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论摄影

2005-09-27 13:32 作者:布丁 2005年第37期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里说,照相机与汽车和枪支一样,都是使人产生幻想的器械,用起来极易上瘾。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因为我见过好几个摄影狂人,他们手里的照相机就像枪一样,总要亮出来,对着别人乱晃。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里说,照相机与汽车和枪支一样,都是使人产生幻想的器械,用起来极易上瘾。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因为我见过好几个摄影狂人,他们手里的照相机就像枪一样,总要亮出来,对着别人乱晃。

我不知道好照片是怎么拍出来的,但我感觉,一张好照片,能让你看见世界,而不是看一张照片。也就是说,摄影者手中的照相机替代了你的眼睛,它代替你去到了世界的某个角落,让你戳在那里看见了什么。我也曾戳在一些美丽的地方,用眼睛四处打量,但举起照相机的时候就感到沮丧,因为取景框里看到的实在太少。这时候我对内心说:你要在多好呀,可惜我不能拍出照片给你看。

但同行中总有技艺高超,胆略过人的主儿,拿起相机就照,这是棵树,照,这是片树林,照,这是一片林海,照,这是辽阔的西伯利亚,照。“摄影就是对拍摄对象的占有,它意味着摄影者使自己与世界发生某种关系。”

黑塞小说《纳尔其斯和哥尔德蒙》,纳尔其斯在修道院完成对信仰的修炼,哥尔德蒙则把自己放纵到对世界的体验中,纳尔其斯像个哲学家,哥尔德蒙像个艺术家,他要活在现在,大概就是个摄影者,穿着个摄影背心,胡子拉碴的,揣着个小数码照相机到处跑。

数码相机的流行,让好多人都有了成为摄影大师的潜质和利器,一位摄影发烧友感叹:当年长安街上,玉兰花一开,全北京300多个业余摄影师就上街拍玉兰花去了,近距离对焦,那是个手艺活儿,现在的数码相机,谁都能拍出一朵漂亮的玉兰花来。我好久都没注意过长安街上的玉兰花了,但我想,如果毛主席现在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青年男女一定还是会高呼万岁蜂拥而上,每个人都从兜里拿出一数码相机,对着伟大领袖一通拍。

每个人心中,大概都既有纳尔其斯那一面,又有哥尔德蒙那一面,我对摄影的抵触并不是说自己具有哲学的默想气质,而是水平太差,拿起照相机,想着第一要拿稳,第二要构图,洗出来的照片一看,还是扔了的好。一台老的单反相机里,塞进去一个卷,能走三个地方,拍上半年,我想,也许我该买一台数码相机了。

结果有一天,有人送了我一台扫描、打印、复印一体机,我想这玩意儿干嘛使呢?我电脑里有一堆别人发来的照片,可以打印出来,我抽屉里有一堆没整理的留影,可以扫描一下。听着都有用,可一想,数码的弄成纸的,纸的弄成数码的,这不是瞎倒腾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