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安徽华源的欣弗之灾

2006-08-28 12:38 作者:王家耀 于林才 2006年第31期
“成也欣弗,败也欣弗。”安徽华源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源生药”)的命运可谓和欣弗紧密相连。这个建厂36年来一直靠柠檬酸维持生存的企业,在效益不好、柠檬酸市场日益萎缩的情况下,推出了欣弗,迅速成为主打产品,占到公司销售收入的70%,华源生药由此扭亏为盈并跻身全国药企百强。突至的欣弗事件让正准备扩大生产的公司戛然而止。

“成也欣弗,败也欣弗。”安徽华源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源生药”)的命运可谓和欣弗紧密相连。这个建厂36年来一直靠柠檬酸维持生存的企业,在效益不好、柠檬酸市场日益萎缩的情况下,推出了欣弗,迅速成为主打产品,占到公司销售收入的70%,华源生药由此扭亏为盈并跻身全国药企百强。突至的欣弗事件让正准备扩大生产的公司戛然而止。

欣弗事件背后是大输液市场的激烈竞争。阜阳市与安徽华源生药一样生产大输液的厂家就有五六家。大输液的利润相当低,“一瓶盐水没有一瓶矿泉水贵”是对大输液利润的最好写真。欣弗事件给安徽华源生药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公司副总徐汉成解释说,多年来辛苦建立的信誉毁于一旦,而且很难挽回。2000多名职工及他们的家庭与使用欣弗产生不良反应的患者一样,成为这起事件的受害者。

突发的欣弗事件

“我们当时正在培训呢,新上马了输液三车间,公司一下子招聘了360多人。”7月1日开始的培训,原计划到9月初才结束,8月1日那天突然开会说暂停培训。在高林(化名)的记忆里,公司领导只说欣弗出了问题,几个车间都要停产,至于什么时候上班,并没有说。

8月1日,停止了生产欣弗的输液二车间的生产。8月2日,输液生产线全面停产。顺着这个时间前推,安徽华源生药总经理裘祖贻回忆说,7月24日,青海的经销商反馈回来的消息是,有患者使用该公司生产的欣弗出现了不良反应。

安徽华源生药多年来只有两个大输液车间,而且都是玻璃瓶车间。玻璃瓶安全性差,利润也低,国家这几年一直提倡使用塑料瓶。裘祖贻解释说,欣弗成为公司主打产品后,公司今年投资4000万元新上了塑料瓶的输液三车间,整个春夏天公司都在组织工人调试机器、对所有机器厂房进行消毒,准备迎接8月13日国家相关部门的验收。到时,华源将迎来一个大发展,没想到,就在检查验收的节骨眼上,欣弗出了问题。

裘祖贻连忙飞赴青海,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哈尔滨传来消息,该市王岗镇6岁女孩刘思辰静脉注射过欣弗后,产生不良反应,抢救无效死亡。刘思辰是7月22日患感冒,在王岗大药房购买了3瓶欣弗,然后请人上门进行静脉注射。

刘思辰是第一个死者。裘祖贻和他的公司从这一刻起,前途未卜。随后,西宁、哈尔滨、合肥等城市相继传来消息,截至8月14日,全国各地共有11名使用新弗产生不良反应致死者。

有四到五个批次的药品出现了问题。安徽华源生药副总徐汉成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出现问题的几个药品批号为06060801、06062301、06062601、06062602、06041302。从6月1日至7月28日停产时为止,共生产和销售了369万瓶欣弗注射液,销往26个省市自治区。

8月9日上午,偌大的厂区空空荡荡,只有一些工人忙着搬运召回的欣弗产品,国家及安徽省药监局正在展开全面调查。安徽省药监局安监处副处长许红介绍说,调查重点是查看现场,范围包括生产车间、原辅料及成品仓库、化验室、包装仓库等;其次为调阅和核查相关资料,包括所有批生产和检验记录等。在所有化验项目中,包括pH值,有关物质、不溶性微粒等大部分主要项目进行了检测检验。从目前检验指标看,10项指标中有9项均符合国家药品标准,因为做无菌鉴定需要细菌培养,至少需要14天,最终结果要等到8月14日。

8月10日,国家药监局公布的初步调查显示,安徽华源生药没有按照批准的生产工艺生产,生产记录不完整。这可能是导致药品集中出现不良事件的原因。

对于这样的调查结果,安徽华源生药公司副总经理潘卫解释说,欣弗生产前,公司要对所有进厂的原辅材料进行全项检测,合格以后由车间领取生产。在生产过程中,每一个岗位都要按照质量体系来操作,比如称料时候有人称量,有人复核,检测也有人称量有人复核。曾担任原阜阳制药厂(安徽华源生药前身)大输液车间主任多年的秦铁一也无法解释这样的调查结果:整个生产过程,从上瓶、捡瓶、洗瓶、灌封、扎口、灭菌到后期的包装,每一项都有严格规定,而且所有这些规定都是多年来的惯例,这几年生产了那么多欣弗,都没有问题。生产出成品后,公司质检部门会首先检测,然后药监部门会抽检。既然6月份生产的药品能够通过两级检测出厂,按道理应该不会有问题。

另一个引起关注的情况是,出现不良反应的病例,多数是在乡村医院、诊所、社区医院。甚至有患者是在药店购买后在家中进行滴注,出现不良反应后才去大医院就诊。100毫升的欣弗注射液,出厂价仅为2.7元,从医药公司的进价3元多,加上手续费、注射费用等,卖给患者在十一二元左右,这种价格相对很低。加上欣弗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用做过敏试验,临床应用很方便,所以这种药品在乡村销量很好。

安徽省药监局局长刘自林解释说,是药三分毒,任何药都有不良反应,欣弗使用说明书上对用药有严格规定,包括用法、用量、过敏、联合用药以及禁忌症等。由于欣弗本身副作用较大,幼儿和年老体弱者如果使用不当或使用过量,会引发患者的较强烈反应甚至死亡。刘自林举例说,安徽省药监局在召回和监管过程中了解到,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也使用了相关批次的欣弗,共用去1100多瓶,并没有一例不良反应报告。

前途未卜的安徽华源生药

无论最终调查结果怎样,安徽华源生药多年来创下的信誉是毁于一旦了。1970年即参与建厂,后来担任近乎20年副厂长的徐佳贤对这个厂的历史如数家珍。前身是阜阳制药厂,“文革”时期的阜阳缺医少药,于是将当时的阜阳专署医院制剂室分出,创办了阜阳制药厂。从当时城乡结合部的一片荒芜,发展到今天占地面积13.3万平方米,固定资产原值1.89亿元。可以说阜阳制药厂一路走得相当艰难。

上世纪80年代末期是阜阳制药厂的黄金时代。当时柠檬酸产量销量都很好。柠檬酸主要是外销,当时国内粮食价格很低,而国际上柠檬酸价格很高。从1985年起,连续4年被评为安徽省最佳经济效益先进企业,省出口创汇先进企业和省级先进企业。柠檬酸的总产量、单罐产量、发酵周期、发酵指数四项指标一直名列全国同行业之首。徐佳贤笑称,当时普通员工工资加上补贴能拿100多元,在阜阳是数一数二的好企业。

大输液由于是微利产品,实际上多年来在药厂并不占主导地位。柠檬酸一直能占到50%还要强一些。大输液、片剂、胶囊等其他药品合起来勉强能占到40%多一些。但这样的好日子,在1989年结束了。由于大环境原因,国际上基本停止了从中国进口柠檬酸。阜阳制药厂的日子一下子难过了,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

这段日子,大输液成了主打产品,但也只是一些常规的药品,盐水、糖水等。曾在阜阳制药厂销售科供职的孙维(化名)回忆说,那时候,销售科的业务员将全国分片,三四个人分管一个片区。每年两次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国内大城市召开药品推介会,业务员拿着拟定好的合同到医药公司代表住的房间,挨个谈,但那时候谈成的生意很少。一来,全国同类生产大输液的厂家很多,二来阜阳制药厂开出的价格并不比其他厂家更加优惠。到90年代末期,柠檬酸的销量开始见好,制药厂的效益又好了一两年。徐佳贤回忆说,制药厂一直都是这样,柠檬酸效益不好,就靠大输液勉强度日,柠檬酸效益好,整个制药厂就有好日子。

这是20世纪阜阳制药厂建厂30年来的规律,等到进入2000年下半年,由于生产柠檬酸过于消耗能源,加上污染严重,阜阳制药厂柠檬酸被迫停产2个月,限产4个月。当年仅完成产量1.83万吨,比1999年减少了8000吨。减少销售收入近5000万元。徐佳贤说,公司采用“柠檬酸损失输液补”的老方法,全年完成输液产量5315万瓶,比1999年同期增长31%,居全国同行业前三位,但工厂仍然效益很差。此时的工厂已经拥有1000多名职工,加上办了许多社会产业,因此包袱沉重。

“当时的阜阳制药厂急需一个靠山。”徐佳贤解释说,建厂30多年来,制药厂一直都是单打独斗的,而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失去了柠檬酸这一强力武器的制药厂就像一片树叶掉进了大海,根本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恰好,上海华源集团正在进行结构调整,由纺织业进军医药业。徐佳贤形容说,就像谈恋爱一样,两相情愿,但双方仍经过了一年的艰苦谈判。2000年7月,阜阳制药厂正式加盟中国华源集团。

实际上,加盟上海华源,改名安徽华源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后,阜阳制药厂的日子还是没有好起来。这一加盟的大背景是,2000年华源集团大规模进军医药行业。这一年它对旗下上市公司凤凰化工做资产置换,从此告别纺织,全面迈向医药。随后,华源以此平台大举收购制药企业,数年内先后并购江山制药、本溪第三制药厂、上海华源医药科技公司、安徽金寨华源天然药物公司等,控股子公司一度多达15家,涉及原料药、现代中药、化学制剂、健康食品、医药销售等众多领域。仅在阜阳就有两家制药企业,安徽华源生物药业公司就是其中一家。“虽然人财物全归上海方面管理,但实际上,安徽华源生药除了高层领导由上海方面任命,其余所有中层及各部门人员仍是原班人马,就是高层也还是原来的厂领导。”徐佳贤解释说,上海方面毕竟不熟悉地方情况。

这样的兼并需要一个磨合期,但市场不等人。蚌埠、淮北、无为、淮南、繁昌等安徽省内的制药厂在大输液方面与华源生药展开了激烈竞争。“整个国内生产大输液的厂家也是遍地开花。”与阜阳相邻的亳州市药监局副局长王显峰描述说,只是亳州由于刚刚从阜阳分出建市时间较短,所以没有大输液厂家,安徽其余各市几乎都有。而且上海、河南等地的大输液厂家也来安徽抢占市场。

在这种竞争的态势下,2002年,华源生药推出了欣弗。在徐佳贤的记忆里,其实华源生药的两个大输液车间,几条生产线先后推出了30种大输液药品。大输液的生产线淘汰周期很短。上市经过市场检验,销量不好,然后马上淘汰,更换其他的大输液,这一切完全看市场。秦铁一解释说,每个药企在生产一种药品时,都会有几个备用品种。不然,等到淘汰了旧品种,再去申请别的,肯定来不及。

这一年,既是华源生药相对苦难的一年,也是华源生药大发展的一年。已经退休两年的徐佳贤回忆那段历史,仍会觉得惊心动魄。公司强制精简人员,将原来的18个职能科室精减为8部1室,科室人员由329人精简到206人,清退了各类临时工469人,一次性清退了长期不上班的正式职工18人。剥离了机修车间、保食厂、新星饲料公司、幼儿园、食堂等企业承办的社会职能机构。强制性控制非生产性开支,小车管理费用平均每月下降0.9万元,业务招待费用同比下降39.7万元,通讯费用同比下降2.6万元,差旅费同比下降18.24万元,办公费用同比节支8.4万元。

这些数字看起来相当枯燥无趣,但当年几乎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比如精简人员,在这样一个不大的城市,几乎所有临时工或者正式工背后都是关系,清退谁留下谁都是一个难题。但这一年,公司生产输液5350万瓶,同比增长12.02%;平均生产成本每瓶0.867元,同比下降6.47%。生产成本及非生产性开支的降低,效益立刻显现。公司全年实现产值2.4亿元,销售1.6亿元。

当然欣弗在这一年发挥了巨大作用,年生产能力达到了3000万瓶。出厂价格只有2.7元的欣弗,由于其药用价值及其特点,迅速成了华源生药的主打产品,它拯救了困顿已久的华源生药。不发愁销售,孙维形容说,要货的卡车就堵在工厂仓库门口,成品检验合格后,马上拉走,根本不需要业务员外出推销。这样的描述在8月10日工厂已经停产后,还是得到了证实。位于厂门口西侧的销售公司依然是人声鼎沸,众多医药代表前来咨询何时恢复生产。新员工高林称他第一个月的工资加上防暑降温费一共拿了1400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已经退休的副厂长徐佳贤由于执行的是养老保险的老标准,每月只能拿800元退休金。1400元的工资在阜阳自然是相对高的收入。

“厂里现在是人心惶惶。”机修车间主任徐新庆是停工期间最为忙碌的车间主任,他解释说,由于欣弗销售效益好,平时工厂24小时生产,人停机器不停,根本顾不上检修机器,现在好了,可以好好检修所有的机器设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