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巴黎在燃烧

2005-11-25 09:25 作者:薛巍 2005年第42期
至11月6日,经过了连续9天的骚乱,参与者说他们已经将法国的一些地方搞得像巴格达一样了。他们一个晚上就烧了750辆汽车,创造了单日的最高记录。警察逮捕了250多人,其中包括一位10岁的孩子,因为他被看到手里拿着一瓶汽油。政府虽然已经召开了数次紧急会议,向巴黎市郊派出了2300名防爆队员,骚乱局面仍然没有得到控制。

美国《新闻周刊》11月3日的一篇报道说:“周三是巴黎东北郊破烂的移民区逢集的日子。直到中午小摊才在停车场旁边摆出来。黄色的油布和雨伞从灰暗的住房中间劈开了一道亮光。戴着面纱、涂着红指甲的妇人穿行于11月的湿气之中。小贩们什么都卖,运动服和长袍、石榴、洗发水、野兔、茶壶……它可以是法国首都任一个移民区,但它是克利希苏布瓦,警察跟穆斯林居民发生冲突的地方。它也可能是埋葬内政部长萨尔科齐当选总统的愿望的地方。”

德国《明镜》周刊的文章写道:“小房子的窗台上摆着花盆,花朵艳丽,篱笆里面的园子非常整齐,巴黎东北郊24公里外的克利希苏布瓦镇本来是静谧的一角,但是现在,沿着路走到头,已经看不到安静的气氛了。事情的源头要追溯到一个高压变电站。”变电站的门上写着“电力比你更强大”。变电站直到最近才证实了它的致命性。10月27日,星期四,两名刚看完球赛的北非裔男孩,15岁的巴努、17岁的齐亚德以为警察在追捕他们,慌不择路,跑进了这所变电站。2万伏的高压在瞬间夺去了他们的生命。周日上千名游行者走上街头,他们身上的T恤写着“Mrot Pour Rien”——“白白送命”。居民认为警察在追赶他们,在移民区,不管你有没有干坏事,警察抓到你总会对你不客气,所以他们都会跑。警方则说,他们是在追赶另一帮入室抢劫的人,这两个孩子看到那帮年轻人在跑,也跟着跑起来。

当晚的抗议活动迅速蔓延到巴黎郊区其他类似的移民区,数名警察受伤,两名骚乱者被逮捕并被判处80天的监禁。接着骚乱者跟警察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偷偷点燃公共汽车、政府大楼、商店、工厂和超市,他们甚至放火烧了一座幼儿园。一大早一群年轻人将燃烧着的垃圾箱投向街道,引燃邻居的汽车。直升飞机在空中盘旋,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汽车燃烧。只要警察试图靠近汽车,就会遭到石块和酒瓶的袭击。骚乱者还向消防员投掷铁球、汽车电瓶甚至铁锅。一位消防队长说:“消防车在没有护卫车和警车护送的情况下就不驶出消防站。除非火势有蔓延的危险,否则消防员不加过问,听任汽车或者垃圾箱在那儿燃烧。”法国总统希拉克呼吁各方保持冷静,以对话态度解决问题。全国性的报纸则用了五个大写的单词做标题:《法国着火了》。

10月31日,法国内政部长萨尔科齐视察骚乱地区,誓言实行“零容忍”政策,要像使用吸尘器一样地用高压水枪“清除”郊区的“乌合之众”,发动“没有怜悯的战争”,并下令在巴黎郊区部署训练有素的防暴警察。他说:“绝不要将少数流氓和暴徒跟广大的郊区青年混同起来。我不会听任这些有组织的暴徒兴风作浪。共和国不会屈服。”他的话激怒了少数族裔的年轻人,“我们不是哑巴,他是在向郊区青年宣战。除非他向我们道歉,不然他得到的将是40个夜晚的暴力活动。”

“在克利希苏布瓦的市场上,散落着烧过的汽车残骸,仰躺在那里,如天空一般暗淡。本周的集市就在汽车残骸边进行。现在又有了新货品在卖。‘我有录像带!你可知道我可以卖给谁吗?’一个人听说有记者来了,像听闻失散多年的朋友一样跃了过来。他说他有骚乱的录像带,28日的,29日的,每晚的都有,问是卖给法国电视2台还是5台。然而,要解释这里发生的骚乱,还要多用几盘录像带才行。”触电身亡事件也许能让郊区着火,但是,是警察在清真寺惹的祸挑起了更大范围的骚乱。两层高的Bilal清真寺在市场后面,还跟肉铺和公共浴室共用一道墙。开放四年来,这座清真寺前面没有任何指示标志,但是对虔诚的教徒来说,不需要什么标志。上周日晚,清真寺里聚集了700来人,催泪弹的烟雾涌入了清真寺的祈祷室。信徒们流着泪水、赤着脚跑了出去。有人拍下了混乱的场面,并放到了互联网上。

至11月6日,经过了连续9天的骚乱,参与者说他们已经将法国的一些地方搞得像巴格达一样了。他们一个晚上就烧了750辆汽车,创造了单日的最高记录。警察逮捕了250多人,其中包括一位10岁的孩子,因为他被看到手里拿着一瓶汽油。政府虽然已经召开了数次紧急会议,向巴黎市郊派出了2300名防爆队员,骚乱局面仍然没有得到控制。

“就在两个月前,法国人还惊恐而又着迷地观看新奥尔良的混乱状态。遭遇卡特里娜飓风之后,底层美国人抢劫商店,挑衅警察。上周骚乱者烧毁汽车和商店,疯狂的年轻人在火光中的身影提醒法国人,他们也有自己日益庞大的底层人群。时间上的巧合既给人以启发,又有遮蔽作用:美国白人与黑人的鸿沟是几个世纪累积的结果。法国刚出现类似问题,来自北非的穆斯林后裔发现他们遭遇了累积了三代人的种族和宗教歧视。”法国的问题不在于移民本身,而在于整合不够。法国是欧洲移民数量最大的国家,占总人口的10%以上。总计有751个移民居住区,500万左右的居民,都被视为极端贫穷的人口。这是过去移民的遗产,而不是仍在发生的事情。当前的法国移民率很低,是著名的不同情寻求政治庇护者的国家。新的移民者都是到法国投奔他们多年前已经定居法国的亲人的。麻烦在于,到了法国之后,在居住区他们找不到工作。移民居住区的失业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达20%左右。这跟美国不同,在实行充分市场经济的美国,移民能够找到工作。欧洲国家也不会尽力做移民的文化融合工作。相反,他们以文化多元化的名义,鼓励移民保留自己的语言,忠于他们原来的文化和民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