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我们选让女孩尖叫的男人

2006-06-20 14:06 作者:王晓峰 2006年第23期
感觉到底是什么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觉。一个人在舞台上几十分钟的才艺表演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感觉,是否能全面立体地把一个人的全部表现出来,这都是疑问。如此看来,观众接受的也只能是感觉,跟着感觉走,凭着感觉发短信投票,成了对选手取舍的唯一标准。

2005年底,上海东方卫视决定做一档新的选秀节目,在此之前,东方卫视已经举办了两年的“莱卡我型我秀”,与此同时,“超级女声”和“梦想中国”选秀节目正搞得如火如荼,开设一档新的选秀节目无异于是冒险。东方卫视为什么还要挤进这场全民选秀的潮流中呢?表面看,这是电视节目形态更新的需要,让电视更加娱乐化,更好看。实际上,它是传媒与娱乐结合的产物。过去,电视是电视,娱乐产业是娱乐产业,相互之间没有很好的整合。如今,人们都看到,将电视与娱乐产业结合在一起的链条式经营可以开发出更大的娱乐资源,因为电视媒体的影响在今天是其他媒体无法比拟的。湖南广电集团和上海文广集团就是在这个趋势下整合的产物,这种综合性的传媒集团意义不再是传统媒体,而是一个结合娱乐资源自产自销的产业。

“超级女声”的模式已经让人看到了一些端倪,电视节目与产业的二次开发有了让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转眼间成为明星、摇钱树的可能。上海文广集团下有很多娱乐制作公司,完全可以和电视媒体结合在一起形成一条龙式的产业链开发,比如电视剧制作中心、唱片制作和音像出版公司等。所以,已经有了一档“我型我秀”节目的东方卫视,又推出了一档“加油,好男儿”选秀节目。之所以搞一个男性选秀节目,一方面是因为“超级女声”影响太大,再搞一个女性选秀节目空间已经不大。另一方面,女孩喜欢追星,尤其是男性明星,目前还没有一档专门为男性提供舞台的选秀节目。

“超级女声”、“我型我秀”、“梦想中国”这类选秀节目比的都是唱歌,标准很清晰,如果“加油,好男儿”还是比唱歌,就和自己的“我型我秀”冲突。可是不比唱歌,比什么呢?关键看胜出的选手最终要进行什么样的二次开发,然后根据市场需求来确定选秀标准。东方卫视总编室副主任相海齐女士介绍说:“我们当时想的是我们有一个‘我型我秀’还不够,而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赞助商都希望做一个全国性的项目。从市场来说需求的量很大,客户方面是需要这样的项目,对老百姓来说也是光有一个还不够。特别是对我们来说,周五放什么,周六放什么,周日放什么,需要有一定的区分。而且,有些获胜选手会跟我们的传媒公司签约,目前有两部戏准备让他们出演,他们要做一个中国版大长今的故事,讲几个男孩怎么奋斗的故事。还有一部日本电视剧准备让他们出演。我们有一个三年到五年的计划,是我们传媒集团的商业配备和扩充。”就这样,一个男性选秀节目出现了。

相海齐说:“我们选男孩想选那种偶像派艺人的,这是很明确的。一开始我们有很大的争论,到底比什么,因为没有具体形式。领导问我说比什么,我说比的不是唱歌跳舞,比的是感觉。就是说这个人一出场下面的观众就会为他尖叫,这可能跟他唱多好跳多好没有必然的关系。所有人都在为这个节目的定位不停地吵架,吵到半夜,吵到第二天早上。有人说我们就比唱歌算了,或者纯比跳舞;有人说不行,我们应该是比个性化才艺的,每个人都包装过的,也就是说这个人不能唱歌就不让他唱。现在从海选到各个赛区比赛都有这个争论存在,就是标准是什么,比什么。直到全国总决选两场做完之后,标准就比较统一了,就是比这种感觉或人气。”

感觉到底是什么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觉。一个人在舞台上几十分钟的才艺表演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感觉,是否能全面立体地把一个人的全部表现出来,这都是疑问。如此看来,观众接受的也只能是感觉,跟着感觉走,凭着感觉发短信投票,成了对选手取舍的唯一标准。

事实上,这个节目从公开那天起,就遭到多方质疑,尤其是节目开始后,质疑声更加明显,这都是因为这个节目的名字“加油,好男儿”给闹的。

在上海文广办公大楼的一层大厅,伫立着一排“加油,好男儿”的广告牌,上面是各赛区胜出的选手大幅照片,在广告牌下面有一行大字:“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成为男子汉。”但从目前各赛区胜出的选手看,这些人和社会意义上认为的男子汉有相当大的差距。到底是选男子汉还是选小白脸?这成了人们争议的话题。尤其是,评委大多是女性,又留下了选色之嫌。作家郑渊洁在他的博客上说:“如果评委全部由女性构成,最终当选的好男儿可能是那种生理上是男性而心理和外表是女性的两栖人。从现在女性喜欢的韩国男星即可看出如今的女性越来越青睐女性化的男人,这和上个世纪中国女性看中高仓健式的阳刚男人已经大相径庭。”持郑渊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可以说是传统的审美和男性主导下社会对男性的认知让人不得不这么去想。

对此,相海齐解释说:“当初只是想过一个电视节目怎么赋予它一个社会意义或文化事件,节目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就是做男偶像,后来这个名字没有批下来,改成‘我爱王子’也没有批下来。最后就变成这个名字。如果当初叫‘青蛙王子’,人们还能理解一点,现在人们批评我们选美男,我们感到很委屈,因为我们当初就是叫‘青蛙王子’,展示从青蛙到王子的过程。对男孩子的磨炼,最后让他变成明星了,算是一个男人的成长过程。我们节目的设置都是展示男人成长的。比如让他到沙漠去、如何处理两性关系等等,初衷是想展示这个。我们的口号是‘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成为男子汉’,但是,我们也认为,最后能活下来的肯定是外形有优势的人,因为他最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偶像艺人。只有聚焦到全国十强的时候,这个效果可能才会很明显。”

“好男儿”这三个字误导了人们对这个节目的判断,但也恰恰是这个误导,让人们看到了一直被社会忽视的女性对男性的审美,换句话说,男人眼里的好男人和女人眼里的好男人完全是两回事,尤其是,当这种判断放在一个娱乐背景下去评判的时候。

与很多现在的选秀比赛一样,“加油,好男儿”也是通过手机短信方式来决定选手去留的,那么,这个节目的受众都是些什么人呢?东方卫视做过粗略统计,基本上都是女性观众,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女性,也就是说,这些年轻女性决定了这台节目的审美标准。相海齐说:“投票的都是年轻的女孩子,中学生比较迷动漫型的,日韩的那种;也有一部分是中年妇女,她们选择的人跟小女孩不一样,成熟女性喜欢像当年F4那样禁得住玩味的男人,温柔又漂亮,最受成熟女性欢迎。选手中也有老少通吃的,比如武汉一位选手,虽然唱歌一塌糊涂,但是一说经历,自幼丧母,长得又挺漂亮,乖乖的,见到姐姐两行热泪,于是票数疯长。一开始中年妇女比较少,所以成熟型选手比较吃亏。目前看,年轻的女孩子比较多。我们也并不是全都为小朋友准备的,有各种款型的。我们有意识选择不同类型,适应不同女性口味。那个叫郭帅的男孩,中年妇女非常喜欢,他被淘汰后,有很多中年妇女都打电话,问为什么拿下了他,但很多女孩对他完全没有印象。”

当电视台把决定权交给了观众后,评选出的结果和事先电视台希望的就有了些出入,相海齐说:“我们希望推出一个阳刚型有教育背景的人,符合所有人审美和道德观念的那种,但实际上选下来的不是。观众不考虑选手念过什么书,性格中有哪些坚毅的成分,她们只考虑这个人的长相和在节目表演中的谈吐,有什么样的感觉。其实在女人眼里,男性单纯漂亮的不行,要阳刚一点,很男人的那种。还有一种是能让人怜爱,激发女人母性,想保护他们的那种,这是女人最喜欢的。作为女性,要么去征服男性,要么被男性征服,就这两种。我们这个节目的名字起坏了,好多人以为在选老公,选老公不一定长得帅。我们就是选一些让人喜欢崇拜、尖叫的男人,她们心目中比较完美的人,但大众意义上不是完美的人,我们不是选完美的男人。”

“加油,好男儿”现在成了“加油,女孩眼里的好男儿”。毕竟,参与其中的女性在整个社会中属于极少数,但是她们的决定通过电视放大给了更多数观众,这就让不少人感到困惑,当有人质疑这台节目到底是选秀还是选“鸭”时,似乎忘记了一点,在商业消费时代,谁消费谁有发言权。所以,这台节目变成了年轻女性的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意淫和狂欢。

相海齐说:“男色是我们节目的组成部分,不能回避的一部分,尤其是在节目的前期更明显一点,海选的时候肯定会选那些帅的或有个性魅力的。但是观众不知道我们的这个过程,我们也绝不是只挑漂亮的帅哥,但结果是人们看到的十个超出一般人的帅哥。全国总决赛的时候会有类似真人秀的形式出现,比如在军营、工厂或游泳池。从不同侧面来看这个人是不是有魅力的人。社会上判断一个男人是不是男子汉,有几个标准,是不是有阳光的外形,健康的体魄,有没有责任心和诚信度,是不是会正确处理两性关系。所以我们接下去每一关都有不同侧重点的。社会上的观念,帅哥扎堆的地方就是“鸭”出没的地方,穿一身白西服的就是“鸭”,他们的潜意识里是因为生活中太少帅哥才会这么想,认为帅哥都会去做“鸭”。他们看到后面的节目才会明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