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2006版小龙女和她的时代

2006-01-10 13:29 作者:朱文轶 2006年第3期
刘亦菲刚从欧洲过完圣诞回北京,这是她拍完“神雕”后的第一次大假。她很快还要去日本,因为她的声乐训练还在继续,她的由索尼公司发行的首张唱片在今年进入倒计时了。

刘亦菲刚从欧洲过完圣诞回北京,这是她拍完“神雕”后的第一次大假。她很快还要去日本,因为她的声乐训练还在继续,她的由索尼公司发行的首张唱片在今年进入倒计时了。

至今刘亦菲代言的广告(补水霜、洗发水、圣马田服饰)、相关新闻报道都在“点女成金”,不遗余力地渲染她的“美貌”。但那些认为她只靠美貌成名的人在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上映后却有了戏剧性变化。网上“亦菲仙居”论坛“北京帮领队”王金宇回忆,《仙剑奇侠传》上映后,网上各大刘亦菲迷聚集的论坛浏览量一路飙升,单就“亦菲仙居”一处而言,注册用户就从4万多人一下涨至8.7万余人。“我们都觉得刘亦菲只能用两字形容,‘完美’。如果还要说得更明白点,就是‘清新脱俗’。”一个名为“飞蜚菲”的ID经常在那里上传一些自己收录的刘亦菲资料、图片。“飞蜚菲”自称是女孩、14岁,随父母在英国定居。当问及为什么崇拜刘亦菲时,她反问:“国内跟我们差不多大的女星,我们还能喜欢谁呢?”王金宇也说,就他们网站做的调查,菲迷年龄段集中在18到21岁之间,大都是大中学学生,而14到25岁之间的人最有可能成为“菲迷”发展对象。

虽然刘亦菲也声称,“我希望改变戏路,多演些现代戏”。但只扮演某种类型的美丽大型古装戏角色的接戏策略在经年演绎中开始发挥效用。而“赵灵儿”一角,正是从“量变”积累至“质变”的关键转折点。有关“赵灵儿”的描述——本是一个受保护的快乐少女,在仙灵岛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天真如白纸,潜力却深不见底;柔弱如婴儿,勇气却不能估计;无知如傻子,心境却特别澄明——开始延伸定义刘亦菲扮演的所有角色,甚至她本人。

“赵灵儿”给了刘亦菲以信心。这种个性甚至不需要太加演变,就可以成为“小龙女”。刘亦菲相信自己更适合这一角色是因为,面对古墓外的世界,相较于自幼饱经忧患,大悲大喜的杨过,小龙女的社会经验是幼稚雅拙,不知所措的。她从来不能理解世人的复杂思维,但这一份幼稚又不同于豆蔻年华少女的天真烂漫,这份稚拙代表了一个未经历过社会礼教污染的自然,她的内心是透明的,想说就说,想爱就爱。

刘亦菲在接受采访时习惯性地捋起她搭在肩膀两边的长发,这个下意识动作古意十足。怎么看,坐在记者面前的刘亦菲和她演的小龙女似乎是两个重叠在一起的人物。她们都是社会教化和规则之外的自然之人,从未真正深入过社会;她们优秀还有些封闭,刘亦菲一年里生日在美国过、圣诞在欧洲过,现在还有一半时间在日本学习声乐,实在不需要去更广泛的与人群发生接触;她们轻柔、美丽,她们不需要食人间烟火也能取得让世俗艳羡的爱情和成就;她们共同代表了这个时代人们一致推崇的武侠故事和速度精神:瞬间性的成功,充满着种种让人揣度的传奇和神秘。

认为刘亦菲外形更接近于“小龙女”的人无不认同二者的神似在于“轻”。而同样有“小龙女”之称的金庸夫人林乐怡对记者说,她认为刘亦菲还不够“轻”,在她看来,刘的母亲要更具有这样的神韵。林乐怡说,她私下也和刘亦菲说起过这点,但小姑娘听了有些不大乐意。

说到她的上一个武侠角色,刘亦菲说,最大的不同是,她演王语嫣的时候是15岁,演小龙女已经18岁了。

“其实她还是变了很多,”一名采访过刘的娱记回忆说,2002年《金粉世家》开拍后不久,他就探班采访了刘亦菲,“当时她们母女逢人就打招呼,不拒绝任何采访,有时还主动问你一大堆问题。现在不行了,虽然还是很礼貌,但对人戒备。我问她们为什么变了,她们解释说‘这两年受了不少传言的伤害’。”

就像新的《神雕侠侣》完全不需要去顾及所有旧武侠版本里的条条框框磕磕绊绊一样,不同时代的武侠需要新的元素来填充,刘亦菲在她的立场上不需要去向前人看齐。她代表了这个时代的“小龙女”,她富裕、早熟、自信,她足够年轻、足够美,足够梦幻,也足够有谈资。

三联生活周刊:你演了三个武侠形象了。你觉得,和前面的两个比,“小龙女”的精神是什么?

刘亦菲: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她——侠骨柔情!她对杨过的包容、依赖和似水柔情,令她不仅仅是“侠”,还是位平凡的女人。她的“情”不像黄蓉对郭靖那么辣,但反而加重了她的深情。这一点表面看是弱化了“侠”,其实是提升了这个“情”的概念。这会让更多的人接受这个角色。

三联生活周刊: 《天龙八部》是你看的和演的第一部武侠吗?

刘亦菲:《天龙八部》是先看剧本,再看小说。《神雕侠侣》是先看的小说。拍金庸的戏,我觉得要看小说才有感觉。

三联生活周刊:小说里,小龙女这个人物给你印象是什么样的?

刘亦菲:我看完原著之后自己的体会。因为之前听说她怎么冷,但看完原著后,觉得她真的是个至情至性的人。杨过是个非常不拘束的人,比如他不认为小龙女就是一个非常冷的人,如何顾惜她的美貌,不动一点感情,他看重的是这以外的东西,就是小龙女个人本身的特质。她是冰和火的结合体,冷的时候非常冷,但一旦动了真情,就会非常投入。我觉得最凄凉和心痛的,还是等待十年后再相见的那一段。金庸把那一段描写的那么平和,大家彼此了解到一个阶段,即使十年没见面,大家也能明白彼此在表达什么。

还有人物的自我逃避,她一直在逃避杨过,因为她太为杨过着想了,这种感觉我也很喜欢。她完全把心思放在杨过身上,遇到杨过之前,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她师傅的一个翻版,但遇到杨过之后,她的感情被颠覆了。

三联生活周刊:怎么把你当时的这种阅读体验放到戏里面?

刘亦菲:演戏时的角色设计很外在,我还是喜欢当时进入状况,虽然那样很危险,但一旦你进不去,就找不到感觉,如果当时找到感觉,在戏里找到处理方式,还是比较舒服的。

比如,有几个动作还是比较能表现小龙女对杨过那种怜爱的感觉。因为小龙女比他大,虽然看起来比他小,那种感觉就是很矛盾。我觉得那也是一种美。像大姐姐给他更多关爱,有时候是像看小弟弟的眼神,但杨过有时候又会反过来给她关爱和包容。两个人就是这样互相体贴,我就会把这样的理解用在入戏后的一些动作上。

绝情谷那一场戏,我要表现出那种矛盾的心理,想认杨过又不敢认,非常难过,只好保持不断地吐血,心里悲凉到极点。我演的时候是转过身的,不让杨过看到表情,但一直在流泪吐血,心里非常悲凉,但是要克制自己,手都在发抖。

三联生活周刊:最后出来的“小龙女”更多是你的小龙女还是导演的小龙女?

刘亦菲:张纪中是中国最好的导演,还有余敏,他们排戏都非常要求完美,我自然也被放到很高的位置,跟他们排戏长大了很多。余敏非常追求浪漫,讲戏的时候会说很多哲学的东西,说得很深,而且说的时候也是跳跃性的。余敏就跟我说,不要刻意去套武侠这个概念,她说希望小龙女的感觉就是非常凄美,就是要有母性的感觉。但她也会要求我能演出《时光倒流七十年》里那种似幻似真的感觉,有时又让我能借鉴一下《第五元素》里的那个小女孩,把“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大能量”的酷劲演出来。

排一场戏前,她说我们来事先沟通一下,小龙女的心境是怎样的,是怎样的一种失落和矛盾?她是一个非常煽情的人。演员100%付出,但也用摄影、灯光来烘托。跟着她排戏,非常踏实。

三联生活周刊:和前面的几代“小龙女”比,什么是你自己的?

刘亦菲:我这次的造型非常尊重原著,长发一直垂到腰上。我戴的假发就有1.6米长,拍武戏时很不方便,经常踩到,吊威亚时长辫子还打到自己。小龙女这个人物有点洁癖,打人要戴着手套,打完人还要弹手指的灰,这种性格的人不可能不穿白色衣服的。

金庸大师太喜欢小龙女了,可以写到她一生不老,但现实生活中哪有这么好?她永远那么年轻,仿佛不受空间与时间的规范。当我们年少时她是一个少女,当我们老去,杨过也平添沧桑,她依然如一个梦中的少女,有着稚气和仙气。所以我觉得小龙女就像金庸说的那样,从头到尾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个故事才会成立。很多人觉得我年龄太小,是个误解,我认为这正是我的特点。

其实小龙女是一个美丽又特别无助的人。让大家很怜爱的感觉。这样要特别下工夫,看似非常小,我就有点这个感觉。千万不能一下子看上去就像个“姑姑”。

三联生活周刊:你好像说过你喜欢武侠的地方是因为“它把生活美化了”。

刘亦菲:我刚排戏的时候这么理解。但现在我觉得有些深入一点的东西,也不是语言能表达的。我现在对武侠有一种情感,觉得它不仅美化现实,也会在里面加入现实里的丑恶的东西。是梦幻的。

我演过的武侠女主角都有一个特点,非常完美,不食人间烟火,给大家感觉遥不可及。但我觉得她们内心都有一种非常吸引观众的特质。王语嫣非常书卷气,对感情很专一,非常有才华。赵灵儿是个神话人物,有母性,特别善良,年龄小,是最可爱的。小龙女是个结合体,你要找一个方法把她融合得特别整体,塑造一个外表冷漠,但内心热情如火的人。王语嫣是用说的,赵灵儿是仙术,小龙女是真刀真枪的。

我觉得武侠真是成人童话,有时候会给人一种精神鼓励。比如看完杨过和萧峰,男孩子就会想把自己当成那样的男主角去行侠仗义。

三联生活周刊:你演的武侠片里的男主角和你想象中的一致吗?

刘亦菲:好的对手,会给你带来特别多的灵感。每个人心里都对武侠有梦想,大家都不应该有标准去衡量,比如杨过应该有多高。应该有个感觉,抛开形象和外在。黄晓明对杨过非常用功,也给了这个角色很多新的东西。我们经常也在一起私下谈剧本。他对杨过有很多想法,包括对自己的发型。早期的时候是扎个马尾,到中期是乱的头发,后来再变成白色的头发。然后怎么按照这个来把角色分成三个阶段,怎么在这中间加入自己的理解。

双方的沟通是感觉上的,我不是特别喜欢对戏。我对戏的时候感情不会百分之百投入。因为很容易进入状态,你会麻木,你多拍几遍,就会发现自己完全按着一个轨道在演戏。这样就会觉得自己空了,麻木了,没有新鲜感。演戏时候一遍过的感觉非常过瘾。
我一直希望,“小龙女”会是我送给自己的“成年礼物”。
(感谢粲然女士为本文提供的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