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都江堰隧道爆炸与隐患

2006-01-11 09:33 作者:王家耀 2006年第1期
2005年12月22日,四川省都江堰至汶川高速公路董家山隧道工地发生瓦斯爆炸事故,44人死亡,11人受伤

2005年12月22日,四川省都江堰至汶川高速公路董家山隧道工地发生瓦斯爆炸事故,44人死亡,11人受伤。一年前的12月7日,新213国道都江堰至汶川段的龙眼睛隧道也发生过瓦斯爆炸事故,60余人伤亡。继续前推,一年前的5月25日,龙眼睛隧道瓦斯爆炸,5人烧伤。

“就像飞机事故,修建中的隧道出现事故概率极小,但危害很大。”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隧道专家高波解释说,目前中国已经修建了7000多条隧道,但修建过程中出现的伤亡事故很少,应该不会超过10起。但成都在18个月中却出了三起隧道瓦斯爆炸事故。大量的隧道、极低的事故率让“12·22”爆炸看起来更具偶然性,但连续的爆炸背后确实显现了隧道修建中的隐患。

爆炸瞬间——44条生命离去

“我刚从隧道中出来回到宿舍,还没来得及洗澡,爆炸就发生了。”12月24日,爆炸发生后第三天,45岁的老李不停地喃喃自语,“差一点,就差一点。”“轰、轰……接连四声闷响,就像开山的炮声,”在距都江堰市区大约五六公里的董家山半山腰简陋的临时工棚里,老李接过记者递过的烟,狠狠抽了几口,“爆炸时间应该是12月22日下午14点50分。”他是11月22日从老家广元市苍溪县来到董家山的,到爆炸那天正好一个月。

12月22日早上7点,老李和往常一样出工,他所在的支护班的另外3名工友和他一起进了董家山右线隧道。按照施工方中铁一局集团第四工程公司展示的董家山隧道工程形象进展图的标识,这一天,全长2515米的董家山隧道右线工程应该是进展到了1487米左右。

打拱,搞好支护设施;打钻、喷浆,然后开挖,运出渣土,这是正常的施工程序。然而那天,他们没有按照这程序施工,在隧道中指挥的工头执意先喷浆,然后再打钻。老李解释说,如果先打钻再喷浆,就可以让隧道通风,稀释瓦斯浓度。如果先喷浆,那么稀释的水泥喷上岩壁后,就凝固了,不利于隧道通风,瓦斯浓度只会增高。按照老李的说法,工头是福建平潭人,大老板的亲戚,所以大家只好听他的。

记者从董家山隧道工程形象进展图中得到的信息是,按照事先做的勘测里程标识,隧道进入到1400多米后,炭质泥岩及薄煤层中赋存瓦斯等有害气体,洞内以潮湿滴水为主,可能有淋水段。这幅进展图按照里程详细注明了岩层状况,尤其是瓦斯状况。由于遇到了不好的岩层(松软,易碎,很容易塌方),所以整个上午进展很慢。老李说,进入8月后,左右两线工程进度一直很慢。

下午14点40分,完工了,老李和工友们一起坐上农用车,出隧道。大概五六分钟后,他们到达了隧道口。支护班另外一组4名工人和其他几十名工人一起接班进了隧道。老李在隧道口一边和熟识的工友打招呼,一边盘算着,一个月了该发工资了。从老家来到董家山,没带多少钱,虽然老板管吃管住,但抽烟、喝酒的钱还是要自己出。为这他已经借了老板200元了。

回到临时工棚,老李找出干净衣服,准备和工友一起去洗澡,然后吃中午饭。工棚斜对面20米外,来自福建平潭的老林正在和两名老乡悠闲地在玩手牌(一种福建纸牌玩法)。下午两三点钟阳光很好,这样的日子在冬天的成都很少见。老林的老婆抓紧时间在工棚前晾晒衣服,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平常没有两样。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就在这时候响了,临时工棚距离隧道口七八百米,位于隧道口上方。老李后来告诉记者,他当时想,这两天隧道遇到不好的岩层,刚塌方,怎么又放炮了呢?没有在意。等他走到老林玩牌的地方时,隧道方向传来了哭声,是女人的哭声。老李回忆着,那声音尖细,让人毛骨悚然。老林和他开玩笑,“谁又在打老婆了?”工地上,很多工人带着家属,潮湿阴冷的半山腰工棚里,夫妻吵架、打闹的事情经常发生。随后有男人的号啕大哭加入,隧道方向飘起了浓烟。干了十几年隧道工作、经验丰富的福建平潭人老林意识到出问题了,“不好,出事了!”

老李缓慢地讲述着那天发生的一切,“隧道里所有的人,一个都没活”。来的时间短,很多人老李记不住名字,但那些和他吃住在一起的工友,面容是那样熟悉。带老李从家乡出来的小老板赵金,老乡小罗……全都离去了。几天来,老李异常地沉默。

按照新华社发布的消息,截至12月24日,董家山隧道瓦斯爆炸抢险救援工作全部结束,共有44人死亡,11人受伤。伤者多为隧道口的当地村民。

和老李同样躲过一劫的还有另外11名伤者。

12月24日上午,30岁的邓强躺在都江堰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输液。他的病例上写着,“枕部头皮血肿”,病房里还有3名伤者。按照邓强的说法,他们都是“12·22”爆炸的“幸运者”。邓强的修车铺距离董家山隧道口不足1公里,隧道施工过程中,车辆出了小毛病,一般都是邓强上门修理。22日上午10点多,负责工地车辆的福建人林道俊给邓强打电话,一辆东风车坏了。邓强带上徒弟18岁的董彪一起上山了。东风车停在左右两条隧道中间,距隧道口30米左右的位置。一直没能找到毛病所在,下午14点多,邓强打开后箱,准备更换配件,董彪忙着找螺丝,林道俊站在车旁边观看,周围还有两三个工人。邓强接过螺丝,弯腰准备拧的时候,一声巨响,邓的后脑勺不知被什么硬物击中,一下倒在地上。等他反应过来,洞口浓烟四起,身边几十米外的庞然大物——重四五十吨的台车已经被从隧道右线口吹得前移了十几米。董彪躺在地上,“腿动不了了,被打坏了!”旁边林道俊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邓强将董彪和林道俊抱上自己的昌河面包车,直奔都江堰人民医院。怕林道俊睡着,一路上,邓强不停喊他的名字,林道俊无法说话,只是点头。当晚,由于伤势严重,林道俊被转送成都接受治疗。

48岁的张松窑相对于邓强的受伤,就更是偶然。张松窑家住紫坪铺镇都江村。董家山隧道占了都江村5组和8组的山地,按照每亩地1.2万元的补偿标准,张松窑所在的5组100多亩山地共获得了120多万元的补偿金。但组里有300多人,分到每个人身上只有4000多元。山地却永远失去了。按照张松窑的说法,他对这个隧道一直不满意,隧道不会给村里人带来什么好处,村里人从来不去工地打工,主要是怕挖隧道危险。施工两年多了,来了那么多外地民工,搞得村里乱糟糟的,像个大工地。整个村子散落在山脚下和半山腰,从家里出门到山下的公路,张松窑几乎每天都要经过隧道口。22日下午,张松窑回家,刚到达隧道口,像炮弹声一样的巨响后,他失去了知觉。和张松窑、邓强一样在隧道外受伤的还有另外6名本地人。

爆炸的征兆与善后——大小老板工程游戏

“爆炸之前,隧道已经出现了塌方,我老公不想马上开工,但值班员不同意。”12月24日下午,李明秀右手摆弄计算器算着老公留下的账目,左手抬起擦着不停流下的眼泪。不足10平方米的临时工棚几处透风,山风吹得屋子里很凉,一台打开的电热扇放在她的脚前,红红的扇叶映照着她苍白低垂的面孔。她的丈夫——34岁的小老板赵金在爆炸中离去。2004年5月,李明秀跟随赵金从老家广元来到董家山,从福建大老板手中承包了董家山右线隧道部分工程,一起承包的还有另外两个小老板。

按照李明秀的说法,赵金很少进隧道,多数时间主要负责外出进材料及指挥手下工人。最近一段时间,岩层不好,进度很慢。怕耽误合同,赵金进隧道指挥工人施工。12月18日,隧道出现塌方,随后连续3天,隧道一直塌方。开挖队的老罗(42岁,1985年开始在隧道工作)向记者证实了塌方的说法。12月21日晚(隧道24小时施工),赵金和手下工人进入隧道后,发现塌方危险仍然存在,于是要求撤出。但值班员(大老板派来的监工)不同意,坚持要求施工,两人争吵起来。赵金不愿意施工,但又不敢得罪值班员,于是带领手下工人坐在隧道中,一直到天亮。

天亮后进入隧道的老罗告诉记者,当天上午,瓦斯监测员已经检测到瓦斯浓度过高,于是把正在焊接钢筋的电焊关掉,但施工并没有停下。11点,老罗和开挖队的工友完成工作离开隧道。这时候,吃过中午饭的赵金离开工棚回到了隧道,两个多小时后,爆炸发生了。

记者采访李明秀之前,老李要求记者不要对任何人透露他的名字,他的理由是赵金去世了,但他的工资没有拿到。李明秀一直在算账,从9月份开始,她丈夫赵金没有给手下的工人发过工资,22个工人,死了5个,还有17个。这些工人要吃饭、住宿,而她手上没有一分钱。赵金以750元/米的价格从福建大老板手中包到了工程,一般3个月大老板会和赵金结一次账,然后赵金再和手下工人结。大老板每次都要扣发工程款20%,李明秀解释说,大老板的理由是,扣押的工程款作为保证金,一直到扣足15万元。赵金生前曾告诉她,从8月份开始,大老板不再扣钱。爆炸发生后,福建大老板随之失踪。“工人们不管这个,他们只是跟我要工资。”

3天来,李明秀一直没有吃饭。这个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隧道的女人不得不在巨大的悲痛中,学着开始算账,处理丈夫留下的各种问题。赵金生前和福建大老板签有合同,对保证金有详细规定,但几天来的混乱中,李明秀没能够找到合同,福建大老板失踪了,首先是工人们3个月的工资没有着落,然后是工人们眼下在工地的生活保障,然后是福建老板扣押的保证金能不能要回来。这一切都压在了这个年轻女人身上。“包下工程,前期的材料及工人生活用品的开支已经花了几万元,赚的钱又都押在福建老板那里,怎么办?”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围在旁边的一群工人只是盯着她的计算器和账本。

“他到底去了哪里?我该怎么办?”结束采访时,李明秀起身再问记者,3天了,她没有丈夫的任何消息。

爆炸的背后——四川的隧道现实

这是都江堰不到两年内的第三次隧道瓦斯爆炸。

按照记者从四川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查询到的信息,2004年12月7日,位于新213国道都江堰至汶川段的龙眼睛隧道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当场造成2人死亡,61人受伤。当时的情况是,总长度1公里左右的隧道主体已经建成,但尚未通车。在此前的施工中,已经探明,隧道中含有煤层,施工过程中突遇隧道塌方,土石方在500至600米处将洞子堵住,造成气流不通。与此同时,原本藏在岩层中的瓦斯出现泄漏,随后发生爆炸。

《华西都市报》的报道显示,此前的2004年5月25日凌晨3时许,龙眼睛隧道曾发生瓦斯爆炸事故,5人被烧伤住进医院。

“隧道修建中出现各种险情,都是正常现象,但如果连续出现事故,那肯定就不是偶然了。”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隧道专家高波介绍说,都汶高速公路经过的地区多为煤层区,肯定含有瓦斯。施工前,勘测时就应该检测到。董家山隧道工程形象进展图的标注已经证明之前的勘测,后期发生爆炸只能是施工过程中管理或者技术出了问题。

而事实上,就在12月4日,中铁一局集团第四工程公司领导应都汶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领导邀请,检查了都汶项目重点控制工程董家山隧道,并在现场召开了全体管理人员会议,要求施工现场加强过程控制;理清经济关系,信守合同、实事求是,理顺与作业层施工队伍之间的关系;针对隧道软弱围岩(膨胀围岩)施工,加强长锚杆的锚固。都汶高速公路公司领导当场表示,决不辜负公司与业主的期望,保证在合同工期内完工。18天后,爆炸还是发生了。

“就像飞机事故,隧道事故概率极小,但危害很大。”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隧道专家高波解释说。由于隧道在山体内部修建,不良地质情况很难预测,比如,软弱岩体容易出现塌方,突然冒水,瓦斯爆炸,岩石突然弹射等。这都给隧道的修建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同时加大了隧道的修建成本。因此在修建隧道与盘山公路之间,一直存在很多争论。

具体到四川、成都,隧道仍然比盘山公路受欢迎。在高波的印象里,几乎所有四川与外界连接的高速公路都有隧道。以成都为中心,北面通向西安、南面通向昆明、东面通向湖北、西面通向西昌,所有的高速公路都有隧道。

高波解释说,成都平原海拔只有500米,本身是个盆地,周围全是海拔千米以上的高山,出川的公路要么是修建隧道,要么是修建盘山公路。按照单位公里的造价来计算,相同距离的隧道造价远高于盘山公路,至少是5倍。但盘山公路延长了线路,隧道为直洞可以节省距离。结合四川的地形分析,中间超低,周围全是高山,如果修建一般的盘山公路,夏天雨水多,很容易塌方,冬天大雪很容易结冰,这都不利于行车安全。比如本月初突然降温,秦岭上就冻住了几百辆车。目前秦岭已经开始修建长18公里的隧道。至于高速公路,就更不能盘山,盘山公路很多急转弯,无法保证速度,而且连续下大坡,会导致汽车刹车能力越来越弱,很容易出现事故。因此四川盘山公路很少,而隧道众多。

为减少不可预知的不良地质状况带来的危害,隧道施工前都要进行详细勘测。勘测的方法主要是按照一定规范从山上往下打孔,隔一定距离打一个孔,然后勘测下面的地质状况。但这种打孔成本很大,越往山顶,成本越高,要修便道、运送水电、机器等等。很多时候打一个孔就要上百万,因此现在很多前期的勘测工作,投资方为了节省投资,打孔往往达不到规定标准,这势必会增大偏差。这种不充分信息下进行的施工,加大了施工的危险性和不确定性。“勘测总有差距,即使勘测误差很小,施工中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高波曾多次参与隧道设计工作,他举瓦斯的例子解释这一说法,瓦斯在一定范围内的浓度就与开挖方法有关,游离态的瓦斯本来“藏身”在固体岩层内,但如果温度、压力、掌子面大小达到一定条件,游离态的瓦斯就会从煤层中转化。

这些不可预知的不良地质状况一旦出现,往往需要投资方加大投资,而业主在发包后,即主要由施工方施工,两者之间有沟通的问题、合同的问题,还牵涉再次转包中的合同问题,所有这些不确定因素都可能使隧道中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无法及时解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