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IBM软件十年,大象起舞

2005-11-17 09:26 作者:马丽萍
有评论说,能让比尔·盖茨皱眉的人越来越少,斯蒂夫·米尔斯(Steve Mills)算是一个

有评论说,能让比尔·盖茨皱眉的人越来越少,斯蒂夫·米尔斯(Steve Mills)算是一个。这位为IBM效劳了31年的中年人有些发福,但言辞不掩锋芒。他是IBM全球高级副总裁,经历了软件集团从无到有的历程,而且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位领军人物将是未来数年中最有资格影响微软下一步市场计划的人。

10月26日,斯蒂夫和旗下WebSphere软件全球副总裁桑蒂·卡特(Sandy Carter)一道专程从美国赶来,参加了IBM软件集团在中国的10年庆典,并在IBM的中国论坛上发表了主题演讲。斯蒂夫布道的重点是政府、银行界和电信业中的大客户。另外,尚处于发展过程中,依然在计较IT成本的中小企业也是被IBM积极争取的对象。偌大的主会场和分会场中,坐满了来自两岸三地的500多家企业的负责人。实际上,在过去10年间,正是全球崇尚“IBM软件和服务”的公司的捧场,成就了IBM今天的软件帝国。

斯蒂夫最为得意的是,IBM公司1/3的利润来自他的软件集团。IBM软件部门的专利连续多年都在软件业排名第一,按照IBM软件大中华区经理林鸿昱的话说,排在后边的第二名到第十名加起来的专利都没有IBM的多。这一切都出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IBM历史上的一道分水岭。

其时,以PC为代表的信息产业革命根本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一大批IT企业抓住机遇,崛起于阡陌之间。然而那时的蓝色巨人却似乎已经失去了往日荣光,IBM固守着它的硬件,在新的信息产业革命到来之际驻足不前。在爆炸般成长的新生市场中,IBM几乎没有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功。直到1993年,郭士纳出任IBM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这位非技术出身的管理者为IBM带来了压力,也带来了久违的士气。

郭士纳时代的IBM没有盲目迷信技术,而是紧跟社会趋势。在硬件方面,郭士纳先后卖出了IBM的网络部门、IBM硬盘事业部,今年又卖掉IBM的PC部门,尽管这些技术都是IBM发明的。在软件和服务方面,IBM却一直在收购。10年间,IBM共收购了44家大大小小的软件公司,其中既有1995年以35亿美元得到的Lotus,2002年用21亿美元收购的Rational,前后共计花费20多亿美元买来的Informix,也有大量价格低廉、默默无闻的小公司。

在这次10年庆典暨IBM整合的高级论坛上,斯蒂夫带来了IBM软件集团的最新消息。一家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私营企业DataPower公司,成了IBM收购的第45家公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IBM大中华区软件集团中国区总经理林鸿昱表示:“并购是IBM软件集团一开始就制定的策略。IBM的快速发展与大幅度的并购关系密切。”林鸿昱认为,从现在看,IBM的研发依然是赶不上商业发展的需求。如果市面上已经有现成的东西,IBM依然还会选择并购。这是一个必然的商业操作模式。按照斯蒂夫·米尔斯的看法,收购将给予IBM以“在大量平台上和IT环境中进行整合开发的最广泛的支持”。

谁都知道,如果把IBM的软件集团单列出来,它仅次于微软公司。这一点在2002年6月就直白地显现过。当时,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第一次将IBM列入软件股板块时,甲骨文、SAP、CA等软件巨头原有的座次排序一下就被打乱了。一个传统的势力强大的硬件帝国,以“软件”的姿态“最直接”地出现在了公众和竞争者面前。尽管如此,蓝色巨人成功地完成了向软件和服务提供者角色的转型,但这似乎没有给它带来相应的光芒。这与它“中间件”的定位不无关系。

软件无外乎分为三层:应用层、中间件和操作系统。林鸿昱向记者表示,最下层的操作系统已经逐渐和硬件绑在一起,很少有分开的。对于应用层方面,IBM在1995年成立软件集团时,就做出了不进入应用产品线的策略,并割舍了商业应用软件。对自己的合作伙伴,无论是SAP还是甲骨文或者其他,IBM承诺绝对不会进入他们的领域。IBM软件“大象起舞”,翩跹之地是在“中间件”。这是普通大众陌生的领域。

实际上,IBM的五大品牌:WebSphere、DB2、Lotus、Tivoli和Rational早就是各个领域内的市场领导者。其中,Lotus Sametime被全球《财富》100强中60%的公司所采用。全球十大商业银行中的八家,十大汽车厂商中的六家,五大综合金融机构中的四家,以及美国十大制药企业中的五家都热衷于这个会议应用软件。

如今,大公司的CEO们早已经不再为是否采购IBM的软件而大伤脑筋,IBM软件集团也无需担忧怎么进入这个市场,双方时刻关注和思考的问题是操作层面上的“随需应变”。2004年,IBM集团率先提出了“整合”的理念,意欲通过SOA(面向服务的体系架构)与WCT(Workplace客户端技术),以人为导向的理念。

“经过一年,到目前为止,IBM已经帮助全球1000多家企业成功地实施了基于SOA的整合,其中也包括很多中国的企业,如中远国际、山东地税等。”斯蒂夫带着他的经验和心得与中国客户分享之后,就匆忙赶赴机场,留下他的中国团队在中国企业圈中继续鏖战。

IBM软件中国,十年三问

——专访IBM软件集团大中华区总经理林鸿昱

1994年7月,IBM在上海成立大中华区软件总部,吹响了进军的号角,开始把全球先进的软件带入中国。5年之后,IBM软件就稳稳地坐住了软件市场占有率第一名的宝座。在新闻发布会上,IBM大中华区软件集团的市场总监左洪区分了IBM在中国的两类客户。对于政府、银行和电信这类大机构和大公司,目前IT的切肤之痛是所谓的“信息孤岛”问题。此外,在体制外,还存在大量的中小民营企业。左洪认为,虽然IBM很看重大客户,但争取中小企业,甚至没有IT架构的小公司才是IBM业务真正快速发展的动力。

要比较两岸三地的软件和服务采购的比例,IBM大中华区高管队伍中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发言权。这个团体绝大部分成员来自台湾或香港。刘秋美是Lotus软件的总经理,她对记者说,“台湾起步早,早在IBM建立软件集团之前,就有人在软件部门做专门的研究,后来随着软件集团的成立,软件部门才被单分出来”。不过,在IT技术的应用上,大陆的速度要比台湾和香港快很多。“可以这么说,在IT技术的应用上,两岸三地几乎没有什么时差。”刘秋美对记者说。根据左洪的描述,在IBM的亚太业务当中,中国是仅次于日本的国家。不过,两岸三地中,要论及广泛程度和平均水平,香港的IT采纳水平要略高于台湾,台湾则略高于大陆。

提到创新能力和潜力,自然所有人都推大陆最有空间。新闻发布会后,记者就IBM软件在中国的发展专门采访了IBM软件集团大中华区总经理林鸿昱。林鸿昱也来自台湾,国立台湾科技大学毕业,机械专业出身的他言语严谨,是典型技术出身的管理者。林鸿昱在IBM提倡电子商务概念高峰期的90年代中期,曾任电子商务事业部经理。在他手上,台湾公司软件事业部在2000年率先签下了普及电子商务(Pervasive e-business)与信息家电(IA)的合同,使得IBM台湾公司在普及电子商务舞台上分外耀眼。

三联生活周刊:我看IBM今天着重在金融机构和电信界发力,对于别的行业和跨国公司,IBM是怎样一个态度呢?

林鸿昱:这主要是因为在制造业方面,很多都是大的跨国企业,他们的IT系统都是从国外母公司导入的。比如摩托罗拉进入中国的时候,IT架构几乎都是准备好了的。我们没有强调,不代表他们没有做这个。中国需要在IT上大力改革的有两个行业,一个是金融,一个是通讯。这两个行业在发展上遇到了IT技术的瓶颈,他们是最需要改变的。相对来说,通讯界对IT的需求比银行界来得快一些,合作也更好一些。银行比较特殊,牵扯到金钱和安全,在决策上比较慢,启动速度不快,一旦启动,规模会很大。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现在很多的中小企业,他们甚至没有自己的IT架构,对这些公司,IBM的攻略是什么?

林鸿昱:中小企业在IT战略上不比大型企业,有的公司就放几个PC和会计的Package。在软件采购上,他们会有额外的考量。你可以说,他们的IT技术只要达到够用就可以了。现在市面上也有一些小公司为企业提供软件服务,两三年后,当企业出现问题再去找这些公司时,他们已经不存在了,被淘汰出去了。那么公司遗留下来的软件和服务问题怎么办?现在很多公司面临的“信息孤岛”问题,也不是它当时采购时愿意形成的,是一个不得已的问题。我们过去没有解决方案,现在IBM能帮助这些企业既实现现在的需求又能延伸至未来,何乐而不为?用我们的SOA也不会比别的方案贵到两倍、三倍甚至五倍,我们在跟客户沟通时也强调这一点,那就是你要想想自己用什么架构去实现什么样的目标。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不断提“整合”,您也谈了很多技术上的东西,我想了解“整合”对中国企业有什么更现实的意味?

林鸿昱:AMR Research有过一个研究调查说,2004年企业计划中最大的新兴领域是企业应用“整合”和无线技术,还有一个统计表明,目前企业有40%的花费用于整合。IBM在90年代被公认为是封闭的大恐龙,现在我们也讲究开放,提倡整合,这是大势所趋。整合的理念其实早在做。简单地说,其实就是从“以系统导向”转变为“以人为导向”。

以“三九”为例子。原来每个人面对多市场,面对以系统为导向,工作模式是系统为导向的工作模式。假设做采购,要做什么工作,那一定按很多键然后才能找到所需页面。但如果整合后,这些问题都没有了。整合以后一个账号、一个密码、一套系统所有的东西都变成后台。采购不是说要去找很多键,是因为前面合同产生一个出发,导致今天的采购发生。以前是人找系统,今天是系统找人。是一个单一的系统,而不是多系统。业务流程也一样,“三九”的每一个人一定面对多流程,整合后的流程是自动化的。数据也是一样,原来是多数据,现在是数据去找人。要做整合,使得数据以人为导向。本质上说是整合以后,整个IT模式不是面对系统,而是面对多系统,面对人,是傻瓜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