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当儿童成为网络色情的受害者

2006-05-09 11:58 作者:陈赛 2006年第15期
国土安全部本是美国打击网络色情犯罪的重要阵地,其下属的移民局刚刚领导破获了一起特大国际网络连环儿童色情案,他们信誓旦旦要在2008年之前“彻底消灭商业性儿童色情犯罪”,不料才半个月时间,丑事就出在自家门口,一时间颜面无存。这也应了当时一位儿童色情犯罪学专家的断言,“不要试图分析那些恋童癖的人口学特征,他们可能来自任何背景”。

互联网释放了一个魔鬼

4月4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副秘书长布赖恩·多伊正在家中与一位“未成年少女”网上调情,被突袭而至的警方当场逮捕。与他聊天的那位14岁少女其实是两个佛罗里达侦探假扮,其中一人身高1.9米,体重300磅。为了引布赖恩·多伊上钩,他们已经在他常去的网络聊天室里静候1个多月。他们手中握有这位54岁的“老约翰”主动发来的大量色情电影片断和露骨的色情聊天记录,他要求这名“少女”一边想着他一边做色情动作,并且清楚描述了自己想和该“少女”发生的行为。他甚至给“她”提供了自己的办公室电话、手机号码,公寓地址,以及一张佩戴国土安全部徽章的照片。美国警方已经据此提出控诉,等待他的是21项罪名(7项色诱儿童,16项向未成年人传播色情资料)和115年的刑期。

国土安全部本是美国打击网络色情犯罪的重要阵地,其下属的移民局刚刚领导破获了一起特大国际网络连环儿童色情案,他们信誓旦旦要在2008年之前“彻底消灭商业性儿童色情犯罪”,不料才半个月时间,丑事就出在自家门口,一时间颜面无存。这也应了当时一位儿童色情犯罪学专家的断言,“不要试图分析那些恋童癖的人口学特征,他们可能来自任何背景”。

这次国际连环儿童色情案被捕的27人中,就有教师、医生、律师、警官,甚至牧师。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9个加拿大人,13个美国人,3个澳大利亚人,以及两个英国人。这些平日道貌岸然的成年人私下里同在一个名为“Kiddypics & Kiddyvids”的网络聊天室制作、发布、交换儿童色情图片和视频,甚至“按需点播”猥亵视频。警方称这个聊天室至少在2005年4月就已经存在。该案的主控律师阿尔伯特·岗萨勒在芝加哥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已经确定了7个受害者的身份,其中包括一个才18个月大,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图片和视频显示,这些孩子中有被强奸和性虐待的行为。“很难找到比这更令人发指的猥亵儿童案件,对那些受害的孩子来说,是终生无法愈合的伤口。”

这个案件的突破口是去年5月,一个加拿大人因性虐待两个继子,并在网络上兜售照片和视频,被判处14年监禁,多伦多警方由此掌握到“Kiddypics & Kid-dyvids”聊天室的存在。警方并没有公开他们究竟是如何潜入那个关键的聊天室的,但他们表示,这个聊天室组织十分严密,设置了严格的把关系统,“新人必须提交自己手头的儿童色情图片,证明有共同的兴趣,才被获准进入”。聊天室的头头罗伊·雷蒙·韦勒,田纳西州人,49岁,网名G.O.D.,此人极有安全意识,一旦有人在聊天过程中使用可能被警方发现的敏感词汇,比如“乱伦”、“摄像头”,就会被踢出聊天室。当有人怀疑警察正在调查的时候,他就教这些“网友”如何销毁证据。在一段聊天记录里,他说,“万一Kiddypics被关了,我还有其他的房间”。

最近,国外与儿童网络色情有关的案件层出不穷,其触目惊心之处在于,图片和视频中的孩子越来越年幼,色情越来越暴力露骨,越来越多的恋童癖自己动手拍摄色情图片和视频,他们甚至向自己的孩子下手。更令警方头疼的是,计算机与网络技术的发展使得这些案件变得越来越隐蔽,比如有了P2P技术,他们不必再通过中心服务器上传下载,直接进行人际交换,使网络警察难以跟踪;网络信用卡支付系统让他们能够轻易地从网络上进行各种儿童色情服务的消费;计算机图形技术的发展则令警方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2002年4月16日,美国最高法院规定,虚拟儿童色情并不违反法律,因为这些计算机生成的图片,并没有儿童受害,然而虚拟色情图片与真实的色情图片往往真假难分,警官们则不得不去证实每张照片的孩子都真实存在。

“互联网释放了一个魔鬼”——恋童癖、色情狂们不再偷偷摸摸居无定所,他们在网络上找到成千上万的同类,MySpace之类的大型社交网站成为他们引诱年幼猎物的狩猎天堂,他们用P2P分享手中的猥亵内容,一些资深嫖客甚至通过网络摄像头“按需点播”现场娈童秀,所有费用可以通过信用卡网上支付;而摄像头那边是不过十来岁的孩子,有金钱诱惑下自愿表演的,有被胁迫的,有被性虐待的,甚至还有完全没有性别意识的婴儿。被警察查封之前,一个色情门户网站上列了585个付费的儿童WEBCAM网站,其中一个网站打出的广告是这样说的,“我们有14万张只穿着可爱内裤的小洛丽们在WEBCAM前面表演”。

贾斯汀·贝瑞:地下儿童色情王国的5年“头牌”生涯

一些少男少女们变成地下色情王国的摇钱树,即使网站消失了,他们的图片仍在无休止地流传,贾斯汀·贝瑞就是一个例子。这个19岁的年轻人是去年12月《纽约时报》一个头版故事里的主人公,从13岁开始,他就在网络摄像头前面宽衣解带赚钱。在《纽约时报》记者的劝服下,他在去年年底转为联邦政府的污点证人,向警方提交了1500多个“客人”的资料,包括名字、信用卡号码以及其他细节。他是第一个向警方披露这么多证物的“受害者”,人们第一次从一个受害者的角度看到这些网络儿童色情业背后的不堪内幕。

贾斯汀从小父母离异,与父母情感疏离,父亲曾因为虐待他而坐牢。13岁那年,他买了一个网络摄像头,原以为可以结识几个同龄女孩,不料,几分钟之后,他就被一个恋童癖盯上。他教他怎么在AMAZON上列“许愿单”,在那里,他可以要求任何礼物,包括玩具、CD或者电影,他还帮他在Paypal开了一个网络银行账号。“13岁的我以为他们都是好人,他们关心我,赞美我,说我很帅,很聪明,想知道我的生活。”

几个星期后,这个男人“请”他在WEBCAM前面脱掉衣服,几分钟就可以汇给他50美元。“我想,在电脑面前脱脱衣服有什么关系?”慢慢地,对方的要求变得越来越大胆,钱也越来越多,只穿内裤的POSE是100美元,不穿内裤就更多,一个个成年人以这样的方式逐渐引诱一个孩子的堕落。

他逐渐学会在网上出卖自己的身体赚钱。在摄像头面前,他脱衣、冲澡、手淫、与妓女性交,通过网络直播,或者视频下载,收取不同价钱。他“网络事业”的每一次进展,都有恋童癖的成年“粉丝”们在后面推波助澜。有一次,“粉丝”们嫌他的摄像头分辨率不够高,他就在AMAZON上列了一个“许愿单”,“粉丝”们立刻抢着为他进贡各种最先进的摄像头,包括60美元的彩色摄像头,60美元的英特尔USB照相机,150美元的Hewlett-Packard照相机,还有人为他买了内存条,扩充带宽。很快,他的电脑变成一个高科技的玩乐场。

在肮脏的成人世界里,这个13岁的小孩变得心思缜密,学会了打算盘,学会了黑吃黑,懂得讨价还价为自己的色情表演争取一个好价位,有时候他会故意好几个小时不回答客人的问题,知道他们会等他。有一次,一个男孩的色情表演网站在一些色情门户上的排名超过了他,他就发了匿名信威胁他,会把照片发给男孩的父亲。后来,这个网站就消失了。

5年时间里,他成了地下儿童色情王国的头牌,一个“粉丝”(后来成为他的合伙人)为他租了一个长期公寓,每月410美元,就在他家附近,方便他在那里录制性表演。他的母亲全无发觉,而他的父亲后来几乎成了他的经纪人,帮他找妓女,帮他铺床,拍摄与妓女性交的录像,然后分成。他学会了用现实世界中的生意规则来做网络上的皮肉生意,他建了自己的收费网站,月注册费是35美元,对于3个月、6个月、1年的会员有不同程度的折扣,VIP会员还可以购买“私人秀”,有时候1小时的私人表演要收300美元。18岁以后,他从一个“猎物”变成一个“捕猎者”,在网上物色更年轻的男孩女孩与他一起在摄像头面前表演,而且,他染上了毒瘾。有几次,他试图放弃这种可怕的生活,大麻和毒品的需求又让他重操旧业。

贾斯汀的故事并没有获得人们全然的同情,他的证词中尚有不少疑点,为了转作污点证人,他显然有自我开脱嫌疑。但是,《纽约时报》的报道的确引发了美国社会的一次地震和一场大规模的犯罪调查。《纽约时报》记者Kurt Eichenwald说:“经过6个月调查,我采访了很多的贾斯汀,我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过着什么生活,我无法做到视而不见,保持什么新闻的客观立场。”所以,他劝贾斯汀戒毒,放弃网络的色情事业,转作联邦政府的污点证人,他本人也出席了法庭的听证会,并发言说:“在美国,有成千上万的孩子被这种色情恐惧威胁。就在这一刻,在你们管辖的范围内,我敢保证有孩子正在网络摄像头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

儿童保护vs言论自由: 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

网络上大规模搜捕儿童色情犯罪的行动从来没有停止,但是网络儿童色情犯罪却愈演愈烈。最近一份调查显示,过去10年里,全球持有儿童色情照片的人数增加了2692%。美国《商业周刊》在3年前就撰文指出网上儿童色情图片泛滥的问题,只要输入“little lolas”或“little boys”,就能找到无数个相关网站,其中充斥着上千张裸体儿童的照片。文章刊出后,这些网站连连喊冤,说自己并没有犯法,因为并没有显示性行为,但是警方发现,80%展示裸体儿童照片的网站都同时提供儿童色情内容,或者提供儿童色情内容的链接。

英美儿童保护专家估计,1000个男人中至少有一人对儿童存有性兴趣。从1997年以来,FBI已经逮捕了6000多名涉及网络儿童色情的成年人。儿童色情业在网络上迅速滋长,10年时间里膨胀成一个数十亿美元的地下黑市,是网络上发展速度最快的生意,甚至得到一些国际犯罪集团的青睐。2003年,美国警方捣毁一家名为Regpay的儿童色情网站,在全球范围内有27万注册用户,他们为50多个色情网站处理信用卡服务,每月交易额高达上百万美元,当时有1400多人被捕,其幕后黑手就是俄国黑手党。

去年8月,美国司法部以协助政府重新制订打击网上传播儿童色情的法律为由,要求美国四大网络公司——美国在线、微软、雅虎和Google提供有关网络搜索的数据信息,其中包括随机选择的网址和用户检索结果的数据,以协助调查。对于政府的要求,美国在线、微软、雅虎很快加以满足,唯独Google公司坚决加以抵制,理由是这样做将侵犯用户的隐私,损害Google和用户建立的信任,并可能泄露Google搜索服务的商业机密。

Google的举动不仅没有招来道义上的谴责,反而得到了大多数网民的声援,认为他们坚持了自己的原则。3月1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院也做出判决,Google只需向美司法部提交5万个随机选择的网址,但无需提交与用户搜索请求有关的信息。这场延续半年之久的官司以Google的暂时获胜告终,Google股价经过这次事件后节节攀升。不过,《华盛顿邮报》撰文指出,Google的举动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共鸣,除了公民隐私权的考虑之外,更重要的是,它触及了互联网繁荣的核心——互联网十几年的繁荣与色情业不可或分,许多技术在进入主流之前,都是为“性”而发明的,从视频流到文件交换、在线购买,无不如此。好莱坞还在为网络下载电影应该如何收费而苦恼时,靠出售视频流节目发家的制片商已经建立起一个网络色情帝国。据统计,网上色情业务的价值为每年25亿美元,而音乐下载业务仅为11亿美元。Google、Yahoo、微软、Amazon这些互联巨头到底从在线色情业中获得了多少利润,是一个“从来没人愿意谈论的问题”,但按一位硅谷分析师的说法,“其市场之大,普通人难以想象”。

不过,几家互联网巨头在网络儿童色情的追捕中都表现了积极合作的姿态。微软耗资400多万美元为加拿大警方开发了一款跟踪软件,帮助警方确定那些涉嫌犯罪的恋童癖的秘密身份。Paypal,一个网络银行支付系统,不仅内部成立了专门对付网络儿童色情服务的专家组,还聘请了第三方组织调查使用Paypal支付系统的儿童色情网站。3月份的国际网络儿童色情连环案件中,他们与VISA、Mastercard信用卡公司以及美国银行合作,跟踪罪犯的现金流走向,在破案过程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