年内打球人次总和达到了20万,日、韩及港、澳、台地区等消费者占了一半,本土消费者占一半。

在陈朝行对深高进行大规模改造的时候,位于深圳和东莞交界处的观澜镇和塘厦镇荒山野岭间,观澜湖高尔夫俱乐部已经初具规模。洪铭阳,如今的观澜湖高尔夫俱乐部董事总经理助理,1995年还只是一名大四学生。那一年11月,观澜湖高尔夫俱乐部承办了第41届世界杯高尔夫球总决赛。洪铭阳和同宿舍的几个同学辗转几次公车前来观澜镇观看这场比赛。“高尔夫在那个年代是真正有钱人的运动。有人比喻说,‘买深高的会籍就是买劳斯莱斯’。”洪铭阳说。

2001年11月10日,观澜湖请来了老虎伍兹。洪铭阳描述说,当时深圳宝安机场几乎全是推着球包的高尔夫爱好者,小小的观澜镇涌入3万多人,酒店爆满,很多人都住到了市区。这在深圳高尔夫历史上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到了2003年,“非典”更是让很多人开始接触高尔夫。观澜湖一天的客流量达到了3000多人。以10个球场、180洞成为全球第一大球会的观澜湖极限是容纳4000多人打球。作为一家私人会所,观澜湖基本不接纳散客。洪铭阳解释说,观澜湖的钻石会员120万元人民币,绿宝石会员也要38万元人民币(周一到周五)。但从消费群体来看,日、韩及港、澳、台地区已经下降到30%左右,中国大陆消费者上升到了70%。那些70年代出生的深圳第二代移民也开始步入高尔夫球场。

“高尔夫现在早就不是一项贵族运动了!”吴亚初教授更愿意将这项运动称为绅士运动。早期的高尔夫,打一场球要2000多元,加上球童费、球车费、吃饭等的费用,一次平均消耗要在3000元左右。这还不算球杆、球衣等固定装备的费用。但现在随着高尔夫俱乐部的增多,高尔夫的门槛逐渐降低。尤其是公众高尔夫球场的出现。一场球平时只要250元,节假日、周末300元左右。

2002年11月10日,大陆首个公众高尔夫球场——深圳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开业。这个18洞球场没有瑰丽堂皇的餐厅及会所,更衣室不设按摩池及桑拿间。距离市区驾车40分钟左右。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工会副主席高屹介绍说,球场主要由深圳市龙岗区政府投资2000多万元、深圳市高尔夫球协会及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各投资200多万元兴建。龙岗球场收费价格执行深圳市政府规定的商业性球场20%~30%的消费水平。18洞的果岭费平日150元,加上球童费130元,球车费90元,共计370元。9洞的共计240元左右。两层60个打位的灯光练习场,每篮(50粒球)仅为15元。平时球场还算宽松,但周末和晚上肯定要排队,每个月平均5000多人,日均在160人次以上,开业以来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每年接待各类打球人数6万多人。与国内18洞规模的球场相比较,人数是最多的。“主要是现在龙岗本地很多人开始进入高尔夫球场。”龙岗企业很多,以前老板们空闲时多数是卡拉OK、麻将、吃喝,现在开始转向高尔夫。

“本地很多青年骑着摩托车就进了高尔夫球场,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高屹说,深圳城镇化后的很多农民开始接触高尔夫。本地人甚至由此提出,限制香港人进入公众高尔夫球场,对本地人优惠。理由是这种公众球场,享受了政府划拨土地的优惠,现金流顺畅,投资和维护成本明显低于私人会所,由此才带来了低价格,这自然应该对本地人优惠。美国、日本的很多公众高尔夫球场都有本地客人打球优先权。“现在客流量确实很大,但很难保证以后都会如此。”龙岗球场负责人担心的是,如果限制了外来客人,本地人的数量不一定能撑起球场。事实上,深圳真正的工薪阶层仍然缺乏对“公众球场”持续性消费的能力。以月薪5000元的职员为例,即使在平时,一个月内打3次高尔夫就要1000元,如果算上小费、饮料和餐费等额外费用,消费至少要1500元。但无论怎样,公众高尔夫球场一个最大的贡献就是培育了市场,让更多的平民开始接触高尔夫。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