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科幻需要什么样的观众?

2006-10-17 15:05 作者:朱步冲 2006年第36期

8月24日至27日,第64届世界科幻大会又使加州小城市阿纳海姆热闹非凡,大约6000名科幻爱好者把这里变成了奇幻主题公园:从各种尺寸,包括来自《星舰迷航记》的企业号,NASA的火星登月车和《回到未来》中时空穿梭汽车通用DMC-12在内的模型,到街上扮成帝国暴风军或者寇克船长的Cosplay爱好者。一如大会主席克里斯蒂安·麦圭尔所形容的那样,科幻文化在技术日益发展的今天,已经不是一小撮怪杰作家的专利了。

尽管有这样的说法,然而在本次大会角逐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这一“科幻界的奥斯卡奖”的候选人们,却仍然是一些铁杆“粉丝”才能记得的名字,包括《龙飞》的作者安妮·麦卡芙瑞,《变化的时代》作者及《阿西莫夫科幻小说》主编罗伯特·西尔弗伯格等。最终,凭借长篇《旋转》,加拿大作家罗伯特·查尔斯·威尔逊幸运地力压群雄,一举胜出,然而他对自己所从事的写作前景并不乐观:“我不想把每年一度的颁奖典礼变成一场老极客的聚会。”威尔逊对记者说,“这些本该引起孩子的兴趣,可是现在的孩子们沉溺于网络、Myspace和电子游戏,他们不懂得边阅读边想象的乐趣。无论在哪里,那些安静、笨拙、拿着一本科幻杂志、坚持素食的孩子总是被讥笑为傻瓜,现在的孩子在意的是小甜甜或者克里斯蒂娜的新发型和打扮,或者某个辍学运动员喋喋不休的自我吹捧。”

“太空,科技,未来已经悄无声息地从青少年流行文化中消失了,现在我们有什么,运动明星和说唱歌手,还有超级英雄这样披着科幻外衣的低幼故事。”《时代》周刊著名评论家列夫·格罗斯曼在一篇名为《极客应该继承世界》的评论中说。的确,科幻极客们常常尴尬地发现,技术进步并没有让读者更完整地理解他们苦心孤诣制造的预言,相反,这些未来主义的警告要么被看做极端技术忧虑分子的自说自话,要么就被好莱坞等大众流行文化工厂拿去重新炮制为无深度消费品。尼尔·盖曼的《阿纳斯男孩》卖出了10万册,然而并不说明主流青少年能够深切理解它,他们把《阿纳斯男孩》解读为哈利·波特和蜘蛛侠的大杂烩。杰雷德·赫斯导演的《大人物拿破仑》更被肤浅地理解为青春校园喜剧,亚特兰大说唱歌手克瑞斯(MC Chris)的,热门金曲《Fett's Vette》,其灵感则来自《星球大战三部曲》,而《捉鬼者巴菲》以及《天使》、《萤火虫》的主创导演乔斯·威登则痛心地发现他的《冲出宁静号》变成了一部不间断的电脑特技秀。

“我们无比痛心地看见,在网络,生命科技飞速猛进的最近20年中,人们对于科学幻想艺术的认识反而倒退了,感觉它就是外星人、机器人、激光枪加时空穿梭机的大杂烩。”堪萨斯大学科学幻想研究中心负责人克里斯托弗·麦基特里克在本次大会的发言中说。在这样的局面下,似乎科幻作品重新赢得关注的唯一出路,仍然是影视这一传统作家最为痛恨的传播手段。去年12月,位于西雅图的美国科幻博物馆以及科幻名人堂宣布和西雅图国际电影节集团合作,正式启动了美国科幻电影短片节:“西雅图的人工智能研究氛围和电影创作环境,非常有利于推进科幻作品的普及和激发天才独立导演的想象力。”其评委包括曾参与过《银翼杀手》、《2001漫游太空奥德塞》和《星舰迷航记》特效制作的道格拉斯·特鲁姆布,和美国科幻电视频道副总裁托马斯·维塔尔。无疑,他们希望再次发现一个能导出《银翼杀手》的雷德利·斯科特,或者《沙丘》的大卫·林奇。2006年2月,来自9个国家的20部低成本独立科幻电影参加了角逐。美国导演斯蒂芬·奥勒岗的《他们都是用肉做的》获得了首届大奖。

当然,出于商业考虑,那些怀旧的科幻经典作品也被抬出来招揽人心,试图利用老一辈“粉丝”的忠诚获取一点保险的利润。2005年,英国BBC电视台重新开始播放1963诞生,在屏幕上延续长达26年的经典搞笑科幻电视剧《Who 博士》。令“007”自叹不如的是,它的主角已经换了10任,然而不变的仍然是博士那艘能变化为伦敦街头蓝色警亭的飞船,以及他的夙敌、不断给地球制造麻烦、且可以不断重造自身的“大师”。最新一任Who博士就是《达·芬奇密码》里那位狂热的白化病修士塞拉斯的扮演者大卫·塔南特,今年3月,《Who博士》在美国科幻电视频道再次播出,新一季的剧本和制片人则是《同志亦凡人》的主创者拉塞尔·戴维斯。

与在大众文化领域的艰难开拓成反比的是,今日的技术工作者却持之以恒地从科幻作品中汲取灵感。从2004年底开始,MIT人工智能研究小组一直与为影片《人工智能》提供技术效果支持的好莱坞斯坦温斯顿特效工作室合作。试图将影片中机器人儿童大卫的那只“超级泰迪熊”化为现实,制造出可以批量生产的动物外形医疗机器人。在2005年年底的波士顿全球计算机图形与交互技术论坛上,研究人员展出了第一部原型“抱抱我”,它可以通过电脑处理芯片感知病人的爱抚、拍打,并做出相对反应,并可以通过传感器及时将病人的体温、心跳等变化通知护理人员。同样,《星舰迷航记》里的全息舱技术启发了美国凯斯西部保留地大学教授斯坦西·威廉姆斯,由此产生了利用一个封闭式全息交互电影院来治疗植物神经紊乱、自闭症与中风后遗症的念头。今年年初,此项被称为“虚拟现实系统”的设施正式投入使用,通过为患者播放三部互动多结局电脑CG影片,来为他们创作完全仿真的生活场景,包括为自闭症患者设计的“麦当劳点餐”;在这里,服务员不会因为患者的迟疑、口吃而发火,而背后的排队者也不会愤怒地催促或嚷嚷,同时患者的表现将被自动录像,以供医疗人员分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