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宁武爆炸:一个村庄的伤痛

2006-07-24 12:17 作者:朱文轶 2006年第26期
给女儿准备棺木的王子荣说,埋在他们脚边的也许不是炸药,还是煤

宁武东寨镇这个地方一点也不平静。在“7·7”爆炸发生前也这样。东寨镇东寨村王子荣家的5间房子去年被邻居家藏的炸药炸得一干二净,幸好当时人不在屋里。双方交涉后,王子荣答应私了,谁都没有报案也没有过多声张。交割完13万元的“私了款”,事情就算过去了,对外称房子被汽油意外点燃于是毁于一场大火。王子荣不知道,一年后,更大的灾难等着他们。

7月8日东寨镇总算下起了雨。雨落在村子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废墟上,7月7日以前,除了有点闷热,这里没人觉得有任何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藏在村民孙林峰家一个角落的200公斤炸药在连续潮湿炎热天气的作用下已经蠢蠢欲动了。

更要命的是,这家再向南100多米就是热闹的东寨镇大街——它在一条必经之路上。王子荣的女儿和这个村子的许多早起做生意的人,还有上学的孩子,在7月7日那天早上6点到6点30分的时候都要通过那里。

30分钟

孙珍荣醒过来,觉得该死的天气和前几天一样闷。她说自己像一个发了烧的人,头发潮的,背心短裤湿着。她还感到嗓子干得厉害,嘴巴鼻子里全是灰,难受得要命。这是6点30分。孙珍荣不是被热醒的,她在一声巨响和巨震的惊吓中一屁股坐起来了。她一掀被子,才看到被子上全是玻璃碎片和土。下床,地上尽是灰,一踩一个脚印。

半小时前,孙珍荣起床上了趟厕所,回头又钻进被窝迷迷糊糊睡着了。她没听出屋子外头有什么动静。

就是那个时候,6点,与孙珍荣家隔着一条狭窄过道的孙林峰家开始起火,烟越来越浓。宁武县东寨镇东寨村比以往提前沸腾了。醒着的听到声音、看到烟的人们穿过东寨村的条条小道往火场聚集。6点30分,大约100人围拢到了火场跟前。他们不知道,自己也围拢在了一触即燃的200公斤炸药前。

几秒钟后,距东寨村3里外的三马营村,打算下田的村民孙宝国,意外发觉脚下的地狠狠地抖了一下,他急忙跑回屋把在床上睡得死死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一把拽起来,说:“快醒,地震了!”

孙珍荣披了件外衣打算出门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视线仍然被弥漫在空气里的粉尘阻挡着,她闻到了很浓烈的过年放鞭炮后的气味,但“比那个要臭很多、刺鼻很多”。东寨村的地上很多处被一种几乎像灰烬的细小粉末所覆盖。有些砖头和年头久远的木头爆炸后没有裂成碎片,而被炸成了灰尘,它们和被气浪卷起的泥土混合在了一起。

透过它们,孙珍荣还是看清了以前“只是在战争片才看到过”的令人窒息的恐怖场景。一根断成两半的20厘米粗的房梁木斜斜地插进附近的地里,到处都是血滴和大面积的血迹。一些人的半个身体都埋在碎砖烂瓦里,一些人拖着半截胳膊哭喊着“救命”在废墟里乱闯,也可能是在寻找自己丢失的残肢。

“我不知道我爸妈在不在这里面。”孙珍荣开始慌张地向她家5里地以外的庄稼田奔跑过去——如果两个老人家和以往一样在5点45分下田的话,就应该在那儿。

王子荣的老伴郭金香当时正往和孙珍荣相反的方向跑。她6点30分远远地看到一股遮云蔽日的黑烟在自己女儿家那个方向冲天而起,便丢下了手里的活。郭金香这一天原本起早是要去她家工地给盖房子的工人们做饭的。这个工地就是王子荣家去年被炸药夷为平地的5间房子。今年13万赔偿金总算全部拿到手里,王子荣一家6月初刚办了桌开工酒,破土动工。

郭金香在路上撞见了她的外孙,15岁的孙伟一身一脸的血把她吓呆了。孙伟边跑边哭着喊:“我娘被炸死了。”

王秀琴,孙伟的妈、王子荣和郭金香的女儿,是东寨村里一个能说会道的女人,“脸像圆盘,块头有男人大,干起活来很麻利”。她和她的男人孙才才以前开小卖铺,有点钱之后就贩猪肉为生。每天早上5点30分,孙才才都去东寨定点屠宰点杀猪,6点钟左右,王秀琴从家里出发到屠宰点去和丈夫一起把杀好的猪肉运到东寨镇的农贸市场销售。

东寨小学早自习的时间差不多也在6点30分。6点钟,许多小学生都从家里往学校走。大约是在6点10分,孙伟手里拿着带去学校的早点,跟着王秀琴出门了。

只走了几步,孙林峰家的火和聚集在那的人群就吸引了母子俩。6点30分,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大家都走到了那里,围在外层的人们议论纷纷,路过的学生们也陆续加了入这个庞大的观望行列。

49人

地面被炸出一个大坑。砖木结构的房子从中间被炸开,房屋的三间西房坍塌在地上,房子两边的爆炸力明显减弱,东房和正房被炸掉一半。但冲击波还是没放过南侧的一处平房,墙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据说,这个豁口后面的一家六口都在那一刻的爆炸中丧生了。

大坑在西房,原来就是堆积炸药的地方。一名现场警官介绍,警方在此次爆炸的炸药残留物和爆炸粉尘中找到了一种正规炸药没有的成分——氯酸盐。显然又是私制炸药。当氯化钾与硝铵混合在一起时,会产生化学反应并同时产生热量,在密闭的情况,再加之受潮挥发得快等因素作用下,很容易达到着火点,即使不和雷管放在一起,炸药也能自燃自爆。

6点20分左右,火势仍然不大,但没有减弱的意思。冲在里层的人用铁锹、扫帚等东西奋力扑救。他们大多匆匆赶来,家伙是随手捎的,带水来的都不多。铁锹扑在火苗上几乎无济于事。

大火产生的热量一直加速着氯化钾与硝铵反应发生的过程。所有人都站在死亡边缘。生死的临界点攥在那堆随时自爆的炸药手里。

只有两个人知道真相。该房的租户王二文和户主孙林峰。村里人说,王二文可能也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头,一边叫人救火,一边到路上找帮手,但就是不报火警。

王二文是孙林峰的小舅子。他看孙林峰开“黑窑”挣钱多,两年前拖家带口从寺耳沟村到东寨镇来投奔姐夫。除了帮照看矿场的生意,王二文还买了辆“面的”,在东寨镇走街串巷拉人聚赌,开赌局。

离火场中心三四百米的地方,是一条正在修建的由忻州通往宁武的二级公路“忻武路”,早上6点修路的工人就开始干活了。6点25分,王二文终于找到了一辆铺路用的洒水车。三个修路工和一个司机跟到现场,他们也被王二文带入了“死地”。

孙林峰把房子租给王二文后,自己搬到了距家200米的一幢四层居民楼上。他应该在第一时间看到了火情。“他希望大火被平息,一切就可以被掩盖得完好如初。他也一心想保住那些炸药,因为如今炸药的黑市价高得惊人。”与孙林峰住在一个楼里的李君说,孙林峰让同住在一个楼里的东寨综合公司经理阳晋宁去帮忙救火。东寨综合公司是宁武商贸总公司的下属单位,煤炭等物资的外销出售要通过它,和孙林峰在生意应该有过一些交道。阳晋宁很爽快地答应了,并又替孙林峰找了综合公司的其他3名员工,夏胜利、王荣华和常文林。

这些人纷纷到达现场的时候,炸药已经到了爆炸的临界点。6点30分,它吞没了四周的一切。

躺在医院的村民张金德可能是站在最里层的那些人中唯一的幸存者。不过,他记不得什么了。他说自己可能是看火势下不去,打算转身回去找人拎水。刚转身的功夫,只觉得后背一热,强烈的热浪把他掀倒到了近10米远的地方。

王秀琴站在外围,但飞溅的石块击碎了她左前额,鲜血溅在孙伟脸上和身上。王秀琴硕大结实的身体护住了瘦小的儿子,才使孙伟逃过一劫,只在肋骨外面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尖锐的小口子。

愤怒的村民要找王二文拼命。但第二天,他们被告知,王二文和他的妻子王凤仙、哥哥王大文也在爆炸中丢了性命。

49人被掠去了生命,30人因此受伤,其中多数是东寨村正当壮年的男人和正在上学的学生。对这些家庭而言,生活永远改变了。对东寨村而言,它的现在和未来一下子消失了。

炸药的“双轨制”

去年的“宁武矿难”发生后,宁武地区加大了对小煤窑的查处,许多无证经营的黑窑被查封。孙林峰的“黑窑”在被查封之列。他和同村叫张建堂的人在石辉沟村开了一个小煤窑。

一名知情人说,作为配合关停黑窑的重要手段之一,宁武地区的产矿炸药开始实行配给供应。在宁武经营煤矿的温州商人吴上炳说,申报购买炸药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先是要到当地派出所申报,然后拿着“关于购置炸药的申请报告”要取得安检、煤管、工商、国土资源、电力等6个部门的批文签章才能得到公安局的审批。

炸药的购置量根据“付工”和“付产”两种情况由主管部门确定。吴上炳说,“付工”就是工程项目需要量,“付产”是指按上报的煤炭产量来计算炸药用量,按规定,年产9万吨的媒矿只需要炸药20吨。“在完成所有程序后,企业再去地方公安局指定的物资公司购买。”

不算偷偷运营的黑窑,即使正规的煤炭企业,往往这几年也会在计划产量扩充产能。炸药甚至成了比煤更紧俏的物资,“尽管一方面管制严厉,另一方面还是有两种价格,两个市场的‘双轨制’事实存在”。

这名知情人说,一些物资公司的内部人士通过关系倒买管制炸药。

这些寻租者将地下市场的炸药行情抬得更高,而他们提供的货源,与屡禁不绝、遍地开花的“黑窑”相比,又极为有限。他说,这等于给土制炸药的黑市又烧了一把火。

由于自制炸药的主要原料硝铵在2002年以前属于一般的农资物品,销售不受管制,用这些原料制作这些土制炸药并不是难事,在2005年宁武矿难前,市场上就已经有大量的炸药存量,这些炸药全部通过地下通道销售出去;而那些被关停的小煤窑没有用完的炸药,就被矿主转移到自己或者别人家里私藏起来,觅高价出售,或伺机开采使用。

私自流通的炸药对主管火工品的公安局也是件难事。今年头5个月曾经查办了涉及爆炸物品的案件30起,涉案人员48人的山西盂县公安局局长邵喜说:“因为这个通道还不是一个,渠道比较多,上线很难查处,基本上他们都是单线,单对单,一人对一人,查处起来难度比较大。”

孙林峰的“黑窑”被关闭后,他剩下了几百公斤炸药,他从别人手里花高价买的,当然舍不得销毁它们,便存放到自己的老宅里。他的小舅子王二文和家人住在东房和正房,炸药存在西房。7月7日的6点30分,这个定时炸弹终于被引爆了。

给女儿准备棺木的王子荣说,埋在他们脚边的也许不是炸药,还是煤。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