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最暴利的行当:艺术

2006-07-20 10:15 作者:舒可文 2006年第26期
盛世兴收藏,经济形势的变化中,艺术是最后一个被请进家门的,却是第一个被请出门的。2004年,国内艺术市场开始飞跃式发展,就有艺术市场存在泡沫一说,即使泡沫存在,它也为中国艺术市场带来了机会,今年究竟有多少热钱进入这个市场,林松说,“一般的算法是,拍卖会成交量的三倍就是真正的交易量”

《纽约时报》曾把每年一次在瑞士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比做“艺术世界的奥林匹克”,或把它比做“艺术世界的达沃斯论坛”。

巴塞尔收集艺术的传统可追溯到1661年,当时,一个名为阿莫巴齐的巴塞尔印刷商及学者家族购买了艺术收藏品及一个图书馆,建立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公共博物馆。巴塞尔这个只有18万人口的小城里现在集中着30多家博物馆,根本看不过来,走在这个小城里随时能遇到著名的艺术品。在餐厅吃午饭,餐厅墙上悬挂着阿普在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和抽象艺术之间自由穿梭的绘画、女画家埃普利的作品;晚饭的路上,看见唐格里著名的喷泉;此后每天从旅馆坐车到展厅路上都经过布罗斯基的“锤击工人”时,这个小城实在处处是艺术追求。这个城市的艺术激情曾在1967年达到顶点,为表决巴塞尔是否应该花费百万瑞士法郎购买毕加索的作品,这里曾举行了一次公民投票,投票通过以600万瑞士法郎加上私人及企业赞助,买来两幅油画。毕加索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中又捐赠给了它另外四幅作品。

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已经是第37届,这届博览会如果说有些特殊,那就是它正处于一个特殊时期——整个世界艺术市场正进入自80年代后期艺术高价格点后的又一个巅峰期。2005年,这里的纯艺术品交易额突破40亿美元,百万美元以上的拍品达到477件,而在前一个巅峰期的1990年只是395件。另一个特殊是,这届博览会上除了有专营中国当代艺术的画廊参展,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的部分画廊都有中国当代作品出现,博览会官方首次邀请了一个中国小组。

今年的博览会,6月12日下午预展开始,据说有100架私人飞机飞来,这个数字比去年增加了25%。当地报纸报道了这一天汇集在这里的各路名人的踪迹,开场数小时的交易,主要是卖给了欧美的顶级收藏家,包括迪斯尼前总裁米歇尔·欧维茨、洛山矶电影大亨贝斯·斯沃福德,路易威登的老板勃那德·阿诺,路易威登的艺术总监米凯拉夫(Mikaeloff),以及芝加哥豪门,房地产大鳄。场内还活跃着一个有名的艺术代理人拉西曼,不断地往莫斯科打手机,在场的画廊商人都知道他在为俄罗斯收藏人收画。

博览会上第一个吸引大收藏家的卖点是今年春拍价格仍在攀高的毕加索,美国、英国、德国的著名画廊都卖出不少毕加索作品,其中他未公开展示过的作品在这次博览会上达到空前数量,一幅1971年的作品《Reclining Nude》,以1200万美元被法国收藏家买下。在博览会主展场的显著位置全部有著名的所谓主流画廊占据,这里展示和交易的主要是现代艺术和战后画家的作品,如毕加索、米罗以及安迪·沃霍、巴塞里茨、伊门多夫劳森博格等等,虽然如此,当代艺术作品的交易似乎更让人关注。

当代艺术品的价格持续上扬,是近年来艺术市场最引人注目的现象,美国当代艺术家杰夫·昆斯的一幅《浴盆》,2000年卖到170万美元,2001年时达到250万美元,纽约一家拍卖行的专家说,“当代艺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价格飙升,意味着它已经赶上了战后艺术,这是‘9·11’之后出现的实质变化”。杰夫·昆斯在近期拍卖中卷起的旋风同样在博览会上持续,美国的著名画廊高古轩在开幕当天以220万美元卖出杰夫·昆斯的一件作品,使这幅作品的价格在半年内上涨50%,而高古轩在这一天的成交额就有750万美元。第一天卖出高价的另一件当代艺术品,是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的作品“727-727”,150万美元的价格也是他作品目前的最高价。村上隆拥有一帮画工助手替他实现他的想法,这幅作品之所以卖出高价可能有一个因素:这是他数量不多的亲手之作。村上隆和时尚界的联系很紧密,他与设计师合作给LV设计的村上隆包已成时尚之物,他本人也和当年的安迪·沃霍一样,借时尚的舞台使他的作品有某种时尚的味道,这件“727-727”两星期前刚刚新鲜出炉,画的主角还是他著名的Dob先生,这个形象早已为世界所认识。

对这个现象,欧洲一个基金会的主席描述说:“最近几年,当代艺术市场是很神奇的,越来越多的人卷入其中,好像更多人对它有了更多的理解,嘲笑的人少了,收藏家的数量大了,一般公众和媒体也都越来越认真对待,说明它已经被纳入到艺术中来。”另一个从商业角度的分析说,当代艺术市场的活跃,有一个原因是当代艺术的藏量迅速增长,以前的作品由于数量不增,很大部分还会渐渐进入永久收藏,所以不会真正有市场意义上的增长。而当代艺术领域不断有颇具市场潜力的新人进入,热门艺术家也总有新作,很快能被市场吸收,在这个领域如果说供应量有限的话,那仅仅是限于艺术家的生产能力,以及画廊的市场策略。

今年的博览会有近300家画廊参展,他们带来了超过2000名艺术家的作品,吸引的收藏人达5.5万人。当地传闻说博览会期间,巴塞尔周围两三百公里以内找不到空的旅馆。一周展会期间总成交额就达到了大约3亿美元。今年从中国去参展的画廊有上海的香格纳和北京的CAAW两家,有意味的是,这两家画廊不仅都属国内最好的画廊,并都是瑞士人开的。进入博览会要付出2万欧元以上的展位费,每年都有上千家画廊申请,这个博览会已经成为全球收藏潮流的索引,并对现当代艺术潮流形成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当代艺术品价格在过去12个月里增长了41%,这是有史以来这一领域增长最突出的时期,欧洲一本艺术市场指南的杂志说,原因之一是新兴国家的富有阶级投入大量资金购买本国艺术品,尤其指俄国、印度和中国。今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由此专门邀请了一个中国小组到巴塞尔采购,爱马仕中国区商务总监高玉峰是成员之一,预展头一天他就以5万欧元从一家韩国画廊买下四川艺术家何森的一幅油画,而北京的空白空间画廊负责人说,“我们画廊卖彭克的画才只有2万欧元,而彭克是创造了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代表画家之一啊”。从中可见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增长可能远不止41%的幅度,但即使是专家也给不出大概的统计数字。但这似乎并不完全是中国资金涌入的结果,参加博览会的香格纳画廊带去的上海艺术家周铁海的6幅油画在博览会上全部卖出,买主并不是中国收藏者。在今年国内的一次春拍上,一个法国人以150万元人民币买下了曾梵志的油画《北戴河》,随后就通过E-mail把画卖到了法国。

从90年代开始,中国的当代艺术比较有规模地进入世界艺术市场,方力钧等最热门画家的作品有十几万美元的价格就是很好的成绩,那时的中国当代艺术基本被西方策展人和收藏家所淹没,中国的收藏者不成规模而很难对市场形成有价值的影响。到了2004年,有人预言中国当代艺术将进入高价时代,但没有人想到,它来得如此快。艺术投资专家丁绍麟以中国内地拍卖业巨头嘉德为例的统计数字表明,2004年全年成交总额10.67亿元,2005年达到17.7亿元。内地六大拍卖公司2005年成交总额是52亿元,比2004年增长52%。

翰墨轩画廊的林松说,这个增长中,以当代油画的增长幅度最为火暴。他的画廊是最早经营当代艺术的本土画廊,90年代他代理的艺术家都有良好的学术口碑,但市场很难真正扩大,所以他对艺术市场的变化最有体察,他的形容是“交易额打着滚升值。以前拍油画每场一般只有几百万,最差的时候甚至在100万以下,到1997年的时候升到600多万元,以后几年一直维持着。2004年嘉德春拍时,油画成交额2000多万元,秋拍就上升到4000多万元,而2005年春拍又上升到7000多万元,到了秋拍就上到1.2亿元了。那两年主要上升的是写实主义油画,靳尚谊的《小提琴手》363万元,艾轩的《二月的午后》363万元,陈丹青的《西藏组画·进城三》418万元,王沂东的《深山里的太阳》506万元,这些成交额都是这些画家的最高拍卖纪录,投资动力也很明显——通俗易懂,有标签,画院一级画师之类的。

同时,在2005年,当代艺术中的所谓“F4”——王广义、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也都在拍卖市场上达到超过百万的纪录。紧接着,一直保持市场稳定增长的曾梵志、杨少斌、刘野等也都有了百万价格的纪录。

进入2006年,写实作品的价格仍然有增长,而最突出的暴涨是当代艺术。2006年,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行给中国热起来的当代艺术又一次加了温,2006年3、4月苏富比的纽约、香港两场亚洲和中国当代艺术专场上,上述画家的作品全面涨价,艾未未、徐冰、蔡国强等前卫艺术家的作品也大幅度升值,而在国际上不太有名的一批年轻画家的作品也水涨船高,甚至美术院校毕业生的毕业创作也被席卷。

中国当代艺术的高涨与塞缪尔·凯勒分析整个世界的当代艺术交易量增长的原因类似,它最具有流通性,不像古董,卖一件少一件,尤其是进了博物馆就很难再进入交易了,这就是所谓的一种有价无市。而当代艺术品,每年都在生产,艺术家的身价仍处于变化之中,其中就有人可能成为大师,所以具有巨大的投资潜力。

《东方艺术·财经》提供的数据说,近期仅在北京新成立的拍卖行就超过50家,苏富比两场亚洲和中国当代艺术专场后的5月,北京共有51家画廊开张。6月,观音堂画廊一条街开街,规划设计的66个空间单位,64个已经为画廊租用。这里的一家画廊老板对市场的火暴又兴奋又迷茫,因为一个星期前刚卖的一张画,一个星期后就涨了一倍,他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价了。对于这个现象,《东方艺术·财经》主编顾维洁说:“当代艺术交易热是正常的,因为中国只有当代艺术是在世界艺术中的。但现在我们的市场上还缺少真正收藏者,因为绝大多数买家不了解艺术史常识,对世界艺术发展的现状也不清楚,没有基本的艺术教育,所以对市场就没有清晰的判断,只能是跟风。当代艺术中,油画只是一个环节,影像、装置等环节在中国还没有被认识,洪磊的影像作品《紫禁城的秋天》在6月6日的一次拍卖上以15万元成交,了解艺术史的画廊和收藏者就不能忽视这个趋势。”策划中国首届国际画廊博览会的董梦阳认为,其中很多画廊实际上是画店,什么叫画廊?在他的定义里,“画廊要有艺术家代理机制,这是专卖店的概念,不会有假画。在操作上,有理论评定,有推广理念,有选择收藏家的标准,有送作品参加大展的策划。这些是和画店的区别。现在有一些完成了原始积累的商人进入画廊业,这是好事,因为他们有格局的观念,有实力做三五年的布局,虽然他们没有艺术史训练的优势,但他们通常是找专家掌眼,或掐尖儿”。在今年的巴塞尔博览会期间,尽管人流涌满展厅,却每天都能遇到中国的画廊老板,跟其中一位闲聊时听他的意思此行主要不是去买作品,而是考察画廊。

盛世兴收藏,经济形势的变化中,艺术是最后一个被请进家门的,却是第一个被请出门的。2004年,国内艺术市场开始飞跃式发展,就有艺术市场存在泡沫一说,很多人会联想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膨胀的日本艺术市场热潮,这次热潮结束之后是长达十余年的冰冻期,给日本艺术市场带来沉重打击。林松对目前中国艺术市场持乐观立场,因为在国际上中国艺术品整体上仍处于较低价位,国内艺术市场相对国际艺术市场也微不足道,所以国内艺术市场还存在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即使泡沫存在,它也为中国艺术市场带来了机会,今年究竟有多少热钱进入这个市场,林松说,“一般的算法是,拍卖会成交量的三倍就是真正的交易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