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我的偷窥史

2005-11-15 13:09 作者:秦涛 2005年第43期
偷窥这件事于我来说并不新奇。上高中的时候住校,8个女生住一间屋,那时候的我,根本没什么秘密,却总觉得自己那点破心事是多么天大的机密。别人看了我的日记之后,有机会我也看过一两个室友的,我记忆力超差,可是居然此刻还清晰记得看到的那两个室友日记的内容,甚至看时的情形。

偷窥这件事于我来说并不新奇。上高中的时候住校,8个女生住一间屋,那时候的我,根本没什么秘密,却总觉得自己那点破心事是多么天大的机密。别人看了我的日记之后,有机会我也看过一两个室友的,我记忆力超差,可是居然此刻还清晰记得看到的那两个室友日记的内容,甚至看时的情形。

大学里,同学之间不像中学的青涩岁月时那般的好奇,我的一个同学甚至还给我看她的日记,大部分是她对于一个男生的暗恋,现在回想起来,那个男生是个刻薄有思想的孤独症患者,可是偏偏这个女生那时候就迷这样的男子,后来她终于清醒,嫁给了一个亿万富翁。

六七年前,我有个男友,是个计算机爱好者,我就是因为他懂计算机才找他做了男友,因为我不懂。他告诉我,他把自己的电脑设成服务器,结果来访问的人,大部分做的第一件事都是打开文档,他还下载了专门解密码的软件,并且满怀兴奋地讲给我听,现在他已经远涉重洋去了大洋彼岸。他是学文科的,那时候刚毕业,简直还是个小孩,你看偷窥的门槛是多么低啊。

后来我有个网友,通常我们在网上聊聊经济形势,计算机工业什么的,偶尔也模拟几句打情骂俏。有一次见到我一张朦胧的照片,说拍得不错,我说其实那是一张半裸照,我自己对着镜子拍的,然后取了脸的一部分。他就逗我,说把你的裸照传给我,不然我自己来你电脑里取了。我说你来啊,来吧来吧。

结果没两天,他忽然发问了一些关于我的小八卦问题,比如这人是谁,那人是谁,都是给我写过一些暧昧邮件的人,结果我才意识到,偷窥我这样普通网民,对他这样在美国名校拿了计算机博士的人来说,门槛大概低得都等于不存在啦。关键已经不在于你怎么能防卫自己不被偷窥,而是怎么样低调生活,以便不引起偷窥者的兴趣了。

被偷窥完之后,虽说无关痛痒,我还是有点不爽。于是几个朋友给了我新的杀毒软件,其中一个伟大的软件刚装完,就显示有黑客疯狂地攻击我,10分钟攻击了几百次,而且不停变换IP地址,所以,我只能防卫,不能让警察叔叔去抓他出来。

好在我一直很自律,采用正常人的最低成本生活模式,没什么值得被猎奇或者blackmail的价值。也就是我网友这样关心我的人,偶尔来看看,也没什么大妨碍。顺便说一下,黑客攻击可能跟电脑里有后门或者木马程序有关,但是疯狂的攻击,朋友说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我的电脑里查出了邮件蠕虫病毒,但是得罪了什么人左思右想也想不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