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混搭与开放:2005最佳产品与设计

2005-12-06 13:58 作者:尚进 苗炜 钟和晏 朱步冲 吴戈 于萍 鲁伊 马戎戎 2005年第46期
“新世纪似乎越来越缺乏让人兴奋的事情了”,这是《滚石》杂志的一句感慨。 没有人解释这本杂志为什么会感到一丝空虚。这两年有一个时髦单词是“科技美 男(technosexual)”,说的是那些喜欢消费电子产品的商务人士,但带上一 个iPod,露出白色的耳机线就时髦了?Technosexual和Metrosexual、Ubersex ual一样是渴望新鲜感的媒体生造出来的词

“新世纪似乎越来越缺乏让人兴奋的事情了”,这是《滚石》杂志的一句感慨。没有人解释这本杂志为什么会感到一丝空虚。这两年有一个时髦单词是“科技美男(technosexual)”,说的是那些喜欢消费电子产品的商务人士,但带上一个iPod,露出白色的耳机线就时髦了?Technosexual和Metrosexual、Ubersexual一样是渴望新鲜感的媒体生造出来的词。

12月2日,在北京的“设计与中国新兴市场”论坛上,《商业周刊》编辑Bruce Nussbaum回答为什么大家感到不兴奋:“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人们说到产品创新,总是在说技术上的进步,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技术,带来革命性的变化,那时候许多公司将一个产品或设计推给消费者,告诉你这是高科技,你去用吧。但现在的创新是由消费者推动的,更强调消费者的体验,它可能没有那种技术上的革命,因此大家感到不是那么兴奋。”

IBM式样的庞大企业工业设计审美,被80年代索尼式的轻巧愉悦取代,而Google特意倡导的简洁,是将使用者的便捷为核心考虑。IDEO亚洲区总裁安迪·史维奇先生说:“以前我们谈到设计总是说一个东西很酷,这是不全面的。设计今天无所不在,设计不光是外观,而是产品、服务中都要包含设计思维,设计思维就是公司的未来。”

几乎无法统计全球每年有多少设计大赛,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乎每个月都有大大小小的比赛,“在经历了20世纪初咯吱作响的仿生设计,20世纪50年代开始无处不在的塑料泛滥,以及90年代新甲壳虫汽车代表的重新流行,全球消费品文化的设计找不到新路线。”这是纽约大学艺术中心主任霍金斯教授在1994年写的那本《迷糊思路下的混沌设计》小册子中的诉说,这本纽约大学内的民间刊物一共只印刷过500本,至今只有纽约大学图书馆保存了两本半原书,但是却让很多人产生了共鸣。

“文化混血,目标混杂,趣味混乱,风格混搭”,这是今年8月份一本叫做《混搭中产家》书中自序的第一句话,尽管这是一本探讨中国居住问题的文字合集,对混搭的观念并无深刻理解,但并不妨碍读者对混搭这个词汇产生共鸣。实际上此书只不过搬用了一个名词。混搭的流行,更多来源自2001年的时装界,日本的时尚杂志《ZIPPER》当时写道:“新世纪的全球时尚似乎产生了迷茫,什么是新的趋势呢?于是随意配搭成为了无师自通的时装潮流。”拼贴、混杂、组合,这些传统的后现代词汇似乎并不能足以解释Mix&Match的劲头,超越同类项的时空交错只能以本身就急剧混合味道的“混搭”来注释。已经很难考证是谁把Mix&Match,这则时装界的术语翻译成了混搭,但混搭似乎愈演愈烈。

穿皮草混搭薄纱、晚装混搭牛仔、男装混搭女装、朋客铁钉混搭洛丽塔长裙,这是混搭潮流在时装界流行开来的几种基本组合,混搭的渗透性几乎无所不包,原因很简单,不需要你进行创新性的探索,需要的只是遵循一定原则,将若干原来不沾边的东西组合在一起,这种近似创新的伪创新,可以说模糊了界限,同时又清晰了界限。

2005年夏天,一位叫做ZapWizard的人,动手自己改装iPod。利用北美红木打造的iPod外壳,让厌倦工程塑料的消费者眼前一亮。现在设计领域的材料完全为了大批量生产而考虑,塑料易掉漆,金属有磁性干扰,皮革则易污染,而木头却并不存在上述问题。这被《大众机械师》评说为:“电子时代木工们无所事事的结果。”这种改装式的混搭越来越有趣,大有取代传统奢侈品倡导天下独一份的保守态度。

伦敦时装学院的山迪·布兰克说:iPod的惊人成功已经证明——技术也可以是时尚的。现在,时尚产业受到了启发,正打算将iPod的简便和强大的功能引入服装的面料。他说:“iPod真正启动了可穿着技术的理念。现在已经有滑雪外套将iPod的控制键植入袖口材料内。通过和英国电信等公司的合作,我们正在研究能使时尚产业满足消费者更高期望的技术。”

诺基亚7270限量版手机,披上了范思哲的皮。梅赛德斯-奔驰热销已久的CLS跑车,被瑞士钟表大亨万国的设计师重新修饰。功能性的混搭在消费电子和汽车上被频繁使用。2005年所有的手机巨头都不自觉地走上了混搭的路线,先是索尼爱立信将音乐带入手机的W800,诺基亚直接将4GB硬盘嫁接到N91之上,试图依靠音乐性能的混搭压迫苹果的iPod,三星手机具备700万像素的SCH-M709一经露面,马上引来了专业数码相机厂的一片讨伐之声。

2005年,三星公司在《商业周刊》品牌价值的排名上终于超过了索尼,他们的创造能力来自它在伦敦、东京、旧金山、汉城,以及一年前在上海设立的设计中心。索尼公司在上海也有一个设计室,他们给青少年提供数码相机,让他们记录下自己的生活,以此获得灵感设计最新的随身听。索尼害怕他们成为一个“爹爹公司”,好像他们的产品都是为上一代人设计的。三星负责市场营销的执行副总裁Eric Kim表示:“三星的根本一直都是产量和市场份额,而不是利润率和技术。如果不是亚洲金融危机,我们也许并不会转型。当无法再依赖价格优势在低端市场竞争时,我们只能提升公司的品牌、设计和技术。”

在“设计与中国新兴市场”论坛上,韩国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教授Kun-pyo Lee的开场白是这样的——本来我们的含义是Morning Calm,但在2002年世界杯之后,我们发现自己是DYNAMIC KOREA!因为我们可以拿到世界杯足球赛的第四名。与李教授相呼应,最近一期《时代》周刊报道说,韩国过去用制造业来建设现代经济,现在则开始琢磨怎么用脑子,韩国电影、音乐明星、克隆技术、在曼联踢球的朴智星,都是韩国新经济的代表。

李教授回忆三星老板李健熙在1999年发表的演讲:软性设计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我们要搞设计革命,彻底改变企业形象。这个三星国王的演讲立刻收到了成效,通过与IDEO的合作,从2001年到2005年,三星共获得19项美国工业设计年会的奖项,而同时期,苹果公司获得17个。

李教授说,以前在三星公司,设计师不考虑技术问题,设计是低级工作,市场营销与工程师才对产品负责,工程师可以向设计师抱怨:不要做那些花样太多的设计,我们做不出来,如今各类人员都能协同作战。

台湾科技大学设计学院教授梁又照曾经在ACER公司任职,他介绍说,去年台湾地区有26项产品获得各类设计奖项,其中85%都是IT产品,65%都是ACER、明基和华硕这三家大公司的。如今,内地的一些大公司也开始注重设计,11月一期《商业周刊》以“中国设计”为封面,讲述了联想、海尔的故事。他们说“联想正打算成为下一个三星”。

联想公司工业设计中心总经理姚映佳说:“德国制造意味着秩序和品质,美国制造是自由和个人主义,日本制造意味着精确与细节,我希望中国制造意味着友好、充满希望。”

而来自GE公司一位设计主管说,中国大多数公司都在打价格战,都想挣快钱,这样的商业文化很难让经理人做长期规划。价格低,成本低,不重视设计,大家都在这样的恶性循环,我们要等待下一代经理人成长起来,他们才能懂得有附加值的产品是什么。Uimark设计公司的创始人缘诗道说,中国会从一个向全球提供生产的国家,成为一个创造新的品牌并会管理品牌的国家。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才会给“中国制造”赋予新的含义。

如果自由与开放是创新的来源,那么苹果公司显然不够开放,在许多公司专注于一个领域的时候,苹果还是什么都自己来。它生产自己的硬件,自己做操作系统,自己做软件,自己做消费电子产品,自己做网上音乐商店。但他们的确是创新与设计企业的一个标杆。

苹果公司总裁乔布斯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你在车展上看到一辆概念车时会觉得它很棒,但几年后你真见到批量生产的车时,你会比较失望。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设计师把他的主意拿给工程师看,工程师说,我们不能这样做,这不可行。拿给工人看,工人说,我们做不出来。

1997年乔布斯重返苹果时就是这个状况,当他和设计部门的头儿约纳森·埃文把糖果一样的iMac讲给工程师时,工程师都说做不出来,并给出一堆理由为什么不能做。但乔布斯说,我们就要做这个。“为什么?”“因为我是老板,而且我认为我们能做出来。”在苹果公司,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协作,二是控制,设计、硬件、软件部门一起工作,产品不是从一个团队接力到另一个团队。而控制是乔布斯的事,苹果公司就是他个人气质的产物,他对技术的挑剔与苛求使他必须对所有东西全盘掌握,他认为,如果一个公司做硬件,另一个公司做软件,那么创新就很难产生。因为他们的协作不能到无缝隙的状态,没人为消费者界面负责,这就是混乱。

苹果的iPod表明,设计和易于使用和功能一样重要,许多公司的设计中心也将设计师、工程师、社会心理学家放到一起工作,但收效一般。托尼·费德尔,苹果工程部的头儿,iPod就是他的得意之作,他对《时代》周刊说:在过去10年间,产品的定义已经发生变化,我们的产品不是iPod,而是网上音乐商店,iTunes软件和iPod,许多公司没能在协作的道路上打造出一个系统来,我们建造了一个系统,没有任何缝隙。

在iPod nano推出之后,微软公司一位副总裁买了一个,在微软公司内部一个会议上,他说:“苹果的确做出了一个新的有趣的东西,但他们的哲学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一个平台公司,我们坚信要帮助别人并建立一个生态系统。”微软负责XBOX的高级主管接着说:“苹果干的事不是为唱片公司服务,也不是为零售商服务,他们干的事就对自己有好处。”

这个会议的主旨是如何防止苹果在iPod上的胜利成为一个平台上的胜利,一个随身听不可怕,但消费者如果都习惯用并只用iPod来下载音乐和视频,那就不一样了。

平台和系统,这是比一两件产品更重要的东西,更需要设计。Google、维基百科、亚马逊书店的读者注释、照片网站Flickr,这都是新的平台。一位技术专家说,未来几年能改变大家生活的创新是集合智慧(Colletive intelligence),新技术将个人的才能呈现于公共空间。

《金融时报》的报道说,如今有数以万计的项目是通过全球数百万人的协作来实现的,比如博客、免费软件、新闻组(newsgroups),它们帮助人们做各种事情,开放式的协作曾经是一个梦想,如今,网络已经使它变为现实。网上最流行的服务器Apache,以及在最大的免费软件和开放源码软件索引SourceForge.net上列出的超过10万个项目,主要都是通过志愿者的“游戏”来成就的。

《让创新民主化》一书这样说,由使用者激发的创新已经成为诸多公司强大的财富源泉,并由此促进了经济的整体发展。而耶鲁大学教授尤查·本科勒(Yochai Benkler)在一本即将出版的书中提出,现在的挑战在于,要搞清楚“在何种条件下这些大量不同的社会行为能够转化为经济生产的一种重要形式”。人们如此行为不仅是为了得到这些行为可能创造出来的财富,也包括仅仅是为了获得其中的乐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