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京广中心主干道塌陷与城市应急

2006-01-20 11:08 作者:王家耀 吴琪 2006年第3期
城市综合减灾已列入北京市人大五年立法计划中,未来这座城市应对公共突发安全事故会更有力量

北京东三环京广中心附近主干道突然大面积塌陷。塌陷地段为北京东部交通主动脉,事发后短时间内,北京市建委、市交通委、市通信公司等十几个部门立刻行动。封闭塌陷区,对相关路段实行交通管制,1400万条免费短信提示市民绕行。幸运的是当天为元旦假期,事发凌晨,因措施及时,次日(1月4日),新年后第一天上班高峰,北京东部交通没有瘫痪。

相比于2001年12月7日北京突降大雪导致全城拥堵、2004年7月10日北京突降暴雨导致二环路阻断,这次“政府表现非常精彩,塌陷事故也是北京城市综合减灾处理的一次小尝试”。北京市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北京市政府专家顾问团成员金磊认为,虽然政府行动仍有缺憾,比如在热火朝天的疏导中,没有人以新闻发言人身份通报整个事件,对事件原因分析也迟迟没有触及,但政府应对突发公共安全事故的能力确实在增强。

一个城市的地下管网平时是看不到的,就像人体血管一样,一旦出现问题,就会集中爆发,因为这些属市政设施的地下管网带有公益型和系统性。百分之百消灭事故几乎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高一个城市和市民的应急能力。金磊传达的一个利好消息是,城市综合减灾已列入北京市人大五年立法计划中,未来这座城市应对公共突发安全事故会更有力量。

凌晨坍塌

“交管部门提示:今晨,东三环京广桥东南角辅路污水管发生漏水事故,东三环京广桥至朝阳路附近实行交通管制。”1月3日早上9点开始,北京市众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小灵通用户都相继收到这样一条通报路况的短信。这是中国移动首次与交管部门合作向市民发布交通预警。

时间前推8个多小时,也就是凌晨零点30分,地铁十号线呼家楼至光华路区段,8名工人正准备在地下施工现场喷射混凝土,突然发现施工现场上方掌子面涌水。北京市政府一位参与应对事故的官员介绍说,工人发现涌水后,立即报告了施工单位中铁十九局集团有限公司在现场的负责人,同时上报建设单位北京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一名有丰富经验的负责人发现情况严重,立即让8名工人撤出施工现场,同时通知了其他3名作业面施工人员共40人撤出施工现场。

涌水的影响迅速传递到地面。下夜班的李先生当时站在京广桥东侧马路边,准备打车回家,路灯强光下,前方十几米处辅路的路面突然出现了一些不规则的裂缝,上面还结有一层薄冰,不断有水往外渗出,一开始还以为是冰化了呢。可是一想凌晨正是温度最低的时候啊。几分钟的功夫,李先生还没打到车,“轰”的一声,柏油路面突然陷进去一块,形成一个十几米宽的大坑,靠近主路一侧路面出现了一个空洞。坍塌开始了。这边坍塌的消息也在迅速往上传递。北京市交管局新闻中心主任张景春的记忆里,“路面一塌陷,朝阳支队呼家楼队的巡警就发现了情况”。由于近几年民警在节日期间都是24小时巡逻,各交通支队备勤人员24小时待命。民警发现情况后立即上报给朝阳交通支队指挥中心,该中心再上报给市交管局指挥中心,“前后不到两分钟,就从基层上报给交管局局长了”。于是值班的市交管局副局长、朝阳支队负责人和呼家楼队几十名交警迅速赶往事发现场。

北京市政府参与应对事故的官员介绍说,2005年4月北京市应急指挥中心成立后,突发公共事件有严格的预警机制,一旦确定事件级别和类型,“可以说按照应急预案的程序,迅速工作就行了”。

北京市应急办迅速得到了消息。按照当时表现出来的管线事故和可能受到影响的交通情况,在应急预案中的专项指挥部——“市建筑工程事故应急指挥部”和“市交通安全应急指挥部”的人员就出动了。分管的两个副市长刘志华与吉林,牵头成立了临时应急指挥部,市政府两个副秘书长为副总指挥,“凌晨5点指挥部就成立了”。坍塌面积不断加大,到早上6点,已经达到50多平方米,污水不断流出,坍塌面积继续加大;到上午9点,大坑的面积已经迅速扩张到100多平方米。

赶到现场的抢修人员发现,东三环外环辅路全部4个车道20多米长的路面路基已经全部塌陷而形成中空。上午10点,两台挖掘机将悬空的三环辅路路面挖开,一条市政供水主管道随后露出地面。事故现场的地下管线全部露出,路面坍塌坑长度已达20米,宽10米,深度则有12米左右,一个200多平方米的大坑至此形成。一段20多米长的排污管已断落坑底,北侧的排污管仍有污水不断流出。不断有泥土落进坑底。

北京市建委1月3日上报给北京市政府的材料中这样描述事故:凌晨零点30分,在三环路京广桥东南角辅路污水管线(管径1.25米)发生断裂漏水事故,当时呼光区间左线南侧人防段K20+518.4上台阶左侧格栅架立完成,工人准备喷射混凝土时掌子面突然涌水,产生塌方。导致三环路南向北方向部分主辅路沉降,同时污水灌入地铁十号线区间段,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

紧急应对

在1月3日上午的一份三环路抢险指挥部成员名单上,有市建委、市交通委、市安监局、市热力集团、市燃气集团、中铁十九局、市轨道建设公司、市水务局、市通信局等16个部门。各部门联系人手机号码一应俱全。

凌晨5点,抢修人员通知了尚未搬出抢险指挥部旁边拆迁楼内的4户居民,呼家楼街道将他们安置到朝阳宾馆住宿。同时工程技术人员开始对地铁工地和京广桥桥面进行检测。

当天凌晨6点,十几辆运土车将渣土运到现场,但因污水管断裂,污水管内的水仍源源不断流出,塌陷大坑内有大量积水。抢险现场专家认为,污水继续向坑内渗透,对地铁工地和京广桥构成威胁,要尽快阻止污水向地下渗透。下午13点,车辆运来装泥土的麻袋,工人轮番下到塌方地点北侧的排污井,将麻袋投入坑中,堵塞管道阻止污水继续流入。

相对于事故现场抢险,同时展开的另一项紧张战斗则是应对天亮后的交通。

京广桥核心的地理位置,让每人都明白事故可能的严重性,“这可是北京东部的交通大动脉,连接城内城外的重要枢纽,车流量巨大”。北京市交管局指挥调度中心在2005年底情况回顾中发现,北京早高峰多开始于6点50分左右,包括东二环、西二环、建外大街、四惠桥等位置。而到9点多,东二环和西二环的早高峰才能迟迟结束。“环路拥堵已成为本市路面交通的突出问题。”在赶往现场的路上,大家心里既担心,也有少许庆幸,“还在元旦假期中,假期后的第一个上班高峰在4日来到,多少有个反应时间。”

到现场后,第一个交通疏导方案在凌晨3点多就出来了。由于并不确切知道事故原因及严重性,张景春说,“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划了一个较大范围的交通控制区域”。出行路线和市民生活关系最直接,如何第一时间告知市民成为关键问题。北京市应急指挥中心在凌晨5点成立后,现场新闻发布工作组也同时成立,交管部门迅速提供信息,通过几个渠道发布。北京交通台、电视台、移动电视、交管局设立的室外交通诱导大屏等快速做出反应。

张景春记得很清楚,“第一条信息是在当天凌晨6点55分由北京交通台发出的,两三分钟滚动一次”。北京电视台的《北京你早》路况信息,提前半小时播出。稍晚些时候,中国移动1860开始通过短信发布路况。中国移动客服人员介绍说,此前曾发布过天气预警、银行卡诈骗短消息预警,这是首次与交管部门合作向市民发布交通预警。随后,中国联通和网通也分别开始向用户发放路况信息。
而在1月3日晚21点,为了迎接节后第一个交通高峰,市交管局召开了各支队长紧急会议,“举全局之力,警力跟着堵点走”。交管局抽调了40多名备勤人员支援朝阳支队,与朝阳相邻的通州、东城、海淀、丰台四区都提前采取了疏导措施。通州区交管部门连夜印刷了400多份交通卡片,在高速路口提醒进京的司机。市局设施处连夜赶制了80余面绕行牌,“晚上21点才开始设计、涂字、喷图、安装,第二天早上就出现在了绕行线路的路口,很多老百姓都说觉得充满人情味”。

到了1月4日早晨,东三环附近车流量大大减少。由于北京四条地铁线与东部联系密切,早高峰期间,地铁总客流量增加10%。因此4日早上,地铁2号线发车间隔从3.5分钟减到3分钟,并增加客次50余列,地铁13号线和八通线的发车间隔从5分钟调整到4.5分钟。同时加开公交车107部,在政府和市民的通力配合下,节后第一天北京东部交通没有瘫痪。

坍塌隐患

本次京广桥地下污水管道漏水事件,导致其下方的地铁10号线工程受到影响,但工程并未停顿。施工人员对渗漏地点进行了防渗处理和加固,同时设法将隧道中的水排出。北京市建委施工安全处处长刘照源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北京地下管线老化问题严重,地下有很多不可测的因素,而地铁施工进入高潮期,风险系数因此相当高。刘照源称,目前北京市在地铁施工中出现的部分漏水事故,是由于地下污水和雨水管线老化,再加上污水管线密封效果不如自来水管线。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一名高级工程师这样解释,在地铁施工过程中,会对周围环境造成影响,特别是有水管通过的地方,如果产生形变,引起管道漏水,使周围土壤含水量增加。压力使地铁支撑结构发生变化,引起周围环境的进一步形变,“一旦到了临界点,就会发生突发事故”。

事发后,北京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公司有关人员透露,所有在建地铁的施工单位都对工程所在地管线展开排查。地铁10号线、5号线、4号线项目部均把情况通报给了各个标段,要求各标段仔细检查管线。

城市应急:不是技术问题,是管理问题

冬天有可能引起交通大堵塞的突发事件,最容易让北京人想起的是“12·7”——2001年12月7日,一场没有引起注意的小雪,使整个北京城交通从当天16点瘫痪到第二天凌晨2点。而在各地政府经历了“非典”斗争后,2005年的禽流感防控、台风“麦莎”防控,使得北京市城市应急系统得以经历不同的实战演习,“最后细化到以分钟来计算应急反应”。事隔4年,一场刚露苗头的突发公共事件,在城市应急指挥体系的运作下,应变得有惊无险。

记者◎吴琪

交通瘫痪之后

提起2001年的那场雪,曾经备受指责的政府部门有些无奈又委屈。从天气预报的角度看,北京市气象台认为这场雪没有预期,“24小时前我们确实没看出来,到了12月7日早上,我们才看到有一个云团”。那天刚好赶上周五,很快到了下班高峰,又有两场音乐会分别在首体和工体举行,几个偶然因素碰到一块,出现了空前的交通瘫痪。那天122交通报警台瘫痪了,结果北京市交通台路况信息成了唯一的权威,他们把平时两台接听电话改成四台,仍然打爆了。路况节目临时从下午15点30分一直持续到了晚上21点15分,事后仍有很多人批评过早结束了信息沟通。尽管交管部门和环卫部门都认为自己尽力了,忙得人仰马翻,可是“彼此间没有任何信息沟通”,很快疏导人员和救援人员全部困在路上。

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普通百姓,在当时并没有料到,一次失败的应对事件有可能成为新系统建立的动因。据参加北京市应急系统建设的人员介绍,变化发生在事件总结之后。原本与“12·7”有关的两个指挥部是“北京市扫雪铲冰指挥部”和“北京市雪天道路交通安全指挥部”,前者属于市政管委,后者属于市交管委。应急系统建立后,“北京市雪天道路交通安全指挥部”改成由交管局管理,副市长吉林直接担任总指挥。“这几年到了10月底或11月初,就开始注重雪天应急了。”2005年年末北京零星下了几场小雪,相关部门都做好了如临大敌的准备。“首先,气象台一旦监测到下雪信息,必须马上上报指挥部”,相关人员24小时开机待命,扫雪车开始灌盐水、交管局安排警车到扫雪车的出发点。“12·7”事件中发现,车辆在雪天上桥容易打滑,救援车也上不去,于是很多桥头如今安装了自助融雪装置。

2005年8月的台风“麦莎”对北京应急系统也来了一次大演练。由于气象台预计“麦莎”过境的路线可能经过北京,于是相关部门在“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下忙碌起来。参加了这次防控工作的张容(化名)清晰记得,“几十万人好几夜没睡呢”,有些人负责防暴雨,有些人在桥下储水以备抢险,城市危房区派人看守,交通应急随时待命……虽然最后“麦莎忽悠了北京”,坐镇指挥部的市委书记刘淇仍安慰大家,“台风没来当然最好,我们演练了应急系统也是好事”。

启动应急预案

北京市突发公共事件应急委员会办公室(简称“应急办”)已经作为常设机构于2005年4月25日成立,各区县也设立了区县应急委员会,13个专项指挥部包括交通安全应急、建筑工程事故应急、重大动物疫病应急指挥部等。北京全市各类事件的预警分为一般、较大、重大和特别重大四级。二级以上事件上报市应急办,应急办可以根据“敏感事件、敏感时期、敏感地点”原则调高预警级别。

据参与应急方案制定的相关人介绍,一旦发生突发事件,根据预警级别和事故类型,就可以按照应急预案“有条不紊”地开始处置。2004年密云彩虹桥事故发生时,死亡人数超过30人,是属于要上报国务院的特别重大事故。市委书记和市长到现场后,开始调度各相关部门,“那时就隐约感觉到,这种没有准备的抢修工作,存在着一定的偶然性”。及至建立了应急方案,二级以上事故发生后必须迅速报总指挥,各专项指挥部的相关人同时赶往指挥部,由各局长任指挥部成员,处级干部担任联络员。“以前大家遇险情后各自瞎忙,现在统一到了指挥部,现场沟通,事情往往解决得相当顺利。”

2005年编制的“北京市800兆数字集群无线政务网”这次在东三环路面塌陷中使用了。应急办的信道对所有参与调度指挥的人开放,只要配备了电台,传达和核实信息就非常便利。北京市宣传部门相关人员还提到,东三环路面塌陷事件中老百姓明确感觉到信息发布顺畅了,这是因为信息发布机制也是应急机制的一部分。过去职能部门到了现场一方面忙于抢险,顾不上理会记者;一方面由于信息都不全面,所以也不适合当时传播。现在宣传应急预案启动后,成立“新闻发布现场工作组”,从属于应急办指挥部。相关委办局的新闻发言人此时成了宣传应急的成员,他们第一时间参加现场情况研究,同时把了解的信息通过新闻平台发布出去。比如说通过短信发布信息。

城市管道的脆弱

记者◎吴琪

由于本着“处理险情第一”的原则,“东三环路面塌陷”事故调查小组在1月5日成立,目前还没有宣布事故原因。从表面情况看,塌陷直接源于污水管道的破裂,而承载着水管安全的北京市水务局一直并不轻松,“城市基础设施欠账太多”。

北京市水务局总工白迪起提到,北京地区供水管网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地面沉降。北京这么多年连续开采地下水,不同地区沉降不是很均匀,自来水管道受不均匀沉降影响,容易受到损害。

北京市水务局供水处处长胡波介绍到,2005年水务局统计出整个城市的供水、排水等管网造成事故不下二十几起。很多事故点都是在一些施工工地附近。比如说在北京地铁的施工工地附近,熊猫环岛是奥运支线,东三环的农展桥是地铁的4号线,大北窑桥也是地铁的一个支线车站。按照现在城市地铁的设计施工方法和工艺,最开始它进行施工降水,把土壤里浅层地下水抽干以后才能进行开凿。降水以后,把原来土壤里存在的大量地下水抽空,造成了土壤颗粒之间的缝隙扩大。“大家都有一个形象的感觉,比如说在一个瓶子里装米或者装颗粒的东西,装满后磕一磕还能留出一部分空间。把土壤中的地下水抽空以后,土壤间缝隙增大,它就会逐渐下沉,这一下沉就会带来对管网不利的影响。”

而北京市东城区独创的万米单元网格管理法2005年启动。他们运用网格地图的技术思想,以1万平方米为基本单位,将东城区所辖25.38平方公里划分为1652个网格单元,由城市管理监督员对所分管的万米单元实施全时段监控。300多名城市管理监督员活跃在东城区城管第一线。他们人手一部“城管通”,每人分管大约12个网格单元、18万平方米和1400个城市部件。“城管通”具备接打电话、短信群呼、信息提示、图片采集等10项主要功能。监督员使用“城管通”,可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将城市管理的各类信息发送到监督中心。监督中心也可以利用GPS技术和手机定位技术,实现城市管理问题的精确定位和对监督员的科学管理。管网漏水问题也有望通过这个方式及时上报,减少损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