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狗皮膏药和抹布

2005-09-19 09:52 作者:刘利 2005年第35期

最近看一个男作家的口水专栏,说男人最怕一种女人,那就是粘上了就要全副身心托付予你,还要跟你天荒地老地久天长的,这种女人就跟狗皮膏药似的,贴上来的时候芳香扑鼻酥肉软骨的,等到要揭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说皮开肉绽也疼你个龇牙咧嘴不可。他这话说着有道理,只是,一个男人他就不应该去刻薄女人,见哪个女人不顺眼,你吼她两嗓子都可以,这才是爷们的做派。反过来,女人就可以刻薄男人,但最好不要吼男人,这就是男女的不一样。

说到男女不一样,男女可真是太不一样了。比如说上面这个男作家,他说狗皮膏药粘上了撕不掉的问题,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干吗要撕开?”当然我这个问题很老土,第一,比如说是不存在现实可能的男女关系,使君有妇罗敷有夫的,多半迟早要分开;还比如彼此有好感只想图个一时快活的,那也分得快……这样,我这小女人的现实主义问题又来了:既然没前途,干吗还要贴一把?这两个问题都不浪漫,一个女人要给说成不浪漫,我看也跟给男人打入冷宫差不多。宝姐姐哪点都不输林妹妹,只是不浪漫,所以宝二爷的天平就倾向了林妹妹。但是宝姐姐不浪漫也就不浪漫了,这种女人绝不会做狗皮膏药。林妹妹就完全有可能。所幸的是林妹妹碰上的是宝哥哥这样的大情圣,所以也没把自己弄到狗皮膏药那一步。要碰上琏二爷赦老爷之流,沦为狗皮膏药的一天也就在所难免。所以女人对那些比泥做的男人还要肮脏的男人,不妨做个不浪漫的女人,多问他几个实实在在的“为什么”,错把情狼当情郎的后果是,你把自己的芳香扑鼻送给了他,哪天这芳香扑鼻他闻腻味了,他就该说你是狗皮膏药了。

说完狗皮膏药,我就要说抹布了。这抹布的说法也是我从一个男作家的口水专栏里看来的,说一个女孩,经历了很多男人,却总不能修成正果,这女孩就像一块抹布一样,抹过一个个男人,然后把男女关系的污垢与不堪留给了自己。这又是一个刻薄女人的男人,不管他这个比喻多精彩我也不会给他好脸色。我知道的是,在男女关系上,男人更喜欢征服更追求数量,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这个事实就充分说明,男人比女人更热衷于做抹布。至于女人,我相信她们原本都有一颗做狗皮膏药的心,我把芬芳给你,你把天长地久给我,但是男人不要狗皮膏药,女人只好再找下家贴,所谓狗皮膏药贴多了,也就成了抹布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