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吴瀛:十载故宫尘梦

2005-10-11 15:05 作者:李菁 2005年第38期
“我祖父天资聪颖,13岁就考入当时的浙江大学。后来因曾祖父到武汉张之洞幕府任职,他又转学至武汉的‘湖北方言学堂’学习英文,毕业时不过19岁。”吴欢介绍。

在母亲新凤霞与父亲吴祖光相继去世后,吴欢在整理遗物时,偶然发现了祖父吴瀛写的一部关于故宫的手稿,其中详尽记载了故宫从创办到第一次南迁以及当时曾沸沸扬扬的“故宫盗宝案”的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这部原名为《故宫二十五年魅影录》的书稿,刚刚由故宫紫禁城出版社重新编辑成《故宫尘梦录》而出版,这部书也成为研究故宫创建初期那段沧桑浮沉一份不可多得的第一手史料。

“我祖父天资聪颖,13岁就考入当时的浙江大学。后来因曾祖父到武汉张之洞幕府任职,他又转学至武汉的‘湖北方言学堂’学习英文,毕业时不过19岁。”吴欢介绍。

“祖父在湖北方言学堂念英文时,同班有一位大他11岁的同学,他就是后来任故宫第一任院长的易培基。”吴欢介绍。曾教过毛泽东三年国文的易培基是湖南长沙人,1924年前后以孙中山代表身份来北京,与苏联公使谈判庚子赔款问题,每次来京或者住在吴瀛家,或者被安置在离吴家隔壁的公寓,两人私交甚好。吴瀛后来回忆,易培基闲暇来吴家坐谈时,两人也经常谈到溥仪出宫问题。

“1924年月11月5日下午,寅村(易培基)匆匆地来到我家……那日一来,就兴奋地告诉我说;‘你平常谈的要请溥仪出宫,昨晚我们深夜开了一个会议决定实行了’……”——当天上午,冯玉祥部下鹿钟麟带兵进入故宫,将溥仪驱逐出宫。然后以李石曾为国民代表组织了一个“办理清室善后委员会”,作为委员之一的易培基力邀老同学吴瀛加入,“易培基了解我祖父擅书画,懂诗文,明洋务,既是位有真才实学的文化人,又是位认真负责的行政干才”。

1928年,在南京国民政府下,正式的故宫博物院组织得以成立。易培基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院长,吴瀛被命“简任秘书”。

“九一八事变”后,随着平津形势的危急,故宫内部开始有了将文物南迁之议。

这些价值连城的国宝素来就是极易招惹是非之物,涉及迁徙,自然引起大哗。“当时的舆论几乎是压倒性的反对,很多人认为故宫文物是国家精神的象征,国家尚未沦陷,先把故宫文物运走,无异于动摇军心”,当时坚持南迁的只有院长易培基和秘书长李宗侗翁婿二人,他们的观点是土地失去可以再夺回来,国家亡了可以再恢复,但这些古物一旦损坏却是永远不可挽回的。易培基的提案最终得到国民政府的同意。挑选故宫中最贵重的文物,分批运送到上海。

经过挑选和装箱的严格程序,要外运的古物,足足装满了21节火车车厢。到了即将南运出发这时,又生变数。曾任湖南省长、并一度做过故宫古物陈列所所长的周肇祥,掀起反古物南运的行动,他在太和殿门前聚众演讲,声言要用武力阻止。经媒体一报,这立即成了北京街头巷议的轰动新闻。

原来支持南迁、并自告奋勇要主持南行的古物馆副馆长马衡在压力面前打了退堂鼓,但是铁案如山,箱件都已捆扎停当,只待上车了,如何中止呢?危急时刻,易培基又想到自己的老朋友吴瀛。他亲自上门劝驾,请吴瀛出任总押运官。

吴瀛最初也站在反对南迁一派。他苦劝易培基说:“古物一出神武门的圈子,问题非常多,责任既重,闲话也多,内外的敌人,都等待着!我们最好不做此事!”但被易指责出于私念。

“事实上,当时我家的情况也确实困难。祖父一生未纳妾,祖母生了15个孩子,夭折了4个,还剩下11个。当时长女吴珊及长子,我的父亲吴祖光都才上高中,经济十分紧张,连子女学费都几乎要交不起了。如果真出现问题,重则有性命之忧,轻则也丢官罢职全家遭难。”吴欢说,连一向温顺的祖母也带11个未成年的子女,坚决反对祖父前往。

当年也参与南运的那志良后来回忆,“有人打电话来,指名要找哪个人,‘是不是担任押运古物,当心你的命’,或者声言在铁轨上放炸弹”,吴瀛也一时踌躇。但在易培基数次登门苦劝下,念及多年交情的吴瀛慨然允诺。

“我率领着第一批南迁的古物出发了。这个‘青面虎杨志’的任务,比花石岗重要得多,声势相当显赫。”吴瀛在书中回忆,一共21节车,除了两节车厢上是工作人员和100位东北宪兵、本院警察外,其余全是文物。“在车顶四周各个车口都架起机关枪,各节车上都布置了宪警荷枪实弹地保卫着。”在重要的关口夜间开车,都按照行军作战的规矩熄灯前行,重要工作人员也和衣而卧。在徐州一带时有匪众出没,据报在前一天晚上,已有1000多人在徐州附近向行车地段窥视,被打退回去。因为绕道陇海,直到第四天才到达南京。

1934年,无端被牵连进“故宫盗宝案”的吴瀛以“妨碍秘密罪”被起诉,蒙冤离开故宫。此后为了谋生,带领一家老小颠沛流离,历尽艰苦。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吴瀛被陈毅聘为上海市人民政府文物管理委员会古物鉴别委员。

而在故宫整整十载的时光却是萦绕吴瀛一生的记忆。吴欢自小被送到上海,与祖父一起居住。印象中的祖父总是一袭长衫,逢人便诉他在故宫期间的冤情。1955年,吴瀛的长子、著名剧作家吴祖光把双亲接到北京照顾,听从吴祖光的建议,吴瀛将多年收藏的珍贵文物、字画、青铜、陶瓷、印章等,共计241件无偿捐给国家,为他曾经守护的故宫倾尽最后的心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