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博客的人间指南

2005-11-08 13:28 作者:苗炜 于萍 陈赛 2005年第42期
米兰·昆德拉在他的一篇小说里谈到过法国人的倾诉欲,好像半数法国人都打算写小说来讲述自己的故事,也许那将是一场出版灾难,但现在有了blog。法国人、英国人、中国人都可以借助这玩意儿来讲自己的故事。

米兰·昆德拉在他的一篇小说里谈到过法国人的倾诉欲,好像半数法国人都打算写小说来讲述自己的故事,也许那将是一场出版灾难,但现在有了blog。法国人、英国人、中国人都可以借助这玩意儿来讲自己的故事。

2003年,blog仅是个新工具,正逐渐被人们接受。《纽约时报》上曾发表一篇类似blog使用指南的文章,现在来看,这几条注意事项依旧有价值:

1.在真正明白“blog”一词的含义之前,不要轻易使用它。根据定义,blog的组成单位包含“链接+评注”。这里的评注,并非乔伊斯的意识流,它很个人化,但更具观点性。因为有评注,你的blog更像个人网站,你更像新闻工作者或作家。

2.所以,天可怜见,不要写自己;不要写朋友;不要写家庭;不要写宠物;不要写对你暗送秋波的姑娘;也不要写你的约会。选一个真正的主题或是系列,然后坚持写完它——如果一周内用“我”多于一次,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没人对你或你的所作所为有兴趣(除非你是帕丽斯·希尔顿)。blog可能为所有认识你的人所阅读,包括你的老板、宗教领袖或父母,如果不希望他们读到你的文章,发表时请三思而后行。

3.除非严肃对待,否则不要blog。世间最可怕的事莫过于一个月不更新blog。不要忘记你对读者做了承诺,你提供内容、他们阅读。确定每周发表的数量,然后坚持下去。如果访问量上不去,别哭哭啼啼,也别骂娘,先看看是不是自己两个星期没有发新文章,而且上次的文章是关于你任性的猫。同理,不要随便发文,发文只花五分钟,这绝对是错误的。你肯定没有深入思考文章主题。

4.别把blog当作随意毁谤、传播谣言之所。的确,你不是为《纽约时报》写稿,不过还是应该保持公正。尖酸刻薄没问题,不过要知道有些狗娘养的家伙会利用blog的评注功能来胡说八道,若不加以严厉打击,他们所言就等同于出自你口。你得为blog上出现的每一个字负责。

5.读者批评时别反应过激。虽然你所写的都是自己的酸甜苦辣,但要求别人和你统一思想不大现实。如果有人攻击你,可以关闭评注功能、删除评注,甚至阻止IP地址。若有人组织五个马甲十个站点来群殴你,干脆当作享受!没有敌人者不能算成功。至少,我们还在发表自己的意见。

6.保持礼貌。别人链接了你时,说一声“谢谢”。礼仪是社会之轮的润滑剂。

规则是这样说的,但在中国最先流行、甚至说启蒙的blog恰恰违背了第二条规则,她写她自己、写她的朋友、写她的约会,而且她还是个专栏作家。很多人因窥探隐私而了解并掌握了blog这种网络工具,很多传统媒体报道了那位博客。起先是为了凑热闹,而后就带有媒体间相互竞争的恶意,直到这位女博客辞职。道德判断成为一种利器,这让人想起《萨勒姆的女巫》——社会就变成阴谋和反阴谋的聚集场所,政府的主要任务也就从仲裁变为执行上帝惩罚的任务。

如果我们把在网络上“成名”视为一种“阴谋”的话,这样的阴谋活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有芙蓉姐姐、有流氓燕、有小天女145。为什么这几个女性成为这两年网络生活的一串符号?我们可以说,在一个男权社会里,大家通过对这几位女性的评判而致力于形成一种道德或美学的氛围。这种努力和参与公共事务、发表政治见解相比可能稍显浅薄,但如果禁止某人表达他的个人趣味,这和禁止他表达他的社会倾向一样可怕。

这几位女性的争论(恶意漫骂当然不对)反映出了网民的道德责任,这种责任不仅是为了建立个人本身的信念,而且是将这种信念传递给他人,这是出自一种不可抗拒的愿望来揭明真理,实现正义并保障权利。如果你认为发生在芙蓉姐姐身上的争论达到这样的高度,那么可以看看发生在天涯某论坛上的“女大学生卖身救母”事件——9月16日,一个名为“卖掉自己救妈妈”的帖子发布后,媒体纷纷跟进此事,将发帖人西南大学大三女生陈易和她身患重病的母亲推到了风口浪尖。有人主动捐款,也有人公布“真相”,说这位女生也穿耐克,还有500多块钱的隐型眼镜,她是为了“骗钱”。10月22日,陈母在医院病逝。11月5日,陈易到重庆市白血病儿童救助基金会,将所剩7万余元善款悉数转捐给了需要救助的白血病儿童。在论坛与媒体的合力之下,这场争论再一次重复了有关慈善事业规范化的主题。

把话题扯开一些,我们可以说说社会规范,一个“和谐社会”的建立,往往离不开这样两个原则,一个是“多数性”,一个是“相关性”,多数性很好理解,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少数服从多数”,但这种服从往往不会让我们快乐,因为我们的社会缺乏“相关性”——“一个政治社会应该给予每一个个体成员在集体决定权中享有一部分自主决定权,这部分决定权具有相对的重要性和独立性,任何一个集体决策对某一个体生活所产生的后果都该视作对其他成员都会产生的同样后果。当一个社会的大多数人对少数人的需求加以蔑视时,那这个社会便是不合法不公正的。”

太多时候,我们相信“多数性”,追求“多数原则”,一个网站希望有最大的流量,一个帖子希望有最多的点击数,一个超级女生希望有最多的短信支持,“每个人都可以当15分钟名人”,安迪·沃霍尔这句话可以用来概括大众媒体造就话题造就明星的能力,但《纽约时报》针对blog的评价也耐人寻味,“每个人都是15个人中的名人”。这句话可以用来形容blog及其所带来的网络生活的新特性——“相关性”。在以往的网络世界中,BBS无疑是强调相关性的,众人聚集在一起谈论某个话题,但每个人都不展现自己的生活,而blog的主人都或多或少地展示自己的生活,并以自己的趣味划定他的社交圈子。

根据澳大利亚The blog Herald传媒公司今年10月1日发布的统计,全球已开设的blog超过6200万个。这些使用着无门槛、操作简便、易于发表的blog的写手并不都打算成为民间记者,今年9月16日,美国在线(AOL)发布了针对600名美国blog使用者的调查结果,仅有16%的人写blog是因为对新闻传媒感兴趣;12%是为了获得新闻与资讯;只有8%的被调查者在blog中热衷谈论政治。有54%的被调查者是随意书写,50%将blog当作缓解情绪、抒发情感的“治疗工具”。而另有一调查显示,美国有20%的青少年建立自己的博客。其中女孩22%,男孩17%。在成年人中,约有7%的互联网用户建立了自己的博客,有26%的成年人称,他们经常阅读博客。研究人员称,青少年建立博客网站的主要动因是希望与他人保持密切的接触,青少年的博客往往链接到自己的亲友,而不是记者们关心的政治性网站。因此,博客主流本质上不是媒体,而是生活方式。

网络杂志《Slate》上有一个比喻:以前想听到一些人高谈阔论就去咖啡馆,现在改看blog了。blog中的大多数确实如同那些在咖啡馆闲聊的人,他们以志趣划分,自发聚集在不同区域的不同咖啡馆,畅所欲言。以blog旗手自居的方兴东,鼓吹了很多关于博客的理论,但他早期作为诗人写出的两句诗,倒颇为精当地说出了许多人写blog的原因:“抽掉孤独如同抽掉一个人的骨头/而生活就是干活/干活就是一种投入/就是要无限地重复一个动作/使一切不易断裂/我必须忍住/一种呼吸和哆嗦/必须把劳累和紧张平息在尺寸纸间。”

现代社会带来的孤独感、漂泊感和与之相伴的对认同感的期待,构成了绝大多数人写blog的原因,一个人在各种意义与价值的选择中作出自己的选择,从而掌握自己的生活道路,他们拥有许多不相容的机会,这些机会原本会使他们的生活沿着不同的方向发展,而对自己生活的书写将有助于他们发现生活的意义与价值。

但是,有人急于发掘出blog的意义与价值,其中最蛊惑人心的说法是,blog将成为“第五种力量”,将颠覆传统媒介的权威。

“2004年11月7日下午1时25分,北京的丰富胡同口,一水果铺前有一男子正手挥黑色剪刀,向一放倒在地的女子头部猛扎。约两分钟后,我忽然反应过来,遂用手机打110报警……”当50多岁的“老虎庙”在自己的blog上写下这段文字时,一种强烈的表达欲望抓住了他,这是他第一次尝到遭遇并报道一则突发新闻的快感,在此之前,他从未做过记者,开始写博也只是半年内的事情。但他没有想到,这则撞上门来的新闻会给他的blog“24小时在线”带来持续性的关注,《北京青年报》、《北京娱乐信报》多家报纸都跟踪报道了这次光天化日下的王府井杀人事件,CNN的驻京记者芮贝卡第一时间报道了他的“报道”,并想当然的把他视为中国新闻博客的代表。在新闻的快餐消费时代,比王府井这桩案件惨烈许多的事儿都会被人忘却,但它却屡屡被人提起,是因为它至少证明了“市民记者”、“草根新闻”之类的概念在中国是可以成立的。

博客最初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正是以“草根记者”的形象。克林顿的性绯闻、《纽约时报》的记者造假丑闻,这些传统媒体原本可以一手遮天的内幕,都是在blog上捅破的,尽管当时真正有影响力的博客仍然大多出自传统媒体内部。伊拉克战争、伦敦爆炸事件是“市民记者”浮出水面的真正契机,数码相机、照相手机、移动博客等新技术的普及使越来越多的灾难亲历者意识到自己在新闻报道方面的能力和责任。伊战期间,巴格达的神秘博客萨利姆·帕克斯,以一介平民的身份,事无巨细地记录着战火下巴格达最真实的日常生活,从西红柿价格到邻居家被炸毁的废墟。他在这场战争中的个人记录比CNN、半岛的战争报道更加真实、鲜活而有力,这位没有任何新闻背景的阿拉伯人后来成了英国《卫报》的专栏记者。

“每个公民都可以成为记者”,这是博客先驱德拉吉最早提出的,但真正将这个口号付诸实施并取得惊人成功的却是韩国的ohmynews,它并非基于blog平台,而是一个传统的新闻网站,2000年由韩国著名的调查记者吴延浩创立,5年内网站的“市民记者”由700人增加到约27000人,每日超过200万人浏览。那些市民记者写自己身边的故事,也写关于社会和政治的新闻,这些报道不像传统媒体那样板着面孔,而是充满人情味,“不专业,但你得到的是事实”。韩国人能在如此复杂的网络环境中保持非专业新闻的可信度,可谓是奇迹。如今,ohmynews已经成为韩国最具影响力的主流媒体之一,它曾对总统卢武铉的当选产生过很大作用,卢武铉将当选后的第一次专访机会给了吴延浩。受到ohmynews的启发,日本也发起了“公民记者计划”,发起人是一位前退休市长,他创立的新闻网站叫JanJan,意为“日本公平与新文化新闻”,目前在一片保守气氛的日本媒体界也已开始崭露头角。

博客是新闻吗?这也许是一个愚蠢的问题。新闻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报纸上,电视上,网页上,BBS,或者blog上。但当你以记者的身份利用blog时,它就成了新闻。当你拥有数百到数千位访问者时,你的blog就是一份不错的媒体,你开始拥有力量了。

然而,分析卢武铉与ohmynews的关系,不由得让人产生疑问:难道blog还要完成传统媒体那种“上达天听”的使命感,难道还是要以自己的影响力谋得权力?

当地时间11月2日,旨在为博客等网络传媒争取免受美国选举法竞选筹款改革案条例限制的网络言论自由法案最终以微弱劣势败下阵来,没有获得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多数支持。该法案将允许个人、公司、工会或其他民间组织的“软钱”(指捐给政党、用于非促选目的的“建党”捐款,其数额不受法律限制)无限制在网络上刊登广告,为各自支持的候选人助选,并允许博客、电子邮件以及其他形式的网络沟通方式不受联邦选举委员会法令的约束,自由发表政治言论。

在美国,网络成为了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维护公民言论自由)的新战场。美国法律在多大程度上限制有钱人利用他们的钱获得比普通人更多的影响力(权力),这种限制是不是要延伸到互联网上,这问题还是留给参众两院去讨论。此法案有意思的背景是,美国的政治博客颇为流行,2004年初,当时美国民主党内竞争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霍华德·迪安就是最早利用博客的政客之一,他的支持者们在博客网站上组织竞选活动,发竞选广告。美国一调查机构的主管说,“涉及大选的社会热点问题可能是由博客引起,也可能是由媒体引起。我们要说的是,博客成为第五种力量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政治博客所做的就是根据已有消息,然后进行放大,而作者却是传统媒体。”

33年前,手拿世界上第一台Sony Porta-Pak摄像机的商业大亨迈克尔·山伯格说:“从此我们可以传达我们自己的信息。再也不用听ABC、CBS或者NBC这些大电视台的摆布,他们只能站在岸边观望,看到的不过是滔滔海浪的表面,我们是水里的鱼。”12年前,还有一个持此乐观见解者叫迈克尔·克赖顿(Michael Crichton),他写的文章叫《纽约时报和商业电视将在10年内消失》,这个预言到现在还没有实现。

blog的出现,是否给这种论调提供了充足的论据?某些精英人物不把blog当作“个人宠物”,而是当作一种社会工具,他们希望blog能带来“网络革命”。2005年1月,在美国哈佛大学举行的“blog,传媒,公信力”论坛上,一个知名blogger指责到会的《时代周刊》记者:“我们在巴格达有blogger,他们发布当地信息,即时上传图片。他们做着你们该做的事。”这位blogger预言:blog将带来传统新闻媒体的消亡。

这个论坛上,50多位全美国一流的记者、博客、新闻主管、传媒学者坐在一起,他们得出的一个结论是,“我们正进入一个专业人士对信息失去控制的时代”。

这种“失控”并不是人们舍弃了报纸、电视、门户网站,只阅读blog,而是在很大程度上,网络带来的信息传播方式与消费方式正通过RSS订阅和blog进一步变化,人们依旧要看滔滔海浪的表面,还要看在其中游泳的鱼,每条鱼与每条鱼之间构成的联系将改变以往单向度的信息传播与消费。当一个人首先登陆到自己的blog,再通过他链接的blog开始他一天的浏览时,旧有的言论权威与言论控制也就随之改变了。

因此,《纽约时报》上的那篇blog使用指南并没有权威性,我们可以自己来一篇使用指南:

1.选择一个服务器稳定的blog站点,否则你会因为总登陆不上去而着急,你选择开blog的地方未必因你的到来而流量大增,但谁也不知道哪一家服务商能很快拿到风险投资,哪一家说不准就倒闭不干了。

2.卡夫卡说,无论什么人,只要你在活着的时候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挡开点笼罩着你的命运的绝望,但同时,你可以用另一只手草草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因为你和别人看到的不同,而且更多。总之,你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就已经死了,但你却是真正的获救者。所以,无论你写什么,吃喝拉撒,只要它对你有意义。

3.如果一个人的言论不能被听到,其言论有多少自由可言?没多少。在一个媒介发达之时,言论的沉寂化也在发生。喧嚣的话语之旁,总有一个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既然算是为沉默的大多数发言,你也算。

4.谣言与真实的距离并不远,但世界上有很多人缺乏幽默感。如果不想出名,就不要随便贴照片。否则你的形象将会毁在众多PS狂人手中,当然你自己应该具有足够的幽默感来应对网络上有可能的攻击。

5.努力将自己培养成一部敏感词大字典,能在一篇10000字发表失败的blog日记中迅速找出敏感词。比如“日本鬼子”等等。如果想狡兔三窟开设秘密blog,要注意安全设置,要知道互联网是公开的,搜索引擎也是发达的。

6.别人链接了你,你未必要链接别人。虽然评价一个blog是否值钱要看他链接的人数和文本中超级链接的多少,但你可以以自己的喜好决定你的社交范围,英国谚语说,我只要死了之后有四个朋友抬棺材就可以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