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高晓松:口水是如何变洪水的

2006-04-11 13:24 作者:蔡崇达 2006年第14期
“如果纯粹是马甲对马甲,根本不会有人当真,也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在高晓松看来,所有骂他的人并不都是所谓韩迷,还有那些乘机发泄的人以及想利用这股力量炒作的人。

在此前接受媒体的采访中,高晓松说他恼火的自始至终就是那些穿马甲骂人的人。“如果只在于网络,彼此虚对虚,相互指着马甲骂怎么样也就是口水,也根本不会造成伤害。”口水是如何变成会淹人的洪水的,高晓松的观点是——实名制的名人博客,“有了名人这个实名,目标就不再是虚的了,而自己穿着马甲还是安全的。不排除有另外的人看到,名人博客发生的事情会被现实的媒体跟进,变成了一个实际的可以利用的传播渠道。有人想骂有人想借骂达到宣传牟利的目的而充分调动,这两个因素交织,口水就变洪水,也变暴力了”。

“如果纯粹是马甲对马甲,根本不会有人当真,也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在高晓松看来,所有骂他的人并不都是所谓韩迷,还有那些乘机发泄的人以及想利用这股力量炒作的人。

爆发了这场“博斗”之后,高晓松关了博客——关闭时点击量是320万人次,在新浪名人博客里名列前茅。高晓松说这件事给他“最正面的影响就是我不上网了,”听起来像气话,但他说:“早在写博之前,我已经戒了网上的新闻,更早之前就戒掉了看新闻背后的评论。我上网比较早,1999年就上了,一开始都是知识分子才上网,对新闻的评论大家都是心平气和地客观分析,大家还会彼此相互欣赏,所以我都会看评论。后来慢慢发觉,一律都是破口大骂,那些冷静分析的人也慢慢不发言了,就干脆不看网上新闻了。到现在也戒掉博客了,那就全戒了。”

高晓松不想回答有关这次事件以及韩寒的问题,他说想说的都写在那篇博客《少年韩霸路记》里了。并且这次事件只是关闭博客不再上网的导火索,其实在这之前已经觉得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我开博一开始还很愉快,写着写着就发觉一些问题。后来我发觉写博客,最好就写点家常,你只要写一点尖锐的想法,马上就一塌糊涂,马上就一堆人根本没有看清楚你的东西就骂。”

他举了个例子,3月初他写了篇博客《少数民族能歌善舞,汉人负责吹牛》,其中说道我们的《蝶恋花》《如梦令》旋律如何失传,史上著名的作曲家还没著名的木匠多,说到每个民族酒后的行为才是最真实的欲望:少数民族酒后大多高歌起舞,汉人则地无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基本上酒后吹牛。本来是调侃一点现象,结果遭到疯狂辱骂:先是编造“高晓松是满清遗少”,然后上千人“满狗”“少民狗”一通乱骂。“后来竟然还有人专门去翻出满蒙怎么屠杀汉族的事贴上来煽动。我只不过说歌舞这件事情,而且也指出最精彩的是在云南和新疆,我当时心想,幸亏我是汉人不是满族人,我要是满族人就冲‘满狗’这俩字我就和他们拼了。”

高晓松说那时候他就发现“事实上批驳你的人绝大多数都不会仔细看你的文章,包括“馒头”事件,我觉得骂无极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根本没有看过那电影。这次大规模的骂战围殴中过足了瘾的‘韩迷’中,有记者调查后告诉我绝大多数其实根本没看过韩寒的书。”
“原来觉得这是个清谈乐园,后来才发现原来是个集市:不需要你发言,只需要起哄,那还留在这干什么?”

高晓松说:“说实在的,我们不像韩寒他们是泡在网上长大,对我们这代人说,我们其实并不习惯这种生活。去的时候只是觉得新鲜,而且同时还是我们很珍惜的一个空间。拿我来说,我当时开博就两个目的,一个是给自己有一个完整表达的空间,现在的媒体太多断章取义,我们说的再多,他们就挑符合他们目的的话登出来,根本没机会完整表达;而反过来其实我们的生活也都比较封闭,生活在真空一样,能接触到的所谓外面也就是坐在观众席的那些人,他们是从来不会骂人,但也听不到近距离的声音,所以想到这里来混混,想让自己接触些真实的生活,结果发现这个游戏本身就不平等,当然就谈不上真实了!”

为什么不平等?高晓松说:“因为名人博客用的是实名制,你用真名,大家用马甲,无数人穿着马甲看着你,你怎么办?你只能讨好大家,或者自己耍猴,总之让大家高兴,换点喝彩,当然许多名人也需要这样的喝彩,顺便卖点狗皮膏药什么的,况且未来人多了喝彩多了还有人来你这里做广告,有钱赚,讨好就讨好吧。但我不是,我没什么东西要卖,也不同意任何人来我这里做广告,其实已经有来谈的了,我拒绝了,给多少钱也不行!我是来玩的,我要自己高兴,这就不行了,马甲们随时不高兴了就可以尽情骂你,而你无法还嘴,你稍一还嘴就是铺天盖地的围剿——马甲们怕什么?换了我用假名比如‘矮大紧’你骂我娘我也不怕,因为矮大紧没娘!”

这次“博斗”持续了一星期,高晓松手机上收到的短信都是支持他的,一条敢骂的都没有。“喜欢我的人能找到我手机号,那些在网上破口大骂激愤莫名的人找不到?因为他们都是‘见光死’,不敢真的跳出来。就像足球流氓要藏在好几万球迷中间闹事一样!”
高晓松用“足球流氓”打比方——足球流氓人虽然不多,但很有煽动力,大批人会觉得“法不责众”,于是跟着发泄,于是酿成事件,最终受到处罚的都是球队,为什么处罚球队?因为球队就是名人,就是偶像,球星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在场外被放大成斗殴——因为更多的人不会踢球,只会斗殴!

所以高晓松说韩寒是两个人:个人韩寒以及偶像韩寒,作为个人韩寒他没什么成见,也不讨厌,但作为偶像韩寒他认为韩寒没有认识到:“更多的年轻人只会学你的态度,但学不了你的文笔!”他们学会了你的态度,手里的武器只有“×你妈”,只有板砖,哪怕对陆天明这样的正直老人也照用不误,所以高晓松站出来时只能揪住韩寒,找韩寒的茬。欧洲足球流氓甚嚣尘上时许多球队用罢赛抗议,表明自己的态度——足球是欢乐的,不是丑恶的!

高晓松说,足球的负面来自两方面:足球流氓和赌博集团。今天的博客也到了这个关口——网上流氓和商业利益的介入。

关于利益,高晓松说网上巨大力量其实是从今年“馒头”事件开始被大家发现的,每一种力量最终都会被利益所用。“往后大家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精心策划的PK,‘博斗’,英雄辈出!”

再有就是广告,“这次事件可以看出来,博客被利益介入表现出的恶的东西,但博客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没具体想法。我的看法是这个力量如果只是保持在玩的状态,那还可能会是好玩的,但是如果一旦有商业的力量介入或者引导,那可能就会异常危险令人发指的事情。事实上博客这次没关我估计也撑不久的,因为名人博客就要引进广告的,我曾经为了这个半夜三点打电话给新浪的负责人,我说这样就全民皆狗仔了,博客广告肯定是要按照点击量付钱的,拍一张名人隐私照或者自己脱光了就能有十万个点击那就是五千块啊,很多人会以此为职业很多肮脏的交易会出现这样还得了,博客的力量就从此被用到恶的一面了!”高晓松最后还是推迟了博客广告的经营,这说明他们还是有社会良心。

事实上在爆发那场“博斗”的两个月前,高晓松曾在一篇博客里写道:“按照进化论的观点——当森林减少无法供养一大堆猴子的时候——优质的猴子留下了——劣质的猴儿只好失去森林来到没抓没挠的平地被迫直立行走前面露出小鸡鸡也顾不上那么多啦——学会使用大火柴——抡着板儿砖追逐怀孕的大象与蛇(估计那时还对优质猴子怀有敬畏之心)——发明接吻——脸红——画壁画——吹口哨——谈恋爱——用象形文字写出小诗——成了人——穿上衣服遮住小玩意(脱了衣服就变大)——建造城市丰衣足食之后想起当年被逐之辱——去森林里抓来一些优质猴子关在动物园里向他们丫吐痰——边吐边对这群贼配猴骂道:‘叫你丫不进化!叫你们丫不进化!’——这进化论简直自相矛盾嘛什么狗屁学问!”

“我觉得这事情就有点类似这个意思,我觉得我是优质猴子,森林虽然减少了,但总还残留一小块,我就别和大伙一起出去露鸡鸡了吧,我还是喜欢原来的环境:喝酒弹琴在后院聊天传播绯闻,网就不上了,等他们都变成了人,再把我们抓到动物园里示众不迟!”高晓松说,“咱们好不容易进化到现在,好不容易在阳光下达成了各种力量的平衡,难道要把这些艰辛和痛苦在网上重演一遍吗?我们要在网上重新进化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