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艺伎:两种不同的回忆

2005-12-21 09:52 作者:李明 2005年第46期
由于美国文化对日本艺伎存在的偏见,日本人对该片及其原著并不买账

长期以来,相对封闭的日本艺伎世界在西方人眼中一直充满神秘感,这也正是《艺伎回忆录》小说及同名电影风靡世界的原因,然而由于美国文化对日本艺伎存在的偏见,日本人对该片及其原著并不买账。

1992年,一个叫阿瑟·高登的美国留学生(获日本史学硕士)对日本艺伎产生浓厚兴趣,决心写一本有关艺伎的书。几经周折,高登在京都找到在当红时毅然退出艺伎圈子的著名人物岩崎峰子。他在岩崎峰子家住了两周,采访她,录下有关峰子生平的录音资料长达100个小时。五年后,高登因出版小说《艺伎回忆录》红极一时,小说《艺伎回忆录》仅英文版就卖出了400万册,很快被译成32种文字。

然而,热销欧美的这本书因书中充斥的鄙俗情节而不受日本读者的喜欢,其日文译本销量平平,并遭到日本文化学者的坚决抵制和围攻,当好莱坞决定拍摄《艺伎回忆录》时,甚至有日本人在美国报纸上刊登启事,称这是对日本的文化强暴。

曾接受高登采访的岩崎峰子向美国司法当局提起诉讼,状告高登及其出版商——兰登出版集团旗下的阿瑟·诺普夫出版公司,指控高登在书中将艺伎与青楼女子混为一谈,为迎合西方读者的猎奇心理,而对“所有艺伎”进行“侮辱”,是在肆意践踏艺伎的清白。鉴于该书在全球销售收入接近1400万英镑,岩崎峰子以高登违反与其签署的保密协议为由,索赔700万英镑。

小说版《艺伎回忆录》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二战前的京都,时代背景从1929年开始延续到二战结束。讲述9岁的农家姑娘新田小百合被贫寒的父母卖身进入艺伎馆学艺,小说的高潮是艺伎馆老板拍卖小百合的童贞,后来,忍辱负重的小百合像岩崎峰子一样终于成为艺伎界的传奇人物。岩崎峰子指控高登信口雌黄,她表示:“我们圈子里绝对没有牺牲色相的事儿,艺伎馆可不是出卖肉体的藏污纳垢之处。”为此,她要求高登公开道歉,并责成他再版此书时,将峰子的姓名从前言中抹去。

但对岩崎峰子的指控,靠小说大发其财的高登回敬道:《艺伎回忆录》纯属虚构,“我已对采访素材进行了很大调整,小说不是写她的,只是要呈现一种生活图景”。

在获胜把握不大的情况下,岩崎峰子宣称要亲自写一本真正的艺伎回忆录,“纠正人们对日本艺伎的偏见”。2001年7月,日本最大的出版公司之一讲谈社隆重推出了岩崎峰子撰写的回忆录,初版发行后反响很大,2002年9月再版,到2005年6月,已经增印了十几次,连续热销日本,据日本亚马逊网上书店介绍,仅经该网站发行,其英文版就售出16万多部,日文版达25多万部。目前该书已在17个国家翻译出版,畅销欧美。对艺伎世界,传奇人物岩崎峰子最有发言权。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她是京都最富有也是最著名的艺伎。当年,包括英国女王、艾丁堡公爵以及查尔斯王子等国际政要都曾欣赏过她的表演。岩畸峰子生于1949年,她5岁起就开始接受艺伎必需的舞蹈与礼仪训练。15岁那年,少女峰子成为见习艺伎,等到了21岁生日时,峰子获得“襟换”资格,即有资格将和服领子的颜色由红色换成白色,从而正式晋升全职艺伎。8年后,时值巅峰期的峰子退出艺伎生涯,这在当年是轰动日本的大新闻。她功成身退后不久就与艺术家岩崎仁知结婚,如今在京都郊外过着平静的生活,膝下有一双女儿。

岩崎纪实版《艺伎回忆录》故事梗概

由日本讲谈社出版的岩崎纪实版《艺伎回忆录》,直译为《艺伎峰子的豆蔻年华》,英文版译名为《艺伎,一种生活》,这部文学自传主要描写“我”5岁时被迫进入祈园艺伎馆,经过严格训练,15岁成为舞伎,后晋升为祈园有史以来第64个有正式资格的百里挑一的艺伎,连续6年成为业内收入最多的人,成功的同时,“我”又不得不面对作为女人难以想象的修炼之苦,真实再现了京都祈园街的现实生活。

岩崎写这本书是想告诉人们:艺伎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女性自立的职业,而不是美国人误解的“娼妇”。

主要情节如下:

在我10岁时,父母带我到祈祷街叫作岩崎的“置屋”(专门培养艺伎的世家)正式签约接受艺伎培训。我家生活贫苦,我有4个哥哥,三个姐姐,我的三姐已经被送到“置屋”,其实我5岁时岩崎家的人就劝我父母让我到“置屋”受训,没有正式“过继”时,我就到那里学艺了。我从小就喜欢樱花,穿美丽的和服,加上大哥有了工作能挣钱,受到父母的夸奖,我也下决心将来当艺伎自立,答应父母去“置屋”,因为到那里还能穿和服。我原来叫政子,后来给我改名叫岩崎峰子,开始学音乐舞蹈练功非常辛苦,还要打扫厕所。开始有的“姐姐”欺负我,我把那里当作“恶魔之家”。后来我学会和大家和睦相处。

13岁那年的一天,我身体流了很多血,我以为是得了“痔”,吓坏了。姐姐说我长大了。15岁那年我参加了正规的舞伎考试,考了第一名,一举成功。她第一次招待的是一位美国电影导演,学到的英语也用上了。经过严格训练,21岁晋升为祈园有史以来第64个有正式资格的艺伎(有资格从穿红领子的和服换成白领子和服,我们叫“襟换”),连续6年成为业内收入最多的人。

社会上有人认为我们不是良家女子,有一次有一个坏家伙在街上调戏我,我拼死斗争,把对方吓跑了。我认为艺伎是艺术,男人女人都是我们的接待对象,有时也接待一家子人。有客人要我喝酒,我坚决不喝,我说不到20岁,我们不能喝酒。我们的工作紧张劳累,不为人知。我的工作非常繁忙,通常每天晚上要转十来家茶楼或料亭。从早6时工作到深夜2时,每日只能休息3个小时。可是不论多累,在公共场合我都注意仪表,比如在火车上再困,我也不眯眼睛。

我一直没有爱情。我们这里的人有的得了“恐男症”,不敢和男人多交往。电影演员利夫经常到我这里来,他有妻子和孩子,他喜欢我,我决定不和已婚的男人谈爱情,这样对他的妻子和孩子不利。

有一个“水扬”仪式,过去是第一次和男人过夜的仪式,现在仅仅是个仪式而已。利夫和我密切联系三年后的一天夜里,他留在我的房间。他要睡觉,可我一直坐着不动,他向我要求“初夜”,我坚决拒绝了他。

利夫去美国旅游,约我在纽约相会,我利用假期前往。我们玩得很愉快,在纽约的大饭店里,我把“初夜”献给了他。但我们的爱情不能公开,也不能和他一起拍照。

岩崎家的生意越来越差,艺伎业没落凄凉。大家的生活也很艰难。我建议重新装修房子,改变面貌。原来岩崎家房子的产权是别人的,不能装修。我联系银行在一个星期里将其买下。决定在原址建一座楼房。

我提出引退不干了,祈园街的人都纷纷劝我回心转意。从1982年起,我开起女性美容院。美容院里挂着一幅“七尾狐”的画,那是一个画家佐藤甚郎送给我的。几年后,这位画家成为我的丈夫,因为是倒插门,他改姓了岩崎。

利夫后来吸毒,再后来得了癌症,他是个自我毁灭的人

日本艺伎

艺伎最早出现于日本元禄年间(1688~1704年),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日本艺伎的形成过程受到中国唐宋时代教坊的影响。但是在现代社会中,还能保留这种古老的职业,并且在服装演艺以及行为规范上仍然保持古风,则是日本艺伎的一大特点。在江户时代早期她们主要服务于作为统治阶层的武士,后来又把新兴的商人阶层作为主顾,在明治维新后她们服务于社会上流,这一特点使她们能够经久不衰,延续至今。艺伎的职业特点决定了艺伎必须保持神秘感。艺伎原则上卖艺不卖身。她们试图表现出远离俗世,仿佛生活在爱的世外桃源一样。艺伎必须培养一种特殊的气质。通常艺伎是在古典艺术的训练中培养古典式的高贵气质。她们接受了歌舞书画的熏陶,学会了茶道花道,掌握了上流社会的极其复杂的敬语,言行举止待人接物,无不透露出古典式的教养,试图展现人们观念中女性美的所有要素。

古城京都上世纪60~70年代艺伎多达800余名,而今只有100名左右。日本全国现有艺伎不过数百人,是典型的夕阳产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