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网络游戏的拐点拐向何方

2006-04-04 13:28 作者:尚进
“这已经是第三个华尔街分析界的朋友打来电话询问盛大的情况了”,2月27日天联世纪总裁朱威廉在他的宝马730i上接听完电话对记者说,因为28日就是盛大发布第四季度财报的日子,很多人都希望提前让曾任盛大副总裁的朱威廉给点消息。而第二天盛大公布第四季度财报中显现5.389亿人民币的巨亏,瞬间给一贯在财务数据上高奏凯歌的网络游戏界当头一棒。

“这已经是第三个华尔街分析界的朋友打来电话询问盛大的情况了”,2月27日天联世纪总裁朱威廉在他的宝马730i上接听完电话对记者说,因为28日就是盛大发布第四季度财报的日子,很多人都希望提前让曾任盛大副总裁的朱威廉给点消息。而第二天盛大公布第四季度财报中显现5.389亿人民币的巨亏,瞬间给一贯在财务数据上高奏凯歌的网络游戏界当头一棒。

尽管盛大亏损额的98%源自其占38%股份的韩国游戏开发公司Actoz业绩幅度下滑所带来的非现金减损支出,但陈天桥的免费网络游戏策略被普遍视作与亏损有关。就在盛大公布财报的一周前,将网络游戏免费看作杀鸡取卵的丁磊却利用游戏业务大赚,网易收入的82.3%都来自网络游戏收入,高达4.01亿元。天联世纪总裁朱威廉在采访中毫不掩饰地夸奖道,“丁磊绝对是目前中国互联网生意中最闷头挣钱的人”。

网络游戏的新商业模型在哪里?

尽管盛大如此巨亏,却没有人看跌中国网络游戏的发展,1月1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06: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报告》预计中国网络游戏有关的产值将达83.4亿元,但是目前国内数百家网络游戏运营公司,真正能被用户叫上名字的却并不多。艾瑞(iResearch)的分析师梁冬的分析认为中国网络游戏生意中70%的企业都在亏损。与打死也不将网络游戏免费的网易不同,由盛大开始的免费网络游戏策略,几乎席卷了整个中国网络游戏的商业生态。最早做巨人汉卡起家的营销巨头史玉柱,在靠脑白金生意咸鱼翻身后,重回IT老本行的第一笔买卖就是打算花2亿美元抬高网络游戏市场门槛,其新近推出的《征途》游戏,同样打出了免费旗号。而金山公司也宣布将于3月11日正式发布网络游戏《新石器时代》,一上来就采取免费运营的商业模式。

“依靠一款MMORPG运营就能发财的时代彻底结束了”,曾经位居中国网络游戏三甲的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公司谈毅在采访中说:“不靠挣时间点卡收入,而依靠深挖游戏本身装备交易,陈天桥下出的免费棋在2006年2月底显现了威力。”也许网易的《大话西游》和九城代理的《魔兽世界》还能坚持靠收游戏娱乐时间的钱,但是其他中小游戏运营商都没法在这种传统网络游戏商业模式下玩了。

为什么不能避开MMORPG这类传统网络游戏杀怪物练级的模式,走一条短平快的新网络游戏道路,不少网络游戏新贵公司都在捉摸如何重新形成一套新的商业模式。2005年底才成立的天联世纪公司几乎横冲直撞地冒了出来,其背后三大风险投资上海联创颇多国资背景;台湾统勤是统一集团的风险投资机构,以投资711和星巴克著称;加拿大私人投资基金Calneva的介入则明显为未来海外上市做了铺垫,这让天联世纪成了2006年网络游戏界公认的黑马,而他们第一款网络游戏《街头篮球》恰恰就是这种短平快的新网络游戏,依旧不收取玩家用户的时间点卡费用,而是在游戏中出售各种个性化道具来挣钱,除此以外在游戏中出售虚拟场地广告,也被列入新网络游戏商业模式中的重点。与2005年夏天九城运营的MMORPG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与可口可乐在瓶身上营销合作一样,《街头篮球》也绑上了可口可乐,并不是人气爆棚的《街头篮球》能搭载上可口可乐的瓶身营销合作,很大程度搭了可口可乐试图将自己形象年轻化的全球策略快车。

而《街头篮球》的韩国开发商JCE实际上是这套新网络游戏商业模式的技术策动人之一,在韩国依靠贩卖游戏道具就能达到每月300万美元的收入,其中100万美元来自游戏内广告,这让很多中国网络游戏运营商意识到短平快的休闲体育游戏玩法的妙处。韩国JCE公司的CEO金良信对此颇为自豪,她说:“《街头篮球》线上广告模式在韩国屡试不爽,不断有广告商来寻找合作机会。”实际上《街头篮球》游戏里嵌套广告方式与传统的体育赛事相近。天联世纪总裁朱威廉在采访中说:“我们有五个虚拟球场,球场里面有不同的位置,比如栏板上面、旁边的围墙,每一块的价格都不一样。如果要给一个大概的数字,一个月一两百万人民币的广告费。”

在《街头篮球》之后,朱威廉还要拿出高尔夫、弹球等类似模式的休闲体育游戏。而在这些追求短平快的新网络游戏运营者看来,目前传统网络游戏2000万的用户群并不重要,中国1亿网民刨掉这2000万传统玩家的8000万人才是关键。“网游靠广告其实很早就有,但是在中国还没有谁深入挖掘这种商业模式。”易观国际分析师陈海滢评价道。而盛大的新闻发言人诸葛辉则告诉记者,盛大旗下的网游一直以来也有类似广告投入,但现在这个数额少得可以忽略不计,今后肯定会有比较深入的挖掘。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公司的谈毅并不否认天联世纪牵头的这种短平快新网络游戏模式,他在采访中认为:“不管是按时间收费,还是按道具收费,都是网络游戏可行的收费方式。具体哪种收费方式合适哪种网络游戏,还要看网络游戏的类型。MMORPG的网络游戏因为游戏的成就是建立在时间累计的基础上,所以按时间计费貌似更合理一些。但一些竞技性对抗性的游戏,不以游戏时间长短而是操作技巧来决定胜负的游戏,就不一定按时间计费合理了。网络游戏其实是真实社会各种人类行为的一个虚拟世界镜像。我们不必拘泥于什么样的收费方式是否可行,而是要去关注更新颖的网络游戏类型和玩法。我甚至认为,以后网络游戏还会出现按用户账户数目也就是CDKEY收费,按包年收费,甚至一次性终身收费。”

不再遥远的2006年暑假决战

《魔兽世界》和《大话西游》还能火爆多久?这是中国网络游戏界2006年最大的猜想。包括盛大、天联世纪、索尼,甚至微软都在虎视眈眈中国的游戏娱乐市场,完全可以预见到一场2006年暑假的游戏决战。朱威廉形容2006年暑期将是中国网络游戏历史的一个拐点,不仅新的网络游戏商业模式会被催生出来,传统网络游戏市场也会出现一批洗礼性的作品。

盛大的盒子、EZ-Pod、EZ-Mini三箭齐发的游戏软硬件组合战术,足可见被戏称为“赌徒”的陈天桥为盛大转型的决心。实际上很多财务分析认为,盛大之所以敢冒险提取巨额的非现金减损支出,很大程度上是为盛大筹划近两年的家庭娱乐战略提前财务准备,盛大转型的代表性产品易宝现在的收益仅有2250万元人民币,只占总营收的6%,根本无法撑起来网络游戏免费策略之后的收入空当。所以陈天桥用长痛不如短痛的方法来疏解资本市场未来的压力。

盛大将部分已经运营多年的MMORPG网络游戏实施免费,并不是说将这种花费时间练级的游戏形式彻底失去商业价值了。《龙与地下城》将成为盛大重新在网络游戏上崛起的机会,这部在全球游戏历史上开山鼻祖的网络版,知名度并不比九城运营了近一年的《魔兽世界》低。而始终以探索新网络游戏商业模式自居的天联世纪也绝口不提放弃传统MMORPG网络游戏的收费模式。他们代理的日本世嘉公司的《莎木网络版》也被视作2006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的大作之一。

在众多网络游戏之外,索尼掌上游戏机PSP也将在2006年的夏天正式在国内开卖,甚至微软的Xbox360游戏机也等在市场门口随时要冲进来。而3G手机拍照发放的为期不远,手机游戏追求在几分钟内的快速游戏方式,直接为“短平快”类游戏商业模式提供了新的平台。“这些国际游戏大作在2006年夏天也许不会失败,但并不是否定其他网络游戏不会成为黑马”,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的谈毅在采访中谈及暑期游戏市场竞争格局时说:“一款网络游戏作品,是一种流行文化行为。好比电影、音乐一样。它的成功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就像好莱坞大制作的电影不一定有票房,小制作的电影不一定不受人喜欢一样。大众的口味在不断地变化,流行的特征就是不可预知性。谁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会成功会成为主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