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脑研究与电影

2005-10-18 14:45 作者:姬十三 2005年第39期
有一些英国蝗虫,被纽卡斯尔大学的一对夫妻科学家弄过来,并被强迫看电影《星球大战》,目的是研究它们大脑的反应,理解蝗虫用来逃避捕食者以及避免发生碰撞的大脑结构,这将有助于设计汽车的安全系统。好吧,你们在确定没有眼花之后可能觉得想笑,因为这就是新鲜出炉的2005年度搞笑诺贝尔奖的获奖研究。这些研究被认为“首先让人们发笑然后让他们思考”。

有一些英国蝗虫,被纽卡斯尔大学的一对夫妻科学家弄过来,并被强迫看电影《星球大战》,目的是研究它们大脑的反应,理解蝗虫用来逃避捕食者以及避免发生碰撞的大脑结构,这将有助于设计汽车的安全系统。好吧,你们在确定没有眼花之后可能觉得想笑,因为这就是新鲜出炉的2005年度搞笑诺贝尔奖的获奖研究。这些研究被认为“首先让人们发笑然后让他们思考”。

笑完之后我们得配合一下做点思考。我承认,即便我的脑子比蝗虫好使一点,还是很难理解科学家的意图,这证明我的智商介于蝗虫和科学家之间。在略微感觉到有些沮丧之后,我踱步到楼下和保安大叔亲切交谈了一会儿,并模仿蝗虫的飞行习惯做了几次25米折返跑。我终于想出几条线索:《星球大战》中的飞行器很敏捷,我从未看到它们发生过非蓄意的碰撞;蝗虫很笨;如果连蝗虫都在试图理解《星球大战》的话,以人的智商就能设计出超级安全牌汽车。如果你无法看懂这段话,表明你的智商介于蝗虫和我之间。

北京时间10月6日晚,这对聪明的夫妻在哈佛大学领取了搞笑诺贝尔奖的奖杯。他们获得的是和平奖。在这一点上,科学家的领悟力要差一些。夫妻拍档中的丈夫西蒙斯博士表示很纳闷:“你的工作得到承认总是令人高兴的事,可是令人费解的是他们为什么给我们和平奖,也许是因为我们在保持着婚姻状态时仍能合作进行研究。”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妻子在接受颁奖,而他呆在家里带两个孩子。

我充满善意地猜测这位男士没能去美国大概是因为经济原因——搞笑诺贝尔奖的奖金为零,还要自掏旅费。他们若能把有限的实验经费用于购买更高级的动物上,那么就有机会进入上流科学圈子。2004年9月,尊贵的《自然》杂志曾刊登一篇论文,美国罗彻斯特大学的一帮家伙抓来一打雪貂,并给它们看《黑客帝国》,借此研究其脑部是如何处理视觉刺激的。尽管这个主意同样轻佻,但雪貂在进化树上显然与我们更为睦邻友好。

动物较喜欢看科幻动作片?蝗虫们为何不看《鸟的迁徙》,而要欣赏一堆巨大的金属容器玩躲避游戏?此事还是十分困扰着我,不知蝗虫和雪貂的心情是否同样复杂。另一个给人类看电影的脑科学家则显得熟门熟路,这位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先生名叫Mario Beauregard,他找了青年男女各20名,让他们看色情电影片断,观察这些人被激活的脑部区域。我要很小心翼翼地表示,由于我对色情电影完全不熟悉,所以无法猜到他们所看的片目。你们的好奇心也永远无法得到满足,因为Beauregard并不上路,没有在论文的网络电子版链接上实验的所有材料——包括上传采用的视频;大概是因为这种不严谨伤害了学术刊物的编辑们,后者谨慎地表示了不满,认为他的成果“不符合大众利益”。

eauregard足足用了3年时间,才把论文发表在《人类脑成像》期刊上,那已经是2002年的晚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