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馒头、恋爱中的卢卡斯与网民的反击

2006-02-20 15:17 作者:陈赛 2006年第5期
一个叫“胡戈”的年轻人用一台PC,一个话筒,一个剪辑软件,做了《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2005年的最后10天里,一个叫“胡戈”的年轻人用一台PC,一个话筒,一个剪辑软件,做了《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以下简称《馒头》)。

这个“馒头”充分发扬了互联网的娱乐精神,抓住《无极》中最让人不爽的剧情漏洞,条分缕析,像老中医配药一般,撒入网络一代特有的插科打诨和无厘头笑话、RAP、搞笑广告,张昆仑和真田小队长的声音尤其模仿得惟妙惟肖,令人喷饭。在短短几天时间里,“馒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席卷互联网各大论坛与视频网站,成了2006年初互联网第一流行符号。有人感叹,“《无极》花了3亿人民币,到头来只是成全了一个胡戈”。

关于胡戈的细节也被一点点挖掘出来,比如他是个自由音乐制作人,31岁,武汉人,做过电台主持人,1999年到上海,配音功夫了得,《馒头》里所有的声音都是他配的……一夜之间,“馒头教教主”胡戈成了继“后舍男孩”之后又一个互联网明日之星。他在电视上频频出镜,却一如既往的腼腆紧张,一再地强调,自己的初衷只是恶搞,从未想过会引起这么大的影响。

但是,热情过度的网友们却希望把馒头精神再“拔高”一些,仿佛一个小小的馒头就能拯救中国电影贫乏的想象力。有人提议成立“金馒头奖”,专门改编年度烂片;有人列出长长的单子,请胡戈同志操刀拍摄短片,揭露“社会丑陋”;还有网友放出话来,“如果陈凯歌找你麻烦,就第一时间上天涯通知我们”,仿佛准备好了,一旦陈凯歌发飙,他们就挺身而出,保护这个在皇帝新装面前说了真话的小孩。

毫无疑问,《馒头》是继4年前《大史记》和《分家在十月》之后最激动人心的恶搞之作,但很难说它超越了那个把《苦菜花》、《智取威虎山》和《鬼子来了》、《霸王别姬》、《荆轲刺秦王》、《有话好好说》一锅乱炖的网络小电影。从某种角度而言,是人们对《无极》的普遍失望情绪放大了《馒头》的娱乐价值。胡戈向记者提到《大史记》和央视《分家在十月》对他的影响,不同的是,《大史记》无意对电影本身发表评论,而是借电影画面讽喻世事人情,而且在剧本方面显然境界更高一些。2004年,移动、联通互相拆台的《网络惊魂》、《007复仇》之后,恶搞电影再次形成风潮,从《无间道》、《手机》、《天下无贼》、《十面埋伏》,到《功夫》,都有人不遗余力奉献“戏说”版本,不少电视台也开始推出一些恶搞风格的短片,比如东方卫视的“东方夜谭”。在这股恶搞风潮中,25岁的沈阳男孩王鹏就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改编者。2004年初,《无间道》和萨达姆是最热门的话题,当时没有任何剪片经验,却被突如其来的灵感催动的他就拿《无间道》的画面编了一个《无间道4:萨达姆秘史》。在那个短片里,曾志伟化身萨达姆,用东北老农的口音与本·拉登大哥大谈恐怖内幕。他把这个片子放到猫扑的论坛上,竟然反响极好,很快就流传开来,于是再接再厉把《十面埋伏》和《无间道》拼成一部《十面无间》。根据《功夫》改编的《大学校园目睹之怪现状》是他影响最大的一部片子,猪龙寨变成了大学学生宿舍,周星驰以学生会主席的名义招摇撞骗,冯小刚则成了无良校长。王鹏说自己也想过改编《无极》,剧情和名字都想好了——《无鸡》,一个禽流感为题材的片子。看到《馒头》之后,自觉难以超越,就打消了念头。

王鹏自认为在语言上绝对达不到《大史记》的高度,于是模仿声音上下足了苦功。这位典型的80年代生人从小崇拜周星驰,喜欢模仿周星驰的声音,发展到后来,喜欢模仿所有人的声音。“模仿声音主要是反复地去听角色的声音,抓住特点就会感觉像了。”王鹏几乎是言传身教地告诉记者,“比如《馒头》里真田小队长,日本人舌头短,说话的时候把舌头卷起来就可以了。”

说起来都是技术惹的祸。以前只有最厉害的导演才有电影剪辑权,现在,连最普通的网民也可以很轻松地对大导演的作品动手动脚,随意修改配音和画面。与《馒头》戏谑式的剪辑不同,有一些剪辑高手是抱着严肃态度进行“再创作”的。比如1999年,《星战前传:幽灵的威胁》上映之后,网上开始流传一个号称“幻影剪辑者”的神秘客重剪的版本,比原片短了20多分钟,其中两栖动物喳喳唠唠叨叨的台词被删掉了,重新配上了“更体面”的台词,另外,阿纳金烦人的“Yippe”和“Oops”都删掉了。当时不少专业人士都认为,这个版本的剪辑水平并不亚于卢卡斯本人。2002年,《魔戒:双塔奇兵》上映之后,一帮托尔金的原教旨主义者在原片基础上重新剪了一版“纯粹版”,比原片缩短了40多分钟,但把彼得·杰克逊“扭曲”原著的地方重新改了过来,比如法拉米尔再次回归“无可置疑”的好人,树人不再拒绝帮忙,精灵公主阿文没有离开中土,甘道夫也没有将萨鲁曼从塞奥顿身上驱逐。这些情节都是根据小说的原版情节重新改过的,剪辑天衣无缝,连音效也重新配过了。

对胡戈们而言,改编只是图个好玩,他们对电影本身并无企图,但国外却有影迷当真拿“改编”作为自己进入电影业的入场券。他们和真正的导演一样,要经历同样艰苦的工作,包括编剧、选角色、搭场景、后期制作,甚至计算机特效,只不过他们的成本往往不到母本电影的万分之一。1999年,著名的影迷电影《恋爱中的乔治·卢卡斯》就是《星球大战》的一个死忠影迷Joe Nussbaum导演的,他招罗了一群与他一样热衷于《星球大战》的人,套用《恋爱中的莎士比亚》的结构,拍了一部乔治·卢卡斯写《星球大战》的故事。故事设置在1967年,USC电影系的学生乔治·卢卡斯只剩下三天时间完成他的剧本,否则就不能毕业。种种挫折之后,他遇到了缪斯女神,一个叫玛利亚的女孩,梳着莱娅公主的著名馒头发型,在她的鼓励下,卢卡斯写出了空前绝后的《星球大战》。片中充满了对《星球大战》的戏仿情节,卢卡斯有一个吸大麻的室友,整天在宿舍里吞云吐雾,一High起来就说自己感觉到了源源不断的“原力”;一个叫汉的家伙开着全校最快的跑车招摇过市,一个长头发的高个子技工专门帮他修车;一个神秘兮兮状若YODA大师的写作课老师;玛利亚则正在组织学生抵抗校方的无理要求。最搞笑的是,当卢卡斯和玛利亚情投意合正欲深情接吻时,一个中年妇女破门而入,居然是他们共同的妈妈。在亚马逊的DVD排行榜上,《恋爱中的莎士比亚》甚至一度超过了《星战前传:幽灵的威胁》。好莱坞的各大片厂都找上门来,他很快就为米高梅导演了一部浪漫喜剧《彻夜狂欢》。有一段时间,好莱坞甚至流传这样的话,想当导演吗,先去拍个《星球大战》吧。

事实上,《星球大战》是电影史上被改编过最多次的电影。自从第一部《星球大战》上映之后,就不断的有影迷以星战为背景,拍摄自己的星战电影。始作俑者可以追溯到1977年的一个晚上,在旧金山的一家中国餐厅,一群刚看完《星球大战》出来激动不已的年轻人拿着酱油瓶当宇宙飞船互相激战。他们突然意识到,如果有一台摄像机,把刚才这些玩闹的场面拍下来,就是一部新的《星球大战》。于是世界上第一部星战影迷电影《硬件战争》诞生了,熨斗和刀叉都变成了宇宙飞船,宇宙帝国则变成了一个不断膨胀的大篮球,黑武士是一个干枯的饼干怪物,卢卡斯曾表示,《硬件战争》是他本人最为欣赏的戏仿之作。

相比于天行者、黑武士,影迷们往往更愿意关照那些在原著里被埋没的角色,比如《星球大战》中的神秘人物波巴·费特——一个总是藏在头盔里,沉默寡言,心狠手辣的赏金猎人曾经多次成为影迷们电影里的主角。另外,影迷们还喜欢串戏,《星球大战》中的黑武士与《星际迷航》的打架,或者加点《绿野仙踪》的情节,或者有《人猿星球》的人猿来客串。从2002年开始,卢卡斯电影公司每年都主办一次网友星战电影大赛,卢卡斯亲任评审,不少业余导演因此进入卢卡斯的工业光魔公司工作。但是,一些过分调侃的电影就会被取消比赛资格,比如在一部影迷电影里,YODA大师成了毒品贩子,还出演色情电影。

人们对科幻、侦探作品的修改欲望由来已久。20世纪60年代,柯南道尔不再续写《福尔摩斯探案》,读者们开始自己动手写了许多版本的《福尔摩斯》;90年代,隐居科罗拉多州小城的一个痴迷简·奥斯丁的女读者曾经模仿奥斯丁的笔法,以书信日记的形式写了一系列的“简·奥斯丁探案系列”,也是销量极高。《哈利·波特》更是有无数的网友改编版本,像《没有伏地魔的哈利·波特》、《赫敏的秘密情人》……麻省理工学院比较文化研究室亨瑞·杰金斯是研究影迷电影的专家,在他看来,“人类天生喜欢对别人的故事添油加醋。亚瑟王的故事流传了几百年,衍生出无数的版本;《爱丽思漫游仙境》在出版后的短短20年内,民间就流传了200多个改编版本”。直到工业革命之后,才出现了知识产权的概念,人们被禁止对别人的作品进行任何形式的改编。

因此,影迷电影的命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电影公司对于版权的态度。乔治·卢卡斯就倾向于在保护电影版权的同时,尽量鼓励“粉丝”们的创意;而MARVEL漫画公司就严厉禁止网友用他们的角色改编电影,以及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品。斯皮尔伯格对于影迷电影的态度更加令人感动。1981年,三个12岁的小孩看了《夺宝奇兵》之后,在自己家的后院一个一个镜头跟着原片重拍,他们所有的工具包括手提摄影机、手工做的道具和一只小狗。这部片子竟然陆陆续续拍了7年。斯皮尔伯格看完这部片子之后大为感动,亲自给他们写信,“我看到你们在你们的《夺宝奇兵》中倾注的想象力与原创力,我十分感动,并且由衷祝贺。我希望尽快在大屏幕上看到你们的名字”。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这句话,2004年,一个好莱坞制片人将他们拍摄这部片子的过程拍成电影,由著名编剧Daniel Clowes撰写剧本。

对于网友的改编最宽容的要数游戏设计大师卡马克,他坚持认为,一个人可以拥有一个软件,但没有权利垄断这个软件。任何软件面世了,就应该是开放的,所有人都有权利来修改和发展它。所以,他开放了自己开发多年的游戏软件源代码,顷刻间,网上出现了成千上万的DOOM变体。对很多人来说,改DOOM比玩DOOM要好玩得多,连美军海军陆战队都参与到这个DOOM修改的狂潮中来,把DOOM改成了模拟军事训练的软件。据说当时有一家公司收集了网友制作的900多个DOOM变体,制成一张光盘,销量甚至一度超过了DOOM2。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