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九江地震的一些细节

2005-12-15 09:59 作者:程义峰 2005年第45期
同样因为陌生和没有防震观念,江西省地震局局长朱荃说:“这次地震没有一个人是被压在屋子里死亡的,几乎都是因为避灾不当而被砸死或摔伤。”

灾难来临时候,除了恐惧,九江人更多的感觉可能是陌生。中央某机关驻赣官员章楚向记者回忆道:“当楼体晃动、地底下传来轰隆隆声的时候,我知道这是地震,但我以为震中在台湾或福建。因为今年南昌几次有震感,后来证实震中都在台湾那边。”同样因为陌生和没有防震观念,江西省地震局局长朱荃说:“这次地震没有一个人是被压在屋子里死亡的,几乎都是因为避灾不当而被砸死或摔伤。”

被地震袭击的人们

29岁的李秋玲被认为是这次地震中“第一名遇难者”,她的丈夫叶裕斌在瑞江市林业局做司机,叶哭着向记者讲述了11月26日早晨发生的事:“一大早我去林业局问有没有出车的任务,在得到否定回答后,我就往家里走,忽然整个路面和路边的树都晃起来,我一看情况不对,马上跑回家把9岁的儿子抱出来,却没有发现妻子,我知道她去自己开的缝纫店了,就急忙朝那边跑。”等叶裕斌赶到缝纫店的时候,有人告诉他,李秋玲“被房顶掉下来的瓦砾砸了,已经被一辆农用车送到医院抢救去了”。再赶到医院,“她已经重度脑血肿断了气”。李秋玲的妹妹说:“我们正在店里干活,忽然机器抖动得厉害,姐姐尖叫一声,拉着我跑出缝纫店,却在中途被瓦砾砸到了脑袋,当时就不能说话了。”叶裕斌的哥哥叶裕家也哽咽着说,“事情发生时候我正在九江市区办事,地震过后几分钟我拼命给家里打电话,都是忙音,后来有人打我的手机说弟妹出了事,我真是欲哭无泪。到目前为止,裕斌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只是守着尸体发呆。”李秋玲的丈夫前两年一直在福建、广东一带打工,去年底才用打工挣的钱在家乡开了个缝纫店。

与李秋玲相比,瑞昌市一位叫周华的玻璃店老板比较幸运。他称自己是“死里逃生”。“26日早上我正跟一个客户在店铺里谈生意,忽然二楼装玻璃的柜子倒了,声音非常大。因为这个店铺是新盖不久的,是市里的重点工程,质量上应该有保证,我意识到可能是地震了,马上拉着客户往外跑,刚跑出去没一米远,店里竖着摆放的玻璃全倒下来摔得粉碎,8吨多玻璃啊,如果不及时跑出来,我们肯定被玻璃切割得体无完肤了!”惊魂未定的周华开着私家车到附近一个学校的操场上过了两个晚上,他说自己“再也不敢回店铺了”。

瑞昌市赛湖农场发生的一幕更令人称奇,该地一名叫柯冬莲的农妇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仍然心有余悸。“11月26日早上,我和丈夫周细弟在地里摘棉花,摘了没多久,忽然地面晃得厉害,心里非常难受,抬头一看,棉花地已经塌陷了不少。我们就往家里跑,将一些贵重东西抢出来,再回来一看,发现棉花地里有一个600余平方米的地陷坑,地坑的形状是一个规则的圆形,最深的地方约4米。”

瑞昌市市长郑羡银也经历了这惊心动魄的10秒钟。“刚起床不久,我就感觉到一种强烈震动,整个楼像在筛豆子一样,钢制窗户哐哐直响,鱼缸里的水被震出来不少,我赶紧拉着家人跑出去,外面已经有很多人了。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一位副市长家里的电视机都被震到地上了。”

从地方官员到普通老百姓,对这次突如其来的地震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很多灾民在地震面前失去了理智和判断能力,最典型的一例,瑞昌市一位母亲在地震发生后抱着幼子从楼上跳下,结果被飞落的砖石砸死。谈到这些,正在当地指挥救灾的郑羡银市长说话语速很快。“如果说是其他灾害,比如水灾、风灾之类的,事先还有预兆,我们还可以做好应对措施,减少损失。但这次地震非常突然,也没有预告,人们难免措手不及、无所适从,毕竟九江地区已经100多年都没有发生过这种规模的地震了。”

地震当晚九江市有40万人不敢再呆在家里,即使政府已经发出安全通告,他们也很惶恐,不知道该不该回家。

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11月26日的那场5.7级地震震中位于九江县、瑞昌市交界处的九江县新塘乡四华村,具体时间是8点49分,同一地点又于其后的9点25分和12点55分连续发生两次大的余震,震级分别为4.1和4.8级。地震后的两天,九江地区已经发生不同级别的余震300多次。

灾情与救援

政府方面的应急机制还是有效的,九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来安说:“我在家里听到轰隆隆像野兽低吼的声音后不敢马上肯定是地震,但心里很纳闷,因为附近没有工地施工啊!没过几分钟,接到市委值班室电话,说市委要召开紧急会议,我用5分钟赶到会议室,发现市委书记赵智勇、市长蔡晓明已经到了,对这次灾害他们所了解的情况也非常有限,但大家都明白出大事了,必须抓紧时间工作。会上我们启动了应急预案,随后分头去灾情比较严重的几个地区进行调查和安抚。”“国家规定凡遇到重大突发事件,政府必须24小时向社会作出说明,但地震过后不到3小时,我们就通过电视台发布了九江发生地震的消息,初步公布了受灾情况,并请群众相信政府,不要过度慌张。另外奉劝百姓投亲靠友、相互帮助,也要求各单位妥善安排,呼吁社会求助的工作也在紧张进行。所有这些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稳定社会和安定人心的效果。”

章楚跟九江市委市政府领导都很熟悉,在震后他马上拨打市委值班室电话,忙音;再拨打几位市领导的手机,还是忙音。“这种情况只在1998年大水灾九江决堤后出现过,决堤后的半小时,整个九江市移动电话网络几乎瘫痪了,因为有很多人同时拨打,造成电话系统超负荷运转。”
瑞昌市长郑羡银在发生地震的当晚一宿未睡,“我们九江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在一线安排灾民,一个晚上没合眼,瑞昌是这次地震中震情最严重的县市之一,我哪能睡得着?估计今晚又得忙一个通宵”。瑞昌市区是一个老城区,城区建筑在地震中受损的情况十分严重。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目前江西省因地震导致坍塌或受损的房屋共有14万间。分析房屋受灾情况,九江县委书记温浙兴说:“江西农村比较贫困,房子就是农民们最大的甚至是惟一的财产。虽然受损的民居大部分没有塌垮,但是我在好几个村庄看了看,今后这些房子都是危房,很难再住人了。”

惊魂过后,根据11月27日晚18时的震后统计,11月26日上午的那场地震共造成13人死亡,800多人受伤。波及九江、宜春、景德镇等50多个县市,受灾总人口达564万,部分县市通信、交通、水电中断。因为震源较浅,邻近江西省的湖北、湖南、安徽等地震感强烈。“发生在江西九江瑞昌间的地震震源在地下20公里处。”湖北省地震局新闻发言人秦小军说,“震波半分钟后就到达距震中170公里开外的武汉市区,武汉市市民可听到门窗、器皿震动作响,看到吊灯等悬挂物摆动。”但“武汉市区的烈度为4级,不会危及建筑物安全”。不过,地震之外的伤害不断出现,与江西省相隔不远的湖北阳新、洪湖、薪春三地学生在撤离过程中,相继发生踩踏事件,共造成72人受伤,有7人重伤,其中距震中仅70公里的阳新县浮屠镇中学就有47名学生受伤。

地震发生当天下午,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省长黄智权和有关部门负责人赶到瑞昌市人民医院抗震医疗救治中心看望受伤群众。当晚,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分别给江西省官员打电话,要求做好救灾工作,尤其要精心照顾好老人、妇女、儿童和病人,确保受灾群众不挨饿、不受冻。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九江市市长蔡晓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地震以后市委市政府有三项工作要做。“首先,全市将对这次灾害中受损的所有房屋进行排查和鉴定,逐一贴上标签,以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其次,九江是一个工业基地,有很多生产企业有易燃易爆、有毒有害气体、液体,要进行逐一排险。最后,因为九江的水利设施比较多,市里还将组织人员对境内防洪堤坝的性能进行调查,及时检修。”

因为冬季夜里寒冷以及担惊受怕,许多在外露宿的百姓第二天都患上了感冒。记者了解到,有关部门已经向灾区派出了医疗队,并且向灾民派送预防感冒和肠道疾病药品。

“目前在外露宿的灾民生活很简单,只能保证最基本的饮食,最缺的就是帐篷,26日晚上我们能调集的帐篷只有250顶。”九江市副市长张华说,“不过省里的、市里的、兄弟省市的以及中央的援助正在陆续运过来。”11月27日晚,除1000万元救援资金外,民政部紧急调运的6300顶帐篷运抵灾区。瑞昌市长郑羡银介绍说,“每个帐篷住几户,10~15人,优先保证老人、妇女、儿童和病人,虽然挤一点但也没有办法”。

记者调查了解到,在震前,九江市就是“全国50个重点地震设防城市”之一。可能由于多年未发生中级以上地震,人们都少有防震观念。“就全国而言,江西地区是地震率极低、强度微弱的省份,5.7级相对西部来说也是一个小地震,对江西来说就算大地震了。”中国地震局地震研究所工程研究院总工程师周本刚表示。为什么震前没有预报?这几乎是九江所有灾民们的疑问。对于这个问题,一位地震专家的回答是:“事先监测到一些异常现象,但是很难确定。”

11月27日晚,为稳定人心,地震专家组向公众做出说明:“离震中20公里以外的人们是安全的,可以回家休息。九江地区目前不会发生比11月26日5.7级更大的地震。”但据现场记者介绍,大多数灾民仍然将信将疑,不愿回家。目前江西、湖北和福建省地震局已派出应急工作组,架设流动地震监测仪开展余震监测,但对九江震区的将来,专家们还没有一个十分肯定的说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