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俄罗斯宝贝与婚纱女王

2005-11-23 14:22 作者:钟和晏
在这期间,20岁的娜塔莉亚嫁给了英国人Justin Portman,一位有子爵头衔的亿万富翁,据说他的家族拥有牛津街以北、丽晶公园以南45公顷的土地。2002年,娜塔莉亚在圣彼得堡的那场过于挥霍的豪华婚礼曾经持续了3天,汤姆·福特特意为她制作了镶着银丝线的浅灰色缎子礼服,而婚礼高潮部分是基洛夫芭蕾舞团的明星们在彼得大帝的Peterhof宫里进行的一场私人演出。

11月5日的2005中国风尚大典(China Fashion Award)其实是以6日凌晨1点开始的Calvin Klein派对作为高潮与落幕的。CK公司在上海科技馆场馆中央搭建了一个3米多高的高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几个近乎裸体(身上只穿着CK白色内裤)的性感男模从高高在上的透明玻璃房中,冷静且神色怡然地俯视着地下那些饮酒狂欢的人们。在CK公司看来,这个“充满Calvin Klein个性的人物装置恰如其分地为嘉宾们演绎了Calvin Klein所推崇的自我、随性、充满张力的时尚生活方式”。

虽然主办方已经从莱卡公司转交给上海Channel Young生活时尚频道,和往年一样,风尚典礼至少为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比较少见的机会,能亲眼目睹某位国际超模走下那些玉体横陈的时尚杂志广告页,活生生地踏上颁奖典礼的红地毯,比如前年的Linda Evangelisa或者去年的Alek Wek,而今年到来的是被《名利场》杂志称为“21世纪第一超模”的俄罗斯籍模特娜塔莉亚·沃迪亚诺娃(Natalia Vodianova)。

在红地毯上,获得今年“风尚国际模特”奖项的娜塔莉亚是用黑色镂空的晚礼服来显示她的身材和身孕的,这位今年23岁的“俄罗斯宝贝”的经历应该属于老套的童话故事与爱情故事的混合——在17岁被来自巴黎的模特星探发现之前,娜塔莉亚和她的单身母亲以及两个同母异父的妹妹生活在故乡诺夫哥罗德市的贫困与艰辛之中,她是一个从11岁起就在街市上贩卖水果蔬菜的灰姑娘。按娜塔莉亚的描述,过去被称为高尔基市的诺夫哥罗德是令人绝望的城市,大街上的人们脸上从来没有笑容,在那里连吃上一次肉都是一种奢侈。

仅凭借她的美貌,她修长的双腿、撅起的性感嘴唇和能够让人进入催眠状态的深蓝色眼睛,从巴黎到纽约,娜塔莉亚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让自己成了世界知名模特。从2001年起,她开始为Marc Jacobs和Louis Vuitton拍摄广告并且成为Gucci香水的新面孔。2003年,她获得了模特世界里最大的合约之一——成为Calvin Klein的全球形象代言人,这也是属于80年代的波姬·小丝(Brooke Shields)或者90年代的凯特·莫丝(Kate Moss)的传奇合约。

在这期间,20岁的娜塔莉亚嫁给了英国人Justin Portman,一位有子爵头衔的亿万富翁,据说他的家族拥有牛津街以北、丽晶公园以南45公顷的土地。2002年,娜塔莉亚在圣彼得堡的那场过于挥霍的豪华婚礼曾经持续了3天,汤姆·福特特意为她制作了镶着银丝线的浅灰色缎子礼服,而婚礼高潮部分是基洛夫芭蕾舞团的明星们在彼得大帝的Peterhof宫里进行的一场私人演出。

娜塔莉亚长着一张稚气的娃娃脸,但她那对深邃的蓝眼睛是女人的眼睛,或者按照摄影师Mario Testino的说法,“一双母狮的眼睛”,她的说话声音低沉而沙哑,当她凝视着你的时候,你还是能感到一些生活的悲哀与阴影。在诺夫哥罗德市的一家夜总会,成名后的娜塔莉亚曾经有过一个男人挥舞着一把刀试图划破她漂亮脸庞的经历,这位心怀嫉妒的攻击者是过去和她一起长大、一起上学的老朋友。所以她说,现在每次她回到那个城市时,必须带上保镖,她甚至担心自己的家人会被绑架。

与娜塔莉亚一样,获得今年“风尚国际设计师”称号的Vera Wang算是另外一位进入了西方时尚世界的东方人,虽然这位1949年出生于纽约的华裔女设计师在40岁之前,是在富有的女继承人、花样滑冰运动员、美国《Vogue》杂志高级编辑和Ralph Lauren配饰设计师之间变化着她的身份的。41岁那年,从纽约麦迪逊大道上的一家“Vera Wang婚纱店”开始,Vera Wang用15年时间建立了一个年销售额达1.5亿美元、覆盖了婚礼服、成衣、香水、手袋、珠宝首饰和水晶器皿等各种系列的时尚王国。回想起在小女孩时候母亲就经常带她飞往巴黎参加各种高级时装发布会的经历,她用她咬着舌头、听起来非常费劲的中文说:“我的母亲一辈子太爱衣服,我也是一辈子都在看衣服、弄衣服。”接着想起两年前她第一次跟随父亲回中国的情景时,她又转成英文说,“我本来期望的是自行车和中山装,但我见到的却是一个前东京的中国,一个对西方文化充满了渴望的中国。”

Vera Wang不是第一次到上海,不过她那些价格昂贵的白色婚纱礼服却是从这个月开始才出现在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4楼的The Perfect Wedding精品店里。毕竟,Vera Wang这个名字在美国首先意味着华贵典雅的婚纱以及与这个美好世界相关的一切。她用奢华的面料以及合体的裁剪重新定义了新娘婚纱的风格,用简约的线条取代了以往过于繁复的装饰,时髦而不失于流俗,简约而不过于刻板,一种更为含蓄的优雅与性感成为Vera Wang最显著的商标。她的礼服售价可以是从2900美元一直到高达1.3万美元,不过,在她本人特意为你设计一件婚纱的情况下,你的最低花费应该是2.5万美元。

从乌玛·瑟曼到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如今的Vera Wang好像从来不缺少明星客户,不过莎朗·斯通第一次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穿上那件Vera Wang的晚礼服是出于朋友的情谊,Vera Wang说:“我当时没有钱做广告,在美国的时尚杂志上登广告至少要花费几百万美元。好在我和莎朗·斯通是朋友,那时她还是个年轻女演员,而我是个新设计师,虽然我一点也不年轻了。”

Vera Wang的笑声非常爽朗,在那个可以说以虚荣造作著称的时尚世界里,她身上那种不加掩饰的坦率态度让人觉得很亲切。你问她任何一个随意的问题——比如作为华裔服装设计师的感受——都能引出她关于她家庭的一大堆话:“我很自豪我是中国人,我是100%的中国人。我的祖父是蒋介石国民党部队里的将军,我的父亲在北京出生,上海上学,我的母亲出生在江西省,很不幸她去年去世了。事实上,我们现在在上海有个家,我父亲在汤臣高尔夫买了3套房子,所以我希望将来能多来一点中国。”

然后,她非常大声地笑起来,又戛然而止,柔声地问道“Are you OK”,这时你会想起她曾经说过的话——“为女人设计服装,你的角色应该部分是精神科医生,部分是母亲。”

我希望时装是被鼓励的

三联生活周刊:当年你离开《Vogue》杂志进入Ralph Lauren公司,确实是出于竞争《Vogue》杂志主编职位失败的缘故吗?

Vera Wang:这一点不假,我等了整整16年,最后我的好朋友Anna得到了这一职位。当然,这也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不过,我一直更想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而不是杂志编辑。大学毕业时,我的父亲不愿为我支付上设计学院的学费,他说你找个工作去挣钱吧,所以我去了《Vogue》。如果没有Ralph Lauren雇我当他的配饰设计师,我大概还在《Vogue》工作。在为别人工作了18年之后,我开设了自己的公司。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选择婚纱开始你的设计师生涯?

Vear Wang:当初我是想创立成衣和运动服品牌,但我的父母不愿意为我投资,他们只给了我可以开一家婚纱店的钱,觉得那是比较保险的生意。何况结婚那年我40岁,但找不到适合我的漂亮婚纱,所以我想我可以干这个。

三联生活周刊:你觉得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之后,最好的和最坏的事情是什么?

Vear Wang:最好的事情是你可以做创造性的工作,每一季都是一种挑战,最坏的是每两个月你就不得不改变。这是今天的时尚最艰难的一面,事情变化太快了,人们对一个月前还喜欢的东西也许就马上不喜欢了。作为服装设计师你当然要有创造力,但你不是按照自己的日程表来创造的,而是必须遵循那个外界强加给你的、非常苛刻的日程表,这对所有的设计师都一样,不仅仅是我。

三联生活周刊:在时尚世界里有没有你非常不喜欢的东西?

Vera Wang:如今那些未成名的小设计师的发展可能性太小了,我想这是最让我难过的事情。在美国,那些年轻的设计师不得不努力挣扎,没有钱也没有帮助,那些大公司、大生意扼杀了他们的创造力和才能。作为一个已经被认可的设计师,我希望时装是能够不断被鼓励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