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李敖,商业化归来

2005-10-19 15:03 作者:张谷菁 2005年第37期
独立/斗士/横睨一世、桀骜不驯……主角李敖有如此之多的符号定义,他的演讲,或者演出,是否在重复当年“看胡适”的戏剧故事呢?

“报告刘老板,讲到目前为止还安全吗?”9月23日,清华大学主楼,已讲了十几分钟的李敖突然一顿,眼光落在坐在台下贵宾席、正对着自己的“刘老板”——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显然,这一戏剧的“间离”手法,烘托的不是“刘老板”,而是台上的主角李敖自己。刘长乐是神秘的,虽然他坐在台下,没有人知道他所操盘的此次李敖“神州文化之旅”成本与收益。

至少从表面上看,对刘长乐而言,这是一桩生意。

独立/斗士/横睨一世、桀骜不驯……主角李敖有如此之多的符号定义,他的演讲,或者演出,是否在重复当年“看胡适”的戏剧故事呢?谁更是“玻璃缸里的那条金鱼”,在这个传媒与商业过度发达的时代,答案已然明确。

红色领带、蓝色眼镜,还有语气、做派……李敖的造型风格,并不让清华大学台下的那些洋溢着兴奋、好奇的学生陌生。果然,到了自由提问时间,好几个有幸“中彩”的学生,在提问之前,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他们是在“李敖有话说”这个节目中认识并喜欢上“李大师”或“李大侠”的。

虽然与台下的学生相差近50年的岁月,70岁的李敖在电视与演讲之间的从容游刃,比起那些在电视媒体里长大的学生们,其操控能力,仍然令人惊诧。一次又一次,他都能够精彩地从他的演讲场景中脱身而出:“刘老板……”这是凤凰台的收益之一?

李敖与大陆观众的直接沟通桥梁是由凤凰卫视搭起来的。2004年台湾“大选”前,因为此前还没有岛内人士点评台湾政治情况,凤凰有意请出李敖。于是3月3日谈妥签约,5日拍宣传片,3月8日第一集已推出。参与节目制作的王祥基说,李敖常笑说自己是名歌星,任何时候都接受点“唱”,没有什么话题可难倒他,“这是李敖讲笑,也成为他的名言”。

对李敖来说,这是他另一个舞台。李敖曾这样形容自己:“在台湾做电视,已经做一家少一家,等于逐水草而居,为什么呢?大家受够我了……”而在凤凰第一次节目当天,凤凰网就收到两千多留言,据说李敖很认真地要求工作人员将网络上面的评论,不论赞扬还是谩骂攻击的,一律“全部上缴”,每次必看,也是借以了解对岸的大陆观众。

“李敖真的是一个非常适合电视、天生有表演欲望的人”,“有话天天说”的制作人游本嘉说,他们经常和李敖开玩笑,说他天生就是一个“电视表演家”。目前为止为李敖摄制的400多集节目,居然只“NG”过一次。李敖几乎每次都是一气呵成20分钟的“脱口秀”,“这口饭台湾真的少有第二个人能吃!”每次录完节目,不管什么天气,李敖的两件衣服必定是全部湿透的。

以李敖的狂傲个性,合作也肯定遇到过一些周折。李敖的一位多年密友透露,一次因为涉及某敏感话题意见不一,李敖竟以罢录“示威”,“刘老板打电话来让我转告他,希望他珍惜凤凰”。也许体谅到凤凰的某些难处,李敖后来又顺从地接下来。由主持凤凰节目而有此次大陆之行,看上去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自然结果,也是刘长乐亲自出面盛邀的结果。除了公开行程外,涉及其他的一些内容却“是凤凰的最高机密”,凤凰卫视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李敖第二天的演讲内容,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人知道。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王君超把与公众接触的李敖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专于著书、只见其文不见其人的李敖。第二阶段,是在电视媒体上主持节目,既闻其声又见其人的李敖。电视媒体将其优点、缺点都展露无遗。第三阶段,是在媒体策划下,与大陆公众面对面的李敖,其神秘感消失殆尽。

不过,李敖的一位多年好友却认为,大陆媒体,包括思想界,并未真正了解和认识李敖,外人看到的是类似于公众人物的李敖,其实他最可珍贵的是他话语背后的深刻和精神内涵,以及他为理想而付出的个人牺牲。在这位人士看来,很多媒体用“轻佻”和“消解”的态度对待李敖,让他失望乃至愤怒。

这种理解上的歧异,除了李敖能给出正确的答案,没有人能够准确地分析李敖并信服地说服他人。从效果的角度观察,结果之一是李敖不管怎样,似乎永远处于戏剧中心。
李敖此次携全家前往,“女儿跟着母亲先来,不公开;李敖带着儿子公开亮相,可能想强调一种血脉的感觉”。慈父李敖是大家相对陌生的形象。

“自李敖做了手术以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李敖身边的一位朋友说。李敖的一双儿女与他相差近60岁,他的一些考虑也不能免俗。“最近这几年,他开始为孩子担心,想给孩子多赚一些钱。”李敖的一位好友说,“他经常以很欣赏的口吻谈论小女儿的精明,不吃亏。”李敖很“怕”自己的小女儿李谌,“怕”当然是缘自一份爱。在清华大学演讲现场,身着紫色丝缎裙的李文也颇为醒目。这位好友说,李敖在凤凰做节目的部分收入,也给了“在北京生活水准蛮高”的李文。

这些细节,在众多口水战里被轻易忽略过去了,那个符号化的李敖成为讨论的议题中心。李敖曾经形容自己的朋友“伸出一个手就讲完了”,而结识多年的陈文茜正是其中一个。接受采访时,陈文茜刚接到李敖电话,笑称因陈给他的演讲只打90分而宣布自此与她“势不两立”。外人感觉与李敖结成友谊似乎是一件太有难度的事情,陈文茜以爽朗的笑回答:“男人不容易成为李敖的朋友,女人很容易,只要你够漂亮。当然我在他眼中不够漂亮,但是我够聪明!”陈文茜形容李敖是一个“温柔的人”,“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了心里都是你,忘了我是谁……”这首柔情十足的情诗,伴着他几段惊心动魄的罗曼史早已为人所知。在聪明的陈文茜那里,李敖的一个遗憾是他把全部的才华和精力都拿去对抗他所反对的那个体制,“没有被传统的知识界肯定、接纳,被禁足在学术殿堂外”。

“你的不幸,是你一生都跟这个女人(慈禧)密不可分,你同她好像一块硬币,两人各占一面……你们被命运硬铸在一起,这就是说,尽管你们相反,有荣有枯,但你们属于同一个时代,也象征同一个时代、也构成同一个时代,如今她那一面没有了,你这一面,代表的只是断代,不是延续;只是结束,不是开始。”李敖在《北京法源寺》里,借助于某人之口,点评了他眼中的康有为与慈禧所代表的那个时代的关系。

一般认为,这似乎也是李敖与他成长的那个年代的写照,他的才情、他的青春,都用来对抗那个时代。而当他对抗的那个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时,那种惯性保存下来的叛逆和愤世嫉俗仿佛一下子失去了舞台。

果真如此?媒体、演讲台……如何定义它们是什么呢?

“(我)有时候忍不住,要张狂,有显摆,的确是有,可是在我内心深处冷静得不得了,非常的务实,尤其是数钱的时候。”当一位学生问李敖是否对自己的“攻击型”风格有所反思时,李敖这样调侃了自己一句。闻此言,一直以黑墨镜遮住自己的夫人王小屯也忍不住笑意,跟着鼓起掌来。这是李敖自己给出的答案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