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韩寒:带头大哥不是我

2006-04-11 13:23 作者:蔡崇达 2006年第14期
4月6日,习惯晚睡的韩寒在晚上12点掐掉记者电话,第二天见到记者解释说,飞机刚从上海到北京,一到就忙着剪他自己导演的MV的事情,累到实在不想开口。但那个晚上掐完记者电话后,他还到博客上去留了四个字——标题:如下,内容:累,睡。根据他的解释,如果他没有写完这几个字,“可能还会有很多‘粉丝’等着抢他文章的沙发”。

4月6日,习惯晚睡的韩寒在晚上12点掐掉记者电话,第二天见到记者解释说,飞机刚从上海到北京,一到就忙着剪他自己导演的MV的事情,累到实在不想开口。但那个晚上掐完记者电话后,他还到博客上去留了四个字——标题:如下,内容:累,睡。根据他的解释,如果他没有写完这几个字,“可能还会有很多‘粉丝’等着抢他文章的沙发”。

韩寒的文章这么重要?他的回答是,与其说“他们非第一时间看我的文章不可,不如说,他们抢沙发就是找个乐子。回头电话朋友,你看我多牛,抢到了”。“这就是个游戏而已,而你成为背景。”

要韩寒描述他的迷们,他给记者的判断是,“可能很多也是想成功、很努力的所谓好孩子”,再进一步的描述呢?“可能有很多也是不习惯通过其他渠道玩,习惯一无聊就整天挂在网上找乐子的人。”

韩寒向记者叙述的、关于他发文回复白烨挑起争论的全过程确实充满戏谑味道:“我无聊的时候就习惯按照新浪博客首页上的推荐一个个看。你知道博客是按照拼音排列的,白烨是B开头的,排在很前面,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还搞混他和另外一个叫白桦的人。在我印象中,白桦应该已经八九十岁了,我心里想八九十岁还开博很新鲜就开了看了。我从不避讳我很注意别人如何看我,当时我一打开看到的全部都是裹脚布一样又长又臭的文章,扫一眼时候,突然发觉似乎有自己名字出现在那上面,所以我就认真看了,看完后我确实觉得对这人很应该回个什么,实际上我承认我是希望他也回应我的,因为我想玩,所以我用词比较激烈,也故意留点破绽。”

是什么吸引这么多人参与的?用韩寒的看法,“应该不是只为了我,也应该不只为了这个事件本身的对错”。事实上韩寒一直和记者强调,“我没有那么多‘粉丝’,我不是李宇春,虽然我的书在国内已经算卖得很好的,但写书的这样一个人在网络上,怎么样都没有明星们号召力大”。在他看来,这件事情的参与人数是随着参与的名人增加和消息的传播而聚集得越发庞大,“网上就有个习惯,你越是名人我越喜欢拍你,你越出名越多人骂就有更多人想参与”。就像赶集一样,知道哪里有热闹,大家就纷纷往那边赶。那为什么选择支持他?韩寒的看法是,“一开始可能是比较多人支持我,感觉是他们几个在欺负我,想必也激发了很多人的‘母爱’,后来可能是看到骂他们的人多了,有很多人就参与进去了”。

“从我开博那一天就明白,有些人就是没理由想骂你的,他们就图个痛快。”按照他给记者的描述,“看我博的人从来就有两部分,有些是不喜欢我的人,他们根本不会买我书,他们以前没有骂我的机会,现在终于逮到了。”不过,“我一点都不在乎,我的看法很简单,你要享受在博上被人追捧当然也要容忍被人骂,如果你被人骂几句就真的开赛车出事,那也只能怪自己命薄”。韩寒告诉记者,所以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坚持从来不删除留言。“博客就是这么个东西,有人骂有人夸,这很公平。”

韩寒承认他确实从博客得到一些满足:“一开始新浪电话跟我说给我开了个博客,我知道什么是博客,但当时我想我肯定是不会去写博客,平时连写书稿都没怎么完成,还写这个?后来是因为看了无极,有报纸约我写观后感,我是不愿意写专栏的,但确实有好多东西要表达,后来就放在博客上,就是那篇《我们一直都错怪了张艺谋》,结果就越来越多嗷嗷待哺的留言,你的‘母爱’也就不断被放大,而且在每次‘哺育’他们之后,也越来越有快感。”

这个过程,韩寒觉得正是因为有了博客这个载体才完成的,“他们一开始通过我,知道我的一些想法和生活,后来通过‘抢沙发’等衍生的小手段快乐,而我也完成了满足自己某些快乐的东西”,双方完成了一次愉快的共谋。“我知道现在很多人和我类似,泡在网上能为了什么?还不是找找发泄的窗口,你到现实的场合,别说发泄,吐一口痰就要被罚,骂人不小心还要挨揍。”

小寒或者老大。这两个昵称同时被韩寒迷使用着。如果认真看韩寒博客和贴吧的留言,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流变,一开始几乎都是以小寒称呼,后来到了吵架时候,加入战局的都用了“老大”。对这个现象,韩寒说他没在意。

事实上韩寒告诉记者,当陆天明、陆川参与进来的时候,他确实去托人找过他们的联系电话。他曾经想通过电话告诉他们,“其实这就是个游戏,许多参与的人根本就把它当作获得快乐的渠道,所以别太当真,也不要觉得自己真正受到伤害。不过到了那时候不玩下去也不行,说不定一回头大家一转身就把我们全都灭了。当时曾经想过要和他们沟通一下,让这个游戏更波涛汹涌些,后来想想,可能也难说得清楚,就放弃了”。

韩寒是在赛车场上听到高晓松参与进来的消息,“我当时正在参加拉力赛,有记者电话告诉我,说高晓松要告我,为的是帮兄弟陆川出恶气,我当时听了大笑。我觉得这事情更好玩了,那天可让我兴奋到晚上没睡着,很认真严肃地写文章回高晓松写到凌晨4点,6点又起床准备参加第二场比赛,结果两场一加我还拿了亚军。”韩寒说这个是为了告诉记者,“如果我真的在意这个事情而不是玩的话,我怎么能像没事一样参加赛车还拿亚军?你知道开赛车,一丁点走神就危险。”

韩寒告诉记者,到现在他仍然很不能理解陆天明、陆川、高晓松为什么这么紧张地看待这件事情,特别不能理解“他们把这个事情上升到两代人的关系。其实我想告诉他们,参与这件事情,也不一定就是80年代的人,我觉得人永远是那个样子,一代两代三代,人好的方面就那些,不好的东西也那些。两代人唯一的差距在于,我们对这个平台的看法不一样。在我看来,它其实就像是个联网的游戏平台,而老一代就觉得这是个严肃讨论问题的空间。所以高晓松叫我要管好那些骂人的所谓‘粉丝’,我想告诉他们,我其实没这么多‘粉丝’,要不然我的书早卖出一千万本去了。他们把很多反对他们观点的人全都归于我的‘粉丝’,我要真有那么多‘粉丝’就比李宇春还红了。除了真有些支持我的人之外,这些骂人的人肯定有些是心理压抑需要发泄。骂名人是多爽的发泄?要不说不定他们压抑太久了,还可能去炸公交车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毕竟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

不过韩寒最终还是按照高晓松的要求呼吁了一下,对此他的解释是,“到这时候已经不好玩了,是该收场了。而且我本来对陆天明、陆川、高晓松也没有恶意,不想看到这样的局势发展下去”。事实上在采访前,韩寒给记者看了他4月7日刚剪的MV的最后结尾,最后一个镜头是有几个人张贴了一张《可可西里》的海报,遮掉了刷在墙上的“遵守交通规则”里面的“交通”两个字,他说他的新MV叫做《私奔》,MV的立意是爱情也要遵守规则,所以后面用这样的手法处理,“一开始我是想找青春无悔的海报,后来没找着就用《可可西里》,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致敬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