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成王败寇

2005-11-22 15:48 2005年第44期
金鸡奖以及其他奖受到冷遇,其实显示的是整个社会没有了统一的价值观念,至少电影舆论已经失去了引导的功能。多年前,金鸡奖至少是观众热情的一个回应,一种肯定或者提高,现在却连让观众质疑的兴趣都产生不了

金鸡奖比烟花还寂寞

对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电影奖之一的淡漠,实际上是对国产电影淡漠的结果。

◎小于

2006年,金鸡奖要回到杭州,第一届金鸡奖举办的地方,纪念自己25岁的生日。在外游历24年的这只鸡,真的称不上是衣锦还乡。1981年,为了形象地响应“百家争鸣”的号召,也刚好遇到那年是农历鸡年,由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办的这个专家奖遂被命名为金鸡奖。24年来,它的命运跟亦舒的小说名《她比烟花还寂寞》堪有一拼,这只“鸡”的命运就是中国电影现状的写照:太多只手把它推来推去,有些是借鸡生蛋,有些是杀鸡取卵,硬生生把它从一只鸡,变成一条鸡肋。就是这条鸡肋,很多人会问:“它还有什么有趣的事儿吗?还有人关心它吗?”对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电影奖之一的淡漠,实际上是因为对国产电影淡漠的结果。

第二十五届“金鸡奖”与第四十二届“金马奖”相隔一天在海峡两岸举办。金马奖举办的那天,被人戏称“京城文化名人”的张立宪正在跟人热烈讨论杜琪峰,忽而短信传来,通报舒淇因在《最好的时光》里的表演让人折服,获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张立宪等人纷纷点头,觉得这个奖实至名归,对梁家辉(《黑社会》)没有得最佳男主角奖,落在郭富城(《三岔口》)头上却有点不满。但是头一天金鸡奖的结果,他们根本不知道,或者说没有兴趣知道,更没有人会主动发短信告诉他们结果如何。

远在那端的电影离这里的距离更近,因为金马奖获得主要奖项提名的,有些大陆已经公映,有些可以通过其他途径看过,它们曾拨动人们的感情,不然何以关心结果。而今年金鸡奖的提名名单里,每一项至少有一部电影是头一次听说,如果没有这份名单的宣传,它们将永远被埋没。其实多年来,金鸡奖都在默默无闻地做着宣传工作。

翻翻金鸡奖的历史,除了1989年最佳故事片空缺外,25年历史上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最佳影片都是两部,第二十届甚至有三部。这绝不是国产电影水平越来越高,高到不并列不足以平天下的地步。一个“求平衡”而不是“选最优”的奖项,很难不让人对它的权威性和公正性产生怀疑。1981年第一届《巴山夜雨》和《天云山传奇》并列最佳故事片时没有人说什么,而2005年让《可可西里》与《太行山下》共同得奖时,评委会却要不停对外解释金鸡奖是“绝对”公平公正的。

看看历届金鸡奖获奖名单,会发现专家和观众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而且专家越来越专,票房对他们产生不了影响,就如同他们评出的艺术性高的电影对观众也产生不了影响一样。在一部电影好或者不好上,求得专家和观众,以及传媒意见一致是不可能的,奥斯卡每年也都备受争议,但现在国内电影节评出来的电影不是受到质疑就是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太少见了些。去年有人质问为何《手机》榜上无名,今年奇怪《功夫》也受到冷落。2005年底很热闹,这个月即将上映四部国产大片(含合拍片)《无极》、《千里走单骑》、《如果·爱》和《情天大圣》,据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的估计,它们会带来3亿人民币的票房。与去年全年15亿总票房这个数字相比,3亿的意义就更明显了。至少它能证明观众喜欢。不知道金鸡奖如何在明年回应这个场面,是不是还会选择一部比较冷的影片。

更大的问题不是选择了比较冷的片子,而是选择了不合格的电影或者人。在没有人看过《我们俩》的情况下,观众不能随意对金雅琴的表演发表意见。但《神话》已经公映,观众完全可以就此说三道四。为了显示气度,促进内地与香港电影节的融合,最佳男主角奖给了成龙。不仅《神话》是一部平庸的电影,实际上成龙的表演也早已过了个人巅峰期,不仅个人表现没有突破,角色塑造也称不上难度,特技更不比以前,奖给了他,更似借重他的影响力宣传金鸡奖,保证有明星出场。其实,既然有这样的打算,不如把这个奖给了梁家辉,梁家辉在《黑社会》、《长恨歌》里的表演获得最佳男演员奖绰绰有余,而且影响会更大。最佳男主角奖是金鸡奖貌似大胆,实则更畏首畏尾的表现。

有成龙来,金鸡奖总算松了口气,明星来了多少已经成了衡量一个电影节的最重要标准。《英雄》、《十面埋伏》、《无极》与《夜宴》竭泽而渔似的使用亚洲其他地区的明星,一方面是因为国内缺少具备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另一方面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在美国,一般只需要一两位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即可。而一个电影节对明星如此渴望,也是因为自信缺乏。金鸡奖本是专家奖,无须热闹场面,它需要参照的是美国桑丹斯电影节,明星闻到质量自然会来,他们不来也无所谓。明星其实是观众的应声虫,如果观众对电影节有兴趣,明星自然不请就到。

还是有人对金鸡奖、百花奖有兴趣,每次都有城市似乎主动申请承办。这次是海南的三亚市。《扬子晚报》报道,在举办这次金鸡奖之前,整个三亚市才有三家电影院。为了这次电影节,三亚市兴建新电影院。去年银川市也为此盖了很好的电影院,有人刻薄地说:“也好,至少银川观众看《黑客帝国》这样的电影有合适的地方了。”现在三亚市人民要把金鸡奖留下,不会单纯是为了电影或者主要为了电影,而是为了它带来的经济效益。一个观众和媒体都不再热烈关注的电影节尚有余热。桂林、广州、长沙、北京、昆明、佛山、重庆、沈阳、南宁、宁波、无锡、嘉兴、银川、三亚,这是第一届到第十四届金鸡百花奖电影节举办地,越跑越偏,在中小城市徘徊,成了刺激当地经济一时繁荣的节目,成了当地出钱搭戏台的角色,而金鸡百花奖选择这些城市就是为了钱。

当然,这种不振状况不是由金鸡奖独享,国内的几家电影奖基本上都是如此:金鸡奖变成专家的、百花奖落寞、上海国际电影节越来越小气、长春国际电影节也未能起声势,这些电影节不过是人们在点数中国电影产业整体缺陷时多数一个手指头而已。制片人张励在开始踏入电影界之后才发现整整缺失了一层制片人,更不要提中国电影的融资体制。这次《无极》的融资算是极为规范的,有完整的项目计划,有外资银行参与。但是更多国产电影的投资带有极大盲目性。总之,每个环节都出了问题,而且相互传染。

金鸡奖以及其他奖受到冷遇,其实显示的是整个社会没有了统一的价值观念,至少电影舆论已经失去了引导的功能。多年前,金鸡奖至少是观众热情的一个回应,一种肯定或者提高,现在却连让观众质疑的兴趣都产生不了。金鸡奖和百花奖今年以前还是每年一届,并且共享金鸡百花电影节,从明年开始它们花插着隔年办了,观众很难能记起去年演过什么,甚至忘了这个电影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