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从草根到商业:一场网络视频的试验性表演

2006-07-27 11:00 作者:陈赛 尚进
半年前,一个“馒头”深刻刺激了中国互联网的娱乐神经。民间自力更生、娱人娱己的欲望如此强烈,以至于“解说门”事件一出来,黄健翔的两分钟激情嘶吼立刻成了另一版的《无极》,只不过这次不是胡戈一个人在恶搞,而是网络草民们一拥而上,文字、声音、视频三管齐下,一夜之间遍地开花。

在一次探讨闪客前途的国际论坛上,一个自称“磊客”的网络视频新秀正在眉飞色舞地鼓吹,草根的创造力将带给中国人怎样的福音。加拿大的精英老教授立刻不屑地打断他:“一派胡言!你看看Youtube上都是些什么东西?草根的创造力值多少钱?”磊客先生耐心解释道,“亲爱的教授,您不了解中国的状况。我们的传统媒体太烂了,如果你打开电视,看到的全是甩脂机和丰胸广告,不自力更生行吗?”

半年前,一个“馒头”深刻刺激了中国互联网的娱乐神经。民间自力更生、娱人娱己的欲望如此强烈,以至于“解说门”事件一出来,黄健翔的两分钟激情嘶吼立刻成了另一版的《无极》,只不过这次不是胡戈一个人在恶搞,而是网络草民们一拥而上,文字、声音、视频三管齐下,一夜之间遍地开花。

这次“恶搞黄健翔”其实并没有产生馒头血案的那种爆炸性效果,但全民蒸馒头的架势让人多少有些心里发毛。《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弗莱德曼在他的新书《世界是平的》里预言,中国播客的兴起将是一次自下而上的文化革命。“如果你认真想想,‘文革’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突然出现了一种机制,让大家人人平等,老百姓都当家做主了,权威的象征都可以打倒。如今的互联网有类似特征,技术面前人人平等,但它会变成集体的疯狂,还是变成民间创造力的温室,没人知道。”

从“馒头”到黄健翔,不过短短半年时间,互联网从1.0走到2.0,网民自创视频则从一小撮人的自娱自乐开始走向全面泛滥。以土豆网为例,去年刚创办时候,他们每天能收到二三十个视频就谢天谢地了,但现在每天会有1500多个视频。尽管与全球最大的视频站点Youtube每天4万个新增视频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些来自草根阶层的“作品”生存成本低,价值也不高,无数个醉醺醺的酒会、傻笑的婴儿,睡觉的猫,魔兽世界里抓下来的视频,都是注定要湮没在视频的汪洋大海里的。即使99%都是垃圾,还是有人相信,金字塔尖的1%会给他们带来财富机会。今年2月,唱片业大腕太合麦田签走了中国互联网上最红的一对恶搞明星“后舍男孩”,他们推出的第六集Don’t Lite(美国乐队组合黑眼豆豆的歌),还担任了百事可乐的网络大使。对太合麦田的老总宋柯来说,后舍男孩是一个实验品,虽然还没有在他们身上赚到多少钱,但这种“新概念艺人”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如果太麦只是签走了网络上最走红的一个,然后就结束了,这不是我们要做的。我们看重的是互联网上更大量的网民的创造力,他们那些匪夷所思的、我这个年龄完全不能理解的创意和生活方式。我们希望找到一种模式,能够让这种民间创意方式长期持续下去。目前我们正在和很多环节的人聊,不管怎么样,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平台,能够发现更多的新鲜人才,帮助他们去推广自己的东西。”

不久前,网上风传胡戈的新片《鸟笼山剿匪记》已经引起有关方面关注,因为它片长48分钟,却没有申请《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电影公映许可证》,按规定应该制止,并有相关处罚。这种说法没有吓倒胡戈,倒让不少播客网站和视频分享网站神经紧张。但即使如此,新的视频分享网站和风险资金还是前仆后继地将宝押在这些草根的创造力上,还有更多的创意或者噱头正在酝酿中:一个叫“乐三”的网站打算推出一个网络视频直播软件,每个人只要有一个网络摄像头,利用网络流媒体技术,就能在自己的电脑上搭一个视频直播台,随时随地对广大网友直播,并随时交互。创始人任一说:“我不知道网友会拿这种技术做什么,也许像杨锦麟一样去读报,我没法想象会有多少好玩的事情发生。”有网站考虑打包购买一些具恶搞潜质的影片,如《天下无贼》、《十面埋伏》的版权,供网友合法改编,繁荣创作;还有网站干脆直接付钱给草根播客们,鼓励他们有什么传什么。虽然大笔大笔的钱已经砸向这个未来的新世界,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视频分享网站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商业前景,包括Youtube。根据《福布斯》的报道,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每个月的带宽可能要耗费掉100万美元,虽然他们声称只要在每个视频里放一小段广告,就能有上千万美元的收入,但是为了不得罪用户,他们必须寻找更有创造性的广告投放模式。

6年前,曾经有一批互联网公司做过网络视频的梦,包括当时正意气风发的梦工厂,斯皮尔伯格执意建一个在线短片网站pop.com,专门搜集和播映真人短片和动画片。他的想法很简单,在好莱坞视野之外,必定还有新鲜未被发掘的才华。但是,以当时的带宽和技术条件,再加上纳斯达克网络泡沫,pop还没正式推出就夭折了。但6年后,即使以斯皮尔伯格对技术的敏感程度,大概也无法想象后来者Youtube如今的火爆程度。最新的数据显示,Youtube目前已拥有4000万视频,并以每天4万的数量递增,这些视频虽然只有几分钟、甚至几秒钟时间,但每月能吸引访客1250万人,7000万次浏览量。不久前,《财富》杂志举办了一个头脑风暴论坛,媒体巨头们都对Youtube这种“用户生产的内容”难辨敌友,大呼头疼。迪斯尼的前任暴君埃斯纳酸溜溜地说:“1亿个糟糕的笑话里,只有18个是好的。那些没有媒体经验的人固然能自己生产内容,但观众最终还是愿意看专业人士的作品。”尽管如此,娱乐业的大亨们还是半推半就地向这个硅谷的新极客敞开了怀抱,虽然他们欢迎的姿态显得有些尴尬和不情不愿。NBC刚刚在Youtube上开设了NBC频道,专门播出一些NBC电视节目的片花和预告。但就在4个月前,NBC还因版权问题与Youtube对簿公堂,因为有人在Youtube上上传了NBC的综艺节目“星期六晚上直播”,NBC震怒,要求Youtube立刻撤下那段视频。但后来他们发现,Youtube上的视频竟然给这档并不怎样的节目带来了惊人的收视率。

技术改变了很多东西。10年前,有了DV,电影青年们以为可以从此自由地创作,但他们有钱拍片,却无力进院线,只能出口转内销,做了那么多年的地下导演,没有几个中国人看过他们的片子。现在,用手机拍一段视频,随便剪剪,就可以传到网上。香港著名的“巴士阿叔”就是一位乘客用手机拍下,剪都没剪就传到了Youtube上,现在全世界有数百万人看过这段粗糙但绝对精彩的视频。影像制作的门槛越来越低,网络摄像头、手机摄像头、游戏虚拟摄像机……每个人每天都在积累越来越多的影像素材,而类似于Youtube的视频分享网站的出现,进一步推倒了传播渠道的壁垒。理论上说,每个人的确都可以是生活的导演,而且可以展示给全世界的人看。旧媒体把世界划分为生产者和消费者两大阵营,我们不是作者就是读者,不是广播者就是观看者,不是表演者就是欣赏者。但在新媒体,我们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既是广播者,又是观看者;既是表演者,又是欣赏者。

网络视频元年的商业狂奔

当土豆网成为第一家拿到百万美元级别风险投资的视频网站时,所有人都对播客概念刮目相看。2005年11月才成立的合一网,在最近6个月内重演了类似的融资故事,不再是范围狭窄的播客概念,网络上传播的所有视频短篇被归纳为微视频概念,成为未来连接宽带和手机的新思路。在这家合一网络公司背后,则是古永锵,搜狐前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从搜狐出来不到一年就决定涉足微视频网站?

古永锵:我相信2006年将是中国网络的视频元年,国外也是如此,在过去的3个月间国外视频流量增长了164%,Youtube的火爆让全球媒体大亨们惊掉了下巴。我们现在专注的这块叫微视频,基本上短到5到10秒,最长的20分钟,所以你不可能在我们的平台上面找到整个电视剧或者电影,或者一个体育赛事。我觉得国外这类网站快速流行很重要的元素就是分类机制,每个人都能最简单地找到自己要看的乐子。在第一代互联网,搜狐的时候总说注意力经济,Web2.0的视频则要加一个注意力回报率。

三联生活周刊:同样是涉足视频领域,你们与国内最早的商业播客土豆网有什么不同?

古永锵:土豆网原有的方向是播客,而我们一上来就把自己定义为微视频,这是很大的区别,我们优酷网上真正播客们原创的内容很少,因为凤毛麟角的播客们创造有吸引力的内容太难了。而微视频则定义的要宽泛得多,我们不单纯有播客在自娱自乐,还有一些正经导演来合作,甚至一些地方电视媒体也会加入进来。

三联生活周刊:您之前说不拘泥于播客概念,是否意味着会投资拍摄网络短片,就如同有网站赞助胡戈拍摄《鸟笼山剿匪记》一样。

古永锵:理论上说应该如此,之所以我找投资创业时将公司命名为合一网络,其实就是看准了未来电脑、手机和电视终端,这三个不同网络将要发生的融合。微视频其实就充当了这三套不同网络中共同的内容,类似种子效应将在三条网络上发芽,拍摄自主版权的微视频就如同地主自己耕田。

三联生活周刊:胡戈的那个“馒头”,以及最近的《鸟笼山剿匪记》,都涉及到了一些版权和网络管理的法律规定,尽管没有明确针对性条文,但政策问题始终是悬在网络视频头上的利剑,您如何看?

古永锵:政策风险始终是存在的,互联网打乱了传统社会的太多规则,相关的规则肯定要对应调整自己。我们不会允许用户在优酷上任意播放侵权的微视频,7月1日执行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将会明确定义很多原来模糊的问题。如同当年我在搜狐做网络新闻中心一样,自检和用户反馈,依旧是最中国方式的网络规则,即便微视频内容审阅要更麻烦,但管理思路依旧如此。

三联生活周刊:很多新兴的Web2.0公司都没有自己明确的商业模式,您能说清楚优酷的商业模式吗?

古永锵:传统图文方式的互联网,在广告表达手段上实际是很尴尬的,对比微视频网站,就如同报纸与电视的关系,很多快速消费品和药品广告都没法表现。我们可以在每段微视频开头的前3秒加入一段广告,这种方式目前在国外试验非常成功。当我们有100万固定用户时,我相信中国的微视频网站靠广告就能盈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