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库布齐:一个女子的意外死亡

2006-05-16 16:30 作者:李菁 2006年第18期
这个年轻的生命,倒在她热爱的自然和她热爱的生活方式上。 户外运动,也许注定要与意外与悲痛联系在一起。“在登山中,最让人激动的不是登顶的瞬间,而是下山后看见第一片绿色的瞬间。”——一位资深登山者曾这样说。愿每一个人户外归来,都能看到那片绿色

一场雨将持续几天的阴霾一扫而空,清澄的蓝天与温暖的阳光又重回久违的北京。这个城市或许在用这种方式,与在它怀里生活了27年的北京姑娘宁倩做最后的告别。

5月10日上午,昌平十三陵附近的景仰园公墓里,亲朋好友及同事为即将长眠于此的小倩举行了一个小型纪念仪式。

清瘦而憔悴的母亲一路念着小倩的名字,一路哭泣着不能自已;当看到小倩的骨灰盒被轻轻放进墓地的一瞬间,伤心的母亲更是一下子扑倒在墓地旁,“小倩,你在那边等我,你不会孤独的……”而一直在旁边擦拭眼泪、隐忍不发的父亲,也终于发出一种压抑而痛苦的哭声。许多素衣白花的年轻面孔围绕在小倩四周,一片啜泣声此起彼伏。

小倩穿学士服的毕业照如今成了捧在哥哥手里的遗像,照片上面的小倩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含笑注视着这个她仍旧热爱的、用心去感知的世界。

“徒步穿越沙漠倒计时”,小倩在MSN上的签名永远停留在这一行文字上。4月21日,“听说了很多苦旅故事”的小倩,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到“走长线的自虐游其实还是有很大危险性的,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徒步长线,就是这样,无论你准备多么充分,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也像人生吧?好像也总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每个人身上”。那时的小倩应该不会想到,几天后的意外,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1978年出生的宁倩是母亲在36岁时才有的孩子,那一年正好是计划生育的最后一道坎。宁倩的哥哥比她大9岁左右,宁倩从小到大,一直在父母和家人的宠爱下长大,“这么多年来,真是一点委屈都没让她受过”,宁家的一位亲属说。

在这位亲属眼里,宁倩的父母是典型的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成长的那一代人,安分守己,谨小慎微,不善与外界交往。因为早年在兵工企业工作,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多多少少都带有军队的作风,对子女也看管得很严。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小倩应该属于从不招惹是非的那种听话的乖乖女,她在北京十四中高一(3)班的一位同学回忆,那时候的小倩又高又瘦,不算白,但是长得很可爱,总穿小姑娘式的衣服,不太参加什么体育、文艺活动,与人交流也不多。

1997年,小倩考上了首都经贸大学统计系。那位亲属说,小倩虽然也是在父母的管束下长大的,但性格相对开放些,4年的大学生活也给小倩很多改变,她开始向往与外界的接触,追求与以往不同的生活方式。特别是小倩进入IBM知识产权部工作后,生活界面的拓宽,使小倩的性格也变得多彩明快。她去世之后,IBM同事为她创办了一个纪念网站,回忆文字多提及她是一个“直爽”、“快乐”、“有感染力”的“阳光女孩”。每天看她的MSN昵称的变化,周围的朋友就知道她身边发生了什么。直到小倩生命终结,鲜红明亮的指甲仍还在昭示着这个生命曾经的青春。

这时的小倩,也正试图改变这个家庭长期以来的那种平淡生活。“她多次跟父母说,要改变家里的这种生活现状,就要多与外界接触、交流。家里也从她的改变中体验到了乐趣,慢慢接受她的‘改造’,可以说,一切都在刚刚朝着好的方向走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个悲剧……”可以说小倩身上寄托了全家的骄傲和希望。她的突然离去,对已年逾六旬的父母的打击,可想而知。

小倩出事后,她的父母及哥哥5月4日下午16点赶到内蒙古独贵塔拉镇卫生院与小倩见了最后一面,次日便带着火化后的小倩骨灰回京,其处理的迅速超出很多人的意料。与宁家交往多年的这位亲属说,也许外人不理解小倩父母的举动,但以他对宁家人的了解,这正是他们一贯的行事作风。

“小倩的父母一直过着简单、不被外界打搅的生活。他们性格内向,好面子,觉得让人家多耽误点时间都是罪过。”这位亲属说,当天亲戚们得到消息后,曾经开车到机场,想迎接小倩骨灰回来,但中途竟被小倩的父母阻拦下来,“他们怕人多哭声太响,把邻居惊动了”。这位亲属感慨说,跟小倩父母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过他们抱怨什么人,说什么人不好。小倩去世之后,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以及政府随后对沙漠探险的紧急叫停,让他们觉得给外界添了麻烦;IBM公司也派人陪同他们去内蒙古处理后事,这让小倩父母反倒添了几分愧疚之情,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女儿的内蒙古之行完全是与公司无关的个人行为,所以安葬仪式上,善良的母亲在悲恸之余,还不忘数次哭着“嘱咐”:“你公司的领导、同事都来看你了,你在天之灵保佑他们吧!”

小倩的父母只是事先在电话里预定了一块墓地,按他们原来的想法,他们只是想一家三口抱着小倩的骨灰,“找到哪儿算哪儿”,还是在亲人劝阻下,才有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纪念仪式。

小倩曾写道:“最美好的自己永远都在最前面,而沿途必定芬香扑鼻。”小倩虽然走了,但她走得并不孤单,因为有梦想与希望一直在追随着她。“你是一个柔弱的女孩,但你却选择了坚强,你深知它意味着什么,你选择了,你体验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没有遗憾……”宁倩的哥哥对着安放在百合花中的妹妹轻轻诉说着。这个年轻的生命,倒在她热爱的自然和她热爱的生活方式上。

户外运动,也许注定要与意外与悲痛联系在一起。“经验是一个很可怕的词,动辄需要以鲜血和生命换取,就像我们永远记得山鹰队队员在希夏邦马峰西峰的陨落。”一位和小倩同龄的网友很动情地写道,“但我们不会就此放弃户外行走,不会放弃穿越——没有什么挡得住我们对克服未知困难的向往。”

“在登山中,最让人激动的不是登顶的瞬间,而是下山后看见第一片绿色的瞬间。”——一位资深登山者曾这样说。愿每一个人户外归来,都能看到那片绿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