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成龙:宁愿受骗也要做慈善

2006-10-16 15:16 作者:孟静 2006年第21期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慈善?据说你做成龙杯慈善车赛是因为没戏拍的时候,待在家里太闷?

这个名为“天使之翼”的活动是为改善云南贫困地区学生生活,有一个学校每人每月可以领21个土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菜,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要自己做饭;另一个地区的学生只有白菜汤下饭,没有油盐。成龙原计划与华谊兄弟从新片《宝贝计划》的票房中拿出100万作为捐款,但在活动前又找到招行提供了200万赞助。成龙在采访之间一直强调不要问他的新片,原定出席的另外两个主角古天乐和高圆圆也因怕喧宾夺主没有来。

成龙像个传道士一般喋喋不休宣讲他的慈善理论,他也不讳言会有人认为他在作秀。毕竟明星做慈善一向被视为宣传手段之一,事实上有一部分明星的确如此。去年有个为西北地区找水的活动,请来了大批明星,其中很多人都收了出场费。其实明星肯免费出镜就已经尽职,香港每年都会组织“星光耀保良”的筹款,出场歌手后会跟着两个少年,手执提篮,走到观众前,谁也不好意思不掏钱。

三联生活周刊: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慈善?据说你做成龙杯慈善车赛是因为没戏拍的时候,待在家里太闷?

成龙:以前是政府要我去做,说小孩子想见你。那时候我是偶像派,我讲是30年前,我说:“不去了,我有什么好见的?”拍戏赚钱最重要。但我忘记了小时是红十字会给我养大的。叫了很多次,终于我去了一次,那次就感动了。他们安排好的,那些小孩子抓我抱我,主持人每讲一句我都很惭愧,他说:“成龙叔叔见到你们很开心!”我没有开心呀?“成龙叔叔为了见你们买了很多礼物。”那礼物是别人买的呀!一直在骗,我一直很惭愧。“想不想知道成龙叔叔买了什么礼物给你们?”“想!”啊!我都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我打开一个个分给他们,他们排队谢谢我。那时候我无地自容,原来整个活动我都在骗人,是假的。到后面再讲,“成龙叔叔明年你会来看我们么?”我说会,整个活动是假的,这个不能假。那年我又去了那里,这是我真正地过来。滚球似的越滚越大,我说影迷不要捐东西给我,捐钱就好了,然后成立一个基金,发展到夏威夷、美国、日本的成龙基金。美国人给钱我还要兑现,只能给当地华人,我希望基金是没有种族、没有界限、不分颜色的,就这么慢慢越做越大。

三联生活周刊:除了捐款还有什么别的方式吗?

成龙:盖医院,我在加拿大有两个医院,三藩市有个老人中心,很多华人移民到那边去,儿女大了跑掉,老人没人管。澳大利亚有以我妈妈命名的科学中心、体育馆,太多了。

三联生活周刊:杨澜说过,慈善不能凭个人热情,必须要引入商业机制,你怎么看?

成龙:一定要有,我的个人力量有多大?没多大,只能利用我的朋友、关系,现在要买我的电影、发行我的电影,首先要答应做慈善。我代理牌子的衣服,每年要拿多少钱做慈善,因为你卖出多少衣服我是知道的,你可以骗我,但你千万不要骗你自己。这么多人给我的感动是从来没有骗我。去年我的“龙之行”工程,盖了十几座学校,回到香港有个饭局,我拍了照片给大企业的老板朋友看,看得他们流眼泪,当场捐了200多万元港币。

三联生活周刊:做慈善活动时有哪些困难是公众所不知道的?比如筹款很难?

成龙:筹款一定比较困难,让人拿钱永远是困难的,我筹钱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位大朋友,我又不能老是叫他们去捐,但慈善工作做不完,怎么可以利用社会大众去做?我去做一个上海8万人演唱会,罗汉请观音容易请,观音请罗汉难请,18个人每人出1块就是18块。走在街上有人跟你说,请你捐100块给成龙基金,人家肯定会说:真的假的?成龙还需要捐钱么?如果是演唱会,100块的门票,有人就会买10张。这么多年变成习惯性,以前他们不相信我,现在我讲什么他们都信。因为我自己走到山区,出钱出力,他们看到了。

三联生活周刊:他们为什么不相信你?

成龙:他们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做这种事情,可能是做宣传吧。我没有以前的业绩给你看,你心里第一个念头是他在做宣传。今天你不会这么觉得,没有这个《BB计划》我还是会做,下个月中我到哈尔滨、南京做慈善演唱会,月中到陕西,为他们盖一个小学,成龙慈善工程已经是我的正业。还有一个愿望,我全世界有太多影迷,上月收到的捐款有19个国家、15种语言、30多种钱币,我想不如盖个和平园,不管在云南,还是大城市,这世界我们除了有爱心之外,最需要的就是和平。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社会上有人会利用别人的爱心牟利,就连乞丐也有职业的,你有没有受过骗?

成龙:太多了。我给人家利用做慈善工作,太多,防不胜防。一种米养百种人,这种人不会好过,我希望他以后会改。每个人都有善心,一时的贪念会走了歪路,希望通过不同的渠道把他们纠正过来。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靠一个人的力量能影响天下人吗?

成龙:我这么想,影响不了没关系,我影响我自己,我自己好过,我每走一步路每讲一句话我都会很大声,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特首、澳门特首都叫我一声成龙大哥,我受得起这个名。这就是我走得正,每个人都相信我讲话,很开心,我睡觉睡得着,以前你做过坏事,都睡不着。我拍过烂电影,骗观众,每部电影放出来,我看到影片名字都很害怕。我从错误中纠正过来学好,我希望通过这个访问,影响那些骗人的人。

三联生活周刊:我曾经在一个资助眼病女童的活动上看到你哭了,类似这种事情很多吗?

成龙:那是小哭,去年在延边我哭得稀里哗啦,太多事情让我感动。你看那小女孩眼睛有毛病,不敢和妈妈说,怕妈妈担心,这么小的女孩会这么想,香港小孩子就会跟妈妈要什么样的手机。我到延边,那么多聋哑小孩用手语唱《真心英雄》,我看着他们从没有眼泪到有眼泪,我一直在哭,这种才是感动。

三联生活周刊:你会把这种瞬间用在电影里吗?

成龙:不经意地一定会用在电影里。

三联生活周刊:有种说法是,国外慈善可以免税,但中国的捐助免税一直没有真正实行,你怎么看?

成龙:国内没有免税么?我是个不会算数的人,我从来没想过免税,怎么免法我也不知道。

三联生活周刊:我听说你是个很节约的人。

成龙:一直节约,我节约和我喜欢干净的程度可以令人讨厌。洗头水招牌歪了我都要摆正,我要令我身边人都这样,他们都怕我。如果我的弟兄们5个人排队小便,不能每人小便完要按一次,要5人完了一起按。5次就十几加仑水,他们不会想象到有人缺水到那样。

三联生活周刊:你也这样教儿子的吗?

成龙:我要求小房子(房祖名)小便用一格纸,大便用两格纸。他从美国回来要买新电脑,我反对,他不高兴。南亚大水灾,演艺人工会派他去,他回来捐了30万,说不买了,我问为什么,他说:“我发觉他们需要干净水比我需要电脑更重要。”大城市的小孩子以为一开水龙头就有水,伸手就有电话,不是的,我们是苦过来的。我们青菜豆腐想多吃一口给师傅打,睡的地板上人尿、猫尿都有,我是这么过来的。新一代年轻人不是没有规矩,只是对我来讲,他们没有规矩。他们文化就是这样,对我来讲就是没有文化,我们是尊师重道,他们都是“耶!”(做周杰伦式的手势)

三联生活周刊:我听说你是香港环保局的副局长,有今后从政的打算吗?

成龙:是全国环保总会的副会长,我老讲错。以前不会从政,现在要挑,不能委派我做什么。我会做环保,我会打击黑社会。

三联生活周刊:你想当特首吗?

成龙:不行,我做不了,我不是那种人才。我希望管理交通、垃圾、黑社会。

三联生活周刊:那就是总警司了。

成龙:对,警察片子做多了,我的片子就是我想做的。警察、FBI、消防局都可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