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见凶不凶

2006-07-04 11:05 作者:千黛 2006年第25期
每年初夏,单位都要组织员工去海淀妇产医院检查身体,这次又是这样。同事周姐姐说:“我们还是去查一下吧。下午没急事,我们只当散步了。”江姐姐说:“你们别查35元的B超,可以自己再交20块钱,不用憋尿。”

每年初夏,单位都要组织员工去海淀妇产医院检查身体,这次又是这样。同事周姐姐说:“我们还是去查一下吧。下午没急事,我们只当散步了。”江姐姐说:“你们别查35元的B超,可以自己再交20块钱,不用憋尿。”

第一个讨厌我们的是B超室外负责分号的护士。其实她的五官长得很不错,但她眉头紧皱目光凶凶的样子抹杀了她不错的五官。一看我们的体检单,她又皱了一下眉,不等我们询问,凶凶地问:“憋尿了吗?”等我们说明要自己再加20块钱做不憋尿的B超时,她依然凶凶地说:“去大厅交费。”

我们到大厅碰到了第二个讨厌我们的人——询问处的护士。交费处排着长长的队,为了避免好不容易排到交费时再有什么我们应该事先必须办的手续,周姐姐先排着,我去询问处咨询。咨询处两个护士,都对我报以凶凶的、极不耐烦的眼神和冷漠的表情。我也很有自知之明,本来嘛,我到医院来体检,关人家什么事?给人家什么好处了?好在,在医院身经百凶的我,见凶不凶地问清楚了要先去体检中心找医生开个补交费的单子。转身去体检中心时,我想以后若有机会,要告诉孙隆基先生,让他再版《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这本书时要在“中国人对陌生人总是木口木面”的见解上,加注一条:“在医院这个特殊地点则是凶口凶面。”

第三个讨厌我们的是体检中心查妇科的医生。我说明自己要开单子补交钱做55元不憋尿的B超,医生很不耐烦凶凶地说:“交了钱你不能先去查B超啊。”我还是见凶不凶委婉地问:“先照B超不行,是吗?”医生说:“那当然了,在里面捣鼓得乱七八糟的,我还怎么看呀?”用的词把我吓住了,那时我才知道55元的B超是要进入体内照的。我对周姐姐复述了医生的话,我们两个都对55元的B超产生了莫大的恐惧,不知“在里面捣鼓得乱七八糟的”B超会有多么令人不忍。周姐姐说江姐姐不是做了吗?打电话问问她呗。江姐姐说没事,一点儿事没有。

我们交了钱,查了妇科后,重又来到B超室外。第一个讨厌我们的人依然凶凶地对一个人说:“憋尿了吗?”那人说:“没有。”凶凶的人说:“没有怎么查?憋尿去。”在看到我们交了单子直接进去后,那人不甘地问:“她们怎么就进去了?”凶凶的人更凶凶地说:“她们不用憋尿。”那人接着问:“什么人需要憋尿、什么人不需要憋尿?”凶凶的人说:“35憋尿,55不憋尿。”那人仍不甘地问:“那我41,需要憋尿吗?”

刚往里走了几步的我们,不由得因为这有趣的对话笑了起来,以为凶凶的人也会笑呢。可回头一看,凶凶的人凶凶的眼神中还杂入了些你都不知道的轻蔑加不屑说:“憋啊。”周姐姐说:“生活中就是自己不去主动创造,也不是没有机会让自己幽默一下的嘛,为什么不笑一下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