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油画的郁金香之旅

2006-07-11 12:58 作者:邢海洋 2006年第26期
油画市场本来有一个极端小众并且稳定的投资群,也正因此,这里没有赝品,没有无尽的口水。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油画能赚钱了,这个市场变成大众,喧哗起来。

油画市场本来有一个极端小众并且稳定的投资群,也正因此,这里没有赝品,没有无尽的口水。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油画能赚钱了,这个市场变成大众,喧哗起来。

一个纪录的诞生

7月6日,“七七”事变纪念日的前一天晚上,一幅巨幅油画的成交价给这个浮躁的艺术市场又添上一笔。这是一幅以壶口瀑布为题材的长8米宽3米的油画,无底价拍卖,经过三十余轮竞拍,成交价格高达1166万元,刚好超过了去年嘉德拍卖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的1012万元和陈逸飞油画最近刚拍出的1100万元。据说,画这幅画的33岁小伙子是听着“风在吼,马在啸,黄河在咆哮……”用6个小时创作的,即使算上准备时间也不过一个月。

绘画当然不是简单体力劳动,不需要以时间决定价值,但6小时创造出上千万的价值,估计能打破我国当代艺术纪录了。据宣传材料说,这幅画的成交价的确打破了纪录。只是不知道这个被称为“中国当代油画家单幅作品的拍卖成交纪录”是如何定义的,至少,1997年香港回归时刘宇一拍卖的《良辰》价位高达2300万港币,至今当代作品中无人企及。

宣传报道上写着:“周昌新先生是中国重彩油画奠基人、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近十年来,他不畏艰辛,踏遍中华大地,深入社会民众。”看了真不知道是在推介一位艺术家还是一位访贫问苦的政治家,或者是写文章的人不了解艺术创作的实质,或者艺术家本身就有着不同凡响的绘画倾向。不过这样的形容,正适合“奠基人”的身份。何为重彩油画?Google上搜索,第一页里只有这篇新闻报道里有这个说法,几个搜索条目后就再也找不到此人。可能性只有两个:一、这个重彩油画是重大学术发现,发现过程属学术秘密,现在才发表,刚发表还没传播出来。二、根本是自造生词。艺术创作和科学研究发论文不一样,不可能靠着一幅作品一炮打响,所以,这里第一个推断基本不成立。

国画里有重彩,那是因为古人颜料缺乏,文人的笔墨趣味使画面形式日渐狭窄,西学东渐后画家们开始借鉴西方技法。而油画哪儿来的重彩?油彩本身就以颜色饱和鲜亮为特点,300多年前,伦勃朗就尝试着在亮部厚涂,到了印象派更是注重外光,把大自然的颜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凡·高近乎病态的颜色早把绘画颜色的深度推向了极致。如果说这位画家开创了中国的重彩风格,似乎也于理不通,我国第一代油画家在西方留学的时候正赶上那里的印象派运动,怎么可能不注重色彩?还是在Google上搜索画家的名字,统共有4个页面,大部分还是不相干的人。经常搜索的人一定知道,随便一个人都因为出现在同学录或者单位光荣榜里而有一两个页面。这样搜索的好处在于知道了“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的内涵,在《世界艺术家名人录》的华人卷里,按汉语拼音,周排在1506位。

这个“纪录”的出现为我们了解当代油画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在雅昌网的艺术家拍卖数据库搜索,并不能找到这位艺术家的名字。雅昌网囊括了所有大型拍卖会拍品的资料,仅姓氏“Z”字头就密密麻麻一个页面,搜索不到意味着这是一个市场上几乎没有露过面的画家,既然如此,破纪录和这样一个画家联系在一起就耐人寻味了。前文提到的另外两个千万级别的画家,陈逸飞不必说,陈衍宁也是“文革”中成长起来的画家,到美国后更载誉国际,为英女王画像。《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又是一幅家喻户晓的画作。

当下的油画市场不免令人想起历史上的投机潮,有历史记载的荷兰郁金香投机。一个海员收到富商的招待,餐桌上他看到了一个放在丝绒上的葱头一样的玩意儿,遂和红鲱鱼一道吃进了肚子里。结果他因为嘴馋被判了几个月的监禁,他吃下的郁金香“葱头”的价格足以为全船的水手买下一年的口粮。每隔一段时间,资本市场总会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要发泄,这种发泄出口可以是股票,可以是郁金香,也可以是艺术品。总之,凡是能给人带来美好预期的东西,总会被资本附身,借助资本力量使其流光溢彩。而正像索罗斯所说,一杯啤酒总会有半杯泡沫在里面。

雅昌网编制的当代油画指数显示出了这一由啤酒到泡沫的过程。自有统计的2000年以来,100位画家的油画平均价一直以稳定并且缓慢的速度上涨,和国画市场的大起大落完全不一样。但2005年以后,市场井喷了。2005年前的5年中,指数从1000点涨到了2300点,而一年后,指数从2300点一下子涨到了6700点。一夕之间,油画价格是过去的3倍,一年时间浓缩了过去5年乃至更多时间的涨幅。具体到个别画家,过去,诸如夏俊娜、忻东旺等后起画家,一个拍卖会接一个拍卖会,他们的作品开始是以一两万元为单位地涨,渐渐地是几万,最后几十万元地涨,总之有一个清晰的过程。而到了现在,这个过程被浓缩了,徐唯辛和郭润文就是这样的画家,过去鲜有作品拍卖的他们出现了价格超200万元的作品。而到了现在进行时的当下,一个千万级的画家竟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平地拔起。

本来一个小众市场

其实所有的投资市场都一样,狂热的时候,一个本来小众的市场就会变成一个大众市场,挤进很多和这个市场本来没有任何关系的投机客。江浙资本据说要拿出50亿元投资油画,等于这个市场一年的成交量,怎么能不使画家翻番?山西的煤老板也拿出上亿的资金收购油画。据说,大资金的席卷下,国内前50名的油画家手上已经没有了存货,市场上形成的利润基本和画家无关了。在浙江台州的一个古玩城,曾经毫无立身之地的油画居然开辟了巨大的油画交易区,西湖艺博会上,现场订画的络绎不绝,标价从几千元到七八十万元不等的参展作品均成为收购对象,油画展位比重从往年的10%上升至30%。杭州本来是不重油画的,在中国美院的展览馆,重头藏品都是林风眠等老先生的国画,新一代代表人物也是吴山明等国画家,但现在油画上也出现了“浙江画派”。

既然是炒作,很多其他市场的短线行为也就被借鉴过来。方法之一是哄抬,两个以上的投资人会在拍卖会上互相竞价,抬高价格。一幅普通油画的市场价目前在5000元左右,但一哄抬甚至被炒到了10万元左右。的确,只要上了大拍,随便一幅画,一幅在画廊能轻易买到的画作也能涨到10万元。收藏中心的北京理所当然地成为炒作中心:一幅100万元价格的作品,在上海可能卖出价不会高于150万元,但在北京就能估到250万元甚至300万元。而实际上,在这样的炒作中,通常买者和卖者之间并没有实际资金转移,仅仅是在市场上造成了某些作品成为投资热点的假象,吸引后续投资者接盘。拍卖市场相对于股票市场还有一个让藏家空手道的方式,因为经常竞拍,拍卖会不敢得罪,于是拍下的画作拖延付款,油画则放在拍卖公司库房,下次大拍直接上拍,轻而易举地赚取差价。而现在的行情,时隔半年赚取50%乃至一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回报如此丰厚,又几乎没有风险,场外资金怎么能不趋之若鹜。

所有的油画都炒高一倍需要多少资金?根据各地拍卖行业协会的数据,近5年国内艺术品拍卖的基本情况是:2001年全国艺术品成交额为6.36亿元;2002年全国艺术品成交额为11.39亿元;2003年全国艺术品成交额为35.00亿元;2004年全国艺术品成交额为59.90亿元;2005年全国艺术品成交额达134.08亿元。按这个发展势头,今年拍卖翻番,至少需要100亿~200亿的增量资金。200亿是多还是少?一个中行上市,吸引的资金就高达5400亿元。具体到油画市场,金钱更不是问题,全国五大拍卖油画的公司2005年一共推出9个油画拍卖专场,成交油画作品1260件,成交额5.52亿元。显然,照现在的炒法,资金也不是问题。

于是,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投资者是否还有意愿再追加投入。但凡过度投机的市场,缺乏监管后都会暴露出问题,国画市场就因为造假容易,市场上充斥赝品而陷入低迷。油画也出现了“名家要买,假画要买,老画布都要买”的现象,长此以往必定重蹈国画覆辙。上海国拍今年春拍的中国书画第一专场的成交率为59%,较去年秋季79%的成交率下降了20%;油画、水彩画专场的成交率为73%,较去年底亦下降了18%。北京翰海今年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一专场的成交率为47%,成交额为986万元,较去年秋拍1558万元的成交额减少一小半。广东保利今年中国当代书画的成交率为55%,较去年底69%的成交率下降了14%,成交额减少了近一半。油画、雕塑、水彩画专场的成交率为68%,去年底为84%。投资者似乎已经对这个市场充满警觉。一枝独秀的是当代艺术品部分,因为有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推介处于爆发状态。

15年前,靳尚谊先生的《小提琴手》在海外巡展时以7000港币被买去,而去年拍卖,《小提琴手》成交价高达363万元。精品油画的超值回报是否就到头了?似乎远没有,毕加索的《拿烟斗的男孩》50年前的成交价是3万美元,现在上涨了3000倍,而我们所处的时代,正是艺术精品收藏急剧升温的时代。虽然我国画家在油画上对该艺术形式和内容的贡献远不及那些西方大师,但收藏市场实际上更多是根据收藏群体的经济实力来决定价值,按理说,13亿人口,未来世界第一的经济实体总会托举出天价艺术品。

价值上判断,如果油画市场能有国画市场的规模,油画似乎还有上升空间,画一幅油画短则几天,长则几个月乃至数年,油画创作耗费更多的体力,国内画家鲜有晚年还能从事大尺幅作品创作的,而国画家到了晚年作品才成熟。两种不同的创作方式决定了油画家毕其一生都不会有很多作品。国画能拍到几万元1平方尺,油画仅从稀缺性上就应该乘以十倍乃至数十倍。而现实情况却是,即使徐悲鸿的《愚公移山》也只拍出了3000万元,和毕加索和克里姆特仍有着巨大差距。

研究艺术品的价格走势,美国纽约大学的华裔教授梅建平是权威,他和同事创立的梅·摩西指数记录了150年来的艺术品价格走势,当一个国家国力上升时,艺术品以更快的速度上升,并且和富人的聚财速度匹配。他们研究对比了三类画作,美国本土艺术家、印象派画家和古代画家的作品,结果发现美国画派的投资回报率要高于其他两类。而对于绘画本身的贡献,美国画家远远赶不上欧洲大师。从1875年至1999年,美国艺术品的年均回报率为5.6%,高于政府债券4%的回报率。在同一时期,道-琼斯工业指数上升了11.1%,标准普尔指数上升了12.4%。而在过去50年当中,美国艺术品投资回报率为10%,仅略低于标准普尔指数的10.4%,但高于同期国库券、国债、黄金的投资回报率。显然,若按照这样的速度,我们艺术品的蹿升速度已经远非“正常”了。或许,只有在类比了我国富人聚财速度后,你才能了解为什么艺术品有这么疯狂的涨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