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慈善晚宴,“我们不是富人俱乐部”

2005-12-27 16:46 作者:朱文轶 2006年第1期
中国慈善总会副会长徐永光最近在一次国际论坛上跟世界银行行长沃尔弗·威茨讨论中国的慈善问题。他对沃尔弗说,在美国慈善捐款活动中,华人总是最踊跃参与者,可见我们文化的基因里有慈善,并不是说只有宗教里才有这种慈善基因。沃尔弗·威茨认为,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少不是文化层面的问题,恐怕是现实的体制问题。

中国慈善总会副会长徐永光最近在一次国际论坛上跟世界银行行长沃尔弗·威茨讨论中国的慈善问题。他对沃尔弗说,在美国慈善捐款活动中,华人总是最踊跃参与者,可见我们文化的基因里有慈善,并不是说只有宗教里才有这种慈善基因。沃尔弗·威茨认为,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少不是文化层面的问题,恐怕是现实的体制问题。

作为一个纯民间色彩的慈善组织,北京狮子会同样要沿袭这条体制之路。作为一个国际NGO组织在国内落户,按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首先要寻找到一个相对资格的政府部门作为业务主管单位。当他们试图组织一台慈善晚会的时候,他们发现,仅依靠作为主体会员的“中产阶级”去说服企业的募款,劝募工作往往艰难而有限——结果,一家颇具实力的公司替他们更好地完成了这一切,找到了这台晚会的大部分宾客。

“我们不是富人俱乐部”,狮子会负责人、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申知非说,狮子会面对的主体人群是中产阶级,不是富人,也绝对不能是穷人。“从各地来看,狮子会希望有更多资源的社会人士成为会员,但这不是我们的目的。”而募款毕竟是任何一个慈善组织最重要的任务,至少在现在,要有更多的善款来源,它仍然更依赖传统意义上的资源概念。

慈善晚会,“私人捐款”的一个出路

一家公司替北京狮子会聚拢了慈善的人气。在12月初举办的这台以“助残”为主题的慈善晚会上,不少重要的政府官员、大企业老总和社会知名人士都露面了。北京狮子会会长郭春宁说,他们还请来了杨立伟、聂海胜和费俊龙三个宇航员,“三个宇航员同时出现在一台慈善晚会上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们之前封锁了这个消息,他们出现的时候,全场尖叫”。

郭春宁说,这个晚上一共募集到了600万元善款,这比去年要多出100万元。“大部分是‘卖桌’所得”,郭说,但也有大量的现场捐赠。地点设在北京嘉里中心。“嘉里中心60张桌子已经快坐不下了,气氛特别好,这样的捐赠现场能给人满足感,人们的善心会被激发出来,最后都恨不得把身上带的钱掏光了。”与所有慈善组织的负责人所信仰的一样,申知非和郭春宁都深信对任何人来说,慈善都是一种更天然与简单的品质。

北京狮子会在为他们的慈善晚会寻找富人和善款的同时,上海慈善基金会也在为他们即将举办的第55届世界小姐慈善晚会召开媒体见面会。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马仲器接受采访时说,上海慈善基金会这几年已经陆续推出了“娱乐慈善”、“快乐慈善”、“消费慈善”、“体育慈善”、“文化慈善”、“科普慈善”、“超女慈善”等概念。他把这台世界小姐慈善晚会称之为“美女慈善”,“企业花几万元可以买一个席位,既可和美女共进晚餐,又做了一件善事,何乐而不为?”

“有99%的企业家不知道到哪儿捐款。”马仲器告诉记者,根据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的一项调查,只有1%的企业家关注慈善活动和慈善捐款。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流通与消费研究室主任陈新年说,目前国内工商注册登记的企业超过1000万家,但有过捐赠记录的不超过10万家,99%的企业从来没有参加过捐赠。

徐永光认为,现在应该强调私人捐款的概念。而中国目前这个数量很低。“有一个调查表明去年中国人均捐款只有0.92元,如果我们把这些捐款,把企业给政府的捐款,把慈善排行榜的捐款和民间组织收到的捐款都加起来,数字比这个要大。”徐永光说,“但我认为应该扣除民间组织在发生自然灾害之外给政府的捐款,因为发生自然灾害时候,根据法律规定,民间组织可以给政府捐款。平时我们法律没有提倡企业给政府捐款,企业给政府捐款往往与花钱购买政策,购买土地,相关交易性联系在一起。企业家和富人的私人捐款不包括国有企业给民间组织的捐款,因为国有企业是国家企业。按照这样一个数字,中国私人和民间组织的捐款绝对不会超过GDP的万分之一。拿上海来说是慈善事业最发达的一个城市,它的私人捐款也没有超过GDP的千分之一。2004年美国捐款总额是2410亿美元,占GDP的2.19%,人均是828.7美元,我算了一笔账,中国人均收入和美国相差38倍,但是中国的人均捐款和美国相差7300倍。”
马仲器说,慈善晚会同时作为一个交际平台,把民间组织的目的跟中国社会的阶层资源结合起来。“给‘私人捐款’提供了一个出路。”

筹款也是竞争

“今年全国各地各种形式的慈善晚会明显多了起来”,一名NGO组织成员刘成伟说,对很多NGO来说,这也是一种争取善款的竞争。“哪一家的慈善晚会调动的社会资源更大,他们所能募集到的善款无疑会更多”,“尽管有官方背景的机构还是要实力明显,但它也给一些草根组织调动自己方方面面的社会资源参与竞争提供了一个机会”,“这与以往根本没法竞争还是不一样的”。

马仲器说,现在很多企业家不知道慈善捐款可以依法享受税收优惠,实际上,早在2003年9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就明确规定,对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个人等社会力量向中华慈善总会等机构的捐赠,准予在缴纳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前全额扣除。“我们可以借慈善晚会这种形式告诉那些捐款人这一点,并且它让捐款和这些款项在未来的使用有一个透明的展示。”

马仲器举例说,比如一个公司有100万元的收入,捐出3万元后,在缴纳企业所得税时就可以扣除3万元,只按照97万元缴纳。“这种税收优惠可以让企业在捐款的同时得到益处,是一种双赢的结果。”

事实上,税收还存在着障碍。一位资深的会计界人士指出,在从事慈善和公益事业的免税认定上,经常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最常见的问题是,为了防止企业的偷税漏税,企业在申请免税的过程中,必须凭中央或省级财政部门统一印(监)制的捐赠票据,并加盖接受捐赠或转赠单位的财务专用印章,才可以获得免税。

在北京市地税局2000年出台的文件中,京地税企2000445号文件对企业从事慈善和公益事业的免税做了如下规定:公益、救济性捐赠是指纳税人通过中国境内非营利性社会团体、国家机关向教育、民政、福利、卫生等公益事业或遭受自然灾害地区、贫困地区的捐赠。纳税人直接向受赠人的捐赠不允许扣除。社会团体,包括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希望工程基金会、宋庆龄基金会、减灾委员会、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全国老年基金会、老区促进会、联合国儿童基金组织、中国绿化基金会及经民政部门批准成立的其他非营利的公益性组织。纳税人向中国红十字会、公益性青少年活动场所的捐赠允许全额扣除。2001年,国家税务总局为支持农村义务教育发展,又规定,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个人等社会力量通过非营利的社会团体和国家机关向农村义务教育的捐赠,准予在缴纳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前的所得额中全额扣除。

给中华慈善总会的捐款当然可以获得税收减免。狮子会的主管单位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也在这份免税名单之列。但对于其他没有名列其中的组织,能否获得免税认定仍是件模棱两可的事情。并且企业捐赠款物的金额如果超过企业当年税前利润的3%,超额部分仍需缴纳企业所得税。刘成伟说,“完全以慈善劝募的规则去做慈善还不太现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