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谁靠彩铃过上了好日子

2006-05-15 11:07 作者:孟静 2006年第17期
无论是哪一种,前提是用户必须付费试听,你吸引来越多用户,就越可能获奖。对于参赛选手,他们的目的除了展示自己,很多人是抱着进入娱乐圈的想法。杜说,最终参赛的选手比其他选秀比赛的人要质朴,因为彩铃大赛不能带给他们一夜成名的机会,也没有承诺,最多是当个专职彩铃创作员,那也需要长期辛苦才行。

有一个歌手,很多人嫌他形象歪瓜裂枣、台风一塌糊涂、唱功马马虎虎,但他过得比多少资深歌手都滋润,而且程咬金有三板斧,他只有那一招——《老鼠爱大米》。还有个歌手,从寂寂无名到一炮而红,连超女吃的苦都没经历过,就是把翻唱别人的歌放在了网上,请大家试听,虽然她在《同一首歌》现场上气不接下气,还是红了。这两个歌手就是杨臣刚和香香,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代靠网络走红的歌手,他们最大的收入来源也不是靠卖唱片,大家都是免费下载他们的MP3。他们挣的钱最丰厚的部分在彩铃,以《老鼠爱大米》为例,数据统计迄今它已被下载了600多万次,彩铃的收入就已超过2000万元,这个数字相当于目前市场销售掉70万张唱片带来的收入,单单是庞龙的那一曲脍炙人口的《两只蝴蝶》,就收获了2.4亿元的毛利润。70万张唱片是什么概念?周杰伦可能敢吹他的《十一月的肖邦》销售了70万张,可是天知道,这70万张里有多少是盗版?

无论观众多么反感杨臣刚,他的钱照挣,穴照走,还敢跟“春晚”叫板。承办彩铃大赛的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杜也承认:彩铃中的50%是传统流行歌曲,而这其中旋律简单的口水歌占绝大多数,“也不全是口水歌呵,还有《宁夏》这种歌嘛!”想了一下,他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确实,《两只蝴蝶》、《披着狼皮的羊》这种歌下得最多。”杜的解释是:有的歌适合在高品质环境下聆听,那些只有高潮部分的歌曲才最适合彩铃使用,所以在彩铃大赛中,选手被要求不得有前奏,直接进入主题。

彩铃大赛和超女有什么不同

从2005年10月起,中国移动就开始让各地分公司搞彩铃比赛,开始只是区域行为,从赛制上看,纯粹是商业行为。初赛的赛制将由各地方移动公司自行制定,基本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用户直接通过各省大赛网站提交40~60秒的MP3格式音频作品参赛,根据用户的网站试听投票和短信投票选出前若干名作品,移动公司会将排名靠前的作品做成彩铃,并接入本省彩铃平台供本省用户定制,最后以作品的彩铃定制数量作为唯一评判标准选出本省的前3名。第二种方式则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方式——海选,地方移动公司组织地面海选,参赛选手以现场演唱作品的方式参赛,选出前若干名的参赛选手,并将名次靠前选手的作品做成彩铃,并接入本省彩铃平台供本省用户定制,同样以作品的本省彩铃定制数量作为唯一评判标准选出本省前3名。

无论是哪一种,前提是用户必须付费试听,你吸引来越多用户,就越可能获奖。对于参赛选手,他们的目的除了展示自己,很多人是抱着进入娱乐圈的想法。杜说,最终参赛的选手比其他选秀比赛的人要质朴,因为彩铃大赛不能带给他们一夜成名的机会,也没有承诺,最多是当个专职彩铃创作员,那也需要长期辛苦才行。

今年3月份彩铃用户突破了1亿,移动发现了彩铃的巨大商机,于是把这个比赛战线拉得长长的。从2006年开始,把权力归到总公司,制定了游戏规则,分区赛后有晋级赛,为了和超女区分开,还改了赛制。但怎么也躲不过PK,彩铃大赛的现场直播时间和超女杭州站是重叠的,杜说,竞争虽不算“暴烈”,但不能说没有。就连在浙江卫视一个台,同时就拥有彩铃大赛和雅虎搜星两个选秀节目,都是借助网络力量,连评委、主持人都用的同一套人马。

如果看到彩铃比赛的现场,立刻就知道它不是选秀了。评委如果听不下去,可以按铃,这近似于海选形式。但选手表演的内容完全不同,大量是老歌歪唱,把各种熟悉的旋律配上新词,内容和接电话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还有少量说快板、RAP等其他形式,如果老老实实地翻唱,立刻就会被赶下台,像超女的前十名都得淘汰。和选秀相同的就是他们也得遵守广电总局的规定,小朋友只能作嘉宾。

事实上,彩铃中搞怪内容占30%,童声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像儿童剧《魔山》就录制了儿童彩铃,供拥有手机的小朋友下载。去年最出名的彩铃演唱者叫“手机小强”,作为一个品牌,有20多个孩子扮演这个角色,当为“小强”颁奖时,最早录制这条彩铃的洲洲看到别的“小强”出来,就生气地说:“我才是小强。”他小学校的同学也在怀疑他是否吹牛,简直成了孩子的心病,为这事,他妈妈还到报社反映,为他讨公道。

谁动了最大的奶酪

洲洲只是“小强”的声音扮演,在彩铃大赛中,选手贡献的不仅是声音,还有创意。有一部分是完全原创,词曲都是新写的,这种不涉及版权纠纷,柯以敏就自己写了七八首彩铃,不用和公司分成。最大的一块是把老歌填上新词,有的如《刺激2007》是串烧歌,每首歌只用其中的一句,搜狐公司彩铃中心的主管说,这要一句句地解决版权,和唱片公司交涉。尽管麻烦,唱片公司还是很欢迎,至少比盗版一分钱不分给他们划算。有少量作品是和公益现象联系在一起,针对北京地区的就有堵车彩铃,有面向公司白领的抱怨老板的彩铃,前一阵“虐猫”事件闹得凶时,还有相关彩铃。

彩铃大赛的创作者参赛后就等于和移动签约,把版权转让给移动,中国移动的目的也是想在这种比赛中发现像《吉祥三宝》这样被疯狂下载的歌曲。彩铃历来是由SP(内容提供商)、唱片公司、移动公司三家分成。SP从唱片公司买来使用权,收入它得85%,分给唱片公司15%;SP的85%要继续与中国移动平分,一般是五五,有时是四六。记者某次得到一个唱片公司赠送的彩铃卡,说明是免费下载,但其实免费的只是彩铃信息费,下载前先必须定制移动的彩铃包月,每月要先交5~10块钱给移动,每下一条彩铃再交5块钱以内的信息费。基本上用户使用一条彩铃长则一月,短则一周,即便你不嫌烦,想用到尽也是没门,每条彩铃都有它的使用期限。2005年移动的彩铃业务增长率超过了100%,官方数据是21个亿。收入应该并不止这个数字,唱片业在2004年彩铃收入就达到16亿,是唱片收入的好多倍,由此可以推算,分到最大蛋糕的中国移动收入会是多少。

现在举办彩铃大赛,自己搞创作,其实是对SP的利空消息。如果移动有了创作班子,将不再需要SP提供内容,因为它本来就是个中间商。有人说,彩铃之所以挽救唱片业,就是因为它的使用权和所有权不隶属于同一公司,避免了盗版,但网友是宁可花一小时找盗版,也不会花十分钟买正版。SP公司大多是门户网站,其中也有一些小公司会有盗版行为。现在彩铃成了移动与SP的新经济增长点,双方肯定希望自己分的蛋糕更大一些。一个SP公司的主管说,从2000年移动梦网成立时,全国只有八家SP公司,那时服务仅限于天气预报和新闻短信,彩铃、手机上网、语音提示都是SP公司研发出来的,彩铃因为和娱乐业挂钩,引起的关注更多一些。他认为,在以上三家既得利益者中,SP是投入最大的,他们要养专业创作队伍,这些人都毕业于音乐学院,拿着正式员工的待遇,要有专业录音棚,因为仅靠唱片公司提供的歌曲是不够的。唱片公司可以一鱼两吃,既卖唱片又卖彩铃,至于提供平台的移动、联通,本来架设网络就是固定投入,还要收取开通功能费。现在由于彩铃利润丰厚,SP公司不属于垄断行业,必然会挤进来很多人分一杯羹。

彩铃创作者

柯以敏失意超女,得意彩铃,她现在成了评委专业户。自从当上彩铃大赛评委后,她自己就创作了七八首彩铃,和她类似的还有羽泉组合。杜认为,一张专辑放十首歌的情况将一去不复返,今后将进入“单曲时代”。歌手每次只发一首歌,听众觉得好就付费下载,而不必购买整张专辑。以超女前三名为例,她们都没有出专辑,而是各自推出了单曲,放在网上供人下载,对于一个歌手来说未必是好事,没有专辑她难以宣传,也不好树立整体形象,对于唱片公司却是投入少、速度快、产出大,何乐不为?而且为了适应手机交换机时长,听众只能听到一分钟的歌,即副歌部分,不知道歌手是喜还是愁,这样速食的娱乐赚钱容易,却失去了审美愉悦。

超女被压榨剩余价值,她们总比普通的彩铃创作人员幸运得多。在前几年,号称十大新兴职业的短信写手就是彩铃写手的前车之鉴。当时媒体报道说,短信写手每月基本收入在5000元以上,还大规模宣传第一写手戴鹏飞,他写一条短信最高时挣200元,也曾凭短信得到过手机。很多青年纷纷加入这个行业,可是好景不长,“人渐僵,脸渐黄,苍白如豆浆,嘴唇像红糖”,每个月写100条短信就已经很痛苦,专职写手改了兼职。渐渐网站里存储的短信超过负荷,不再需要写手,他们只好失业,戴鹏飞早就转行做话剧编剧。

彩铃的创作平台更高一些,需要能填词、会编曲、有创意和幽默感,目前他们的收入还是谜,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创作一条彩铃绝对没有创作一首歌曲,再改编成彩铃获得的收入高。要从音乐上真正获利,必须拥有绝对版权。像杨臣刚因为《老鼠爱大米》吃官司,就是他一女多嫁,把版权反复卖给很多歌手。一旦某个年轻人原创了某首歌曲,直接卖给SP或移动就失去了对版权的控制,不是明智之举。但如果要让一首歌家喻户晓,除了琅琅上口,又必须大量复制、传播,结果就是像杨臣刚一样惹官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