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跨国投行中国主管连环跳槽

2006-04-03 13:36 作者:谢衡
中国顶尖投资银行家的频繁跳槽暗示着2006年的中国资本市场,必将再度风起云涌

华尔街顶级投资银行最高领导层的“办公室战争”,却在中国金融界引发了多米诺骨牌式的效应。这表明日益开放的中国金融界,已经在各层面融入了国际资本市场。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2005年,中国市场的投资银行业务收入已经高达8亿美元,可预见的未来几年还会呈现两位数增长速度。

资本逐利而来。而投资银行家正是逐利资本的代言人,中国顶尖投资银行家的频繁跳槽暗示着2006年的中国资本市场,必将再度风起云涌。

赵竞:“金融美女”执掌花旗

用英国《金融时报》的说法,在初春北京的上空,尽是资深投资银行家们乘坐的飞机。这些搭载着全球投行界精英的私人飞机和商务航班纷纷在北京降落,就是为了参加一场期盼已久由中国工商银行主办的“选美活动”——这家亚洲(除日本外)最大的商业银行,要为其募集资金额高达100亿美元的海外上市,挑选主承销商和财务顾问。

硝烟散尽之后,人们意外发现华尔街顶级的投资银行之一,也是去年亚洲地区(除日本外)最大的承销商,以及中国首次公开募股(IPO)最大的承销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获胜者名单中。事后人们得知摩根士丹利甚至没有单独入围此次“选美活动”,因为中国工商银行根本没有对其发出邀请。最后,摩根士丹利仅作为承销团中的一员——中国国际金融公司投行团的组成部分,勉强分到了应该是2006年全球最大的IPO项目中的一小杯羹。中国工商银行的海外上市承销团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中金(CICC)投行团、美林(Merrill Lynch)、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以及工商东亚(ICEA)5家机构组成。

就在业界为摩根士丹利的失利众说纷纭的时候,一则消息给了大家一种可能的答案——任职仅两个月的摩根士丹利中国区投资银行业务联席主管赵竞辞职。与此同时花旗集团宣布,任命赵竞为花旗中国投资银行团队董事总经理。

赵竞这种角色转换出人意料,也实在不啻为对摩根士丹利亚洲业务的又一打击。就在近两个月以前,赵竞还作为摩根士丹利的代表,出席《金融亚洲》(Finance Asia)和《财资》(The Asset)等杂志主办的颁奖晚宴,并上台领取了多项授予摩根士丹利的奖项。

摩根士丹利连续第二年被评选为亚太区的年度“最佳投资银行”。除了在亚太区(不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评选中囊括了主要投资银行大奖外,摩根士丹利还获两家杂志颁发的2005年度“最佳股票行”和“最佳金融机构证券行”的奖项。《财资》还评选摩根士丹利为中国区“最佳外资投资银行”、“最佳债券行”。

根据由Thomson Financial提供的数据,按交易金额计算,摩根士丹利在2005年亚太区(不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股票发行榜上排名第一,共为总值95亿美元的34宗股票及与股票有关证券发行担任融资顾问,市场占有率12.5%,排名榜首。

这一切主要归功于,摩根士丹利作为主承销商出色完成了2005年全球最大IPO——中国建设银行海外上市项目,这单一项目的融资额就高达92亿美元。而赵竞正是摩根士丹利建行项目总协调人。

“5年来,建行上市一直是我心里最重要的项目,我自己也非常想做成这个项目,因为建行作为第一家上市的中国国有银行,确实具有标志意义,只要这个项目能成功,我自己吃多少苦都值得。从职业的角度看,也不是每个做投资银行的人都有机会参与这样有意义的项目。”2005年底的一次采访中,赵竞曾对记者说。

赵竞作为一位女投资银行家,其敬业的态度和为建行成功上市所做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在做项目过程中,就连建行方面的人都会跟赵竞开玩笑说:“赵竞啊,作为一个女人,你要想想自己的人生意义啊,这么拼命值不值得?”

赵竞自1994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供职12年,担任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业务联席主管和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拥有北京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和哈佛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在竞争激烈的投资银行界,赵竞身上并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凌厉气势,这位昔日北京大学的校花,是位不折不扣的“金融美女”。她说话总是轻声细语,不温不火。她告诉记者,做一个大项目其间也会遇到很多不顺利的情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有一些不同意见也是因为我们和客户的看法、站的角度以及背景不一样。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就问自己,面对不同意见,是不是一直把客户的利益放在了第一位。如果我做到了这一点,我就敢和客户争,因为我相信我们要建立的是一种长久关系,一定能够互相理解,所以我并不怕得罪客户。”赵竞说。

但是,加入花旗中国投资银行团队的赵竞,未来无疑要面对更大挑战,因为花旗虽为全球最大的金融集团,但其投资银行业务在中国开展得一直不顺利。

1999年,花旗的投资银行(当时名为所罗门美邦)作为中海油第一次海外招股的主承销商,却铩羽而归。为此,花旗投资银行很长一段时间都被中国市场拒之门外。2003年底,花旗投资银行好不容易凭借当年全球最大IPO——中国人寿的上市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但随后就传出,花旗中国投资银行的主要负责人任克英,因在中国人寿的项目中涉嫌违规操作而被迫辞职。等到2004年,本因为花旗集团表示要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中国建设银行,而使花旗投资银行占到了最早进入建行IPO承销团的先机,但最终因为花旗集团与建行战略入股谈判破裂,就在建行准备上市冲刺前,一脚将花旗投资银行踢出了承销团。而赵竞,就是目睹了这一过程的人。

近两年来,花旗的中国投资银行团队因为经历了频繁的人事更迭,也导致了专业人才大量流失。就在刚刚过去的中国工商银行的“选美活动”中,花旗的投资银行几乎是个不入流者。

进入花旗后,赵竞将向花旗亚太投资银行部主管马睿明(Mark Ren-ton)汇报。对于赵竞的加盟,马睿明表示:“赵竞的加入无疑将增强花旗中国投资银行团队的力量。她在亚太地区拥有出色的客户关系,并且在近年内参与了中国数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交易。我们期待着她在新岗位上继续发挥领导作用,更进一步推动花旗投资银行业务在中国的发展。”

由此可见,马睿明对赵竞有很高的期望值。而赵竞也曾告诉记者,“自己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显然,赵竞这位“金融美女”,要为自己新的职业生涯付出更艰苦的努力。

竺稼:进军新领域

实际上,在赵竞离开摩根士丹利之前,摩根士丹利已经损失了其在中国市场上的一员大将,那就是摩根士丹利中国区首席执行长(CEO)竺稼。2005年底,竺稼辞去在摩根士丹利职务,加入美国著名的私人股本投资集团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担任中国业务负责人。

作为摩根士丹利中国业务的关键人物,竺稼参与了该行经办的许多规模高达数十亿元的中国公司IPO项目,其中包括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石化等多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交易。就在中国建设银行IPO项目,竺稼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摩根士丹利是建行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财务顾问,在建行与美国银行的谈判过程中,竺稼在其中穿针引线,为两家银行高效率的达成合作协议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年43岁的竺稼早年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后进入纽约律师行工作。他于1995年进入摩根士丹利,2004年12月被任命为摩根士丹利中国CEO。竺稼给人的印象也是谦和从容,在他身上你看不到投资银行家的那种工于心计。竺稼说话直率而专业,记者曾多次采访他,只要记者准确记录了他的言论,他从不会更改或收回,而这可能也是竺稼作为一位律师所具有的良好职业素养。

去年2月24日才首次以摩根士丹利中国CEO身份公开亮相的竺稼,在北京国际俱乐部的咖啡厅里面对记者步步紧逼的提问,始终温和地笑着正面回答。当时他还告诉记者,作为摩根士丹利中国CEO,他非常关注怎样能把摩根士丹利所有的业务都能拿到中国来做。

在担任摩根士丹利中国CEO期间,竺稼除继续参与投资银行的业务外,还同时统筹摩根士丹利在中国的整体业务发展,包括固定收益、直接投资以及QFII。其间他还寻找过在中国开展基金管理业务、与中国银行合作发行信用卡的可能途径,以及以某种方式直接做中国业务的平台。

而不到一年之后,今年的1月20日在香港的港丽酒店,竺稼已经开始对记者谈到他新的职业规划。他说从此后他将从一家企业初期成长时,就开始关注介入,而不是像以前在投资银行时,一定要等到企业做到一定规模准备上市时,才进入这个项目。竺稼坦承,新工作的风险更大,投资到一个成长期的中小企业,有可能成功,也很可能失败。

虽然竺稼已经确认将离开摩根士丹利,但他依然是作为摩根士丹利的代表出席《金融亚洲》的颁奖晚宴。在晚宴开始前,竺稼颇为骄傲地告诉记者,摩根士丹利已经连续5年在《金融亚洲》的评奖中榜上有名了。

“我在摩根士丹利工作超过10年时间,应该说该得到的都得到了,对于摩根士丹利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中国公司几个具有标志意义的IPO项目我都参与了,我也在想在这个行业再做下去又能怎么样呢?不如去新的领域试一试。”竺稼对记者说。

在随后的颁奖晚宴上,竺稼象征性地坐了一会儿后便悄然离开。但业界却将竺稼的去向,看作是投资银行高层人士流动的新趋势,而并非个人的偶然现象。实际上,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大量知名投资银行高层人员相继加入私人股权投资公司,而这一现象也反映出私人股本投资行业近年来的迅猛发展势头。

竺稼加盟的贝恩资本公司便是新兴私人股本的代表之一,作为全球最大的私人股本公司之一,其资产超过250亿美元。贝恩资本公司将在亚洲建立一个专门的收购基金,而竺稼这样的投资银行家,对于正有意开拓中国市场的贝恩资本公司来说,可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竺稼成为了贝恩投资亚洲团队的创始人之一,他表示:“私募股权投资正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并在快速增长的世界经济中寻找机遇。在中国和日本,随着政府对于外资限制的减少,和民营资本在国内和国际上的扩张,私募股权投资的前景十分广阔。”

所以就竺稼而言,利用自己多年来在投资银行业务方面积累下的丰富经验,为一家大型收购基金做自己的业务,在赚钱和操作方面都颇具吸引力。

孙玮:重返摩根士丹利

但是,在盘根错节的投资银行圈子里,没有人会认为摩根士丹利中国的两位高层人士——竺稼与赵竞的相继离去仅仅是出于个人原因。因为接替竺稼的不是别人,正是花旗集团前中国投资银行业务主管孙玮。而孙玮对麦晋桁(John Mack)亦步亦趋、共进共退,也是圈内尽人皆知。这个麦晋桁正是在华尔街的“办公室争斗”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去年终于以王者归来的姿态重新坐上第一把交椅的摩根士丹利现任CEO。

摩根士丹利这家全球顶级投资银行的“内讧”,是去年风声水起的全球资本市场上,最“八卦”的财经新闻。麦晋桁,这位华尔街上最精明的投资银行家之一,在1997年亲手参与导演了摩根士丹利与添惠公司(Dean Witter)的合并之后,却发现自己在新公司中没了位置。在历经了几番明争暗斗后,不得不认输出局,让来自添惠公司的裴熙亮(Philip Purcell)主宰摩根士丹利。在2001年,作为“救世主”降临到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麦晋桁,将瑞士一波从被人收购的边缘上挽救回来之后,却在2004年再一次被瑞士信贷的董事会排挤出局。此后,表面赋闲在家的麦晋桁策动了摩根士丹利董事会的“八老逼宫”,几位老董事公开弹劾裴熙亮,并最终迫使其辞职。历经4年时间,麦晋桁终于重新执掌了摩根士丹利。

而就在麦晋桁这4年的职场沉浮中,孙玮步步跟随。2002年,孙玮辞去摩根士丹利北京首代一职,追随麦晋桁来到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担任该行中国区主席及地区主管,并把瑞士一波中国投行的业务从排名17位一度做到排名第2。就在孙玮把瑞士一波中国区的业务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麦晋桁却在瑞士信贷的“办公室战争”中再走麦城。孙玮显然是一个对人的忠诚度远远高于对机构忠诚度的人,在麦晋桁从瑞士一波辞职的第二天,孙玮就递交了辞职报告。但孙玮在中国市场取得的业绩是不容忽视的,在麦晋桁谋划如何重返摩根士丹利的一年时间里,孙玮也顺利地找到了花旗作为她过渡时期的栖身之所。

而这似乎也为今天,两位中国最出色的女投资银行家互换东家,埋下了伏笔。

孙玮毕业于麻省安默斯特学院。1989年,她取得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荣誉法学博士学位,主修国际法。孙玮还是纽约州的执业律师。这位大眼大脸、身材高挑的孙玮的女投资银行家,为人强势、主动进取。也许正是因为个性的关系,领导者的认同对于孙玮的事业发展就尤为重要。孙玮在花旗期间,就传出与搭档不合,也导致团队人员流失严重的说法,而在这一段时间,孙玮领导的花旗中国投资银行也确实没有取得太值得业界称道的业绩。

所以对于回到自己的“娘家”——摩根士丹利,孙玮显得兴奋而信心十足。“中国是世界上最多机会的市场之一,我很高兴能回到公司,期待为客户服务,进一步拓展我们的业务,为摩根士丹利在该区的不断发展做出贡献。”孙玮对媒体表示,“对金融服务业来讲,中国是世界上最多机会的市场之一。摩根士丹利在该地区有着强大的业务平台,以及优秀的人员配置,我对我们能够为客户实现目标充满信心,尤其是当目前中国不断涌现出世界级企业和优秀实业家的时候。”

摩根士丹利在中国地区以及全球范围内的强大的业务平台,以及过往在中国市场上取得的优秀成绩,无疑是孙玮未来拓展业务最强有力的支撑。

好戏刚刚开始

实际上,投资银行之间经常相互挖角。有研究报告指出:“在华尔街,员工年平均流动率为15%。”不过作为新兴市场,中国的投资银行业务发展非常迅速,因此重要的人员变动就会格外引人关注。

《华尔街日报》称,随着中国投资银行业务收入的增长,中国的银行家们也成为抢手货。据市场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数据,2005年,亚洲地区(除日本外)投资银行业务收入较2004年增长27%,达到47亿美元。其中仅中国一地就占到8.01亿美元。

中国高级投资银行家的频繁跳槽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中国资本市场之活跃。中国市场是投行业务领域正在挖掘的金矿,中国将是今后全球投行业务的最大蛋糕。中国GDP现在已经超过美国的十分之一,但是在中国做投资银行的人要少于美国的十分之一。因此那些跨国投资银行都在争夺中国市场上顶尖的投资银行家,也让他们变得炙手可热。

无论是竺稼、赵竞,还是孙玮,目前在中国市场上最活跃的投资银行都具备这样的特点——他们来自内地,了解中国国情,同时接受了西方的教育,也通晓国际市场的惯例和规则。这样的投资银行家,不但能赢得中国政府和公司领导人的信任,还知道如何将其与西方投资银行的资源相结合。他们被称为市场上的“呼风唤雨者”(Rain Maker)。

事实是,中国市场经济的改革正在不断深入,行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也在加快,在整个国民经济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行业的整合、企业的并购、融资等资本运作,必将层出不穷。也正因为此,中国市场成为全球各大投资银行争夺的焦点,同时也为精明干练、政治嗅觉灵敏、促成交易能力一流的中国投资银行家们,提供了施展拳脚的主战场。竺稼或者孙玮,不过都是其中之一。无论这些顶尖的投资银行家曾经取得多么辉煌的成绩,在中国这个快速发展的市场上,恐怕也几乎没有银行家能够真正做到呼风唤雨,并长时间地对市场份额施加重大影响。

中国国有商业银行的陆续上市,只是跨国投资银行在中国市场上的又一轮鏖战,顶尖投资银行家的英雄榜也必将由此重新排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