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一见钟情的机会

2006-09-05 14:48 作者:张少玲 2006年第34期
我生平认识3位身高在150厘米左右的朋友,当然具体数据她们都不肯透露了,沈纹是其中之一。对南方女孩来说,这远远算不得灾难。我弟弟身高172厘米,在我们家乡一直享有身材高挑的美誉。

我生平认识3位身高在150厘米左右的朋友,当然具体数据她们都不肯透露了,沈纹是其中之一。对南方女孩来说,这远远算不得灾难。我弟弟身高172厘米,在我们家乡一直享有身材高挑的美誉。

沈纹的不幸源于她混在上海,林子大了,什么高个儿都有,他们把沈纹生生淹没在这个城市中。有个作家说过,矮个子的女人对他来说不算女人(大意)。我忘了这位作家的名字,用各种组合问了数次谷歌和百度,也没把说这句话的老人家找出来。总之,用他所代表的那类男人的眼光来看,沈纹连女人也不算。

就是这样的沈纹,有一次很严肃地问我:“你说,就我,我这样的人,会有人对我一见钟情吗?”当时,我们正在路口等交通灯,夜幕正在悄悄降临,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沈纹对一件钟情的钟情,虽然是少女时代的后遗症,但经过后天的思考,被她赋予了深刻的理论基础:所谓的日久生情,无论是因为对方能挣钱,会做饭,会照顾人,会逗人开心等等原因中的哪几个,其出发点都是你能从中获得物质或精神上的安抚,这种爱情都是功利的。只有第一眼就看上的,然后是好是坏是正常是变态就是他(她)了,才不失为纯粹的爱情。

现在回到那个等交通灯的黄昏。我的第一反应是她的身高,这使得她那张原本就很朴素的脸,处在正常人的正常视野范围之下。但我没有这样回答,而是搬出了另一套理论:一见钟情这件事,难道不是无所事事的人之间才会发生的吗?

无所事事的人大致分两种。第一种是中世纪的贵族,他们或者上衣的扣子一直扣到下颌,或者袖口宽大无比,可以塞一整只鸡,有的还会缀上好大一圈连伊能静(她号称恨不得把全台湾的蕾丝都穿在身上)都驾驭不了的蕾丝。他们之所以这样设计领子和袖口,就是为了宣布:我们是不劳动的。他们无聊的时候就思考,他们长年都在无聊,所以长年都在思考,以至于他们能第一眼就从一个人的脸上辨别出他的灵魂。

第二种是世外的游牧民族,打猎是为了吃饭穿衣,除此之外不做多想。他们互相观赏的时候,用的不光是眼睛,每个毛孔都在感受,用身体的本能去感知另一个人。

但你看看这个拥挤的城市,街道被红绿灯截成一段段的香肠,灰尘让人们的毛孔都闭塞了,大家忙得连看你一眼都嫌浪费时间,哪有时间来感受呢?

在前南导演库斯图里卡的电影《黑猫白猫》里,有个黑社会大哥,要把他肥胖的侏儒妹妹硬嫁给男主角。但侏儒女孩却逃婚了,她说她的梦中情人是个瘦高个儿。在逃婚的路上,真的有个瘦高个儿对她一见钟情,他把女孩扛在肩膀上带走了。这样的爱情,会发生在上海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